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美凯龙的内忧与外患

在内外部两方面,红星美凯龙好像有着太多难念的经。

红星美凯龙的内忧与外患

消费环境是在不断改变的,任何商业模式都会有生命周期的。企业方面,真正抗周期性的企业是稀缺的。

国内家居卖场江湖,红星美凯龙无疑是一个绕不开重量级玩家,近年来在拥抱电商以及新零售层面上下求索,它所做的努力外界也都能看,期盼自己能突出瓶颈超越周期。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红星美凯龙的努力似乎并没有换得令人满意的成绩。目前来看,在内外部两方面,红星美凯龙好像有着太多难念的经。

从管理到债务的问题频出:堡垒都是从内部瓦解的?

在哲学上,内因被认作是事物变化的本质。故而了解一家公司的经营状况,我们首先要从内部进行研究。只不过红星美凯龙方面,现在的表现似乎多少有些令人失望。

此前,上游新闻报道了有市民在红星美凯龙刷了”山寨”POS机导致钱货两空的情况,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而在近日消费者在等了两年之后货才终于收到了。

事情看似已经解决了,只不过对于红星美凯龙而言,恐怕会给用户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尤其是很在意品牌美誉度的当代年轻人。喜欢,就可能消费;不喜欢,就一定拒绝,这起事件或许会让他们对红星美凯龙产生不好的印象。

商家自己的POS机,不属于商场统一收银?让消费者同商家自己沟通?这不是商场自己管理的问题吗?为什么事情拖了两年才解决呢?从这个维度来看,也能看到红星美凯龙存在的一些管理问题。

红星美凯龙卖场商家的经营行为,人们下意识的可能不会认为商家的个人行为,只会同红星美凯龙捆绑,就像电商买到假货,人们不会骂某某商铺,只会骂电商平台。而且平台方对商家本身就应该起到管理和约束作用,消费者与商户的纠纷,红星美凯龙作为第三方平台似乎不应该选择这种看似”逃避”的举措。

红星美凯龙的商家管理情况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通过天眼查APP可以看到很多关于物权保护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方面的官司。

红星美凯龙的内忧与外患

虽然近年来红星美凯龙一直在拥抱互联网,但看起来似乎一直在学互联网的”形”,而没有领会互联网的”神”,好像依旧是传统零售商家的主体地位。而互联网公司往往讲究用户思维,一些电商平台推出的一些先行赔付措施就是如此。维护消费者权益,这会让用户感受到自己的主体地位,自然而然的会对平台产生好的印象。

商家管理只是一方面,红星美凯龙频现的贿赂门事件,也让红星美凯龙内部腐败问题被越来越多人了解。

2020年11月23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决书中指出,2016年1月至2019年9月,被告人王某某在任职红星美凯龙所属江苏苏南建筑安装公司采购主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建筑材料及服务供应商贿赂款共计81.06万元。

此前,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杨洋在担任红星美凯龙发展中心区域经理时,为诸暨世纪金源投资有限公司名下的诸暨红星美凯龙项目提供帮助,累计受贿500万余元人民币,

很多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似乎不知不觉地开始滋生出一些阻滞企业继续发展的东西。当然了,任何群体或许都避免不了害群之马,互联网公司在内部反腐方面也有许多案例。可从用户视角来看可能不会那么理性,他们或许会觉得内部环境尚且如此,该如何让人相信它的服务呢?

最令人担忧的或许还是红星美凯龙的债务情况。

据中华建材网报道,当前红星美凯龙流动负债高达313.32亿,总负债799.93亿元。从其2015年以来的年报来看,流动负债和总负债规模都刷新了历史,偿债压力巨大。

然而,红星美凯龙一边背负着这么多的债务一边还在不断进行线下扩张。去年12月,红星美凯龙在短短19天时间里,连续在广东、江苏、浙江、四川、河北、安徽、重庆等20多地落地29家新店,创下开店新纪录。

背负这么大的债务,还保持这么迅猛的线下扩张速度,尤其是考虑重模式家装卖场模式现在还一直在谋求转型,这样的举措真的合适吗?

或许红星美凯龙有自己的考量,但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线下扩张速度可能更谨慎一些为好。

上下求索的模式创新:无奈时势暂难造英雄?

内部管理层面的问题是一方面,对于红星美凯龙而言,眼下最重要的或许还是探索更适合当下年轻人消费习惯的商业模式。

在拥抱电商方面,红星美凯龙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有些尴尬。由于其本身经营模式就是一个包租婆的角色,传统电商同样算是互联网包租婆,两者本身的角色定位似乎有些重合,红星美凯龙则卡在这个尴尬的位置,自建电商似乎成了红星凯美龙唯一的出路,但这条路红星美凯龙看起来走得有些艰辛。

2012年自建电商”红美商城”甚至还闹出投资两亿年交易金额仅4万的笑话。2013年红美商城改名”星易家”并挖了大量的电商企业资深从业人员,五年换四任互联网总经理仍是不见成效。

此外,红星美凯龙与腾讯的跨界联合,推出被称为”IMP”的智慧营销平台。而后阿里战略入股红星美凯龙便应运而生,美凯龙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电商流量,而作为阿里来说把家居行业的领头者美凯龙纳入麾下则补足了其家居领域最大的一块拼图。

只不过从效果来看,或许仍有待斟酌。从过去一年的营收表现来看,红星美凯龙似乎并没有找到自己的新零售”巴别塔”。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净利双双下滑。此外,红星美凯龙还公布,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17.11亿元至人民币19.7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人民币25.09亿元至人民币27.68亿元,同比减少56.0%至61.8%。

辗转反侧,上下求索,拔剑四顾,一片茫然。

或许有人会说,红星美凯龙嘴上说着转型,线上线下相结合,但身体很诚实,一味的大面积线下扩张。事实上,家居家装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偏线下的行业,红星美凯龙大力布局线下其实没什么错。

在向善财经看来,互联网把潜在消费者聚集到线上,然后通过线下距离消费者更近来做好服务。但这里面有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实现线上线下的体验协同,进而实现1+1>2的效果。

在家居家装以外的消费形态上,卖场模式似乎普遍面临衰退问题,距离用户更近的社区便利店、社区购物广场兴起。但家居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产品很难被某个社区店所承载,即便承载,那样一来坪效更低成本更高,家居家装行业天生适合卖场这种辐射五公里的商业形态,而不是社区店一般辐射一公里、三公里。

然而,这里面其实有一个悖论,那就是用户高效、快捷购物的需求同集中式的家居卖场模式供给不相匹配。也就是说,产品特殊性决定了家居卖场没有社区化,但这却与当下用户消费习惯相悖。在线上引流入口层面,整个行业目前似乎都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案,进而导致行业坪效改善有限。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讲,线下卖场再大,所承载的SKU都是有线的,而线上无形的货架才可以真正实现包罗万象,要想实现这一点或许只有马化腾所诠释的全真互联网时代到来才能实现,借助VR等新技术实现线上线下体验一体化的全真。

从这个维度来看,红星美凯龙的问题,可能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目前我们所能应用到的行业基础设施与当下用户消费习惯不相匹配,很难满足用户又好又快的消费需求,进而导致坪效层面天花板明显。

但不得不说的是,执着于线下狂奔的红星美凯龙,仍然寄希望于通过广撒网的形式,增加与用户接触的每一个触点。从常理推断,依靠时间机器理论,一二线城市卖场模式开始放缓甚至衰退的时候,而在低线城市,卖场承载的大宗家居产品交易还在高速增长。然而,现在一二线卖场形式的境况,早晚有一天也会发生在现在新开的门店上。以下沉换增长的方式治标,但它不治本。

此外,庞大的线下布局可能还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去年发生的疫情”黑天鹅”可能就是一个例子。惠誉就下调了红星美凯龙的评级,它估计红星美凯龙的财务状况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下经济活动中断及宏观经济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并认为2020年该公司的杠杆率可能升至8.0倍以上且利息保障倍数可能降至2.0倍以下。

当然了,疫情”黑天鹅”属于小概率事件,但考虑到负债情况,线下大面积铺张会不会增加财务负担呢?作为外人我们不得而知,但这种担忧存在或许不是没有理由的。

如今红星美凯龙的状态,给人的感觉可能不太理想,无论是内部的管理还是外部的市场经营似乎都有不少令人头疼的问题。

有的,需要自己加大重视程度,现在其实就能解决。而有的,一些行业性问题,能否解决对于红星美凯龙而言可能不是态度问题,而是能力问题。这些问题存在,可能会使红星美凯龙们很难俘获当下年轻人的心。

家居家装作为刚需,市场一直都很大。可现在唯一能的,或许只有解决好能够解决的问题,然后深度利用现有基础设施尽可能的提高经营效率。

向善财经原创稿件,订阅号ID:IPOxscj,商务转载合作联系:a913613543,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61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