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硬件赛道,能有“好未来”吗?

过去是教育工具皆可娱乐化,而现在则变成万物皆可教育化。

教育硬件赛道,能有“好未来”吗?

学习机真的是用来学习的吗?

未必,众多八零九零后用行动证明了小霸王学习机的实质是一台游戏机,而同样曾打着掌上词典名号的好记星则被万能的学生们发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五子棋机器,就连步步高点读机也能被当成MP3进行娱乐。对于熊孩子而言任何具有娱乐性质的学习机的最终宿命都将成为一个娱乐工具。

过去是教育工具皆可娱乐化,而现在则变成万物皆可教育化。

万物互联,互联了谁的未来?

手机不可以用来学习吗?

可以,非常可以,年初的疫情导致的学校停课,几乎所有学校都开始在网上授课,而学生用来观看网课的工具大部分就是手机,此时手机作为一个硬件设备担负起来教育的作用,在这个角度上手机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一个教育工具。

相同的问题发生在很多智能设备上,例如智能音响可以用来听网课学习知识、互联网电视,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甚至于智能手表只要能够连接网络这些都可以进行学习,我们是否可以把这些正在起到教育作用设备都称之为教育硬件?

答案同样是可以,教育硬件与软件是一种主宾关系,软件在产品本身中更占据主导性,硬件本身价值几乎是完全由软件提供的。

而随着全场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曾经的专业学习工具们所仰仗的教育软件绑定在这个时代里只要一个APP或一个网址就能完全击碎。

对于教育硬件而言,谁能起到教育的作用谁就是教育工具,只是换了一个载体,就像前文所说一样,当一个手机起到教育作用后同样可以称之为教育工具,平板电脑,笔记本,智能手表,这些都可以被称为教育工具,而互联网的全场景落地化所附带的教育无限性,足以给这个论证足够的支撑。

在万物互联的驱使下越来越多设备提供给用户教育的功能,这极大程度了拉低了用户吸收教育的成本,同时通过教育拉近了网络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在过去的认知中互联网与现实生活本身永远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在这层结界中“现实”与“网上”泾渭分明,人们对于虚拟的“网上”更缺乏参与感和感知度。而教育的互联万物化则是一种潜移默化出的感知性,不易察觉的产出教育体验,满足教育需求,从简单的单词搜索,到复杂的课程整体学习,这些都是互联网给予的真实且存在的教育体验产出。

而在此之下,同样产出教育体验的教育硬件还能否拥有未来?

答案是当然有未来,大浪淘沙沉者为金,风卷残云胜者为王,在向善财经看来,教育的万物互联真正淘汰的应该是那些单纯的硬件载体,而真正能留下的应是更具有深度性的教育硬件。

敏感度、专业度才能夹缝求生

年初的疫情所带来的线上教育盛行,扩大了消费者对大屏设备需求,如前文所述在移动智能设备普及的今天,教育整体硬件开始软件化,以软件定制出的教育硬件在以平板电脑为主的大屏电子设备竞争中很难起到优势。

而以步步高为首传统教育硬件厂商取巧似的对此推出了教育型平板准确的踩住了风口。有数据显示,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以小霸王、步步高、优学派和读书郎为代表的学习机/平板仅在天猫商城单个平台的销售额就过亿元。同时,据IDC统计,步步高家教机的出货量在平板行业已跃居前三。

当然风口不常有,但需求一直在。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到 2022 年,K12 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 570 亿。而面对这570亿的市场,大多教育硬件企业踩着风口尚能活的滋润的,而当风口消失,市场重回消费需求为主导的良性循环中时,这些仍困于硬件载体的教育硬件企业又该以何取胜?

在向善财经看来:取胜关键其一则是场景替代,夹缝求生,其二是学会“傍身技”,差异化竞争。

Kindle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夹缝型”产品,在我看来,在实体书与电子书之间kindle的倔强生存是一个商业上奇迹一般的存在。

在阅读如此便捷的一个时代,几乎所有拥有显示屏幕的电子设备都能进行阅读,而kindle作为一个电子时代的异类,与大多教育硬件工具一样是一个被替代性极强的产品,为何被替代性极强的kindle能够活下来?

究其原因是其裂缝性,相比实体书更便捷更适应特定场景,比电子设备里的文字更真实,同时拥有极强的指向性与专业性,单纯为了阅读而生的属性,更易触碰到用户的敏感神经。这些因素综合起来让Kindle从一个被替代性极强的非刚需产品变成了特定环境下的不可替代品。

而在万物皆可学习的时代,教育硬件理应kindle化。

对于教育硬件企业而言,应对于用户使用场景进行深度把控,例如在学校这种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电子设备无法使用的场景,以词典笔为代表的专业教育硬件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能够在更多场景中进行覆盖。

有道最近推出的词典笔3无须接入Wi-Fi即可实现查词,更适用于无网络的学校环境。搜狗糖猫词典笔配备了录音功能和AI对话翻译功能,让学生进行课堂录音和口语练习变的更为便捷。

而字节跳动则选择另辟蹊径发布了“大力智能作业灯”,以“书桌教育”作为字节跳动布局家庭场景下,教育硬件的首要切入点,围绕生活刚需衍生教育工具,以独特场景开辟出新的赛道,创造新的需求,同时围绕新的教育硬件需求进行二次衍生与发展。

这些都是教育硬件企业对教育场景进行把控的优秀示范,同时这些专业的教育硬件用场景的替代性为自身赢得了生存的权利,

同时对于传统教育工具而言,新世代的教育硬件应摆脱软件载体的单薄形象,发掘其硬件专业优势,让硬件与软件产生高度协同性,用硬件优势稳定市场,同时软件打出与非专业工具的差异化,给予用户更精准更专业的使用体验。

有道所推出的有道词典笔3,则是教育硬件与软件深入结合的代表,其自主研发了全球首创的超感光学系统,使得有道词典笔3可以识别出30多种字体。同时在识别软件系统上进行升级,让识别更加高效、更为便捷,从而实现了软件与硬件的高度协作。

而以技术起家的科大讯飞所推出的讯飞扫描词典笔的查词速度可以达到0.5秒/词,识别准确率可达99%,在图像识别功能方面,讯飞词典笔不仅可以扫描手写字体,而且还可以对电子产品和曲面上的文字进行扫描,用技术拓宽了产品的使用场景。

不可否认这些教育硬件企业以技术拉开了自身与非专业工具的差距,同时在技术上层面给予了用户更优秀的使用体验。

新世代教育硬件专业却不必专一

教育硬件该如何定位?传统教育硬件企业给出的定位是单一的学习工具,并无其他特殊赋能。

而相对于传统的教育硬件企业对于硬件的专一,跨界而至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则除了注重于硬件本身的专业度以外,更兼顾了教育硬件与线上内容的相结合的方式,以及两者结合后所拥有的未来场景。

对于教育行业而言,在线教育像是一条因疫情而来的,搅动整个市场的鲶鱼。与此同时,教育硬件化也逐渐被越多越多人认可和接受。据天眼查APP检索显示,搜索关键词“教育硬件”,有高达61776家公司。新的风口刺激越来越多的掘金者加入,然而,红海博弈,如何找准发展的正确姿态成为教育硬件品牌破局的关键所在。

教育硬件赛道,能有“好未来”吗?

对于新世代的教育硬件而言,与在线教育内容进行结合与拓展是在当前形势下不可或缺的。而从互联网教育企业视角来看,教育硬件的价值在于在于利用教育硬件的线下场景,进行线上业务的推动与扩散。

同时利用教育硬件与线上教育不同的特性进行互补,使两者在不同场景下承担不同的教育作用,让用户可以进行全场景的课程学习与辅导,从而达到1+1大于二的效果。

而对于教育硬件的未来的展望,我们或许可以根据线上教育的兴盛给予教育硬件乐观的评价,在教育大市场整体倾向于线上化的今天,硬件对于线上教育线下场景缺失,所起到的补充作用是值得肯定的。

正如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所言一般:“我们认为最后教育一定是一个用硬件加算法,再加上人的服务,来覆盖全场景的组合方案。我们提供的付费服务,不排除跟其他的产品结合起来。”

向善财经原创稿件,订阅号ID:IPOxscj,商务转载合作联系:a913613543,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14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