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靠李诞”不值得”和杨笠”普通自信”,笑果文化很难笑到最后

脱口秀的商业价值触角不断向外延伸,从线下商演到线上综艺,今年笑果文化也开启了线上直播业务,对脱口秀商业模式的探索,笑果走在了其他公司前面。

向幽默靠近是人类共有的本能。

今年,围绕脱口秀演员李诞和杨笠的话题不断,脱口秀这个行业也逐渐走向大众,收获了舆论的关注和资本的青睐。

光靠李诞"不值得"和杨笠"普通自信",笑果文化很难笑到最后

而李诞和杨笠背后的笑果文化也逐步走向了台前,作为中国的脱口秀行业的引领者,笑果文化的前景如何?抛开这些”出圈”的脱口秀演员,脱口秀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生意?

李诞和杨笠背后 笑果文化更值得关注

从”人间不值得”到”男人还有底线呢?”、”男人那么普通,却又那么的自信”,这些脱口秀金句引爆社交网络的同时,也让笑果文化这家公司走到了大众视野。

没有流量明星的加持,凭靠李诞、罗永浩等客串明星和一众素人脱口秀演员,就创造了《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节目平均每期1.1亿的播放成绩和54.4亿的微博话题阅读数。可以说,笑果文化以一己之力带动了中国脱口秀行业的发展。

脱口秀是个舶来品,起源于英格兰,在美国爆火,脱口秀在美国叫“Stand-up comedy”(单口喜剧),通常的形式是一个演员拿着一个麦克风,站在舞台上以讲段子的形式进行表演。

国内脱口秀的发展历程并不算长,中国脱口秀行业与笑果文化几乎同时崛起。

笑果文化成立于2014年,5年内有6档脱口秀节目,通过《吐槽大会》系列和《脱口秀大会》系列节目笑果文化2019年的笑果文化已完成B轮融资,目前估值30亿,成为了语言类综艺赛道的头部玩家,也成功地把脱口秀这个舶来品从小众推向了大众。

如果说《吐槽大会》让市场看到了脱口秀这类艺术的商业价值。那么《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则将脱口秀行业推向史无前例的高潮。

大量的商业资本涌入脱口秀节目。今年双十一,前有京东的《京东脱口秀大会3.5季》,后有《天猫双十一吐槽大会》。京东和天猫双双把S级营销项目经费,砸在了脱口秀上。以脱口秀的形式进行着 “命题演讲”,将双十一百亿补贴等各类优惠服务融入脱口秀的内容文案中。 在脱口秀的商业模式上,这是一次大突破。

光靠李诞"不值得"和杨笠"普通自信",笑果文化很难笑到最后

另一方面,脱口秀演员的商业价值也随之突增。《脱口秀大会2》中,脱口秀演员皮球在李诞引导下的一条硬广,为笑果自建的票务平台”笑果”小程序带来了5万+的打开量。在节目口播的引流下,小程序上1000张票在1秒内售罄,各大场次供不应求。李雪琴、杨笠等头部演员商演、代言、综艺合作邀约不断……

脱口秀的商业价值触角不断向外延伸,从线下商演到线上综艺,今年笑果文化也开启了线上直播业务,对脱口秀商业模式的探索,笑果走在了其他公司前面。

“打脸”事件不断 笑果文化内忧外患

作为脱口秀行业的头部公司,笑果文化也遭受着史无前例的挑战。

1、疫情使线下商业受阻,笑果文化损失惨重。突发新冠疫情,导致包括脱口秀在内的所有线下演出全部停摆,笑果文化筹备三年的李诞个人专场巡演也随之暂停。疫情堵住了出国的路,也堵住了笑果文化的扩张版图。

2、脱口秀演员吸毒,跳槽,笑果文化深陷丑闻潮。今年5月,脱口秀演员池子,宣布退出笑果文化,并和公司闹上法庭称笑果文化拖欠演艺报酬。这让笑果文化一度处在被风口浪尖。雪上加霜的是,李诞力捧的《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冠军卡姆,又因为吸毒彻底毁掉了演艺生涯。

光靠李诞"不值得"和杨笠"普通自信",笑果文化很难笑到最后

3、节目内容失去新鲜感,形式创新不足。2016年《吐槽大会》横空出世,犀利的吐槽点和别致的风格这档以脱口秀为内核,吐槽名人的节目,以13.8亿的播放量成为当年的现象级综艺,但好景不长,在逐渐失去新鲜感和话题度后,《吐槽大会》豆瓣评分一路下跌。让逐渐火热起来的脱口秀市场,遭遇一泼冷水。

4、 即使笑果文化目前在行业内遥遥领先,身后也不乏强劲的对手。在国内脱口秀领域,素来有”南有笑果,北有单立人”的说法。

但是作为中国脱口秀行业的两家”元老级”公司,笑果文化和单立人采取了不同的发展业务模式。与笑果文化相比,单立人牢牢占据线下市场,将线上视为线下积累沉淀后的上升通道,而笑果文化将综艺脱口秀作为立身之本,以线下带动线下产业发展。

单立人喜剧主攻线下,通过演出历练和培养喜剧人才,保持高频次的线下表演。单立人喜剧以演员为核心,目前已经打造了一套成熟的演出体系,从开放麦、商演到个人专场层层递进。据了解,单立人喜剧2019年共有794场演出,其中开放麦有388场。

在线上,单立人主要以音频、电台节目为主。目前,单立人与日谈公园联合出品了《日谈喜剧人》名气较大,此外,单立人还有三档独立节目:无聊斋FM、一言不合FM和《谐星聊天会》。而笑果文化主攻综艺脱口秀,旗下艺人广泛参与综艺活动,直播带货,商业价值不菲。短期内,两者难分高下。

但是,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结束之后,笑果文化的惶恐确实呼之欲出。想要不被观众抛弃,综艺的形式就要不断创新,而创意是有限的,爆款可遇不可求,笑果文化这个年轻公司需要更多新点子来留住年轻人。那么,脱口秀行业究竟还有多大的发展空间呢?

脱口秀行业不止于综艺节目 上游仍有广阔空间待挖掘

从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到王自健的《今晚80后脱口秀》、金星的《金星秀》、梁欢的《恶毒梁欢秀》,再到笑果文化的《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国内脱口秀一直在形式和语言边界上试探。

随着节目的爆火,李诞、王建国、杨笠们,向资本和市场证明了脱口秀大有可为。整个行业又得到一次新的生机,但这也只是暂时,国内脱口秀行业的未来还有太多未知数。

在美国,脱口秀行业已经高度成熟,各种各样的脱口秀节目占到了电视节目总量的40%,脱口秀也成为一种记录文化与社会巨大变化的载体。脱口秀在电视时代早期便已出现。深夜脱口秀节目”今夜秀”和”大卫深夜秀”已经播出了几十年,还有”奥普拉·温芙芮”、”杰瑞·斯普英哥秀”等众多精品脱口秀节目。

光靠李诞"不值得"和杨笠"普通自信",笑果文化很难笑到最后

反观国内,脱口秀的火爆偶然性很高,脱口秀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脱口秀演员的个性,离开了这群天赋演员,脱口秀就很难存活,明年能否有爆款持续支撑也是未知数。

今年的《脱口秀大会》捧红了李雪琴、杨笠、豆豆、何广智等新人,商业邀约不断,看似脱口秀行业已经来到了一个拐点,但其实中国脱口秀离产业化和规模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而言,脱口秀行业火爆的只是脱口秀综艺节目,而综艺节目只是链条上的下游,上游的脱口秀培训、中游的线下打磨,都远未成熟。中国脱口秀行业还处于拓荒阶段。

在上游的培训市场中单立人学院、笑果文化、喜剧联盒国、北京喜剧中心等成熟厂牌都在打造培训课程,以及在北上广深之外的其他城市的俱乐部,都有做培训相关的业务。培训有两种,一种是面向脱口秀爱好者的专业培训,另一种是面向企业、艺人的应用型培训。

但脱口秀是门讲究互动和沉浸的艺术,现在脱口秀培训大多都是线下教学,但是由于线下场地、时间等因素限制,更多都是小班教学,受地域影响大,且学费高昂,而且存在专业培训的学员留存率低、应用型培训不成规模等问题,想要以此实现大规模变现不太容易。

在中游的开放麦和线下商演环节,脱口秀仍然也存在很多问题。由于脱口秀市场需求少,盈利能力弱,俱乐部都不会把开放麦当作核心业务,商演的承接能力也不够强。

而且,受疫情影响,脱口秀行业也遭到了重创。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80%的线下演出受疫情影响被叫停,超2万场演出取消或延期直接造成约24亿票房损失,估算其他损失近百亿。

但是,脱口秀在我国依然具有宽阔的发展空间,根据CBNData联合笑果文化发布《2018中国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影视综艺和游戏等休闲娱乐活动成为78%的城市居民的首选减压方式。而在各种影视或综艺节目中,搞笑幽默类的内容最受追捧。

但是这也说明了,代表了中国经济的潜力和可能性的下沉市场用户并不是脱口秀的受众。脱口秀这类艺术形式还只是小范围内的狂欢,需要观众有一定程度的受教育水平才能理解这些内容,内容门槛高决定了它的受众范围有限,是一块小而美的市场。

幽默能够营造出一种人人平等的幻觉,使人们在笑声中与生活达成和解,但市场热度高,并不代表中国脱口秀已经迎来了春天,脱口秀仍处于行业早期,离形成完整产业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松果财经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35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