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整体来看,近年来谷歌在云服务市场上的动作十分值得瞩目。财报显示,其云计算业务增长速度要快于AWS,已经成为谷歌业务表现的重要推动力。

最近科技大佬谷歌身上发生了两件事,放在一起看很有喜感:

其一,谷歌联合戴尔、英特尔等多家IT和云计算科技公司,组成了“现代计算联盟”(Modern Computing Alliance),目标是解决企业云上办公在安全、性能、协作和其他服务问题。

其二,继三月份的美国东部宕机之后,谷歌又出现了一次遍布全球多个国家、长达45分钟的宕机,期间Gmail、YouTube、Google Map、AdSense、Google Pay、Google Home、Nest等产品都出现了服务中断。

尽管受到影响的主要是C端产品,比如搜索无法使用,家里的智能电灯关不上、智能咖啡机打不开了一类的问题,但也让谷歌在B端的前景受到了质疑。试想一下,万一架设在谷歌云上的办公软件来一个全球宕机,由此带来商业损失怎么办?

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这简直是“现代计算联盟”问世之后,当务之急需要应对的灵魂拷问。

整体来看,近年来谷歌在云服务市场上的动作十分值得瞩目。财报显示,其云计算业务增长速度要快于AWS,已经成为谷歌业务表现的重要推动力。

此时选择与其他云计算公司及办公软件企业抱团,会不会显得有些保守呢?谷歌 Chrome OS 副总裁 John Solomon的解释是——“我们的用户所期望的需求和计算模式,是工作方式上的真正转变——‘组建个财团吧’,这不是稀松平常的事,而如今恰好不是一个寻常的时刻。”

这个不寻常的时刻到底有多不寻常?对于谷歌云及办公市场来说,或许是一道关键的“分水岭”。

不寻常的“云办公”年份

关于2020年线上办公趋势的流行,已经不用过多赘述了。微软、Facebook、Twitter等科技公司甚至宣布将永久推行居家办公。

但集体追捧,是否意味着绝无问题?别把科技巨头们想得太高大全了,否则谷歌也不会搞出一个“现代计算联盟”,聚合了同样有云计算业务的英特尔,以及戴尔这样的硬件厂商,和Box、Cirtrix、Imprivata、Okta、RingCentral、Slack、Zoom等应用软件公司,就是为了让云办公变得更靠谱一些。

这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头部云服务渴望在云办公领域所攻破的难题,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相对完整的云办公产业链版图。具体可以拆解成三个关键词:

1.“现代”

过去几年间,“上云”被认为是科技领域最重要的趋势之一。而线上办公这种方式一旦成为习惯,往往会被延续下去,由此带来办公上云的刚需持续爆发。

即使没有疫情作为推动力,从IDC数据来看,2015至2019年中国PC市场出货量进入持续下行通道,而云桌面则进入持续上行阶段。上云已经成为企业运转的必然选择和未来趋势,自然成为头部云服务厂商争抢的香饽饽。

谷歌也不例外。在回答媒体疑问时,谷歌 Chrome OS 副总裁 John Solomon也表示,谷歌加入联盟正是为了解决当今企业面临的最大IT挑战—— “从硅到云的整合(integration from silicon to cloud)”。

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2.“计算”

说到应对“挑战”,目前看来,Chrome 浏览器、Chrome 操作系统团队,还有负责 Google Workplace 的部门,会一起参与到联盟工作中来。从系统到桌面再到应用,不得不说算是很有诚意了。

当然,这里面也隐含着云办公目前存在的一系列症结:

应用层面,目前架设在云上的办公软件还是相对较少的,或者说无法完全覆盖企业办公所需的全部流程,主要聚焦在远程会议、文件协作等等,导致很多工作没有办法在云上展开;

性能方面,不断增长的云办公需求也要求云厂商在计算资源、可靠性、成本等方面提供更具优势的方案,年初复工就发生过因访问流量过大而出现云上办公软件宕机后紧急扩容的消息,微软澳大利亚部分地区的Azure云服务就曾达到了极限,亚马逊与谷歌也遭遇了类似问题。

此外,跨国会议也由于网络环境差异大、信号传输距离远等情况,时常出现卡顿、丢包现象。如果企业各种活动全面上云,由此带来的异构计算需求、跨地域资源部署等等一系列问题,还有待解决。

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协作方面,已经上云的工作也很难彻底取代传统办公方式。《金融时报》就曾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你可以选择在家上班,但别以为它是天堂。”主要原因是来自于协作上的体验太差。

不同部门、公司之间数据难以有效同步,缺乏标准的企业端服务让远程协作变得快捷,图像文字等很难精准的表达情绪、态度与观点等等。此前就有苹果的员工提出,内网系统登录限制太严格,让汇报工作变得异常艰难,导致很多协作只能低效,甚至是无法开展。

只有这些痛点和需求得到实际解决,云办公才会从一件硅谷引领的“炫酷”事件变成普惠大众的未来体验,进而推动云服务市场的快速成长。

3.“联盟”

这些问题显然不是突然出现的。事实上,根据The Verge 报道称,这个现代计算联盟的建立,其实早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的CES展会上就有过讨论。

为什么这件事需要组成一个联盟来做?以往各大巨头不都是希望以自己为中心搭建生态,让大家都来用自己的基础设施不就好了吗?

原因可能是,云办公庞大的市场也决定了其存在的短板太多,不是某一个巨头或几家企业就能搞定的。

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比如,中大型企业对云办公服务的基础设施、技术能力、实施能力、售后服务都有很高的要求。既需要底层架构及硬件等的支撑,比如数据中心、计算中心等等;也需要大量的细分应用来满足细枝末节的需求,提供定制化方案。伴随着业务演进和技术发展,还需要及时帮助企业调整产品、进行相应培训。

对于以AI、云计算等技术见长的谷歌来说,长期服务于C端消费市场,要一个人单挑多种能力也比较吃力;而对于硬件和应用软件厂商来说,背后一个可靠性、稳定性、技术优势都比较有口碑的云厂商,显然也能提升自己在市场中的竞争力。

复杂而庞大的云办公市场,想要没有明显的短板,自然要靠联盟来互通有无,也就是谷歌所说的“财团模式”。

贴身肉搏的谷歌云

作为“技术领头人”,谷歌在此联盟中的地位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也成为关键的制动力。

又是什么促使谷歌如此关注云办公市场呢?

前面我们说到,谷歌云的增速已经超过了“老大哥”AWS,但从基本盘上来看,来自Canalys的数据(于2020年第二季度编制)显示,谷歌云6%的市场份额,仍然远远落后于亚马逊AWS的31%和微软Azure的20%。

而在投入上,谷歌云也花费不菲。尽管“云计算”是最先由谷歌提出的,但其在云服务市场的动作实在太缓慢,导致其竞争对手已经占尽先机。而为了维持其在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优势,谷歌云必须不断投入AI研发,同时在计算基础设施上追赶两位前辈。此前就曾宣布投入30亿欧元(约合33亿美元)在两年内扩大在欧洲的数据中心。为了弥补短板,谷歌从2013年起开始大规模收购,比如6.25亿美元收购了Apigee(一个应用开发工具公司),2020开年收购了无代码应用程序开发平台 AppSheet。而微软等的收购动作与谷歌相比也不相上下。《2019年第四季度云数据中心资本支出季度报告》显示,Top 10云服务提供商2019年总支出为66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各家几乎是在贴身比着烧钱。

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在内部,谷歌云和AI等是紧密捆绑在一起的,但想要实现“1+1>2”的效果对于谷歌“Cloud AI & ML”来说也并不容易。过去几年间,谷歌云一直试图将自己在数据中心、基础设施、有效性、安全和自动化领域的优势整合在一起,冲击行业龙头。但这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和清晰的战略,而谷歌云不断的人员动荡,李飞飞、戴安·布莱恩特、戴安·格林等相继离职,甚至有网传说,谷歌内部大量的部门排斥使用自家的(云计算)产品。这些都无形中延迟了谷歌云的战略部署节奏。

做了这么多,市场潜力却未必能如人意。正如大家所知,疫情推动了云办公的进程,但同时也让许多企业的支出变得谨慎。很多企业开始缩小上云规模,旅游、航空公司和酒店等企业在消减云服务支出。一些科技巨头如苹果虽然这两年也将其iCloud中的大部分数据从AWS转移至谷歌云,但主要目的是不想过于依赖某一个云厂商,希望同时与微软和谷歌展开合作。从整体来看,云办公市场增长时稳中有降的,这也让各家的获客难度增大了不少。

所以,我们看到亚马逊、微软、谷歌几乎不停在较劲。这边,谷歌云拿下了诺基亚为期五年的云计算协议,对方将从微软迁移到谷歌云的基础架构(数据中心和服务器)上;

那边,亚马逊在南非打造全新的数据中心,与微软、谷歌云在这个南非市场正面对抗。

面对庞大的竞争压力,即使是一头“巨象”的谷歌,也不得不选择抱团取暖,用联盟的力量来武装自己。

变幻莫测的盟友与敌人

“三角是最稳定的结构”,那么一个充满了各种厂商的联盟呢?

目前来看,“现代计算联盟”的目标,例如创建跨网络与设备的无缝体验,打造更先进的云计算资料安全机制,让企业得以创建更智慧的角色授权,加强协作提高生产力,以及替健康产业打造投入产出比更高的解决方案等等,确实有助于解决当下云办公市场的当务之急。

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

成员角色与分工,如果大家紧密团结在谷歌云的技术解决方案和基础设施周围,那么必然会引发亚马逊、微软等云厂商的有力反击,原本的盟友很容易遭遇选择题,谁的技术实力强、优惠大、生态商业繁荣,就倒戈到另一个阵营,对谷歌云来说无疑是为他人做嫁衣;

牵头成立“现代计算联盟”,强大如谷歌也需要组团打怪吗?

补全自身的短板,目前谷歌云最为外界所思虑的是其对B端企业的需求把握和服务意识,如果不想过于依赖产业链中下游的平台方和应用软件商,就需要进一步补全自己的B端服务能力,这会不会稀释或模糊掉其本身的“工程师文化”,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该联盟会到2021年上半年才会拿出一些具体的行动计划,会否给云办公带来新的面貌与改变契机,令人期待。

“从硅到云”正在改变谷歌,改变云服务,改变你我。这是一个无人可避、无处可躲的宏大故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11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