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折“翼”,退市或只是一种“解脱”

高光已不在,还背负巨额债款、面临破产以及退市风险的贵人鸟究竟怎么了?折断它翅膀的人又是谁呢?

七年,曾在资本市场上风光过的贵人鸟,如今只留下个负债40亿或破产退市的结局。

近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贵人鸟”)发布了最新的重整进展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3月5日,已有163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共40.32亿元。此外,法院已裁定贵人鸟进入重整程序,但尚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贵人鸟被宣告破产,贵人鸟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作为“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的贵人鸟,其实是最早一波吃上“体育鞋服行业”红利的人。巅峰时总市值一度超过417亿元。然而今非昔比,截止3月12日收盘,贵人鸟的股价为2.45元/股,总市值仅达15.4亿元,腰斩超400亿元。

高光已不在,还背负巨额债款、面临破产以及退市风险的贵人鸟究竟怎么了?折断它翅膀的人又是谁呢?

贵人鸟步入破产与退市的“鬼门关”

贵人鸟成立于2004年,主营业务为运动鞋服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巅峰时期,贵人鸟平均每天新开三家实体门店,门店数量最高时超过了5000家。

在2014年,又以“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姿态顺利登陆上交所;上市后股价一路飙升,总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董事长林天福也以190亿元的身家首次摘得“泉州首富”,跻身当年胡润百富榜。

贵人鸟折“翼”,退市或只是一种“解脱”

但今日不同往日,到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店铺仅剩下了2685家,距离巅峰时期门店数目缩减一半,而董事长林天福也早已从“泉州首富”中下榜。再到近日贵人鸟公布的最新重整进展的公告,在背负四十多亿元债款下或将宣告破产以及面临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其实,贵人鸟退市的消息并不让人意外。自2018年公司宣布上市以来首次亏损6.86亿元财报后,其经营能力及偿还债务的能力就深受市场质疑。

根据松果财经观测,这几年环绕贵人鸟的关键词大多为“市值缩水”、“持续亏损”、“净利润大跌”、“无力还债”、“重整破产”、“退市”等等。

本次贵人鸟公布的重整进展的公告显示,截至3月5日,163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共40.32亿元。但超40亿元的巨额债款其或是没有一点招架能力的。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贵人鸟净亏损分别为6.86亿元、10.18亿元,2020年财报虽未公布,但其预计净亏损约3.79亿元。此外,上交所相关规定显示,若贵人鸟2020年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所以,不论是破产重组,还是市值缩水以及净利不达标,种种迹象都表明贵人鸟只有一条退市的路可以走。那么,昔日顶着“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光环上市的贵人鸟究竟怎么了?它又是如何折翼的呢?

贵人鸟是如何折“翼”的?

折断贵人鸟翅膀的人,可能只是它本人。

(1)“实力跟不上野望”,多元化扩张战略明显失了平衡。对于贵人鸟而言,踏错的第一步是在上市后展露出的多元化扩张野心。在2015年,贵人鸟打出了从“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以体育服饰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转型的旗号,简单来讲,即“全能体育”战略。

贵人鸟折“翼”,退市或只是一种“解脱”

随即不甘于单一业务的贵人鸟,在2015年—2017年间实行了大量跨界投资以及收购行动。包括投资虎扑、足球经纪公司BOY、康湃思体育和名鞋库,以及收购AND1品牌在中国大陆的授权。而这三年现金净流量分别为净流出5.56亿元、13.17亿元、9.92亿元。

然而,高额的投资支出并没有让贵人鸟吃上好果子。2017年开始,贵人鸟的业绩与资金链开始出现颓势,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贵人鸟归母净利润为1.57亿元,同比下滑近五成。再到2018年公司发布首份亏损6.86亿元的财报。

主营业务不再吃香,业绩从正转负,这让贵人鸟很焦虑,迷茫自己的多元化扩张战略是不是走错了。由此,贵人鸟开始大量卖出之前跨界投资或收购的公司,但这也让贵人鸟踏上第二个死胡同。

(2)重心重新放置在主营业务上,但覆水已难收。逐步扩大的债款以及亏损,加速贵人鸟折翼行为。在贵人鸟意识到不能盲目跨界扩张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时,公司开始大量卖出自己之前收购的公司。2018年下半年起,贵人鸟出售了包括虎扑、康湃思及杰之行等在内的子公司,但这其中贵人鸟从虎扑股权转卖中获利3000万元,但变卖杰之行时却亏了1.3亿元。

然而,通过变卖资产解决主业现金流问题明显是杯水车薪,因为在公司多元化扩张后遗留下的问题是,一堆巨额债务单以及线下门店倒闭潮。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贵人鸟负债总额分别为47.91亿元、49.56亿元、32.23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总债务为33.42亿元,资产负债率扩大到68.42%。

背负债务越来越多、亏损逐步扩大、门店关闭数量越来越多,让贵人鸟难以挽救满目苍夷的主营业务,最终贵人鸟只得自折翅膀。

(3)高端品牌不断下沉,中、低端品牌崛起,贵人鸟毫无生存空间。在贵人鸟埋头苦干多元化扩张战略时,高端品牌耐克、阿迪达斯等已经将目光瞄准至贵人鸟的二三线市场;与此同时,安踏体育、李宁两位同梯队竞争者迅猛崛起。而那时的贵人鸟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或者说是根本没有功夫顾及二三线市场上的运动鞋服的生意。

由此,在同行竞争者大力发展运动鞋服生意时,贵人鸟因为“全能体育”战略错失了稳固行业地位的最佳时期;而在多元化扩张下,其也只是拿到了多张巨额的债务单。所以,在运动鞋服这场战役下,贵人鸟并没有发全力就已经失败了。

综合来看,一次战略制定的失衡,让贵人鸟坠入了或破产及退市的深渊。然而,这家公司还有出头日吗?

体育鞋服行业一片大好,贵人鸟却再无出头日

目前来看,国内运动鞋服行业可谓一片春光无限好。根据Euromonitor数据显示,中国运动鞋服市场规模从2013年的217.38亿美元提升至2019年的459.5亿美元,年复增长率超过13%。

贵人鸟折“翼”,退市或只是一种“解脱”

图源:Euromonitor、万联证券研究所

况且运动鞋服行业一直受到政策、健康风以及消费升级等多方利好下扶摇直上。行业下的头部玩家安踏体育、李宁借助多方利好因素都已跨入千亿俱乐部,其中安踏体育市值已超3000亿元。

可见,贵人鸟并不是处于一个不好的赛道,其只是行业下的一名“弱者”。而在同行备受资本青睐市值大增下,这也彰显出行业的马太效应明显,即“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另外据万联证券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2019年我国运动鞋服行业CR5为72%,比较2010年提升21个百分点,市场份额集中在头部企业上,行业已经呈现出马太效应。

那么,就在这样一条市场规模潜力巨大、马太效应却明显的赛道下,贵人鸟还有出头的日子吗?

贵人鸟折“翼”,退市或只是一种“解脱”

没有。首先从市场规模上看,根据新华网体育发布的《中国体育上市公司2020年市值榜单》,截至2020年年末,安踏体育、申洲国际、李宁等3家公司市值位于千亿俱乐部,安踏体育当时以2794.8亿元市值位列榜单第一。

反观贵人鸟,市值仅剩15.6亿元远不及头部企业。这也可以看出,贵人鸟根本不是一家可以与安踏体育、李宁对比的公司。

另一方面,在战略定位上,安踏体育采用的是“多品牌”战略,旗下拥有安踏ANTA(中国)、斐乐FILA(意大利)、迪桑特DESCENTE(日本)等多个中国及国际知名的运动品牌。

然而,安踏体育之所以采用多品牌战略依旧可以成功,在于其可以稳扎主营品牌下又能实现多品牌扩张的策略。其中安踏体育及时清理库存的能力也帮助自身在2015年实现了新的安踏体育门店增长,率先走出了当年运动鞋服囤货大的行业危机。

李宁则专注于“单品牌”战略并借助国潮之风收割消费者市场,其在产品设计上不断地充分融合东方元素,展现出的东方魅力在海外也是被认可的。近年来多次登录巴黎时装秀,获得了消费与资本市场双方共同的看好。

所以对比可见,贵人鸟不论是从市场份额、战略定位还是紧跟潮流上,这家公司已经跟不上大家的步伐了。

贵人鸟如今的衰败,背后透露出的是“或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企业”且“没有所谓的聚焦全能,只有贵人鸟战略举措的全面失衡”,才致使公司一落千丈再无出头之日了。

在这个“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行业下,压死贵人鸟只有自己。所以在未来,它或只能面临退市的结局,告别资本甚至消费者的舞台。虽然破产重整是有机会重生的,但是谁又会愿意接盘这么满目疮痍的公司呢?

作者:叶小安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93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