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头办”不在百度,在民间

当然,对于互联网时代的任何一个内容平台来讲,这都应该成为一道底线,也是红线。

文/冷不丁

来源/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打头办”上头条,老料酿新酒,互联网的舆论场又添了诸多谈资。

日前,一篇关于“百度‘打头办’诋毁抖音”的文章登上了今日头条,意欲再度将百度与字节跳动两家企业的竞争往事挑动起来,令人唏嘘不已。

微信图片_20201220182434.jpg

且不说,在2020年的年底还能看到2018年的网传图片与企业往事,或多或少令笔者有些感慨与恍惚——原来,在“时光飞逝”的客观存在与“冷饭热炒”的主观行为之间,互联网是真的有记忆的。

但是,这份记忆似乎也是选择性的。“打头办”的口水话早在2018年有了定论,如今再拉出来大谈特谈,多少有些“暗有所指”。

那么,这个矛头是指向百度,或是抖音?颇是玩味。

“打头办”子虚乌有,平台切勿漠视民间声音

时隔两年,作为一桩旧事,“打头办”的前后因果早已在当年盖棺定论。

彼时,有知名媒体人在其新浪微博发布博文“百度有一个‘打头办’,因为表现好,年终奖五个月奖金,厉害……”,同时该博文配有三张图片,分别为《打头办近期工作要点》、微信用户聊天记录以及与“打头办”工作相关的聊天内容。

微信图片_20201220182438.jpg

百度“打头办”之名不胫而走。

对此,百度对该媒体人发起诉讼,而一审判决也很快下达。判决该媒体人在新浪微博账户持续十日登载致歉声明,并赔偿维权支出61800元以及经济损失12万元,同时指出「在缺乏充分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以肯定的口吻公开传播百度公司成立专门机构不正当打击竞争对手的情事,该传播具有明显的诽谤意义」。

从国家司法层面来讲,此事早已经过司法流程证伪。百度“打头办”子虚乌有,当年的“打头办”往事不过是百度与今日头条紧张的竞争态势下的一桩笑谈罢了,并无任何可信来源予以证实。

其次,退一万步来讲,互联网行业本就是一个人员与信息高速流转的圈子。在百度与字节跳动之间,更是不乏人员相互跳槽、挖掘的信息。在如此碰撞之下,互联网江湖都未能“发掘”出有关“打头办”的新爆点或是边角料,不正是说明了在司法证伪后的“打头办”完全就是一个笑话嘛,连当年的互联网圈子都懒得再去掰扯两句。

如今,某些互联网媒体人再以百度“打头办”成员出没来撰文吸引用户眼球以获取流量,显然有些可笑。诚然,今日头条登出这样的文章,也着实令人玩味。

那么,在网传照片的背后,头条是否想过“打头办”之名不实,而针对抖音平台内容的控诉或许并不见得为虚。

文章引用2018年的网传照片展示的内容如下,「“倡议书” 中“一名本校家长”自称因孩子沉迷抖音,导致视力下降、学业成绩下降,甚至出现花费近万元打赏抖音主播情况,同时“该家长”在倡议书中提及抖音充满了炫富、暴力、低俗内容,毒害未成年人,并号召广大家长抵制“毒瘤”抖音。」

网传照片中的言辞或许有些激烈,但是不得不令人警醒。在互联网时代,内容平台获利于自由的内容创作,是否也承担起监管平台内容创作与输出的责任与义务。

前不久,抖音App再次被国家网信办点名,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不良行为的信息,亟待整改。

微信图片_20201221185654.jpg

这样的“点名”与2018年的网传照片内容似乎并无二致,上层的指示与下层的控诉,两种声音合为一道。对于一个高速增长的内容平台来说,若还是大搞“阴谋论”,把眼光局限在同行之间恶性竞争的商业定论上,忽视用户的声音,岂不是舍本逐末了吗?

平台危机出于内部,警惕内容三俗化

当然,对于互联网时代的任何一个内容平台来讲,这都应该成为一道底线,也是红线。

目前,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百度App、抖音、快手等几大超级平台的DAU数据已经超过1亿,在庞大的流量与内容消费需求上,内容创作平台不断趋于成熟,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投身其中。

几大平台是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极点,内容产出在呈几何倍增长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三俗化的内容。

可以说,三俗内容是每个平台的“蛀虫”,一着不慎,很有可能便会把平台拉入深渊。那么,如何做好平台管理与规划,引导适合的内容产出,是内容平台长久生存的必答题。

在市场上,不乏优秀的案例。后起之秀B站开设知识版块,一度跃居成为年轻人的学习高地,前有央视力挺,后有用户称赞,可谓名利双收。

百度在激战直播带货的档口上,重点发力泛知识赛道,“知识直播带货”频频出圈。日前,其超级直播IP“宝藏中国”更是斩获了灵眸奖“十大直播内容创意案例”奖。

据悉,截至目前,“宝藏中国”已进行总计114小时直播,与超过3750万名观众进行了多达千万次的互动,获得了多省市网信办、文旅局等40多家政府部门肯定,带动超过200家各区域品牌进入全国人民视野,实现品牌的曝光与销量的增长。

可见,并非只有三俗化的内容才有市场。大众真正喜闻乐见的内容可以是登大雅之堂的阳春白雪,也可以是入市井小巷的下里巴人,但绝非是庸俗、媚俗、低俗的低智反智内容。

内容平台理应清楚这一点,同时更应该明白,大众的内容消费不在一极,而在多元。

也就是说,百度不是抖音的敌人,其他平台的好内容不应该被视为市场“树敌”的标准。若有真正的敌人,那应该是所谓三俗化的创作者。

内容平台,需自省,而非攻讦。

如果仅是因为批评的声音有些刺耳,而把其归结为“打头办”的恶性竞争行为,属实有些刚愎自用,从而忽视了用户真正的诉求反馈。

显然,庞大的内容消费市场,也就意味着平台需要面对等量的内容需求,很难在同一标准、同一产品上满足所有人的内容需要。

正如三俗化的产品无法杜绝,用户的批评与苛责也不可避免。或许真的存在“打头办”,其根基不在于同行企业,而在于用户群体。

实际上,面对这样的情况,对于任何一个内容平台来讲,都存在一个“打x办”。身处市场与社会的高光底下,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唯有企业自省,规范平台,方是正道。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17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