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一公里”乡土:拼多多和十万新农人的新常态

“最初一公里”乡土:拼多多和十万新农人的新常态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卖了20年电脑的”IT大佬”吴阿东,居然在功成名就之后转战拼多多做起了”新农人”。他要把穗康玉米卖给拼多多7亿多用户中每一个愿意尝试的人,建立出自己的农产品品牌。

无独有偶,名校毕业、揣着澳洲绿卡的90后新疆姑娘赵闫,如今却身着防风沙的劳动服和便于工作的马尾辫。作为拼多多头部店铺的年轻主理人,她在努力让新疆味道走向全国。

而类似于吴阿东、赵闫这样的创业故事,在拼多多上还有很多。这些新农人回归田园乡土,借力拼多多,成就自己的理想。

或许不少人会感到诧异,农业这个这么多年一直不温不火且很容易被创业者忽视的领域,怎么就突然吸引了这么多年轻人的创业热情?在”最初一公里”的乡土,拼多多究竟做对了什么呢?

乡土文化的新风貌:拼多多”搭台”,创业者”唱戏”

让农产品成为一种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品牌?

这样的案例在过去其实也有,但数量很少,因为孵化农产品品牌实在太难了,绝大多数优质农产品很难被大众发现并享用。

互联网出现,改变了越来越多的产业经营形态,而农业似乎依旧变化不大。彼时各大互联网企业都在强调如何做好服务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却鲜有人关注改造”最初一公里”。这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这款骨头实在太难啃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国内农产品种植生产大多以家庭经营为主,生产成本较高,但个体规模较小且零散化特征明显,许多地方其实不乏具备特色高品质农产品,但无奈无法”走出去”,所以经济效益普遍也不是很理想。

但现在,拼多多独创的以”拼购+产地直发”为核心的商业模式给我们解决农产品品牌化问题打开了新的大门。

例如此前在消费端几乎没有知名度的穗康玉米,吴阿东通过拼多多这个新电商平台短短一年多的迅猛发展重焕新生;疫情期间,农产品滞销。赵闫联合新电商平台拼多多,通过”市县长直播助农”活动,帮助当地农户解决了特殊时期100多吨滞销红枣、核桃的销售问题。

“最初一公里”乡土:拼多多和十万新农人的新常态

此外,身残志坚的创业者杨添财,通过卖本地猕猴桃等农产品,在拼多多上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而95后的”石榴网红”何爽,每场观看人数都在60万以上;曾是一名空姐的她亦然回到大凉山转型新农人,创办了自己的农业开发公司,去年的销售额更是突破3500万元!

“最初一公里”乡土:拼多多和十万新农人的新常态

曾经鲜有人问津的农产品创业,如今却一下子成了”香饽饽”,更多年轻人通过乡土田园上的生意走向成功,而这些人成功的共同点就是一个:拼多多。

多年前,拼多多不走寻常路,偏要选择农产品这块别人都不愿意啃的骨头。很早就开始致力于农产品上行,致力于让更多人看到那些过去不被人所熟知的农产品,让产品供需之间实现应有的匹配。而且从创立之初拼多多就最大化降低商家门槛,让农户们也能够利用好电商。

经营、生产靠创业者自己,而其它的,譬如流量、技术、渠道等必备工具则由拼多多为他们提供,让他们可以把精力放在产品上。拼多多”搭台”,新农人”唱戏”,一个个成功案例告诉我们。如今的拼多多就像是一个爆款农产品品牌的”输出机”,帮助更多人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构建供需”直通车”:打造农产品上行的”模式土壤”

拼多多的模式魅力究竟体现在什么地方?在此我们先不妨了解一下过去互联网为什么没有解决农产品上行的原因。

互联网的本质,其实就是解决人与信息的沟通问题。而在移动互联网的1.0时代,信息大爆炸,平台会通过信息量的积累,提供给用户,在一开始确实是创新是进步,但随着时间发展,信息冗余问题愈发严重,优质信息获取越来越难。而在互联网2.0时代,更强调信息的匹配度,那就是让对的人遇上对的物,拼多多的模式价值其实就在于此。

拼多多以社交场景为舞台,更容易获得用户的信任以及用户的注意力经济。去中心化模式下,一个个分散个体形成一网状结构,通过社交的形式实现深度的用户需求洞察和捕捉,并借助技术手段,增加货和人的匹配效率。润物细无声般,既可以把对的产品送到需要的人眼前,又可以通过社交电商的形式挖掘用户的潜在消费需求。

而在”最初一公里”,拼多多也在给广大新农人”授之以渔”,围绕产业层面进行创新。

最典型的例子其实就是解决农产品滞销,吴阿东说过,如果不是电商这条腿的支撑,穗康险些倒下,恐怕会波及上游无数农户。有太多新农人在经历了这次”黑天鹅”之后更进一步的感受到拼多多带来的改变,不只是提高经济效应,而且还增加了自己的抗风险能力。

此外,在创业的一些关键要素上,拼多多也带来许多不一样的地方,这主要包括人才、产业、利益这三个方面。这些改变、突破以及新鲜感,帮助农产品走出过去的分散、传统的经营形态。

人才是基础,以人为本的理念在任何行业都适用,就像AI产业发展,我们要做的就是培养源源不断的人才资源。而拼多多方面,也给那些想要做事的新农人提供人才培养与支持。

标准化是一个行业成熟的标志,过去农业一直以来少有人去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产业碎片化,标准化缺失等因素。而拼多多参与制订、引导标准化、统一化的生产、种植和管理,让农产品加工与生产变得更加专业化。

想要经济发展,就离不开产业支持,而要想产业长期持久发展,就需要适宜的利益分配模式。而在利益分配方面,拼多多探索了产业链利益分配的新机制,让贫困户成为全产业链的利益主体,真正把农产品上行所带来的红利带给广大贫困户。

任何行业发展,都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或许就是如此。在农业”最初一公里”的蓝海开拓,也需要给予相应的新兴基础设施支持才行。如今拼多多其实是塑造出一种新型农业基础设施,从人才培养到产业运营到利益分配,形成一站式的赋能。

由模式赋能到技术支持:技术赋能助力农业提档加速

近年来,农业现代化逐渐开始被越来越多人提起,而农业现代化主要体现在生产经营主体及手段的智能化。

农村电商存在已久,之所以没能改变农业发展的状况,一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切入;二是缺乏足够的技术给予支持。如今,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发展,这给我们解决农产品上行提供了新的思路,而拼多多在模式创新以外,通过技术创新提高产业链整体的运作效率。

在生产端,经营管理信息化让生产过程变得更加精细化。而在渠道端,拼多多通过分布式人工智能技术,建立出一种去中心化的流量分发机制,进而提高人与货的匹配效率。此外,基于平台大数据洞察,了解消费者需求,进而对农产品选品与生产给予相应的指导工作,帮助农业像工业品一般实现C2M。

事实上,拼多多一直以来都致力于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农产品上行所遇到的问题。在这一方面,拼多多表现出足够的技术”饥饿感”。陈磊出任CEO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强调加大对于农产品价值链尤其是农研科技的战略投资,以此来加速自己的农业生产技术布局以及科研。致力于通过智能手段以及数据能力,帮助农业实现从种植到生产再到流通到消费的全链条变革。

此外,技术相关的各项赛事已然成为技术人才培养不可或缺的一环,以赛代练的形式有利于打通整个产学研用闭环。

在这一方面,拼多多联合中国农业大学举办了国内首届”人工智能VS顶尖农人”的数字农业种植竞赛。这种赛事与科研结合的形式,也让更多新农人接触到现代技术的魅力,让他们愿意把这些技术应用到自己的生产经营过程中去。

如今,随着农业现代化的列车不断向前推进,农产品全产业链条拥抱新技术依然大势所趋。而作为农产品上行的”先行者”,拼多多自然不会忽视技术层面的建设。

从模式创新到技术创新,如今一个又一个新农人创业成功的案例也在告诉我们,拼多多在农产品产业链”最初一公里”的开拓中已然建立出自己的标准化成熟化的运作模式,这也让我们对未来乡土田园孕育的商业力量有了更多新的期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33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