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搜索崛起,搜索战事硝烟再起

当人们在搜索偏“公共信息”时,会选择传统搜索引擎,当人们在搜索偏“专业信息”时,会选择该领域的头部平台。

曾几何时,搜索大概是中国互联网江湖最波澜不惊的部分,只是偶尔泛起涟漪,但如今,随着这片江湖中一个个“信息孤岛”的崛起,搜索市场硝烟再起。

最近,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透露,抖音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已超5.5亿。这是抖音首次公布搜索活跃用户数,该数据要比微信在2021年微信公开课上公布的“搜一搜月活5亿”还要高一些。

抖音年初发布的年度报告则显示,抖音日均视频搜索量已突破4亿,张楠表示,“接下来一年,抖音将大力投入视频搜索。”

嗯,过去数年,整个内容疆域都在迅速视频化,作为用户获取信息最直接的路径之一,搜索势必也会加速这一进程。

这也意味着,搜索战事的硝烟,将在视频搜索框中弥漫。

视频搜索崛起,搜索战事硝烟再起

视频搜索:内容巨头的标配

就像作家詹姆斯·格雷克在《信息简史》中所言,每个时代的人们都希望尽量降低信息获取成本,人类为此发明出两种不同对策:搜索与推荐——事实上,从最早的印刷媒介和图书分类,到互联网早期的社交网络,再到最近几年炙手可热的个性化信息流,其实都是这两种策略的变种。

如今的抖音,搜索与推荐,他们都想要。

比如我身边就有很多人不爱“刷”抖音,只把它当搜索引擎用:家常菜的N种炒法,养生茶的N种调法,围巾领带的N种系法……这里似乎搜啥有啥,且相较于图文,视频方式轻松易懂,可弥补图文无法呈现的视觉,声效和情绪等缺陷。

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遇事不决,抖音来学。

而对抖音来说,加码搜索,能够精细化站内资源,探寻更多流量入口,拓展新的增长点。

但发力视频搜索的,不只抖音一家,它正成为内容巨头的标配。

比如微信视频号就已拥有自己的搜索框,并不断打通与自身内容生态的连接,2021年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就重点描述了视频搜索的未来潜能:“微信就像一个视频图书馆一样,它随着时间推移可以沉淀越来越多的视频内容,这些视频内容是一种巨大的知识库,我们希望有一天这个知识库通过搜索推荐的方式可以被挖掘。”

此外,阿里旗下的夸克去年7月推出“Z视频”软件,希望以“视频知识库”形式,重建搜索场景。快手也在2020年底组建视频搜索技术团队,摸索视频搜索技术。

毕竟,所有内容巨头心知肚明,目前视频搜索的最大问题,是搜索结果相对不够精确。相较于图文,视频内容本身更难以标记,在效率层面容易达不到预期,在识别方面存在诸多技术难题。

但视频搜索的趋势不可逆。中国互联网络信息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底,我国网民规模9.89亿,短视频用户占比88.3%。极光发布的《内容生态搜索趋势研究报告》则显示,在搜索领域,独立搜索平台(百度,搜狗)以71.5%的使用率占据第一,但短视频搜索的使用率已经增长到了68.7%,排名仅次于独立搜索平台。

与传统搜索引擎脱钩

更进一步讲,各大平台兵分几路,发力视频搜索,似乎也再次印证:各大互联网平台与传统搜索引擎的脱钩,正在愈演愈烈,这一趋势看起来同样不可逆。

许多年前,有一派乐观主义者相信,未来真正的搜索引擎应该是某种“大一统”形态,能够搜索到的内容无远弗届。毕竟在PC时代,搜索引擎诞生的初衷,就是把海量碎片化的信息检索归类,它们因此天然成为信息与服务的聚合器。在他们的理想中,这一逻辑将在移动端再次上演。

但现实与此相反,如今搜索引擎的确无远弗届,但“最优质”的内容,很多时候并不在传统搜索框里。用户的搜索行为,也逐渐分散在各垂直领域的头部应用里。

这不难理解,在理论上,搜索引擎是建立在互联网的开放性上。但如今,数据被比作黄金,在全球各地,曾被许诺相互连通的互联网,正变成彼此割裂的信息岛。

曾几何时,这些被不同头部APP分裂的“岛屿化世界”令人颇感不适,但时至今日,也许是惯性使然,很多人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些信息孤岛,也慢慢适应了每天“跨岛”,人们正习惯于想搜索某领域内容时,就去代表这个领域的头部平台。

这当然会固化头部平台的优势地位,就像抖音一样,海量搜索行为会进一步反哺到推荐行为中成为养料,以数据为血液的互联网产品终将陷入“越多人使用它,它就越好(表现在智能化程度和内容池总量),它越好就会有更多人使用它”的滚雪球模式中。

换句话说,会有更多从搜索引擎赶来的路人,变成各个头部APP里可量化跟踪的“定居者”。

所以无论你是否喜欢,互联网都正在从开放走向封闭。从商业角度,你也可以说,信息市场总是以自由为起点,以“垄断”为成熟。就像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吴修铭所言,通信技术的每次主要变迁,都遵循着相似模式:最先出现的是短暂却足以让人感到兴奋的开放性阶段,随后带有垄断性质的封闭性阶段会逐渐取代前者。

这也意味着,搜索依旧是人们漫步移动互联网的刚需,但一个趋势是,当人们在搜索偏“公共信息”时,会选择传统搜索引擎,当人们在搜索偏“专业信息”时,会选择该领域的头部平台。

我们正在适应这一点。

李北辰,媒体专栏作者,关注技术驱动带来的社会变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91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