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性抵租、被包养,为何一、二线城市物化女性现象如此严重?

真不理解,为什么某些女拳主义者一边说着平等一边吃完饭等着男性结账,一边说不要物化女性,一边又试图把自己的性别变成交易。

以性抵租、被包养,为何一、二线城市物化女性现象如此严重?

文/熔财经

作者/吹雪

之前,山东有个姑娘,因为不能怀孕被丈夫公婆虐待致死。

身高超过一米七的她出嫁时还有160多斤,死亡时只有60多斤了。根据已有的信息,我们可以还原2018年1月31日方洋洋死亡当天的细节:

早上8点半,她婆婆让她去刷锅,她不干,被公婆拿半米的木棍抽打;

上午10点,她婆婆让她去洗衣服,她不干,被婆婆拿木棍打了头、肩和腿;

上午10点半,她公公让她去宰鱼,她不干,她公公就让她站在院子里用木棍抽打了4下。

上午11点半,一家人准备吃饭没叫她。下午3点半,她公公修插座让她取工具,她没取,她公公拿着剪刀就把她的头发剪了。

下午4点半,她丈夫叫她去洗衣服,她不干,其公公又拿木棍抽了她一顿。短短一天时间挨了4、5顿打。

之后,方洋洋躺在床上睡觉,6点左右两眼发直呼吸不畅死亡,法医鉴定为“因营养不良而多次遭受外力钝挫伤造成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

可恨的是,3年来,村民尤其是邻居们,一定不止一次听到了方洋洋被虐打的惨叫。有人想到了报警求助了吗?没有。因为不能怀孕就没有人权了吗?都2020年了,女性还只是生育工具?

清华学姐污蔑学弟摸自己屁股,发圈称要让他“社会性死亡”,评论竟然有人说:“诬告多了男的才知道避嫌不是吗?”

看到这里,你首先会想到什么?

A、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B、 自古佳人多命薄,怎一个惨字了得

C、 血口喷人,六月飞雪

D、 但求床第与生养,物化女性何时休?

相信很多人第一反应不会选D,而这恰恰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但同时它也是争议最大的。接下来我们就来聊聊 “物化女性”与“女权”。

但有些人理解的不是很准确,所以按照惯例呢,咱们先来做一下名词解释。物化女性,简单来说就是,当一个女性的身体、身体部位或者是性功能,在认识上从她本人的整体分离出来,纯粹当做是工具看待的情况。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N号房事件。N号房反映的是26万男性物化女性的心理,在他们眼中,看到的只是女性的身体,只把她们当做自己泄欲的工具。而与此相关的女权,我并不认为它是一个贬义词,女权是希望在全人类实现男女平等的女性主义,把女性权益当牟利工具的女拳才应该唾弃。

从古至今,我们都无法否认女性被物化、被当成男性附属品的事实。从白居易的《长恨歌》就可以看出来,“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在无数流传下来的古诗词里,夸赞的最多的就是女性的容颜,女性仿佛只要当个合格的花瓶就好了。甚至为了不让女性读书,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无法掌握生产资料的封建女性,价值也就止于观赏,止于床笫之欢。而现在,游戏里的女性形象清一色大到夸张的胸配以纤纤细腰,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就是个棋牌游戏都要蹦出一个肥臀巨乳大长腿。

因为,想刺激消费者的感官,女性的身体无疑是最简单粗暴的。而大家熟知的p站,熟知的涩情片,也大都是为男性量身定制的,女性的身体不过是个工具罢了。当然,我也不否认这有一部分有作为生物本能的原因。

说到这里,我想问在座的朋友一个问题。

如果有来生,你们愿不愿意成为女性。

不愿意?

或许你是清楚地认识到身为女性的不易。你愿意?为什么?因为女性可以靠美色博取更多利益?很抱歉。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在物化女性。所以,其实我们远没到男女平等的时代。

你看,就连说个脏话都是在侮辱女性,被普遍运用的狗b傻b cnmb之类的带女性生殖器官骂人的词远远多于男性。还更别说女性要面临的职场歧视。在高管置换资源的酒局、饭局里,美其名曰是带漂亮的女员工去见世面,实际上这群大老爷们在背地里拉人的话术是“有很多高质量的妹子”,姑娘们成了当做彰显这个局level的筹码,是资源置换的有用工具。我以前的一个领导,每次有商务酒局时,就对组里的一个漂亮女同事说:“XX,晚上带你一起去吃饭吧。”不知道谁接了一句:“他们就喜欢这种清纯的风格。”你看,女人成了商务交易的一部分,撕开的是大老爷们赤裸裸的欲望。

虽然来自外部的歧视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女性自己也在放低自己还不自知。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当时数万人追捧的ayawawa,她极力教导的是女性如何在婚恋市场上以最高价格将自己交易(结婚)出去。连一条丝袜也要拼单的名媛,不也是女人的年龄和外外貌成为了商品的象征吗。我朋友曾经碰到过一个油腻的滴滴司机,路程中跟我唠嗑说:“只要有钱,附近很多学校的女生都能约。我就包养过好几个,每个月给点钱带出去玩一下,她们很容易满足的。买个包包就跟我说不会干涉我的家庭。”虽然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你打开微博看看同城就知道这可能是真的。不是我歧视职业院校,只是很多定位在职业院校的女生在做这种生意。

很迷幻,不少姑娘明面上呼吁不要物化女性,暗地里又沉浸在自我物化中无法自拔。长得漂亮才能贷款,越漂亮能贷到更多的裸贷不就是变相的卖身抵债吗?曾经10G“裸贷”女生不雅照和视频的疯传就是她们把自己作为商品直接进行标价的后果。“房租600,我和房东一个月睡15次”的以性换租,高价出售自己第一次的女大学生,爱我就要给我买奢侈品买车带我旅游、骗了男人近百万的空姐…

真不理解,为什么某些女拳主义者一边说着平等一边吃完饭等着男性结账,一边说不要物化女性,一边又试图把自己的性别变成交易。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9298.html

(0)
上一篇 2021年3月14日 下午10:16
下一篇 2021年3月15日 下午5: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