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同比仅增0.1%,高鑫零售能否扛动“主动进攻”的大旗?

从高鑫零售拓宽的业务角度来看,到家业务会是高鑫零售挖掘增量的主要方向之一,高鑫零售也坦言,2021年是新业务模式的启动元年。

北京时间1月31日,国内零售巨头高鑫零售于对外发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全年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高鑫零售营收、净利润均实现了同比微量增长。但财报公布后,资本市场似乎并不满意,2月1日港股开盘,高鑫零售股价高开低走,当日港股收盘,报7.60港元,跌5.59%。截至发稿,报7.5港元。

营收同比仅增0.1%,高鑫零售能否扛动“主动进攻”的大旗?

将业绩分为两个时间点来看,上半年业绩并未受到疫情的较大影响,这要归功于其从2018年便开始了的新零售转型;下半年受疫情反复以及各大巨头也热衷于社区团购导致竞争加剧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营收业绩并未达预期。

从高鑫零售拓宽的业务角度来看,到家业务会是高鑫零售挖掘增量的主要方向之一,高鑫零售也坦言,2021年是新业务模式的启动元年。但在目前连锁零售已琳琅满目的状况下,未来高鑫零售新业务的走势似乎也充满了诸多不确定因素。港股研究社将通过对高鑫零售最新财报的拆解来看待这其中的机遇和挑战。

营收增速“回温”或是个伪命题

高鑫零售是一家连锁零售公司,作为目前中国最大的综合大卖场营运商,在中国以大润发及欧尚作为品牌经营大卖场。

财报显示,高鑫零售2020全年营收954.86亿元,与2019年953.57亿港元的营收体量持平

,同比增速仅为0.1%。

事实上,2020年下半年423.16亿元的营收体量不及上半年的531.70亿元,是影响 2020年度营收难以有大幅度增长的主要原因。2020年下半年营收不理想,高鑫零售解释称是因为线上业务扩张导致投资增加。2020年下半年,高鑫零售发力线上业务,包括到家业务以及社区团购业务的大力扩展和“仓+店”模式的创新。

另一方面,2020年下半年,可能还受到经济冲击对实体零售业的影响,CPI等因素出现波动,2020年猪肉CPI上涨49.7%,其中10月到12月,猪肉CPI同比负增长,2019年这一时期则处于CPI高基数,猪肉对其他生鲜食品的关联影响较大。一般来讲,弱通胀环境,会对零售商的销售和毛利起到一定支撑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就不难理解高鑫零售下半年在营收上所承受的压力了。

此外,更大的威胁其实还来自行业竞争,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超市百强榜单中,华润万家以951亿元的销售额位居榜首,大润发销售额947亿元排名第二,永辉以销售额931.50亿元反超沃尔玛位居第三,而沃尔玛、家乐福等紧随其后。

营收同比仅增0.1%,高鑫零售能否扛动“主动进攻”的大旗?

且回顾近几年的营收数据,自2015年开始营收增速一直处于下滑状态,2018年、2019年已出现负增长,营收同比增长分别为4.96%、4.18%、1.87%%、-2.89%、-4.03%,出现连续五年的下降。虽说2020年实现了同比增长,但也仅增0.1%,且营收体量相较于上年并未有大的提升。

虽然2021年是高新零售的新业务启动元年,期望重回高速增长轨道,但基于这些因素,这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B2C用户数创新高背后的毛利隐忧

财报显示,2020年高鑫零售同店销售增长为1.0%,但线上B2C业务表现颇为亮眼。2020年B2C业绩较去年同期增长超80%,B2C业务总单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60%,这一增长主要是受2020年上半年疫情促使线上消费理念加快形成的影响。

数据显示,从2020年5月开始,在线店日均单量已逾1000单。2020年下半年,一线城市的平均店日均单量破2000单,低线级城市的平均店日均单量也已接近1000单。截至报告期末,B2C的用户数超过6900万,活跃用户数超过1650万,较2019年用户数的3300万大幅度增长。

从业绩和用户的维度来看,增长均较为乐观。虽然上半年疫情因素令经济放缓,但高鑫零售在新零售上的数字化升级受疫情影响相对偏小。

但高用户数据的增长换来的却是毛利下降,2020年高鑫零售毛利为243.43亿元,同比下降5.4%;毛利率为25.5%,较上年同期的27.0%减少1.5%。高鑫零售称,毛利减少是因为受租金收入减少,疫情以来消费习惯发生变化后,2020年公司产品组合及渠道组合出现变动所致。

营收同比仅增0.1%,高鑫零售能否扛动“主动进攻”的大旗?

回顾高鑫零售近几年毛利及毛利率走势,2015年至2019年一直处于上升阶段,具体来看,毛利分别为224.63、239.81、246.74、251.79、257.31;毛利率分别为23.30%、23.88%、24.11%、25.30%、26.98%。

但事实上,即便这几年的毛利与毛利率都处于上升阶段,可难以掩饰其同比增速下滑的事实。2015年2019年,分别为6.98%、6.76%、2.89%、1.80%、2.44%,到了2020年进一步下滑至-5.39%且243.4亿元的毛利少于上年257.3亿元。

从净利润的角度来看,2020年高鑫零售的净利润为28.72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34%;相较比2019年的同比增速14.37%,明显下降13.03%。

营收同比仅增0.1%,高鑫零售能否扛动“主动进攻”的大旗?

从财报数据中能够发现,对比2019年、2020年的毛利率与净利率走势,实际上趋势并不良好。一定程度上从侧面反映出了,高鑫零售用户数据增长的同时,背后还面临短期病症的压力。换言之,虽然“烧钱”烧出了用户的数量,但短期内或许仍要以牺牲毛利率或净利率为代价。

数字化转型的下沉攻坚战

纵观当前国内零售市场不难发现,互联网巨头和传统零售企业结合得愈发紧密。阿里巴巴与高鑫零售、苏宁与家乐福、腾讯与沃尔玛,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传统零售行业的必修课。

尤其在疫情过后,消费者习惯发生改变,商超数字化已经势在必行。作为兼具线上和线下的零售巨头,在经历了疫情影响下的经济放缓,营收仍呈现出了正增长。也正因此,高鑫零售的数字化转型可以说是正确的。

从业态这个角度来看,目前大润发、中润发、小润发成三角抱团之势,或成为高鑫零售数字化转型全面铺开的关键。

截止2020年12月底,高鑫零售于中国共有484家大卖场及6家中型超市,新开4家大卖场,3家中型超市及24家小型超市。高鑫零售70%以上门店分布于下沉市场,其中有46.1%位于三线城市,21.8%位于四线城市,8.0%位于五线城市。

高鑫零售主打的低线市场,成为铺开社区团购的重要基底,而在被阿里巴巴收购后,社区团购更是作为高鑫零售新的业务点一直被持续发掘,高鑫零售的社区团购业务在2020年下半年也在快速拓展。

截止2020年12月31日,高鑫零售与菜鸟驿站合作的社区团购业务覆盖了36个城市,有100多家门店开始合作,活跃站点数近8000个。高鑫零售独自开发的站点则在125个城市落地,超220家门店上线社区团购业务。

但对于高鑫零售来讲,目前的社区团购业务,都处于疯狂补贴、疯狂开城扩张的情况。社区团购都处在“烧钱揽客”阶段,高鑫零售大力拓展社区团购会陷入同样的“漩涡”之中,并且相对于用户群体来讲,更关心在于社区团购商品的价格以及优惠力度,这无疑也是加快高鑫零售的烧钱进度。

且目前的社区团购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不论是华润万家还是永辉、沃尔玛,在社区团购的布局上都不遗余力,在广撒网,抢占社区市场,布局最后一公里。

当然,高鑫零售数字化改造“仓店一体”模式也成为了到家业务,B2C和社区团购的关键点。改造后的“仓店”,其存货不仅要满足门店自身的需求,同时也要服务同城的半日达、社区团购及B2B业务,等同于每个城市有了各自的城市仓。

但高鑫零售作为“仓店一体”模式以及新业务来说存在不少弊端。一方面,目前这一模式仍处于试点阶段,且需要时间来检阅。另一方面,下沉市场的消费能力并不是很强,要支撑起“仓+店”的大供应量或许仍然绕不开烧钱的环节,这也意味着后续其经营费用存在上升的可能。

而高鑫零售的到家业务,主要依靠于自身门店为基底,不同于其他互联网社区团购的模式,无法全面的覆盖到社区、村等小群体单位。

值得一提的是,各大竞争对手同样在下沉,永辉超市2020年步入千店时代,为的就是抢占下沉市场。2020年12月19日,永辉超市第1000家门店落户四川巴中万达店,千店目标达成。此外,沃尔玛联合电商巨头京东发力下沉市场。在2020年京东到家的1020期间,保持在一二线城市高速增长的同时,沃尔玛在三线及以下城市总体销售规模破纪录,总体销售规模位居平台首位。在经历了被阿里巴巴收购,换帅林小海之后,能否抗住二者的冲击,是高鑫零售接下来保住市场份额的关键。

总而言之,对于高鑫零售而言,可以肯定的是,数字化转型会继续给其带来机遇,而下沉市场也将成为未来一众零售巨头们争相抢夺的战场,等待高鑫零售的只会是从线下到线上的转移。

文章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63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