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是如何成为“智商检测器”的?

人工智能会毁于商业还是噱头?

人工智能是如何成为“智商检测器”的?

在5G没有取代4G之前,也许一切有关AI未来的畅想都只是空谈。可残酷的现实是,5G的成本难题让各大科技自媒体的乐观估计“5G已来”成为无法广泛商用的延迟满足。

2020年9月8日,围棋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应氏杯”首轮比赛拉开帷幕。与以往线下面棋不同,由于疫情的缘故,前三轮比赛依托网络进行对弈。

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是,肇始于围棋的人工智能,并未能够给与互联网以特殊的优待。首轮比赛状况频出,多位棋手出现与其身份不相匹配的失误。而这,恰恰是可以通过AI设置和平台优化规避掉的。

人工智能的成名之地非但没能受到技术的青睐,反而被技术绊倒在迄今为止围棋领域最为重要的世界大赛面前,可谓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从谷歌公开Alpha Go的论文开始,围棋AI如雨后春笋般疯长。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一款AI可以突破谷歌技术的囹圄。围棋界对于AI除了心态上的改变,决意重新学习以外,也并无更多有益建树。

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尚无法在其诞生之地寻找到合适的商用路径,又何况是围棋之外的领域呢?

但“聪明”的商人并不依靠技术和价值,商业最大的秘密从来都是创造需求,哪怕这个需求并不实际存在。AI虽然越过了围棋的胜负,却难以啃下胜负之后的世界,但商业却早已立在路口,等待还没看清道路的白兔自投罗网。

拉AI大旗,作传统虎皮

“这双鞋可以帮助矮个子有效增高,鞋垫有强磁,促进血液循环,还有弹跳球,走一步,等于跳高2米的效果!”。21世纪初,一场自欺欺人的骗局拉开了广告商人与大众智商互相博弈的序幕。

只是没想到20年过去了,人类却没有任何改变,身高上的疑问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硅基智慧组成的AI给人类造成过多不切实际的想象。

继Alpha Go横扫人类智慧之巅后,包括资本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惊呼强人工智能的时代可能很快就要到来。

遗憾的是,虽然几乎中国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将资金涌向了AI的开放,但百度仍旧无法阻挡被新秀赶超的局势;字节仍旧无法规避Feed流中后期内容的同质化;腾讯仍旧无法回避游戏充钱的风险;甚至连外卖行业,也被笼罩在外卖员困于系统中的阴影之下。

各大巨头各有难言之隐,AI的到来,好像并不能为其做些什么。

但得到资本垂青的新兴企业却已经学会如何轻衣简行。凡是产品,只要加上“AI”二字,再逻辑闭环出一套痛点的流程图,就能够轻易获得融资,可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共融资1311亿元,增长率超过100%。但凡具有一定研究水平和资金的企业无不将其视为“可能到来的最新的科技革命”而紧紧追随。

而根据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的《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2018)》,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人工智能企业4040家,拿到风险投资的公司仅有30%。而剩下的70%,已经难以逃脱被埋在土里的窘境。

从100%的增长到大半企业折戟沉沙,仅仅一年,资本就已眼见的速度消失殆尽。如果说一个产业需要资本做出这样的牺牲,尚可慨叹资本的伟大。但事实的真相往往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撞大运。

资本失去理智,贪婪失去栅栏,2018年是连胸衣都可以植入人工智能的时代,噱头满天飞,哄得资本喜笑颜开。

彼时尚未人设崩塌的李开复对那几年的疯狂有了封棺的定论:“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每个创业者都要包装AI,每个投资人都要搞AI项目,人工智能领域的泡沫化特别严重。”

商业从来都是叮咚而下的溪水,它会顺势而为。此后,虽然有关AI的投资逐渐冷静,AI的概念却总能以更为精致的形象出现在大众眼前,也会在拐弯处冲刷大片的泡沫。有些人会被它短暂迷住,却忘记了拐弯之处,必有深渊。

AI焦虑,两代人被支配的恐惧

刚送走在《奇葩说》里被群嘲的罗胖,稍稍缓解了下压抑已久的焦虑症,充斥在各大公众号和短视频平台、咨询媒体的Python教程又让奋斗着的年轻人感觉“压力山大”。

“以前是知识焦虑,现在,已经是编程焦虑了。”在南京漂了3年的贺同学自嘲道。

Python确实在用人市场有所要求,应聘时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

根据包括Boss直聘,赤兔,58等平台在内的随机挑选的除IT行业外的100份工作要求来看。对编程语言不强制要求,但具有加分选项的工作有23份,大多数与企业数据和营销策划相关。

而根据前程无忧发布的《2018年招聘市场供需报告》显示,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占据岗位需求量的榜首,在1~10月职位发布量超过了150万条。

诸如大数据开发/分析、图像识别算法工程师、AI人工智能及相关领域工程师等岗位均呈现大于70%的岗位供需缺口,年薪逐步攀升;雇主对于中低端人才的需求降低,诸如Web前端开发、软件测试分别降低25%和18%。

逐渐增加的高端人才需求与逐步收窄的低端劳动者入职门槛,最终影响到的,是各行各业都想从AI的嘴里分上一杯羹,带动企业的效能提升。

甚至连传统行业查找数据、整理数据、分析数据的简单工作,都恨不得经由一个懂得编程的操作员完成,Python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大火起来。

曾经说“21世纪,不懂电脑的人才是文盲”,在如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懂程序才是文盲。” 但现实也许并非如此,大多数中国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复杂到需要编程来解决。资本戳了一代人的痛点,也需要一代人自我反省,这个痛点,真的存在吗?

无独有偶,在成年人被AI逼着重新学习一门新鲜语言的时候,借着AI的劲风吹醒的少儿编程与围棋教育同样将火热的目光投向了青葱少年。有些机构擅长发挥独特的想象,为AI的未来注入一针疯癫的鸡血。

但编程与围棋本身拥有一定的智商门槛,专业的人才始终具有稀缺性。不论是少儿编程还是围棋,真正懂得并可以付诸实践应用的人才始终是一线的程序员、开发、职业棋手和冲段少年。

井喷式的行业糜烂造成的教育分流最终要以行业整体的专业性被稀释来买单,在少儿编程和围棋领域,老师一边教孩子,一边教自己,早已不是一个秘密。

而背上小书包被期待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的中国孩童,肩上正担着为人父母被资本渲染的美妙图景求之不得的哀叹。

万金油AI,商业的新装

“这手棋太难了,我也说不清。”高傲如柯洁,这样的言语也在近期多了起来。

实际上,AI出来后,棋手们都变得很谦虚,哪怕心中有了非常确定的选点和与之匹配的计算,也不愿意早早说出。

“就怕被电脑挑出毛病。”这已经成为了围棋圈内公认的事实。

AI时代的围棋,一切以电脑为王,人类的感知已经被降级到另一个层次。而商业,最能品嗅到其中的区别并加以利用为自己做出一套华丽的盛装。

在街头巷尾的药店和午后的公园,常常会有戴着口罩,端着一台看似高端的电脑设备的人搭起一张长桌为老人免费测量身体所缺的微量元素。

这台号称“搭载美国最新AI技术”的检测仪,操作界面十分科幻,质感高端,打印出来的报告数据详细,仿佛三甲医院的大型设备做出的检验报告。

“一台机器要好几万。”一个工作人员这样介绍道。

当身体健康的记者尝试测试之后,多项元素数值的不正常引起了记者的质疑。

“这是电脑的数据,它比你更加了解你。”

这台设备仅仅是一台可以随意设置参数随意出具结果的数值制造机,与被测试者无关。哪怕机器的端口连接的是没有生命的鼠标,也会出具一份数据详实的测试报告。

但“它比你更加了解你”的诛心之语却足以令大批老人上当受骗。

这并非孤例。

走访各大商场后,你会神奇的发现,同样的商品,只要稍稍跟“人工智能”、“AI”、“智能芯片”等沾边,价格就会成倍增加。

以日用品为例,同样是风扇,带有智能清新空气技术的风扇要比普通风扇贵200-500元不等。

而跟商家深入了解之后,所谓的智能除臭,只是在风扇里加入一份香膏,所谓的智能控制,也只是最简单的液晶显示屏,加入显示剩余膏体的功能而已。

“这是欺骗么?”

“这只是包装,管它是不是AI,总之,确实对清新空气有效。”

不只是个体商户的小聪明,就连“Alpha Go之父”谷歌,也陷入过“AI包装”的罗生门。

2019年,谷歌公司开发了人工智能Duplex。该款人工智能号称能够帮助用户打电话预定餐厅。

可打假随后到来,据调查,通过Duplex拨打的电话中,约有25%由人类打出,剩余的75%中,还有15%会受到人为干预。谷歌的AI神话瞬间涂抹上难以去除的黑点。

同样是在2019年,获得资本青眼的 明星公司Engineer.AI被曝出用码农冒充人工智能。消息一出,舆论大哗,有关人工智能的讨论一时间回到商业诚信的原点。

什么是互联网时代最赚钱的生意?

也许近几年的AI乱象可以给出某一个视角的答案。炒作虚假概念,创造虚伪需求,制造无谓焦虑。从“钻石恒久远”到“生命一号”再到“量子阅读”,AI牢牢把握着各位前辈一路走来的获胜精髓,开创出了属于自己的“商业之路。”

显而易见的是,这条道路正在背离AI的初衷,在真正的人工智能没有到来之前,也许AI要持续受到外界的质疑,而商业魔幻的脚步,可能正是促使AI走向尽头的毁灭之舞。

人工智能会毁于商业还是噱头?这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答案。

但很多人的智商,却真的不够用了。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06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