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斯客“复活”?互联网经济能否破“暴雷”魔咒

蛋壳跑路尚未跑远,“烘焙O2O第一股”贝思客就拿起了接力棒,注册地办公室人去楼空,留给消费者不能兑换的券,留给自家销售几十万再也卖不出去的代金卡。虽然官网12月5日宣布上海恢复配送,但杭州仍然停摆。互联网时代,“跑路”“暴雷”似乎已司空见惯。互联网公司一个接一个,今天起高楼,明天楼塌了,像是为制造热点而生。

近日,网红蛋糕品牌“贝思客”被曝经营异常。多地同时出现蛋糕无法配送、订单被取消等异常现象。

2020120906411325

“贝思客”关联公司为上海手乐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今年8月,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吴滋峰收到限制消费令,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

蛋壳跑路尚未跑远,“烘焙O2O第一股”贝思客就拿起了接力棒,注册地办公室人去楼空,留给消费者不能兑换的券,留给自家销售几十万再也卖不出去的代金卡。虽然官网12月5日宣布上海恢复配送,但杭州仍然停摆。

互联网时代,“跑路”“暴雷”似乎已司空见惯。互联网公司一个接一个,今天起高楼,明天楼塌了,像是为制造热点而生。

蛋壳的热度持续不过一周,除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年轻人和房东还在维权,已经少有网友在关注。“P2P”暴雷,留下8000多亿坏账,大量无辜民众血本无归,只得到一句“切勿贪小便宜吃大亏”。共享单车风光一时,甚至火到国外,最终也只留下几十亿退不回的押金和上千万辆废弃的单车。

资本批量制造着风口,却鲜能真正谱写一个神话。一个个创业者倒下,一个个创业者又站起来,据统计,互联网公司的平均寿命不足两年,每年都会有数百家公司关闭,也会有数百家新公司注册。互联网经济困在“暴雷”魔咒里,能否突破,让人深思。

2020120906414666

  1. 互联网+,万物皆可互联

2012年,“互联网+”的概念由易观国际于扬提出,走入大众视野。两年后,出于稳就业之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提出来,而互联网成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工具,被称为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新引擎”。

于是,资本着急忙慌,追赶着“互联网+”的浪潮,互联网创业公司雨后春笋般涌现。“万物皆可互联”,不管是业内还是大众,都对互联网+充满了热情。

互联网+借钱成就了P2P,互联网+租房成就了长租公寓,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成就了共享单车,互联网+烘焙成就了贝思客,互联网+生鲜成就了盒马、每日优鲜,互联网+算命成就了神棍局……

为什么传统行业加了互联网就能火呢,这要从几个方面来讲,我们以贝思客所在的烘焙行业为例,做一下“互联网+”模式的分析。

一是规模经济,中国的烘焙市场在2019年的市场收入已达万亿,如果能有效整合,利用规模优势,将具有非常可观的收益。

但烘焙市场格局分散,即便是年销售额亿元以上的行业领导品牌克里斯汀、元祖蛋糕等前十位品牌商加起来,也不足10%的市场份额。另外90%以上的份额被千万销售额级别的品牌以及街头随处可见的个体小店瓜分。

2020120906411689

(数据来源:艾媒数据)

传统烘焙行业受地理位置限制,客户集中在店铺周边几公里,在此前提下,要想提高市场份额,只能多铺开门店。但是高昂的开店费用会极大提高运营成本,让品牌方在门店数量上更为谨慎。

互联网+烘焙的模式,利用平台整合,打破地理位置的限制,在全国布局,投入大量的资金去宣传,提高知名度,利用品牌效应,获得大量客户,让烘焙行业得以发挥规模优势。据了解,一个普通蛋糕店,单日蛋糕销量通常为个位数,但贝思客、幸福西饼这种互联网+烘焙模式的公司,单日蛋糕销量以千计。

2020120906413377

二是资金池,代金卡的发放,让公司能够预先收到大量货款,收钱与出货的时间差,形成资金池。

资金池除了带给公司可观的现金流外,还给公司进一步营销占据更大市场提供了资金支持,这样就可以吸引更多资金进入池中。循环往复,只要公司不倒,池中就永远有资金。

但是这种循环有一个隐患,资金池里的钱,事实上并不是公司的资产,而是负债。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总会遇到用户增长瓶颈,流入池中的资金会渐渐少于流出,于是资金链断裂成为必然。贝思客的代金卡,OFO的押金,长租公寓的长收短付,都是同一个套路。

互联网公司看似成长迅速,现金流可观,实际上靠的是资金池,其营收不尽如人意,甚至连续亏损,但有资本催肥,仍然可以跑马圈地。

三是高估值出售或上市,几乎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都在创业之初就已经筹谋上市。资本逐利本性不变,前期的大力投资,都是为了后期的收割。

不同于实体经济的重资产模式,互联网公司基本不需要大力投入设备和技术,其最大支出是在运营上,铺天盖地的广告,明星代言,节目冠名等。

前期融资烧钱,大力推广,稳定用户群体之后,就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出售或者上市。如果巨头感兴趣,卖个好价离场,这对创业者来说是最好的安排,比如套现两亿的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对巨头来说,收购一家企业,获得大量用户数据是其一,在新赛道占据优势是其二。

上市一途无疑对资本最为有利,A股上市有联系三年盈利的门槛,但美股就简单得多,只要是正常运营都可以在美股上市融资。因此我们熟知的很多公司如贝壳、优酷、蛋壳等都是美股上市。股市是一块纯粹的资本操控的韭菜地,只要上市,投资者便能获得高额回报。

贝思客2011年成立,2014年获得一百万天使轮投资,2016年初即挂牌新三板,而挂牌后仅三年多便于2019年9月宣布退市。退市后的贝思客,状况恶化,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已经套现离场的资本,不再关心这把镰刀之后会怎样。

2020120906414943

回顾近几年的暴雷企业,互联网公司的逻辑基本逃不开“烧钱抢市场——上市割韭菜——暴雷跑路”的套路,平台流量有时尽,而韭菜生生不息。

  1. 互联网经济与中等收入陷阱

一腔热血洒在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们,成为资本割韭菜的镰刀,有人觉得美股上市割的是资本主义韭菜,其实不然,国内资本炒作美股的金额巨大。仅老虎证券一个渠道,上线33个月时,便有超1万亿资金交易。且不管割的是哪波韭菜,互联网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都不容忽视。

2020120906415590

最近爆火的社区团购,让人民群众薅到了一大把羊毛,疫情期间兴盛优选、十荟团的亮眼业绩让资本眼红,于是美团上线美团优选,滴滴上线橙心优选,拼多多上线多多买菜,各大平台纷纷祭出大额补贴,一分钱的商品吸引着大量用户下单。

社区团购颇有当年千团大战的意味,最终的结果也必然是熬到最后者胜。在薅羊毛的狂欢中,部分理智仍存的网友心怀天下,对被挤占了生存空间的商贩表示担忧。但人性的贪婪让大家来不及思考,便纷纷投入到薅羊毛行列中去。

互联网对经济的重构,是其“新”的一面,但提供了就业岗位的同时也扼杀了大量行业,本质上并没有创造高附加值。同时,因监管不及时,互联网公司打擦边球的行为不胜枚举,假冒伪劣充斥,腐败与两极分化严重,既得利益集团迅速垄断资源,导致产业升级乏力,增长停滞不前,这就是典型的中等收入陷阱。

随着“暴雷”公司不断增多,互联网经济让被割到根的人们失去了对社会的信任,年轻人纷纷叫嚷着逃离花呗,租房只接受月付,需要押金的都不再碰,不再充值会员卡……原本行之有效的商业逻辑被打破,刚刚萌芽的信用经济被残忍践踏。

资本刺激之下,很多创业者还没有想清楚企业的市场定位和盈利模式,就被推向烧钱大战。靠着融资圈起来的市场,停止烧钱后便举步维艰。所有的馈赠都暗中标好了价格,说到底,互联网公司所爆的“雷”,一开始便是自己亲手埋下的。

苏格拉底说:改变的秘密,是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建造新的东西,而非与过去抗衡。以此致互联网经济,请去创造新的东西,而非把过去披上互联网的外衣之后去与传统抗衡。以“创新”之名,行“割韭菜”之事,配不上高估值,更配不上“新经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02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