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贼”当道引公愤 抄袭经济能持续多久?

从编剧出生,一路跨行做了导演,从文艺工作者变成娱乐圈的资本大佬,如今又在综艺圈里指点风云。

郭敬明和于正的风头很盛。

从编剧出生,一路跨行做了导演,从文艺工作者变成娱乐圈的资本大佬,如今又在综艺圈里指点风云。

但是这依然不能掩埋他们曾经抄袭的黑历史。12月21日晚,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联名写信痛批”抄袭剽窃者”郭敬明,于正。一夜之间,队伍新增45人,截至发稿前已增至156人。

一时之间,舆论两级反转,郭敬明、于正站在了风口浪尖,那么,为何一件民间发起的联名信能够引起这么大的轰动?究竟又是谁供养了这些抄袭者?此次事件又会如何收场呢?

为什么引起这么大轰动呢?

此次联名信,由知名编剧余飞、宋方金等牵头发布,联合署名的还有琼瑶、编剧汪海林、导演高群书等。

而这些导演基本上都与郭敬明和于正有夙仇。在编剧圈里,郭敬明和于正早就臭名昭著。早在2003年庄羽就曾起诉郭敬明,这个官司打了三年,最终北京法院判决郭敬明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小说《圈里圈外》成立。事后,郭敬明赔偿庄羽20万元经济损失与1万元的精神抚慰,但拒绝道歉。

"文贼"当道引公愤 抄袭经济能持续多久?

而于正,曾三年九次陷抄袭门,最轰动的是在2014年被法院判决其作品《宫锁连城》侵犯了琼瑶作品《梅花烙》的改编权,还被要求向琼瑶公开道歉。但于正拒不道歉。

其实,与其说是抵制郭敬明和于正,不如说这些编剧其实是在抵制抄袭者,那么,抄袭经济这些年是怎么光明正大走向台前的呢?

其一,是因为内容产业正处于一个爆发期,尤其是网络小说兴起。据《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网络文学用户数量已达4.55亿,据中国作家协会披露的《2019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网络文学注册作者达1755万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网络文学的飞速发展下,创作者的质量也鱼龙混杂。而内容网站要求网络作家每天日更最少6000字,才能拿到”保底提成”,这就导致喂养了很多抄袭者。再加上市面上抄书软件盛行,使得抄袭的成本变得更低。

其二,我国知识产权法律不健全,打官司时间又长花费又多。很多编剧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心思去告,自然也就不了了之。这就更加助长了抄袭者的气焰。而且在反抄袭的过程中,行业没有形成一个”规范”。

古语有云:天下文章一大抄,放在小说里也是,抄袭与未抄袭很难去定义。需要专业法律人员去讨论,比如多少百分比算抄袭,文字不同内容相同该如何鉴定等……

为什么抄袭者走上风?抄袭者红火的背后本质是什么?

从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到于正的《宫锁心玉》到秦简的《锦绣未央》,无一不在商业市场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编剧收获名利的同时,抄袭的阴影也挥之不去,那么,抄袭者为什么火?

"文贼"当道引公愤 抄袭经济能持续多久?

其实,这些抄袭者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更大的原因在于他们在市场上的长袖善舞。他们不像是一个作家,反而像一个商人,在编剧上,并不考虑其内容的文学性与逻辑性,反而是整合了最受市场欢迎的情节桥段,再搭档最有流量的明星,快节奏的输出标准程式化的作品去迎合市场迎合受众。

在他们的世界里,文学性是被忽视的,只有带来的利益是最真实的。而恰巧抄袭优质内容成了他们成功的捷径。

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首次印刷数量便达30,饱受争议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幻城》系列相继被改编,据猫眼数据,郭敬明电影票房累积超20亿。而曾经21万的抄袭成本似乎过低。

而即便是知名编剧琼瑶,也无法压制抄袭的歪风邪气。于正的《宫锁连城》播出后,琼瑶第一时间便在《花非花雾非雾》官博举报于正抄袭事件。半年之后,劳尽心血的琼瑶终于打赢了这场仗,而赔偿款只有500万元。

但是与之相对应的,却是编剧普遍的窘境。对于一些不知名的编剧来说,靠着编剧的收入微薄,即便被抄袭也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官司很难打赢。《锦绣未央》小说侵权案就打了2年,但是原告只获得了赔偿款12万及维权开支1.65万,共计13.65万元。

随着内容产业在近几年得到了大发展,用户数量与创作者队伍也不断增加。但相比于影视工作者,我国的文字工作者已经有十多年没有涨过稿费,编剧的薪酬远不能比导演演员,明明剧本是艺术之母,但是此时的笔下缪斯已经被资本绑架,处于创作的最底层。

“抄袭者”赚的盆满钵满,有才华者却难以果腹,如此悬殊,自然就怨气深重。可以说,这次的起诉事件看起来是影视行业抵制劣迹从业者的一封信,但从各方的反馈来看,背后却牵扯到平台、制片、编剧、IP作者、立法人员等产业链条上的所有人。

抄袭经济火热 是谁在供养着抄袭者?

在前不久结束的《演员请就位2》,《演员请就位3》中,郭敬明和于正赚足了流量,郭敬明先是贬低黄奕、黄璐等老牌艺人的演技,引发全网热议,后又点评前辈导演尔冬升的短片作品,言语异常狂傲,最终把老前辈气到关麦离场而收场。

"文贼"当道引公愤 抄袭经济能持续多久?

而于正一方面批评李汶翰能力差,要求他对”演员”身份有敬畏之心,另一方面,又拿张檬整容做话题,劝告其不要继续整容。可以说,于正成为《演员请就位3》节目组最大的流量与话题制造者。

此次于正和郭敬明在综艺中作秀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极大反感”和”无比愤慨。”,其实,大家更希望抵制的是以流量明星为主、一切看收视数据的影视内容生产和分发模式。

除了于正和郭敬明之外,许多热播剧都涉嫌抄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原著作者唐七也曾抄袭过大风刮过;2012的大热宫斗剧《甄嬛传》原著也涉嫌抄袭。

但是目前业界对于抄袭并没有表示太大的反感,这从郭敬明,于正,秦简的受欢迎程度就可以看出。毕竟,业界是利益至上的代表,目前的反抄袭主力军还是靠饭圈的自觉抵制。就拿《锦绣未央》来说,当时其编剧秦简遭到了原创圈广泛的抵制。

但是对于观众来说,就没有那么强的侵权意识,对于抄袭作品并不是真的反感,他们似乎更加在乎情节和制作方面。就拿郭敬明前段时间院转网的电影《爵迹2:冷血狂宴》来说,仅上线4小时就获得了近 2000 万播放,到今天它的相关专辑播放量已经达到了 9800 多万。

此外,郭敬明的新电影《晴雅集》,据猫眼电影公布的数据,预售票房也达到了 2800 多万。

这些年里,反抄袭斗争也一直没有断过,但是在IP盛行、流量当道、平台垄断的大环境下,一切只能靠平台、观众、行业人的自我约束。换句话说,业界的纵容和观众”不反抗”才是真正的供养者。

此次事件过后,”文贼”会消失吗?

于正和郭敬明善于制造话题,身上总有蹭不完的流量。在资本趋利的现实条件下,这种稀缺的话题制造能力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机会,也就是给自己制造财富。而这次的联名信属于民间行为,民间自发的抵制行为最后大多不了了之。

而于正和郭敬明的商业价值确是有目共睹的,《小时代》系列电影已经拥有众多忠实粉丝,虽然一直被冠以”烂片”的称号,但还是狂揽了20多亿元的票房,受到了爱优腾三大视频的青睐。

今年,郭敬明的新电影《爵迹2:冷血狂宴》和《雅晴集》也备受期待,有望摘掉”烂片”导演的名号。

"文贼"当道引公愤 抄袭经济能持续多久?

于正这边,有《美人心计》,《宫》系列,《延禧攻略》傍身,捧红了杨幂,赵丽颖,陈晓等流量明星。每年都能为播放平台提供了稳定又有流量的作品,还能参与平台的综艺制作。于正的欢娱影视今年已经出现在多家平台的招商发布会上,包括将在爱奇艺播出的《传家》、腾讯的《大唐女儿行》和芒果TV的《尚食》等。

抄袭与反抄袭斗争持续了多少年,最终很难得到公正。短期内,于正和郭敬明不会被打倒。但是唯流量论的时代也过去了,去年《陈情令》大火,两位新人主演成为顶流。今年《琉璃美人煞》大火,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大火,证实了故事本身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再加上广电的限薪令,也一定程度上压制了圈内的”唯流量论”。内容才是最强硬的力量。这也给了编剧一个机会,勇于把握时代的脉搏,而不要局限于”流量文贼”。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27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