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财税丛林:“老司机”于景晨的信用梦想

憋出来的跨界老司机

“所有创业者大都有个人英雄主义情怀的!”

偏快的语调加上自信的表达,听众很容易被于景晨的情绪所感染。言谈举止间,于景晨对自己选择财税这条赛道的自豪感也表露无疑。

企业家创业理由千千万,但大致就两种,一是逼出来的,譬如被穷逼出来的匹克集团许景南;二是憋出来的,比如忍受不了市面上音乐软件自己做了网易云音乐的丁磊,还比如我们今天的主人公,省心办创始人于景晨。

穿越财税丛林:“老司机”于景晨的信用梦想

与其说是憋,倒不如说由于各种环境因子刺激出来了一种使命感。有了使命感,就有了永恒的核心动力。

于景晨的使命感从何而来呢?透过他的过往履历以及省心办如今的服务框架或许我们能够找到答案。

过去诸多身份,让于景晨可以接触不少创业者。作为旁观者,切实感受到了创业者们在财税这件事上的“天真”。

从成立注册开始,想当然的以为工商注册很简单。但最后一来二去走了不少“冤枉路”,吃尽苦头浪费钱不说,还消耗了时间、精力,更要紧的是错过了创业的先发优势。

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一方面,由于以往记账方式的不规范,导致自己同政府扶持资金以及专项贷款失之交臂,申请难以通过,进而限制自身发展;另一方面,面对国家财税政策,尤其是新出台的政策,企业财务人员业务能力有限很难准确理解,不会利用政策合理节税,导致企业税负成本高。而且不懂政策,这往往意味着企业要面临不合规的风险。

“针对中长期发展阶段,创业者不知道怎么跟投资人讲整个结构和商业模式,递交给投资人的财务报表让人看了一头雾水,财务报表反映不出企业的真实业务,体现不出业务的成长型和价值,很难产生投资意向,进而错过投资。“很多时候也不是老板不知道财税这方面的问题,但是财务听不懂业务语言。”于景晨回忆过去经历时这样讲道。

除了创业公司,在教育、餐饮等领域任职时让他了解到,许多传统行业在财税方面普遍不合规。不仅给自己增添法律风险,同时也是制约企业发展的“天花板”。

看了太多企业的“骚操作”,以及补缴罚款忍痛“割肉”,憋不下去的于景晨最终选择自己出来做企业财税服务。“把战略翻译成财务能听懂的语言”就成了他的使命。而使命感是需要能力去承载的,从流媒体技术、餐饮,到战略咨询、ERP系统、投融资平台等多个不同领域。无心插柳间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跨界打劫者”,这或许就是于景晨的能力来源。

唐纳德·诺曼说过:“大学嘲笑通才,但是创造优秀产品和服务的人必须是通才。”

于是我们看到省心办除了工商注册、人事社保、知识产权、资质审批、政府资金申报等基础财税服务外,还提供战略级财税筹划、高级财务顾问服务和信贷融资、IPO辅导等在内的多层次财税服务和财务解决方案。针对企业不同成长阶段需求,形成了一种全生命周期发展的保障。

实在、全面、省心,这是省心办给人最直观的印象。

企业的初始阶段,“出纳型财务”能够满足企业需求,但再往后恐怕力有所不怠。时间久了,会出现一种另类的“回音室”现象,只有真正懂业务的财务,才能满足企业不同阶段的财务需求,这种“业务型财务”是绝大多数企业都缺少的。“业务型财务”,也就是说财税人要懂企业客户的业务。

从这个维度来看,于景晨与很多财税赛道的从业者有着很大的不同。

就像一帮人同时去爬财税这座山,别人是直接开始爬,不管中间是否有阻碍,能不能爬到最顶点。而于景晨则是在山周围绕一圈,了解情况,选择好合适的切入点,一气呵成,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说的就是如此。

但于景晨的“绕山”之举并非刻意为之,一路走来所见所闻一点点的培养出了他的使命感。从这个维度来看,与其说于景晨选择了财税,倒不如说财税选择了于景晨。

治大国如烹小鲜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对产品人的画像勾勒。

而于景晨绝不是埋头苦干的垂直设计者,更像是一个充满生活烟火气,愿意尝试多元跨界的有趣灵魂。

例如烹饪,于景晨就把这件事给系统化。手机里存了40多个菜单,都是自己调整过的配方。看到一盘菜,根据经验就能判断这应该用什么火候,放了哪些调料,怎么尝试做出来,怎么去调整菜谱。

治大国如烹小鲜,油盐酱醋料要恰到好处,不能过头,也不能缺位,企业财务的发展规划其实也要如此。

2000年初,在《福布斯》举办的一场面向首席执行官的会议上,90多岁的彼得·德鲁克,费劲的讲出这样一句话:“在你们的公司里,最不了解业务的就是首席财务官。”

这位管理学大师二十年前的评论,对于今天中国的商业社会仍有普遍的警示意义,彼时在会议上聆听彼得·德鲁克教学的美国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则在书中评价称:“首席财务官实际上是研究一个公司经济状况的‘经济学家’。”

确实,财务不能只往回看,还要向前看,从企业全局和长远发展角度观察、思考和处理问题。包括基本财务、投融资、上市等。一个优秀的首席财务官无疑是稀缺的,他需要了解企业的战略导向、资源配置和资源整合,充当企业的专属“经济学家”,而财务只是在一个所谓专业的囚笼当中挣扎罢了。

对企业财务全局的掌控力,或许也是省心办与其它财税公司的不同之处。省心办正是充当了企业的“经济学家”SFO战略财税官把企业的财税服务划为三个层次:

穿越财税丛林:“老司机”于景晨的信用梦想

*第一层次就是基础阶段。

如何杜绝“伏雷”?首先一定是健康有效的底层规范。

这期间省心办的目标总结起来起来其实就是“三化”,即合规化、标准化、智能化。这包括设计合理的用工与薪酬体系、搭建规范的企业财税体系以及全年综合税收筹划服务及落地这三个维度,并根据企业业务实际辅导建立相匹配的财务管理制度及账务核算规则。

*第二层次就是如何让企业的未来更值钱,即如何让财税与企业业务发展保持一致。

在中期发展阶段,主要涉及风控管理、智能管理、财务模型、期权激励这几大块。一方面是对业务本身的支持和指导,另一方面则是对企业经营现金流和融资能力的提升。

既要稳定企业的日常财务活动,又要搭建完善的财税风控系统,并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去人力、去人为”和“大数据化”。进而形成一种洞察的能力,洞察风险,洞察业务,对资产进行补充和调整,提升融资能力。

*第三层次就是如何让企业更“高端”,实现长期主义。

这包括战略层面顶层架构设计与优化,企业财务信用体系建设,融资上市辅导,市值管理,还有股东分红及减持增资方案设计这四个方面。这期间的省心办其实是站在企业、一二级市场投资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提高企业资本价值,提升企业经营软实力,让企业更“值钱”。

“金字塔”式层层深入的服务,总结起来其实就是省心办凝聚的五种能力:洞察赛道的能力、业务财税融合的能力、全流程风控能力、智能管理能力以及战略规划的能力。

关于这五种能力的集聚,有一句谚语说得好,“如果你手里拿着一把锤子,眼前的所有东西看上去都像钉子。”财务,只能解决钉钉子的问题,而战略财税是把剩下的房屋装修、各种图纸、线路、材料都弄得明明白白,也就是省心办提炼的五种能力。

“把战略翻译成财务能听懂的语言,然后把它正面的执行下去,支撑并赋能业务!

守正,还要出奇。于景晨的这句话,想必戳中不少企业管理者的内心,而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于景晨个人经历的所思所想。

用于景晨自己的话来说,财税就是“把感性的东西量化。”省心办财税服务量化的背后,最终目的是解放财务、人事,实现自动化标准化的工作状态,让业务与财税结合。

省心办提供的不只是一套全周期性的财税服务,更像是提供了一位企业专属的财税“经济学家”。

执拗的“八十五分”信徒

崇尚85分原则,主推85分以下生产力。

从现实出发,85分理论其实是结合现阶段企业普遍财税情况所决定的。因为现在大多数企业的财税信用也就在30分左右,省心办用专业、深度的服务帮助企业财税信用提升至85分,一个良好的基准线上。

穿越财税丛林:“老司机”于景晨的信用梦想

从业务角度来看,围绕“赚钱、省钱、值钱”的理念,在合规与商业方面达到一个平衡点。哪怕这个平衡点称不上绝对的完美,但保障了企业财务报表能正确反映业务,财税合规,正确赋能业务的成长性,提升企业财税信用及商业价值,精准把控企业按照既定的轨道去走。

从合规的角度来看,每个行业多少都存在偷税漏税的现象,有些是自知,有些是不自知。它们不会利用国家财税政策,以为税务成本高,这才导致偷税漏税。说白了还是对国家财税政策的不了解,省心办要带领这些企业,正确解读国家税收政策,帮助企业阳光合法节税,做国家税收的守门人。

从技术层面来看,针对财务人员不可避免的人为错误,利用技术手段可以有效弥补这方面的不足。于是省心办基于实际使用场景研发并搭建了“省心云账”智慧财税SaaS系统、与其他友商相比,省心云账更加强调的是结果,消除人为错误,保障正确性。白富美EBC业财融合的管理系统,在“省心云账”功能基础上,融入强大的管理功能,助力企业业财融合。

在于景晨看来,B端企业服务其实是个慢热的领域。和企业相比,比企业更懂财税,更懂战略,帮助更多企业财税信用快速达到85分才是一个更理性的目标。

先补齐短板,再追求极致。

越是趋于极致,每增加1%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从交谈中能感受到,无论生活还是工作,对细节的极致把控让人感觉于景晨像是一位完美主义者,自身业务能力也绝不止于85分。

与其证明自己一个人有100分的能力,不如帮中国绝大多数企业财税信用先达到85分,下一步才是证明自己有满分的能力,充分体现个人能力及价值最大化

85分只是第一步,如果没有85分的基础,追求极致显然就是无稽之谈。

“做企业服务,其实就是双方寻找一种能够到一起的频率。”这是于景晨与企业客户的沟通之道。

而财务和业务的沟通问题,归根结底仍旧是企业的内部管理问题。管理学专家陈春花曾提出:“效率来源于协同而非分工,企业不能够仅从行业或者企业自身的视角来理解环境。”这也意味着,想要兼顾两种不同要素,只能寻求彼此协同的“最大公约数”,而不是刻意强调组合的完美性。

真正好的产品设计一定是能把握不同阶段需求和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能够在无数不同的小目标之间发挥一种聚合作用。针对不同企业不同阶段的个性化需求,提供最适合它的服务。最后形成一个大目标,这种产品其实是一种通用化、标准化、可扩展性强的系统。

始于财税,长于信用

从某个起点出发,却又不止于站在起点所看到的东西。

解读一种创业的使命感,也不能局限于现阶段我们肉眼所能看到的范围。

对于于景晨而言,财税服务只是表面,提升中国企业财税信用才是他最终想要去做的事。

“许多传统企业财务和出纳没区别,越传统,财务问题越大。”

于景晨这句看似有些耿直的话,恰恰是现阶段财税领域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偷税漏税行为,不仅是对国家财政收入的一种伤害,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对企业自身发展也是不利的,制约着企业发展,还要面临着高额的处罚金,甚至是牢狱之灾。所以省心办面对不同阶段企业,都在提及“合规”这两个字,强调合规是服务底线。

纳税信用体系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财税企业从纳税信用的环境建设入手,从许多毛细血管的终端进行改变和布控。给传统企业合理的引导,这也是于景晨和省心办现在以及接下来要持续去履行的使命。

很多时候人们无法理解使命的作用,但我们看到迪士尼凭借“让人快乐”这一使命,不断走入更多的国家,成为孩子们心中的“理想国”;3M坚持环境与人类健康这一使命,使得它不断创新,成为美国跨国制造业引领者。

使命感,是创业者和企业对于企业价值和社会责任的一种感知。

于景晨和省心办不是要做一位全能的“账房先生”,对使命感的敬畏让省心办可以超越业务本身,有着更高维度的价值追求。在这一过程中,一直在帮企业省钱、赚钱、值钱的省心办,自己也得到了升华。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10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