途牛满血复活?

在资本救场和旅游业回暖带来的间隙中,途牛更应该抓住机会,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筹码,以应对接下来的竞争。

途牛满血复活?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2020年一场疫情让旅游行业遭遇较大的打击,在线旅游平台自然首当其冲。尽管新冠疫情在全球仍有蔓延之势,但在国内已经趋于稳定,旅游从业者们受到疫情的冲击已经接近一年,正在苦等拐点的到来。

而随着经济的复苏和疫情防控走向常态化,消费者压抑的旅游热情也终于得到释放,在线旅游平台们也在回暖之中相继交出了第三季度的财报。其中,一度面临“退市”风险的途牛,其发布的财报尤其引人关注。

业绩好转

据财报显示,途牛第三季度净营收为1.23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85.5%,环比增加263%。净亏损为6210万元人民币,而上个季度的净亏损则为1.546亿元人民币。由此可见,虽然途牛第三季度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但环比亏损已经大幅收窄。

从盈利能力来看,途牛本季度的毛利率为52.7%,而2019年同期为44.6%,盈利能力大大提高。财报还提到,第三季度途牛经营现金流由负转正,GMV环比增长超200%。

虽然途牛的整体业绩还是比较低迷,但是三季度业绩有了稍稍好转这不可否认,而这也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筑成。

首先,国内疫情好转,赋能旅游业的复苏。随着我国疫情的有效控制,附近游和跨省游逐步恢复,也促使相关企业的复工复产。

而第三季度国庆和中秋双节重叠,全国旅游景区迎来了一个旅游接待高峰,途牛的业绩也随之得到了回暖,除了途牛以外,多数OTA企业的营收同样出现环比的跌幅缩窄的趋势,比如携程、同程艺龙等。

其次,降本增效的实行,极大地降低了经营成本。三季度途牛的收入成本为5850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87.6%。其中,营业费用为1.278亿元,同比下降70.8%;其中研发和销售与营销费用降幅较大,分别为75.1%和79.2%:管理费用同比下降了49.6%。这也帮助途牛尽量把损失降到最小,为未来的发展赢得了时间。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便是,主营业务的增长带动了整体业绩。在用户对出游的需求逐渐趋于高端化的情况下,定制游产品成为度假产品最有力的增长点。而以此为核心业务的途牛,本季度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8640万元,GMV季度环比增长超800%,极大的带动了整体业绩。

业务单一

从表面来看,途牛的业绩已经出现好转,打包旅游服务极大的带动了其整体的业绩,然而和携程、同程艺龙等头部企业相比,途牛的财务数据表现远不及同行。因为疫情的出现只是加速了途牛单一业务风险的发酵,这也是目前途牛最核心的问题所在。

途牛的打包旅游服务一直占收入大头,2017至2019年,打包旅游产品占途牛总营收的比重均超过70%,是途牛最核心的业务。然而对企业来说,前期发展单一业务的确能够在使业务更具规模化,更容易做大做强,但后期竞争中,业务单一也将面临许许多多的问题。

其一,收入结构单一,抗风险能力弱。单一业务会导致企业过去依赖其业务,也直接影响企业的营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其业务受到冲击陷入停滞状态,企业将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其二,业务易同质化,难以形成竞争壁垒。在某个业务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竞争。目前,几乎每个在线旅游平台都会涉及或多或少的定制服务,其中不乏巨头们的参与,在财大气粗流量大的巨头面前,途牛的单一业务很难形成较强的竞争壁垒。

由此可见,业务单一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途牛,尽管途牛已经尝试在其它地方寻找增量,但都未取得亮眼成绩。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个问题已经成为限制途牛发展的桎梏。

竞争加剧

除了单一问题形成的难题以外,途牛还要面临来自OTA市场的激烈竞争。从一方面来说,在线途游赛道的老玩家们越来越稳,给途牛的营收和口碑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其中以携程和同程艺龙更甚。

在OTA市场,携程具有非常突出的优势,由于涉及的业务规模较大,疫情期间受到的亏损也更为严重。然而疫情期间其CEO梁建章直播带货频频出圈,并与京东达成合作,为携程业务回暖持续加码。

凭借多管齐下的方式,携程率先回血。财报显示,携程第三季度净利润达16亿元,高居在线旅游赛道净利润榜首。

除了老大携程以外,同程艺龙疫情期间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在特殊时期影响之下,同程艺龙却连续三季度实现盈利。而根据同程艺龙第三季度财报来看,其平台在国内非一线城市的注册用户已高达86.1%,说明了同程艺龙在下沉市场的突破已经取得显著成效。

而从另一方面来看,在老玩家不断发展的前提下,在线旅游平台也不断在吸引新手入局。

继多多卖菜上线以来,拼多多不久前又上线了“多多旅行”,并保持了一贯的百亿补贴的打法,主打特惠、低价策略,目前已有春秋旅游、齐乐游与华住等多位商家入驻,覆盖机票、酒店以及跟团游等多项OTA业务。

虽然拼多多入场较晚,但其下沉优势却是其它在线旅游平台望尘莫及的一点,尤其是拼多多的月活已经直逼7亿,也将为多多旅游带来一定的转化率,这对途牛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资本救场

不难看出,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途牛过得并不轻松。但对于整个在线旅游赛道来说,旅游市场还未彻底回暖,国内许多用户因为担心疫情的反复所以拒绝旅游,另外国外疫情仍然严重,让许多涉猎国外旅游项目的企业难以回血,途牛并非没有机会。

途牛在创立至今的长期发展过程中掌握了许多线上客户的消费习惯,对于途牛来说,应该在国内外旅游业彻底回暖之前积累筹码,做有针对性的精准营销、加大旅游产品的研发、发展多元化营销,如直播带货、短视频等,为接下来的竞争做好应对之策。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凯撒集团收购途牛部分股份已经落定,成为了途牛的第二大股东。消息一经传出,途牛股价大涨,令股价跌至0.7美元的途牛暂时逃离“退市”的危机。

除此以外,在此次股份交割的完成后,凯撒可进一步调动双方优势资源,加强线上线下业务联动,推进在旅游资源整合、业务协同、创新业务以及金融业务等方面的合作,或将对双方产生长期利好的双赢局面。

然而据财报预计,2020年第四季度净营收将达到人民币1.128亿元至人民币1.354亿元,同比下滑78%至75%,和本季度相比仍无太大长进。在资本救场和旅游业回暖带来的间隙中,途牛更应该抓住机会,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筹码,以应对接下来的竞争。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007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