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口碑下滑、“青创”光环不再,优酷“追光”是最大赢家?

这三年,内娱选秀就像一把火,烧得越来越旺。

今年初的综艺市场可以说是神仙打架,热闹非凡。

《追光吧哥哥》已经成团、《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热映、《创造营》和《青春有你》也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热播中。

那么,内娱选秀节目到底谁家强?这些爆火的综艺节目背后,谁才是最大的受益方?“综艺王者”灿星文化IPO被否之后,综艺节目还值得期待吗?内娱选秀又剩多少红利呢?

优酷“追光”

追光吧哥哥可以说是2020年第四季度综艺界跑出的最大黑马,一经上线就拿到了20+微博热搜,持续轮换登榜第一。自开播以来,优酷站内热度最高达9718,蝉联站内综艺热度榜、真人秀热榜第一名;共有8期节目位列“FUNJI在播综艺热度榜”第一;云合数据显示,“追光”节目已经获得上百个全平台热搜。

“浪姐”口碑下滑、“青创”光环不再,优酷“追光”是最大赢家?

追光吧哥哥之所以能取得较高的大众关注度,在于做到了以下几点

(1)创新的综艺模式。在《哥哥》之前,男性选秀节目主要是以颜值为主,采用多维度竞技的方法挑选出最优秀的几人组成偶像团体出道,但以跨龄男性唱跳竞演节目,国内综艺市场上尚未出现过,模式上较为新颖。

(2)选手上的差异打法。不同于迎合工业标准的年轻偶像,“哥哥”们的组成更加复杂,选手横跨了几代偶像浪潮。不仅有陈志朋、刘维、付辛博、苏醒、檀健次、肖顺尧,还有101系节目选手李汶翰、丁泽仁。

除了传统的男偶之外,还有影视演员杜淳、李泽锋、于朦胧等人,相声演员烧饼,以及嘻哈歌手艾福杰尼等人。各个圈层的代表都汇聚于此,更复杂的选手组成以及化学反应,也为节目带来了更多看点。

比如杜淳演唱的《情人》,舞蹈动作僵硬,其中的歌词Dangerous的发音被直译成“蛋饺肉丝”,让网友直呼“原来演员转行舞者这么好笑”。另外,汪东城的辣眼伏地舞也持续出圈。

而优酷也成为追光吧哥哥最大的受益方,靠这个节目实现了大翻盘。

要知道,在综艺节目制作方面,优酷一直是掉队的。而追光吧哥哥》的成功,证明了优酷有制作爆款的能力。去年四季度,优酷透露,优酷综艺日均PUV达近四年同期Q4最高水位,属于逆周期增长。

除此之外,也从侧面证明了优酷“一横三纵” 综艺策略的可行性。

“一横三纵”指的是超级综艺为主轴,通过喜剧、女性生活、潮流文化三条排播带,形成特定的用户心智的综艺策略。

凭借组合拳与拳头产品,优酷综艺在圈层和全民向爆款均有所斩获。而除了内容,优酷在产品研发、商业模式探索上的持续探索,也会内化为其前行的有力筋骨。

芒果“破浪”

芒果TV靠着《乘风破浪的姐姐》一战成名。

这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芒果乘胜追击,火速上马《乘风破浪的姐姐2》。《姐姐2》播出后,相关话题频频不断地上热搜,引爆舆论。首播当天,芒果超媒股价也再次涨至新高点。

据粗略统计,《浪姐1》在高热度之下,赞助广告收入达4.5亿左右,占芒果超媒2020年上半年广告收入的25%。依靠《浪姐2》芒果超媒更上了一层楼。

“浪姐”口碑下滑、“青创”光环不再,优酷“追光”是最大赢家?

根据芒果超媒发布的2020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140.02亿元,同比增长12.01%;归母净利润19.63亿元,同比增长69.79%。业绩一片好。

但是,在口碑上,《乘风破浪的姐姐2》却有点让观众失望了,无论是“抢镜高手”江映蓉,还是“绿茶婊”王鸥,都不太讨观众的喜欢。观众普遍反映的是 “姐姐们”年龄偏大,唱跳质量不行,看点流于形式等。

《乘风破浪的姐姐2》首播结束后,豆瓣评分仅为5.9分,且目前已降至5.5分;相比之下,《乘风破浪的姐姐1》首播的豆瓣评分有8.5分,收官后目前仍有7.0分。

在播放量上也尚未获得显著提升。《乘风破浪的姐姐1》在没有宣发、招商有限的情况下,首期播放量有4.82亿;而万众期待下《乘风破浪的姐姐2》的首期播放量仅比《姐姐1》提升了不到2000万。

而且过于注重冲突制造,导致的质量失衡,已经开始透支《姐姐》的价值。芒果TV想要在综艺节目上再上一层楼,还需要其他爆款的助力。

但芒果TV的优势或许在于,在长视频行业普遍亏损的行业重压下,芒果超媒已连续四年盈利。高增长让芒果超媒在资本市场上也是自信满满。

“青创”光环不再

出乎意料的是,爱奇艺的《青春有你3》和腾讯视频的《创造营2021》一开播,负面评价就排山倒海。“丑人变多”的论调充斥在微博、豆瓣。

除此之外,选手的综合实力较往昔差距明显。即便今年的《青春有你3》和《创造营2021》都引入了一些唱跳界“大神”级的人物。

例如《青春有你3》的导师刘隽,是韩国顶级舞蹈社1M最年轻的舞蹈老师,曾为GOT7、MAMAMOO等偶像团体编舞。《创造营2021》这边则有曾为宝儿、SHINee、NCT 127编舞的力丸,以及世界街舞大赛冠军赞多。

但这些“人物”也拯救不了“不合格”的种子选手们,肢体不协调,五音不全,颜值下跌成为网友们普遍吐槽的地方。

而这些现象本质上反映的是,国内优质练习生已经被“收割”得所剩无几。往期的优秀练习生们本来就是经济公司的优秀选手,经济公司砸钱砸资源送其出道,练习生身上捆绑了视频平台,节目制作团队和自身经纪公司三方的利益。

但偶像行业僧多粥少,开始“内卷化”竞争。而随着短视频造星的兴起,优质练习生早已不止选秀出道一条路径。

“浪姐”口碑下滑、“青创”光环不再,优酷“追光”是最大赢家?

另外,不得忽视的一点是,走到第四年的《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显得乏味而陈旧,综艺模式无创新,流水的造星已经让观众看得厌烦疲倦。即使是偶像工业高度成熟,练习生储备数量极多的韩国,韩国Produce系列(“青”“创”这一模式的创始者)也已经终止。

中国偶像行业不复2018年的辉煌,现在则进入了洗牌期。不执著于长相,反而是加入了越来越多的网红、歌手、演员等“非典型偶像”。这也给钟情于“造星”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敲了警钟,那就是关于传统造星的路线需要换一换了。

内娱选秀泛滥 综艺该如何破局?

这三年,内娱选秀就像一把火,烧得越来越旺。这样的选秀节目,为什么吸引平台一场接一场办呢?

从观众角度来说,现在“颜值经济”盛行,俊男靓女确实能让人一饱眼福。其次,喜欢激烈而刺激的“竞争”是人的天性,少男少女们同台竞技让观众一较高下能够极大程度上提高观众的参与感与主动性,而这些被“培养”的偶像和粉丝又成了节目组赚钱的利器。

对于经纪公司也有好处,节目组给了自家艺人一个抛头露面的机会,打开知名度后还能接到很多资源,所以内娱的经济公司也乐于将自家选手送往节目组,而且是不要成本的“白送”,这样一本万利的事情自然谁都想做。

但内娱选秀火热的同时,暗涌也随之而来。前段时间综艺王者灿星文化IPO被否了,也侧面地反映出综艺困境。

“浪姐”口碑下滑、“青创”光环不再,优酷“追光”是最大赢家?

整体来看,综艺节目的观看率下降,而且综N代(综艺节目的续集)的口碑下滑。这主要是因为选秀综艺节目同质化太严重。从2018年选秀元年至今,市场已经有了超20档选秀节目。每年高能的输出掏空的不仅是偶像储备,还有粉丝的热情。

而且我国综艺节目大概率上沿袭了韩国的造星传统,没有经过本土化改良,内容创新乏力。那么,综艺该往哪些方向进行破局呢?

(1)短视频选秀正热,可尝试造星新路线。目前,大众娱乐消费的主要阵地已经走向短视频社区,在使用时长上,短视频已经远超长视频,仅次于腾讯。而短视频巨头最近也开始进军综艺选秀。抖音的《无限偶像》、快手的《凡星之夜》以及微视的《热血满满的弟弟们》,纷纷瞄准选秀市场。

而在传统造星遇到困境的同时,向短视频方向偏移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但经纪公司要摸到短视频社区运营的诀窍,撬动这块大蛋糕。

(2)引进高质量韩国练习生。目前,限韩令松动,未来会有更多韩国籍练习生有机会逐鹿中国选秀。而韩国选时候的数量和质量都很高,如果韩国练习生和中国练习生们同台竞技,在内娱,这可能会成为选秀节目的新变量。

(3)综艺选秀添加隐藏“剧本”,增添互动新形势。人们对于“剧本”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这也是剧本杀能快速风靡的原因之一。而现在为了增添选秀节目的可看性,增添“隐藏剧本”成为新的杀招。

往届《青春有你》选手傅弘奕曾教导粉丝们,要格外观察节目中选手领口“小蜜蜂”的数量:如果选手领口有两个小蜜蜂,就说明节目组对选手格外关注,并会安排相应的故事线。

而粉丝们通过这个“隐藏细节”扒出,2018年《偶像练习生》最终成团的Nine Percent九人都是节目第一期的“双麦”选手,这似乎佐证了这条“情报”的可信度。

在剧情式真人秀的热潮之下,团体偶像选秀也开始发生了变化。相比于单纯的“竞技”,综艺嘉宾成长线、人物关系的塑造和剧情发展转折更能吸引观众,这也是未来选秀节目能否脱颖而出的关键。

选秀节目之所以经久不衰,离不开观众,节目组和经纪公司的共同建设。但是内娱选秀节目的吸引力正在下滑,也是不能忽视的。想要延长红利,内娱选秀亟需求变。

本文作者:宁缺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84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