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装上“双引擎”

如果说数字化创新是破土而出的幼苗,那么数字化技术普及就是其不可或缺的生长环境。

文/智能相对论(aixdlun)

作者/陈壹

图片11.png

如果说数字化创新是破土而出的幼苗,那么数字化技术普及就是其不可或缺的生长环境。

当数字化技术能力得到下放,让应用开发像搭乐高玩具一样,让大众都能参与进来,只需通过简单的“拖拉拽”即可完成。那么,属于数字化万众创新和企业掌握数字化转型主动权的全新时代,已经到来。

今年45岁的陶海锋,就是这波数字化大潮的见证者。

作为浙江海盐县农村农业农村局的一名公务员,喜欢留寸头、戴无边框眼睛的陶海锋并不会读写编程代码。如今却通过低代码开发平台“宜搭”,累计开发了渔政执法、出差申请、灾情统计等20多个政务应用,成为单位里的“应用开发达人”。

谈及自己应用开发“秘籍”,陶海锋表示“拖拖拽拽就可以了,搭建过程非常简单,会一点点电脑的人就会用”。

鉴于低代码开发方式的低门槛易操作、低成本短周期等普适性特点。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认为,2021年低代码、无代码的开发方式会成为业务开发的主流,50%的工作可能是由专业的服务商完成,剩下50%的数字化是由企业或组织内部懂需求的人员用更加低成本的工具完成。而这也将带来中国软件开发企业服务和生态的重构。

不久前,钉钉推出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钉钉宜搭”,并开放给生态用户、企业和组织使用。在1月4日又发布了全新的钉钉6.0版本,并将定位从基于IM的协同办公平台,升级为企业级协同办公平台和应用开发平台,让应用开发与协同办公一起成为钉钉的双引擎,就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

IT资源成为数字化的瓶颈?低代码来破局

低代码开发技术并不新鲜,早在20年前就出现了,但一直不温不火。

不过,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的快速发展,企业数字化的趋势变得不可阻挡。尤其是2020年疫情爆发,更让数字化办公骤然加速,企业IT系统和业务的结合变得更加紧密,并不断衍生新业务和灵活迭代的新需求。

据钉钉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钉钉平台用户数超4亿,企业和组织数达到1700万家。相比2019年,用户数增长了100%,企业和组织数增长了70%,就是中国数字化加速的一个缩影。

图片12.png

大量企业和组织的数字化转型,也让应用开发市场的需求猛增。

据Gartner的预测,到2021年应用开发需求的市场增长,将至少超过企业IT交付能力的5倍。微软全民应用开发平台全球副总裁Charles Lamann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未来五年内会新增5亿个应用,这个数字比过去40年中的应用总和都要多。

面对如此巨大的IT缺口,开发人员不足、软件应用传统开发方式长周期、高门槛、低敏捷度、高成本等,阻碍了企业数字化转型。因此,在市场驱动下,近年来“低代码平台”的重要性开始凸显——通过将开发能力“下放”,不懂代码的普通人也能通过“拖拉拽”快速搭建软件,给行业带来的新思路。

在2020年疫情期间,由于疫情影响,蒙牛集团线下投标暂停,于是启用“宜搭”搭建线上招标平台和应用,并结合钉钉群、视频会议等功能,最终不仅在线上完成供应商招投标和审计工作,且降低了应用开发成本。

据蒙牛集团IT总监郑炯介绍,原本采购一套审计系统需要花100万元,使用宜搭后几乎0成本就完成开发。到如今,蒙牛公司通过宜搭搭建了100多项应,替代了大批IT系统采购,大大降低运营成本。

随着低代码平台价值的释放,类似蒙牛的做法将越来越普遍。据Gartner预测,到2024年全球约有65%的应用程序都将涉及低代码开发。低代码开发平台的市场也随之水涨船高,Forrester预测显示,到2022年该市场规模将达到212亿美元,比2017年的38亿美金增长约6倍,发展迅猛。

而从企业动作来看,除了钉钉这次升级,去年苹果推出SwifUI,微软让低代码平台Power Platform正式在中国内地商用,浪潮、金蝶、用友等知名SaaS厂商,同样入局低代码开发平台,也是这种大趋势下的必然。

可见,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正在助推低代码开发成为企业云服务和数字化服务的新战场。

钉钉的应用开发平台,如何为数字化“修路”?

从中国企业数字化进程来看,之前分别经历了大型套装软件、软件SaaS化、如今则来到了基于云和低代码开发的第三阶段。

第一阶段的企业数字化实施成本高、运维代价大、再次开发难。第二阶段,前期软件SaaS化降低了软件使用门槛,但来自不同服务商SaaS,无法实现数据互联互通。后期基于云的SaaS,虽然解决了数据互通问题,但满足不了个性化需求。

图片13.png

而第三阶段基于云和低代码平台提供SaaS的关键是,缩短了软件使用者与开发者的链路,让更懂实际需求的使用者直接变成开发者,更能满足个性化需求以及进行应用灵活迭代,并大大缩短开发周期、降低开发成本。据宜搭数据显示,过去单个企业应用的平均研发耗时为17.5天,通过低代码的方式,可以缩减至3.5天。

那么,具体来看,低代码开发又是如何为企业数字化“修路”的?

首先,让应用开发变简单,帮助企业可以快速创建新应用。如今数字化已渗透到企业和组织的每个角落,也让企业和组织的数字化系统日渐庞大,不同成员的个性化诉求变多。按照软件传统开发模式,不仅周期长、成本高,最重要的是灵活性差,不利于业务快速创新。

借助钉钉宜搭、氚云、简道云等低代码开发平台,有望缓解这一难题。以基于云钉一体的企业开发为例,通过阿里云和钉钉的低代码开发平台,可让钉钉上的每一个人成为开发者,能将身边的工作数字化,低代码开发因此成为“数字生产力”,为企业数字化创新提速以及降本增效。

上文提到的陶海锋就是此类。事实上这并非个例,在“数字浙江”上有超过1500个应用,大部分都是低代码甚至无代码方式开发出来的。而在阿里集团内部,通过宜搭构建的12700个应用,包括HR、财务、法务、行政等多场景,其中99%是由没有开发经验的员工搭建。尤其是对欠缺数字化基础和开发能力的组织来说,低代码平台能加速组织数字化转型。

其次,对现有系统及新开发应用连接,解决企业数据孤岛顽疾。当下很多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在企业内部不仅有自建应用,也有不同服务商提供的软件应用,以及同一服务商提供的不同服务,众多系统间存在数据无法相互打通、业务流程无法跨系统流转的问题。

据美国身份验证软件商Okta的数据显示,其企业客户平均在整个业务中使用的独立App高达88个。这些独立使用的APP,在企业内部形成一座座数据和业务孤岛。如何将这些业务集合起来,是钉钉等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钉钉6.0版本中,一方面企业可以通过宜搭等低代码开发平台搭建应用,对部分原有IT系统进行低成本替代。另一方面,钉钉推出了“连接器”这一新产品,能连接生态内第三方应用、用户自建应用、企业原有IT系统等,实现业务系统的数据互通。

以居然之家为例。其通过宜搭累计搭建应用、流程超过400项,覆盖财务、人事、行政、日常办公等多个领域,并将公司的ERP、CRM等IT管理系统与钉钉连接起来,帮助企业解决数据孤岛问题,快速实现业务数据在线。

最后,解决产业协同问题。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深入,企业数字化需求不仅是提升内部效率,也体现在与上下游合作伙伴产业协同,以及与构建与客户消费者的对外服务上。

“钉钉互联”就是为此而来。一方面企业可以原有业务应用搭建在“服务窗”上,以类似小程序的做法,构建对外服务能力。另一方面,对有关联但又彼此独立运作的不同组织,如企业子公司和母公司等,可以通过“关联性组织”,使用共同的工作台,打破原有组织边界,高效协同。

而“钉钉互联”推出的“合作空间”,则主要针对以合作方式进行运转的各方组织和企业进行协同。比如立白有数千个上下游供应商,如何将它们之间的运转效率最大化,就需要一个专门处理合作相关的系统,能让不同合作方的组织、协同和业务应用能力达到效率更大化。

可见,先利用低代码开发,帮助企业实现应用快速创新。再通过连接器作为枢纽,将企业现有应有连接起来,解决企业数据孤岛问题。最后通过“钉钉互联”,针对不同的对外合作需求,实现跨组织数字化协同。钉钉已经从内至外,为企业搭建了一条加速数字化的“新路”,让低代码开发平台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阵地。

底层技术也开放,进一步降低SaaS开发门槛

低代码开发平台在迅速增长的同时,也让企业SaaS市场加速进入生态共建新时代。

一方面,目前中国SaaS以点状发展为主,除极个别头部厂商之外,大多数SaaS企业不可能无限制扩展自己的赛道,往往只求在细分场景深耕,即能满足企业数字化需求。

但对B端用户来说,他们并不希望孤立使用自己的业务数据,在多个不同系统之间来回切换运转,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是他们的最终需求。因此,将散落在企业和组织中碎片化、专业化的SaaS服务连接起来,构建成完整的SaaS生态,让企业实现一站式数字化将成为主流趋势。

另一方面,类似钉钉这种集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于一体的平台,除了能通过低代码平台让企业低成本自建应用,让生态内应用愈加丰富外,对SaaS服务商来说,其提供的大流量入口和底层技术支持,也能为SaaS企业降本增效,提升获客能力和服务体验。

比方说,群一直是钉钉核心的用户界面,钉钉6.0页将这些群能力开放给具有开发能力的开发者,开放了一系列的基于群的API能力,让第三方应用、用户自建应用,可通过群开放接口接入群中,从而实现与钉钉的沟通、协同产品深度融合,相当于给原来的SaaS服务商和用户体验做“加法”,何乐不为。

图片14.png

目前这种SaaS生态共建的趋势明显,之前与腾讯有紧密关系的SaaS服务商有赞和微盟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就是佐证之一。

而不管是钉钉以工作流、腾讯以通讯流、还是飞书以信息流为出发点构建企业服务,跨组织协同和协作将成为常态。由于业务决策者、软件开发者与使用者隔离,造成企业软件个性化需求不足,灵活迭代不够。利用人人可开发的低代码平台,让使用者变成开发者,将成为企业数字化提效的利器。

据头豹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低代码开发平台行业概览》数据显示,从2016至2019年,中国低代码开发平台行业融资额从100万元攀升至1.2亿元,资本正在助推低代码平台快速发展。根据钉钉发布的“繁星计划”,未来三年,也将和生态伙伴一起帮企业打造1000万个“钉应用”。

而随着物联网的发展,在万物互联的时代,个性化软件的需求将变得越来越旺盛,这也将进一步加剧上文提到的IT缺口。因此,在这种全面数字化趋势的新时代,要想满足这种爆发式增长的市场需求,低代码开发弥补了开发人员的不足、SaaS生态共建提升整个SaaS服务的一体化体验等,无疑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总而言之,从协同办公平台,到协同办公与应用开发双平台的定位升级相当于为钉钉重新打造了一个全新引擎。装上“双引擎”的钉钉,也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低代码开发平台,正在重构整个软件开发体系。而钉钉,在推动1700万企业的组织数字化字后,要再推动他们的大规模业务数字化。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深挖智能这口井,同好添加vx:zhinengxiaoyan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

•AI产业新媒体;

•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

•澎湃新闻科技榜单月度top5;

•文章长期“霸占”钛媒体热门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

•【重点关注领域】智能家电(含白电、黑电、智能手机、无人机等AIoT设备)、智能驾驶、AI+医疗、机器人、物联网、AI+金融、AI+教育、AR/VR、云计算、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46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