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球经济失去中国“新疆棉”

这一场没来由的抵制于我国的棉花产业实在无关痛痒。

当全球经济失去中国“新疆棉”

最近几日,H&M抵制新疆棉花的事件在网络与公众之间持续发酵。

3月25日,耐克、阿迪达斯、ZARA等品牌相继被爆出曾发过抵制新疆棉花的声明,瞬间引爆多条微博热搜。短短一天之内,微博共计50条热搜话题榜,有超过半数话题与新疆棉花有关,各路官媒、明星纷纷发文表态,公众情绪可见一斑。

棉花在印度有“白色黄金”之称,哈佛历史学教授斯文·贝克特曾经在《棉花帝国》一书中曾经将棉花与世界经济联系在一起。根据中国棉花协会消息显示,我国是世界第二大棉花生产大国,同时也是最大的棉花消费国。

正是由于国内棉花种植面积、产量、消耗量皆位列世界前茅,中国因此稳坐世界第一纺织大国的地位。在我国,新疆棉花如同瑞雪丰年,据《人民日报》消息,国内棉花产量中新疆棉产量占比高达87%,约有520万吨,26年以来一直稳居产量第一,产量占全球棉花产量的五分之一。

据统计,2014年到2018年,我国平均植棉面积5002万亩,平均产量568万吨,占全球产量的23%。面对一场没来由的无理抵制,或许这些醒目的数字便是我们最大的底气与后盾。

“我们自己还不够用呢”

以HM为导火索,在多个品牌被爆抵制新疆棉花的伊始,国内棉花行业现状就渐渐浮出水面。事实上,中国、印度、美国一直是世界棉花市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但就目前来看,相比于其他两个国家,中国的势头显然不可小觑。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球的棉花产量大约在2500吨上线浮动。以2018年为例,当年全球棉花产量为2535万吨,同比下降1.52%,增速同比下降14.41个百分点,这其中,美国棉花产量占比同比下降1.39个百分点至16.69%,印度棉花产量占比同比下降0.26个百分点至23.94%,而唯有中国棉花产量不减反增,同比提升了0.67个百分点至21.07%。

当全球经济失去中国“新疆棉”

2020年,受疫情影响棉花的销量波动严重,全球棉花的库存积压严重,而2021年经济复苏之后,棉花的价格逐渐上涨。据印度媒体报道,由于国际棉价上涨、国内产量下降,印度棉花价格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上涨了5%,从一个月前的4.4万卢比/坎德上升到4.6万卢比/坎德。

对于国内而言,截至 2021 年 3 月 3 日,棉花期货的价格是每吨 16385 元。从去年上半年低点算起,至今已上涨了 60% 左右。

事实上,尽管棉花的价格一涨再涨,多个品牌集体抵制也引起网络上一场莫名的担忧与惊慌,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棉花需求正在逐年增加,相比于出口,我国优质的新疆棉花可能正如某些网友说得那样“我们自己还不够用”。

我国不仅仅是棉花生产大国,更是棉花消费大国,由于国内纺织行业繁荣,每年进口的棉花也高达180万吨以上。先看国内纺织业行业,尽管这十几年以来新科技与互联网产业持续占经济风口,但传统行业在我国的地位依旧撼动。

不可据统计,在2018年,国内与纺织相关的各种行业,从制造到销售等各种环节,共有121万家法人企业,创造的产值占中国GDP的14%;各环节关涉到的就业岗位2500万人,影响到大约2000万个家庭,2018年中国的纺织品出口占全球出口市场总额超过三分之一。

因为疫情的关系,这两年服装出口备受打击,但我国无论是疫情防控,还是经济复工都远比其他地区更稳健领先。纺织业订单大量从印度回流到中国,大约从去年5月份,我国面料与纺织原料订单增长超过100%,服装行业订单同比增长200%。

正是由于行业势头迅猛,棉花需求也居高不下。东方艾格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今,棉花的产量从4417千吨增加到2011年7664千吨,而消耗却从5023千吨增加到11163千吨,供需差距越来越大,近年来,我国棉花消费量每年稳定在750万吨至850万吨,占全球棉花总消费量三分之一。

作为世界最大棉花消费国、第二大棉花生产国,我国2020至2021年度棉花产量高达595万吨,总需求量约780万吨,年度缺口约185万吨。其中,仅仅是新疆棉产量就占国内消费比重约67%。反观美国,美国每年的棉花的产量有80%用于出口贸易。

这一场没来由的抵制于我国的棉花产业实在无关痛痒。

站上棉花鄙视链的顶端

棉花最早起源于印度,直到12世纪种棉技术才逐渐传入欧洲地区,1497年,达·伽马开辟了从欧洲绕好望角抵达印度的海上航线,棉花自此成为资本主义大肆压榨奴隶的工具。据Slave Voyages网站统计,公元1500年后的三个世纪里,超过800万奴隶从非洲被贩运到美洲。1830年,全美国足有100万人种植棉花,即每13人中就有1人,其中大多数是奴隶。

这几天,BCI这家在瑞士注册的全球性非营利性组织在舆论的风口浪尖频繁出现。公开资料显示,BCI是国际棉花领域知名的认证机构“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其主要成员包括棉花种植单位、棉纺织企业和零售品牌。

BCI中“良好棉花”的标准概括下来有三条:一是关于农药的合理化使用;二是从业者的健康与权益保护;三是生产环境与生物的多样性。有意思的是,BCI对于棉花质量与否似乎并没有在标准条件中体现。

从某种角度来说,与其说BCI是一个行业协会,更不如说是属于西方政治产物下的环保领域。

有一点需要注意,BCI属于非盈利性组织,目整体收入来源主要依靠会员费。曾经有报道披露过,在BCI中生产单位每年要交费700欧元,棉花经销商的最低标准是3500欧元,至于品牌商则每年需要按照每年使用棉花的量来交费,价格大概在60万到100万欧元之间。

据悉,BCI目前在全球有超过400名会员组织单位,加入的流程十分简单,简而言之,就是课程加会员费。对于BCI来说,美国国际开发署是其背后的最大资本来源,该组织从2019年起就已陆续停止一些中国新疆棉花企业的认证合作。但关键是,美国目前只有6%的棉花产能符合BCI定义的良好棉花标准,在我国仅是新疆地区就有15%的棉花产能获得BCI的标准认证。

特别是新疆长绒棉长期站在棉花鄙视链的顶端,我们平日里对于棉制品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标签中的“全棉”标示,全棉的意思是棉花含量100%,但其实棉花的质量是用支数来衡量的,根据调查显示,目前市面最高的棉花支数高达400支以上。

而在HM等快时尚店里棉制衣物大约在60到80支左右,单从成本控制层面来讲,包括HM在内的绝大多数品牌之所以抵制新疆棉,问题的关键可能不在棉花,自身快时尚定位对于成本的敏感才是原因所在。

涉事品牌HM关联公司为海恩斯莫里斯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有数十条行政处罚信息,处罚事由多为生产、销售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等。

诚然,并不是说世界上没有能与新疆长绒棉相媲美的,以一向以棉花中的“奢侈品”著称的埃及棉为例,虽然品质摆在前端,但产量只占全世界产量的0.4%,与新疆棉相差甚远。在我国遥远的边疆,那一片片白雪皑皑的棉田无疑是我国最强的“软实力”。

我国“棉花经济”的崛起已无可阻挡

从HM时间爆发伊始,“强迫劳动力”的说辞就甚嚣尘上,这种无稽之谈破于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业农村厅数据显示,新疆北部9成以上棉田已实现全程机械化,南疆地区棉花采收机械化率也在逐年增长,2019年,全区棉花机采面积首次突破1150万亩。

2020年数据显示,新疆棉花机械采摘率已达69.83%,其中北疆95%的棉花是通过机械采摘的。

我国是棉花大国,从传统农作物、经济作物向现代产业过渡的进展速度早已超出常人的认知,尤其在互联网如火如荼的当下,各行各业对于棉花的需求逐渐催生出一些垂直性的电商平台。

从长期来看,渠道多元化对中国棉花市场、交易甚至是纺织业的哺育都实现了一场“质变”,

棉花资源的实时查询,棉花自营销售,棉花在线出口的电商影响力已不可小觑。

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棉花电商平台有十多家,头部平台“棉联”“找棉网”“E棉网”等在互联网的影响下多多少少为整个棉花产业注入新的变量。

诚然,棉花电商平台的出现很大程度上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解决了成本、采购、销售、资源配置等难题,兼顾运营服务与价值链整合的双重属性。以“棉联”为例,公开资料显示,棉联自2015年创办以来,始终保持着月均20%的业绩增速。

早在2017年,棉联的GMV就突破10亿,会员用户3800余家,活跃会员数超过1000家,月均交易额上亿元。其实,这几年农产品网络销售的情形一片大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到3975亿元,比2016年增长了1.5倍。

2020年上半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1937.7亿元,同比增长39.7%,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4.6%。

另一方面,国内的棉花市场与国外整个棉花环境已经是全球一体化,在跨国与跨地区贸易频繁的当下,电商平台成熟的商业模式与服务体系无疑承载着行业增长的动力。无论外来品牌如何“跳梁”,不可否认的是,一个理想性的“棉花大国”已在东方缓缓崛起。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077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