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兼职解难题,雇演员当名师,在线教育要闹哪样?

部分在线专人解题的服务真的靠谱吗?负责解题的“教师”都是什么来头?

招兼职解难题,雇演员当名师,在线教育要闹哪样?

辅导孩子写作业,已经成为很多家长共同的“磨难”,同时也衍生出了大量令人啼笑皆非的网络梗:

“陪孩子写作业,嗓子痛、手痛、心绞痛。”

“我终于知道,我明白和孩子明白是两回事。”

“孩子读到高中,我学会了狮吼功。”

“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写作业就像‘抗战’,因为还有八年。”

……

如今,随着学生所学知识的难度系数越来越高,家长在辅导孩子做作业时,往往也都“无能为力”甚至“望题兴叹”,多数家长只好将孩子的学习托付给课辅机构、在线教育平台。

在线教育行业因此也在不断迭代,如今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有任何的难题、疑问,都可以通过拍照上传问题在平台上获取答案以及解题思路,甚至还衍生出一对一、真人解题的模式,帮助学生更好理解、吃透相关的知识点。

有了一对一、真人解题的服务后,家长们似乎也都松了口气,开始专心负责后勤工作。但是经过走访之后我们却开始担心,部分在线专人解题的服务真的靠谱吗?负责解题的“教师”都是什么来头?

兼职答主,毫无门槛

偶然的机会,懂懂笔记在某二手电商平台上看到一些商家在兜售部分“拍题”在线教育平台的答题本,每本介乎八毛钱到一元不等。据了解,类似的答题本是“拍题”平台分发给旗下答主使用的,均印有平台的LOGO。

招兼职解难题,雇演员当名师,在线教育要闹哪样?

有趣,平台的答题本为何会出现在二手电商平台上?

一位账号名为“筱筱”的商家告诉懂懂笔记,店铺所出售的答题本,均出自各家在线“拍题”的平台,并不存在盗版的问题,答题本做盗版也无价值。

“都是之前我在平台兼职做答主时平台发的,现在不做了都闲置在家。”在懂懂笔记的耐心沟通下,她不太情愿的解释道:平台之所以会给答主分发答题本,为的是方便答主解题,并将手写的解题逻辑拍照后发到平台上。

而她账号所出售的答题本样式,基本涵盖了目前主流的在线“拍题”平台。这也证明她与好几家平台有过合作,在问及加入平台成为兼职答主有无门槛时,筱筱的回答是“几乎没有什么门槛”。

“我(大学)毕业前做过半年答主,也不是什么师范生,我学的是财务管理。”非师范专业毕业的她,在线帮学生解题的科目涵盖了数学、物理甚至语文,“现在有部分高中题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答呢。”

针对部分不会解答的难题,筱筱显然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她告诉懂懂笔记,一旦遇到难题,她便会在网上搜索相应的解题方法或者公式,再代入到题目中,依样画葫芦般,炮制一份所谓的解题思路,然后拍照上传到平台。

至于类似的解题答主,也被熟知行业内幕的兼职者戏称为“百度教师”,即本身不具备有教育资质、讲台经验,所有的解题思路、解题方式都依靠网上搜索,查询相关的教辅资料后获得。

她的说法也在部分在线教育、“拍题”平台的答主招募宣传上得到了印证。懂懂笔记发现,部分兼职答主的招募广告上都表示,只要本科以上学历即可报名,优秀的应届毕业生也可以在线兼职。

有的机构甚至连招募的门槛都没有,只要有相对自由的时间、字迹漂亮,即可报名成为“拍题”平台上的兼职答主。他们只需要在线领“擅长”的题目内容,在规定时间内“解答”拍照,再回传平台即可。

“当时报名兼职答主,连考核都没有,最开始还以为会给我题目解解看。”筱筱透露,目前部分主流在线教育平台和“拍题”应用,对于兼职答主的考核普遍都很宽松。

那么,让毫无教学经验的的答主在线解答学生的难题,确定不会误人子弟吗?这些在线教育平台难道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

重视营销,忽视教学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行业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与红利。可与此同时,行业竞争也愈发激烈,各大在线教育平台在资本的全力推动下,在营销层面上都投入了巨大的手笔,为的就是抢市场、圈用户。

如果你认为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战只出现在线上,那真是大错特错了。最近,懂懂笔记发现,有些主流在线教育机构、“拍题”平台的营销战火,已经“烧”到了线下。

招兼职解难题,雇演员当名师,在线教育要闹哪样?

以深圳为例,中心城区大量公车站牌广告几乎让几大在线教育机构“承包”了,有时一座站亭四、五块广告牌通通打着在线教育机构、“拍题”平台的广告,宣传上可谓不计成本。

以某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公开的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显示为例:2020年第三季度,机构净利润为647万美元,上一财年同期数据为2.68亿美元,同比下滑97.6%;其中,销售以及营销费用为6.09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75.3%。

既然在线教育机构在营销领域投入了大量的预算,教学层面或许只能一省再省。

曾在福建厦门一家在线教育机构担任运营专员的阿聪告诉懂懂笔记,为了省钱,部分在线“拍题”平台都是大量招募兼职答主。

“专职教师月薪至少6000元,但兼职答主按答题量收费,每题一、两元。”他解释道,每题一、两元的解答费用,拥有一定教学经验、资质的教师基本都看不上,因此平台只能降低答主招募的门槛,只要答主能解题就行。

至于在网上招募来的兼职答主,普遍都有主职工作,业余在线领题解答上传,就是赚些零花钱。阿聪透露,时间自由、勤奋一点的兼职答主,每月答题收入也只有一、两千元,谈不上会有什么积极性。

兼职答主所解答的题目内容,一般会由资深的全职或兼职教师予以审核。然而有时候答主上传的内容太多,碍于平台审核的人手不足,一般也都会草草通过,“毕竟家长也不一定知道对错,能蒙混过关就可以了嘛。”

除此以外阿聪还透露,除了在线“拍题”平台招募兼职的解题答主,有的在线教育机构为了节省教学层面上的投入,也会招募毫无资质的“直播讲师”,照本宣科为平台学生“朗读”教案上的知识点。

如此一来,家长花钱为孩子报名在线课程,而孩子在平台上看到的所谓“资深讲师”,很有可能只是一名兼职大学生或者素人。那么,这些教育机构广告所宣传的课程名师究竟都在哪里呢?

所谓“名师”或是演员

周五傍晚五点,懂懂笔记在深圳龙岗银盛路一个贴满在线教育平台广告的公车亭里,与不少陪同学生放学回家的家长做了一番交流,在指着在线教育机构广告上印着的所谓“名师”照片询问家长时,得到的回答都耐人寻味。

招兼职解难题,雇演员当名师,在线教育要闹哪样?

“虽然不认识,但广告上印了这么一位‘人物’之后,还是显得很有说服力的。”一位家长无奈地说道,由于无法辅导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学习,因此给孩子报了网课,平时也常鼓励孩子将不懂的难题“拍”上平台,寻找名师来解题。

其实广告上的所谓“名师”家长们也并不了解,有人在互联网上搜索过一两次,确保有那么一号人物存在而已。而实际的解题视频,家长都未曾见过该“名师”出现,“身边家长给孩子报名上网课,也都看名师背书,只要头衔响亮就成。”

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为了让“名师”背书看上去真实可信,可谓煞费苦心。阿聪告诉懂懂笔记,在线教育机构为了争夺生源,“生造”所谓“名师”头衔,在行业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那些被印在海报上的“名师”,有可能只是在线教育机构里长相姣好的教师,或者直接从图库里扒出来的照片。而所谓的“名师”头衔,有些是捏造的,有些是寻找教育相关的第三方行业协会,直接花钱买来的图片和信息。

“有些纯粹就是花钱雇来的模特,压根不是有资质的科目教师或者资深名师。”阿聪笑道,目前在线教育机构之所以热衷在广告印上所谓的“名师”照片,为的只是增加学生家长的信任感。

早在2021年一月底,便有部分媒体报道清北网校、猿辅导等知名在线教育机构遭遇“名师撞脸”一事,并曝光了该所谓的平台“名师”,仅仅是一名广告演员而非教育从业者。

“较真一点儿的教育机构,是不会找广告演员的,但也会找‘共享’名师来背书。”阿聪告诉懂懂笔记,所谓“共享”名师指的是那些在区域教育行业小有名气、有一定影响的教师,他们会通过“代言”方式,为在线教育机构背书。

这些名师实际上并不一定参与教育机构、“拍题”平台的教学内容研发,有部分名师甚至一个人“代言”了好几家机构,为不同的在线教育平台背书,“这就和明星代言一样,至于教学质量到底好不好,人家不管也不关心。”

【结束语】

显然,为了应对激烈的行业竞争,部分在线教育机构在营销上投入了大量预算,估计大概率不会再花大价钱签下众多名师,在平台上为学生免费解题、赠送公开课。

重营销、轻教学的经营理念,导致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丑闻、乱象频生。如此虚假宣传成风的在线教育机构,正渐渐背离教育的初心,我们更担心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会在这个行业不断上演。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197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