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钢丝上舞蹈,蓝城兄弟能吃下粉红经济这块大蛋糕吗?

先后收购LESDO和翻咔,几乎垄断了整个粉红市场,但粉红经济的“万亿金矿”待挖掘,蓝城兄弟是否能继续“独乐乐”。

在钢丝上舞蹈,蓝城兄弟能吃下粉红经济这块大蛋糕吗?

年底,美国投资银行奥本海默(Oppenheimer)发布投资研究报告,首次覆盖蓝城兄弟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20美元,意味着相较蓝城兄弟当前股价,其仍具80%的上涨潜力。

这无疑是个极大的利好,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蓝城兄弟自上市以来,阴跌不断,报告发出后的14日,蓝城股价一改颓势,上涨6.15%。3.81亿的市值在美股市场微不足道,但对于服务于LGBT小众群体的蓝城来说,有此成绩实属不易。

在钢丝上舞蹈,蓝城兄弟能吃下粉红经济这块大蛋糕吗?

3.81亿不是终点,据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发布的报告,LGBT群体一般占总人口3%-5%,2018年全球有大约4.5亿LGBT人口,而随着文化包容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偏见,勇于承认自己的与众不同,这一数量有所上升。预计到2025年,该市场的消费规模将达到五千八百亿美金(约三万七千亿人民币)。

粉红经济毫无疑问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当前蓝城兄弟一家独大,又先后收购LESDO和翻咔,几乎垄断了整个粉红市场,但粉红经济的“万亿金矿”待挖掘,蓝城兄弟是否能继续“独乐乐”,这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20年深耕,那个“蓝人”凭什么上市

掘金“粉红经济”,蓝城兄弟创始人耿乐并非是有意为之。

2000年,马保力创建个人网站“淡蓝色的回忆”时,这个特殊群体并不被大众接受,时刻被误解被质疑,“耿乐”也是因不敢用真名而取的网名。网站创立初衷,是为性少数群体提供一个交友空间,通过发表同性恋群体的故事收获关注与认同。之后,众多网友自发捐钱,维持着这一精神家园的运转。

仅靠网友的捐助自然成就不了蓝城兄弟,但受益于群体认同,蓝城兄弟的用户黏性很高。以网站积累下来的用户为基础,蓝城兄弟旗下同性交友软件Blued一上市便受追捧,6个月内用户量便突破100万。据统计,2019年,Blued活跃用户的平均每天停留时长超过60分钟,活跃用户的平均每天打开次数超过16次,2019年活跃用户平均次月留存率高达71.0%。

截至目前,Blued已经涵盖全球21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注册用户超过5,400万,海外活跃用户占比49%。根据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以2019年的平均MAU统计,Blued已经是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等国家和地区最大的LGBTQ在线社区。

这个“蓝人”的上市,从数据上看靠的是流量,但也同样不能忽视其社会价值。

在小众的LGBT群体深耕20年,蓝城兄弟始终坚守初心,在公益和服务上发力。发展到现在,蓝城兄弟已经是集淡蓝公益、荷尔健康、蓝色宝贝等业务于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用户可以享受到包括社交、视频直播、健康相关和家庭计划在内的便捷和安全的服务。用商业力量推动社会的变化,蓝城兄弟让LGBT这一群体的生活更美好。

正如耿乐在上市致辞中表示,“我们希望,蓝城兄弟的上市,可以给更多人以力量,让他们有勇气面对自己,面对这个纷繁的世界,勇敢地去追寻自己的内心和美好的未来”

除了社会价值,商业价值也是蓝城兄弟获资本青睐的原因之一。

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蓝城兄弟实现营收7.59亿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51.4%。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达2.07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42.7%。盈利能力也有明显改善,毛利由2018年的1.12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12亿元,同比增长89%,对应的毛利率则由22.5%上涨至27.9%,2020年第一季度又进一步提升至32.9%。

不仅如此,亏损率也在大幅收窄。2018年净亏损率18%,2019年调整后净亏损率为7%,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调整后净亏损率进一步缩窄至3.7%。在2020年三季度财务报告中,蓝城兄弟更是首次实现了季度盈利,公司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调整利润为710万元。

营收规模持续扩大,盈利能力明显提升,LGBT群体的消费需求被挖掘。相比于大众,LGBT这一小众群体,少了传统意义上养孩子的压力,也更多关注于提升自己,因此在经济能力上更有优势,这也为蓝城兄弟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基础。

热拉被禁,蓝城兄弟何以独善其身?

即便文化包容度有了很大的提升,服务于LGBT群体的的公司也依然如履薄冰。专门服务于女同群体的热拉,就没有蓝城兄弟这么幸运。

热拉在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后,声称会从原有的女同市场拓展进入到女性市场,把“女同”的概念升级到整个“独立女性”的领域,变成一个“泛女性平台”,上线女性综艺节目和女性网络电影,试图引领(主流)女性文化。这是一个很有前瞻性的规划,随着社会发展,LGBT群体被年轻一代广泛接受,隔阂正在被打破。

据中国计生委等官方组织进行的“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显示,真正认为自己是异性恋的大学生占比只有77.28%,在自己是双性恋,或者同性恋,或者泛性恋,或者无性恋,甚至是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性别恋的人群占比高达23%。蓝城兄弟创始人耿乐把这种变化解读为两个信号,第一个信号是这个社会变得足够的宽容和接纳,年轻人越来越有勇气做自己了。第二个信号是,性别教育足够深入人心,因为大家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是谁。

但热拉没有等到规划落地,便因为某场线下活动被禁。热拉的被禁无疑也让蓝城兄弟心惊,耿乐在接受腾讯财经的一次采访时曾坦言,在创业期间,自己最担心的是关停。

耿乐的担心不无道理,早在2018年,著名防艾专家、青岛大学教授张北川对Blued的调研显示,Blued有相当多数量的用户是未成年人,有线索指向相当多数量未成年人和青年使用者感染艾滋病与使用Blued软件结识的性伴有关。而后,由于陷入诱导未成年人交友染艾的舆论争议,Blued关闭注册一周,并组织相关部门开展内容筛查和整治。

此外,Blued存在明码标价的海外代孕服务,旗下Bluedbaby平台专门为中国客户提供“辅助生殖技术”服务,这一服务产生的收入占他们总营业收入的1%-2%。但这一代孕服务在国内有违伦理,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著名导演陈凯歌只因在《演员请就位》中拍摄了短片《宝贝儿》有美化代孕的嫌疑就被一众网友指责谩骂,足见大众对这一行业的抵触。在边缘试探的蓝城兄弟,需更为谨慎。

不过蓝城兄弟发展多年,始终没放弃公益路线,这是其能独善其身的原因之一。

旗下淡蓝公益利用科技为防艾赋能,建立“快乐检”预约系统,收录了7000余个国家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点信息,让用户可以方便地找到离自己最近的检测点,并帮助全国多个城市建立线上预约、线下检测的新型模式。与全国多个具有影响力的防艾公益机构合作建立监测点,通过多样化的形式宣传科普艾滋病防治知识。更是积极参与相关部门和学术机构组织的科研活动,先后承担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北京市科委的研究性项目,为LGBT群体的艾滋病防治贡献自己的力量。

另外,蓝城兄弟在自我约束上从来都没掉以轻心,“合规是红线,也是底线”,这是其避免热拉结局的原因之二。

Blued拥有一支庞大的审核团队,以先进技术(AI语义识别、鉴黄、反垃圾、屏蔽词库)辅助进行全方位的实时审核,确保不良信息在第一时间得到遏制和清除,以及时遏制不良信息的传播。聊天场景中设立多种类的安全提示和相关案例,范围涉及防艾、禁毒、安全交友、反诈骗、未成年禁用等,可根据聊天内容智能触发。

蓝城兄弟始终是“独乐乐”,不激进,不制造热点博人眼球,追求自我认同,但不盲目奢求社会认同,潜移默化地在公益事业中渗透自己的力量,因此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岁月静好”,然后一步步走向前台。

万亿市场待挖掘,蓝城能否继续“独乐乐”?

蓝城走入大众视野,前景向好,但走出圈子的蓝城必然要面对来自市场的竞争。万亿市场,很难不引起“掘金热”,而blued的模式,也不难模仿。

Blued虽是仅服务于LGBT群体的社交软件,但其本质仍然是社交,而在社交赛道,soul、陌陌、探探这些有更高的知名度,其运作模式也都大同小异。Soul的广场上也同样有性少数群体分享自己的故事,并且颇多回应。不难想象,如果soul开始做细分市场,基于庞大的用户群,在粉红经济里掘金并不困难。

不仅如此,蓝城兄弟的盈利过分依赖于直播,其直播收入占其总收入高达86%。而其他平台比如快手,此项比例为68.5%,陌陌为63%,与这两个平台相比,blued更像是个直播平台。而靠直播打赏赚钱的风口已然退去,Blued急需求变来避免内卷。

蓝城兄弟最具竞争力最核心的保障,是在防艾公益上的成就,但公益事业提供了铠甲,没提供长矛,在公益事业上没有可挖掘的盈利点。

盈利点单一且不具备不可打破的壁垒,蓝城兄弟在粉红市场的防守能力较弱,一旦有大资本进入赛道,恐难继续“独乐乐”。不过“众乐乐”反而更好,当粉红经济成为风口,意味着LGBT群体终于被大众广为接纳,这会让蓝城兄弟的使命更快完成。

而这对于整个社会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进步。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33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