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一起庖丁解“黄牛”

想要真正打击到他们的痛处,就必须要有更具购买优势的专业团队。

021,一起庖丁解“黄牛”"

“牛”这个字仿佛在中国文化中带有些天然的褒义倾向,夸人身体强壮叫“壮地跟牛似的”;形容奉献精神叫“俯首甘为孺子牛”;玩股票天天盼着“牛市”。尤其是2021也是中国生肖的牛年,各种带牛的吉利话儿层出不穷,仿佛一切跟“牛”字沾边的代名词都有不错的寓意,但也有例外,比如“黄牛”。

人们把在市场中不择手段抢购物资或票券的场面称作“有如黄牛群之骚然”,“黄牛”一词也就除了生物代名词外,多了个难听的释义,代指那些二级市场中病态的炒货者。

溢价市场里的“牛嚼牡丹”

如今各种商品的交易市场中,黄牛已然肆虐到形成了一个稳定的“职业”,并美名其曰炒货。之前的全民抢茅台,全民抽球鞋等等,甚至最近由于泡泡玛特的大热盲盒也被纳入了炒货范围。

而黄牛经济能够如此猖狂,一方面来源于同商品在面对不同用户所代表的价值差异,另一方面来源于供给端的供给能力不足。

同一件商品因时间、地点、环境的不同,所代表的价值也有所不同,同样的同一件产品对于不同的用户而言,价值也不同。对于一位追星族来说,自己偶像的演唱会门票能溢价到几倍;对于主机游戏发烧友来说,原价3599元的PS5依然能抄到七八千还供不应求。

这使得这些商品在二级市场总能够形成一个:“原始价格→个体价值→个体价格”的定价循环,以此形成的中间溢价就是黄牛们赖以盈利的空间,通过各种低买高卖、原价买高价卖等行为,将商品由低价值个体转移到高价值个体手中,以此赚取溢价。

而想要实现这个循环,前置条件就是找到那些“供给不足”的产品。

有的“供给不足”是没有办法,比如30系列显卡如今正在被炒的价格虚高,但厂商属实是产能不够,拿不出这么多货源,又比如春运期间车票难买,运力调配固然能有所成效,但交通就这么些线路,总不能临时再凭空架出一条新铁路来。

021,一起庖丁解“黄牛”"

而有的“供给不足”源自“限定”,最直观的就是潮鞋,各种各样限定的潮鞋价格能翻数倍,这些原本是一级市场的套路,通过限量发售来提升产品价格,放任次级市场的炒货现象,以获得品牌价值的提升与传播。

所以说黄牛在供给端的这些行径并非阴谋而是阳谋,做法令人气愤但又无可奈何,也因此这个市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逐利者加入,商品越吵越热,价格越炒越离谱,在炒货圈里流传着一句“中茅不喝,中鞋不穿”的调侃之言。

这些黄牛就如同“牛嚼牡丹”般肆意倾吞这这些对其他用户很珍贵的商品,与真正的牛不同的是黄牛党们知道这些商品的价值,也不是自我消化,而是等着你自动上门索求,但想要让他们吐出来,就不得不花费更高的价格,炒货的溢价市场就这样越走越远。

二手市场惨遭“蛮牛冲撞”

如果要说被黄牛扰乱最惨的,那莫过于二手市场。

原本来说,黄牛倒卖、炒货的行为就属于次级市场交易,而在二手经济大放异彩的期间,黄牛党们除了线下的倒卖途径外又凭空多了一份线上途径,这一下可算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黄牛党们更加肆虐。

而且对于二手市场这个天然信用度就不高的行业来说,恶心的不单单是炒货黄牛党的猖狂,更令行业和用户受损的还是假货黄牛党的存在。

二手交易平台一直难以解决的就是二手商品的质量问题,数码产品光鲜外表中的零件残次,充斥球鞋市场的各种“顶级A货”,美妆和白酒真瓶子里灌的粗制烂造,使得二手市场像极了战时的地雷区,踩雷风险极高。

原本常规的二级市场个人卖家就像是你的邻里之间,他家的瓜果成熟多余了会选择分享你一些,而你家菜园子的蔬菜成熟有余,也会选择一部分拿去还礼,抛去亲友之间情谊之外,这就是一种建立在等价交换基础上的一种闲置的余量资源置换。

这彼此之间围绕的核心是“闲置”,原本的二手经济就是将自己用不到或者多余的闲置物品进行平台售卖,但“黄牛”的出现则打破了闲置经济的固有熟悉,这背后也是二手平台由零散业务卖家到专业垂直卖家的趋势化转变。

专业的二手市场卖家原本应该像小超市,有着更具信任的商品背书与产品线,综合性地整理二手市场中的产品与价格,即使出了些事故,也起码有店可找,有地方可申诉。

而这些黄牛党们则夹在其中,在二手市场中就像一个个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你不清楚他究竟是从哪里进货的,也不知道他买的货是否保质保量,上当了以后又没地申诉,让人无可奈何吃哑巴亏。

这种假货型黄牛使得二手市场本不富裕的信任感雪上加霜,也使得各二手平台纷纷出手整治。

综合得像闲鱼,推出过闲鱼无忧购服务,与鉴定师团队合作保证平台二手商品的真伪质量问题,通过开放加盟的方式吸引商家加入布局线下,对加盟者要求需要有固定办公产地的同时,平台要求其缴纳足额保证金。

垂直得像专注潮流产品交易平台“得物”,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在2019年4月19日得物获DST投资后,所展开的一系列发展中,鉴定就是核心思路之一,甚至在2020年8月份得物携手中国质量检验协会发布“鞋类鉴别团体标准”,也是在改善二手市场中的审核机制。

021,一起庖丁解“黄牛”"

但是这些举措虽有成效但并未杜绝,在闲鱼上依然发生过搜索“茅子书法,53岁贵州名家”就可以看到53度飞天茅台酒的相关售卖信息,而得物也在2020年6月29日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中被中国消费者协会点名。

用正规军打败“牛鬼蛇神”

人民日报早在2018年就发布过一则《各方联手 挤走黄牛》的文章,呼吁社会各界打击囤积居奇、扰乱市场秩序的违法“黄牛”行为。

而且立法方面,我国也早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比如《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二条有指出:伪造、变造、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可以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但是黄牛并不是说能够一刀切、雷厉风行就整治完毕的情况,像之前12306复杂到让人抓狂吐槽的花式验证码,就是一种从供给端进行打击黄牛的策略。有网友甚至计算过12306网站的购票验证码共有581种,按照要输入两个关键词的规则,排列组合多达336980种。

还有很多人倡导的单人单票,看似有效但实行起来却是更难,比如你要跟你家老人订一张票,而复杂的购票过程老人家不会自己操作,锁IP那些又不能临时再置办手机、通讯卡,全部去线下置办又丧失了网上购票的轻便意图,而只靠身份证之类的信息锁定对黄牛来说只是麻烦一点,并不会有过多地打击,得不偿失。

除此之外,像线上的实名制购票,线下的公安蹲点等,社会各界打击黄牛党的举措层出不穷,尽管有一定的成效,但这些黄牛党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被各种炒货的风口一吹便死灰复燃,至今仍然猖獗。

所以说对待黄牛党们,不能大刀阔斧的一刀切,而是应该调动多方力量庖丁解牛、循循图之。

对于供给端,要做的首先是加强安全性把控与渠道的把控,像大麦网之前售票被多方吐糟不是因为黄牛党买得到,而是普通人买不到,不是说购票的人群中搀有黄牛,而是绝大部分购票者都是黄牛。

所以说供给端要做的一方面是要在程序上确保安全无误,不要各种网络“外挂”钻了空子,另一方面渠道拓宽,尽可能让各种渠道的用户都能公平选购,在现有供给的力度上,尽可能做到对黄牛党的压制,让黄牛占比为购买者的少数。

在购买端来说情况更为复杂,毕竟黄牛党能延续至今就是很多用户愿意购买这些黄牛产品,归根结底还是这些产品对他们来说价值远比价格更重要,春运回家的一张票、喜欢球星的限定周边、帮亲人看病的一个挂号等,甚至说“黄牛”对部分用户而言好事。

而且普通用户相较于“黄牛”,在购票、买限定产品等劣势在于不够“专业”,打个比方我们购票无非是需要出行、恰逢喜欢的演唱会活动等才会选择去购票,只是偶尔的一次,并非在购票一途有过多地造诣。

但黄牛党他们从开始就一脑袋扎进去,这就是他们的工作,钻漏子、找漏洞、托关系、走后门,各种法子用尽,让普通用户与之相比较,天然的就处于劣势,想要真正打击到他们的痛处,就必须要有更具购买优势的专业团队。

像如今市面上有不少的“代买”或者说“跑腿”业务,大多仍然还是局限在小物件的一倍奶茶、一份餐品等,那么是否能通过招揽部分专业“代买人”甚至招安部分“黄牛党”,组成一部分“正规代买军”,统一制度管理、服务价格规定。

小偷溜门撬锁目的是偷到盈利,做的是违法的事,开锁师傅做的也是溜门撬锁的生意,但有备案有明确的服务目的,赚的是合法合规的手艺劳动钱,同样一种技能,不同的用途也有不同的社会意义。

这样逐渐将部分“黄牛”转化为专业的“跑腿人”,将无目的、先买后卖变为授权、有目的的“代买”服务,肯定这种代买的劳动力价值,在规范行为与正常价格幅度的管理下进行更加专业的商业竞争。

打击黄牛的方式有很多,而打击黄牛的路却还有很远,“庖丁解牛”的妙处在于心中已有蓝图,刀不碰骨,只全程解肉。那么当我们遇到这些难啃的“黄牛”骨头时,招“梁山”去征“方腊”,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

科技自媒体“翟菜花”,订阅号:翟菜花,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37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