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惨!相比互联网大厂,房产中介在三线小城也难逃996

在围城之外,真的就一片祥和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是一个严重内卷的时代,逃离了北上广,逃离了互联网大厂,退到三线城市,仍然有很多困在“996”里的打工人。

实惨!相比互联网大厂,房产中介在三线小城也难逃996

2021年开年,拼多多员工猝死,引发了新一波关于“伪奋斗”的讨论。在舆论的压力下,互联网大厂们做了退让,从“007”退回到“996”。逃离互联网大厂的呼声甚高,但是高工资仍让人蠢蠢欲动,互联网大厂成了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去。

但在围城之外,真的就一片祥和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是一个严重内卷的时代,逃离了北上广,逃离了互联网大厂,退到三线城市,仍然有很多困在“996”里的打工人。

房产中介们就是这样一群人。

996并不是独属于互联网大厂

一直以来,房产中介的工作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很多从业者也觉得自己的工作简单易上手,不过是带客户看看房子,合适就成交。重点是收入很高,卖一套房子就有好几万佣金,有“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一说。

这一观念让中介行业增长迅速,根据2019年的调查数据,近五年内中介从业人数涨幅达到了103.9%,而中介公司的数量更是上涨超过200%。如今,很多互联网巨头也组团入场,在房产中介行业开始了布局。

然而,真实情况并非如此,房产中介们的工作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容易。作为销售的一种,销售对象还是房子这样的大宗商品,其难度比一般销售要大。据贝壳研究院统计,房产中介们平均努力1000小时才会有一单成交。而每年平均要带看133次,带看距离约10个全程马拉松。

实惨!相比互联网大厂,房产中介在三线小城也难逃996

图片来源:贝壳研究院

另外,因为中介的职业特殊性,最忙的时间段往往是在晚上和节假日。因此,中介们的工作时间往往会拉到很长。一般情况下,早上九点上班,开早会,之后就要整理网络端口,每天需要洗盘,也就是挖掘房源。最重要的是要洗客,维护不活跃的客户,挖掘需求。有房源要去实勘,如果有客户需要约带看,而大部分带看会安排在晚饭时间,晚上店内也会安排开会,复盘工作。一天忙碌下来,往往就到了晚上九点。

如果客户看中房子有意购买,买卖双方通常会选择晚上下班后的时间面谈,谈价的过程很可能持续到凌晨。虽然并没有硬性规定加班,但加班对于房产中介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据统计,贝壳四成经纪人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1个小时。

实惨!相比互联网大厂,房产中介在三线小城也难逃996

图片来源:贝壳研究院

贝壳并不是个例,基本上所有的房产中介们都会经历谈单到深夜最终签单的惊喜。不过,除了因谈单而加班,很多房产中介公司是要求员工不管有没有客户都要“996”的,如“X家”、“XX家”。而理由也很简单,晚上的时间更适合联系客户。

李希曾经就职于“XX家”,入职之初,公司人事传达的工作时间是朝九晚六,每周休息一天半,但是入职之后,店长告知每周需要三天的晚间值班,再到后来,就成了每天都要值班到九点,每周只休一天。突然成为“996”的一员,李希不能接受,她以为在生活节奏慢的三线城市是不可能有“996”的,没想到即便不在北上广,即便不在互联网大厂,还是要面对这样的困境。

李希选择辞职,但是“XX家”依然在扩张,从珠三角到三线四线,“百城万店”计划继续推行,而在李希之后,仍然有无数的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也有无数人对大厂大品牌有着不可思议的执念。

但李希们对抗的并不是“996”,如果有客户,有事确实需要加班,上进的打工人们责无旁贷,他们抗拒的是无意义加班。但伪奋斗的浪潮从一线到二线三线,从互联网大厂到房产中介大厂,一直在蔓延。

996的房产中介,换不来互联网大厂的工资

相比于互联网大厂的996,房产中介大厂的996,更多了些对工资的压榨。

房产中介行业极为分散,70%以上的份额由小微中介瓜分,这部分中介一般是加盟制,自己创业,干得多拿得多,没有底薪保障,年轻人们迫于房租和生活费的压力,很难自己创业,选择中介这一职业时,一般会选择有底薪的中介大厂。

但房产中介大厂的所谓底薪,事实上是公司给予员工的“借款”,本身底薪标准就仅仅在城市的工资平均线上,算是生活保障,有了业绩后还要在提成中扣除。但是公司的提成制度又很苛刻,据了解,目前国内头部品牌的房产中介公司执行的提成制度大同小异,分到个人手里的都仅有20%左右。

以“XX家”为例,因为有自有平台,员工的业绩要首先计提20%平台管理费,剩余的80%业绩里,房源提供方占10%,收钥匙方5%,维护方10%,实勘方5%,跑单方10%,个人的业绩归属最终只能占到40%左右,然后在这40%里,个人拿到的提成为55%,然后再在提成里扣除之前发过的底薪,有剩余才能到个人手里。

前段时间网红小小莎跳单的事件里,链家16万的佣金,计算下来最终能到中介朱小姐手里的,也仅仅只有一万出头。在“XX家”的王晓,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三万的佣金,在扣除平台管理费以及其他分佣和底薪后,最终仅仅拿到一千六的提成。

这种提成制度,在打工人看来无疑是不合理的,这直接导致无论能力高低,大家都是拿底薪。因此有能力想赚钱的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离职自己去创业,要么再忍一下晋升管理层。但房产中介大厂的管理层,从员工到店长容易,店长再往上就相对困难,而店长的工资也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开心的水平。

据贝壳研究院的统计,近四成中介收入不足五万,七成中介收入在十万以下,近九成中介的年收入在20万以下,这和外界盛传的“收入高”并不相符。而在同样996的互联网大厂,90%的主流公司最低年薪可以达到22W。

实惨!相比互联网大厂,房产中介在三线小城也难逃996

图片来源:贝壳研究院

逼你奋斗的PUA式管理

互联网大厂“996”之所以盛行,高工资是一方面,“不要在该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是另一方面。互联网大厂用缥缈的期权激励员工奋斗,而在房产中介大厂,激励员工的,只有早会上激动人心的口号。

在房产中介大厂眼里,让员工相信“你不是在打工而是在创业”,最能调动奋斗激情,因此早会时的口号一定要与创业有关。而且,员工创业,公司还开个能保障生活的工资,是不是捡到便宜了,是不是应该感恩,感恩文化也由此泛滥开来。

公司的培训,学习内容也以公司规章制度为主,大肆宣扬公司使命,树立创始人的光辉形象,让人不知不觉就“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同时,在任何大厂,管理者的准则都是,忠诚第一,能力第二。

在房产中介行业,忠诚度容易判断,就是不做私单。于是,行政部门会定期派人巡店,检查员工手机,毫不留情地翻看转账记录和聊天记录,排查是否有做私单的嫌疑。但是,公司并不会给配备工作专用手机,他们很支持把工作和生活融入到一起,发动亲戚朋友来买房卖房。至于员工隐私,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小海曾经是“XX家”的一员,一度做到店长职位,后来在巡查中因为忘记了自己微信的一笔转账原因,被指做私单,无奈辞职。

当然,如果不辞职,他可以选择“乐捐”。现在的管理者惯会玩文字游戏,罚款是不符合《劳动法》的,那员工主动捐款总不能算是违法。因此,大大小小的公司规章里,“乐捐”成了主角。

迟到要捐,完不成公司指标要捐,卫生不合格要捐,自备的工装不符合要求要捐,头发没扎要捐,夏天穿了凉鞋露了脚指头要捐……而所有的理由,都是公司的理由,领导对员工的要求是,规章要无条件执行,做不到的要考虑自己的不足,一句话,别人能做到为什么就你做不到。

同样的情况在“X家”也上演着,新人入职,首先就要面临来自老员工的“玩笑”。强制表演才艺,罚做俯卧撑、蹲起,写检讨等,让人不禁就想到了“PUA”。

在贝壳的统计里,房产中介的从业三大难,第一条就是工作压力大。当然,任何工作都有压力,但在业绩压力之外,乐捐、侵犯隐私、体罚等又何尝不是压力。让房产中介们困扰的第二条是职业尊重感较低,受多年偏见影响,外界对中介的印象向来不好,但是行业内部,又何曾给了从业者们足够的尊重呢。

实惨!相比互联网大厂,房产中介在三线小城也难逃996

图片来源:贝壳研究院

内卷的时代,管理不再靠管理学,而靠心理学,靠PUA。奋斗的意思不再是努力,而是加班。不管是一线还是三线城市,不管是互联网大厂还是房产中介大厂,996正在席卷各行各业。但似乎,我们没有选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8766.html

(0)
上一篇 2021年3月8日 下午2:42
下一篇 2021年3月9日 下午2:4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