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找房“配不上”链家

作为平台管理者,贝壳找房对其平台上的中介的约束力正在减弱,它不再像链家那样令人信服。

贝壳找房“配不上”链家

3月15日,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日让大众的目光聚焦在晚会曝光的企业们,而这一天,贝壳找房在北京也举办了一场研讨会。

会上,贝壳找房发布了《2020贝壳找房品质管理年度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贝壳平台通过底线管理体系累计打击黑产作弊等重大违规案件13起,封禁房源信息泄露账号551个,注销无效/风险账号2029个,全年累计处罚违规24846人,解除贝壳平台作业权限的“红黑线”处罚7160人。

无独有偶,用户对贝壳找房的投诉也越来越多。截至3月2日,在黑猫投诉上,贝壳找房的投诉量达612个,相比较而言,成立十多年的链家的投诉量仅为184个。

一位投诉者表示,作为平台管理者,贝壳找房对其平台上的中介的约束力正在减弱,它不再像链家那样令人信服。

非链家系扛起贝壳找房?

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将一个传统的中介机构转型为互联网大居住平台,其实不仅仅是为了谋求上市。除了自营的链家品牌,它还想把行业内的其他房产中介都“收入囊中”,打造一个类似于淘宝的、庞大的综合性平台。

事实证明,这个故事很受资本市场欢迎。3月15日,贝壳找房公布上市后的首次财报,2020年全年净利润达27.78亿元,首次实现美国会计准则下的全年盈利,而经调整后净利润达57.20亿元,同比大增245.4%。次日开盘后,贝壳股价一度大涨21.8%,截至收盘,股价为65.3美元,公司市值约为769亿美元。

在这份财报中,非链家系的表现颇为亮眼。在链家的“基本盘”存量房业务,非链家门店GTV已达到9281亿元,快要追赶上链家的1.01万亿元;在新房业务上,非链家门店GTV更是达1.11万亿元,远超链家的2767亿元。

据彭永东在电话会上的信息,贝壳平台上参与者间的合作不断增强,二手跨店合作率稳定提升至75%,年末非链家门店贡献在售二手房房源量超过81%。

贝壳找房“配不上”链家

非链家系将成为贝壳找房营收最主要的来源,这在短期内是可以预测的,因为新房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达到53.8%,已经超过了存量房,成为最大的收入来源。而对于新房业务,链家单独的体量是远不能和非链家系比较的。

仅从财报来看,非链家系的壮大给贝壳找房带来了营收和利润上的双重增长,于上市不久的公司而言更是一剂强心剂,但是“去链家化”成功得如此之快,也让外界重新担心内部平衡的问题。

早前,贝壳找房没上市前,在一个平台上如何平衡链家“嫡系”、德佑“直系”,以及合作商家“旁系”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困扰着公司。为此,左晖进行了多次组织架构调整,波及内部数千人,这次的阵痛令不少员工至今都心有余悸。当时有贝壳找房员工表示,“裁员已经谈了好几个月了,整天也没什么事情做,公司和员工互相耗着对方,工资照常发放”。

不过,不管贝壳找房内部怎么调整,其核心人员依然还是那一拨传统的链家线下房产领域的管理层。而随着非链家系业务增速飞快,链家的比重逐渐降低,这是否会给原来的人员架构和资源分配带来新的冲击,将成为一个疑问,毕竟,都想卖房,链家、德佑以及入驻的第三方经纪人很难“和平”相处。

所以说,彭永东统管贝壳、德佑和链家,压力可想而知。

开放“难题”:被拖累的链家口碑

前段时间,中介费上涨一事再次将贝壳找房推到风口浪尖。自2月18日起,重庆贝壳服务平台宣布,重庆链家买卖房屋交易服务费用调整为卖方1%,买方2%,而原来则不向卖房收取费用。截至目前,贝壳找房已在重庆、郑州、上海、深圳、广州等多个城市实行3%的中介服务费。

用户不满的不仅仅是涨价,而是上调中介费,却没有表明要提升整体服务品质。一位网友表示,提升中介费后,如果能够提升服务质量,也还算说得过去,但服务、风险管理并未见得有多好。

今年年初,想要租房的刘先生下载了贝壳找房,可是连续两次的经历让他不由感觉心塞。起初他看中了“薄荷公寓” 里一间三室合租的房子,并和一位经纪人约好下班时间去看房子 。然而当他到了门店,发现经纪人并没在,这位经纪人多次发微信说马上到,可是等了许久,他的同事才告知下次约个时间再来。

经过此事,他又重新找了一位经纪人,把想看的房子发给了他,询问水电费怎么算,他想都没想就说是民用的,而当刘先生咨询朋友,才知道这个公寓的电费很贵。

贝壳找房“配不上”链家

刘先生在黑猫投诉上投诉了此事,仔细看平台上有关贝壳找房的投诉,其实很多针对的是德佑或第三方入驻的中介机构及个体,而非链家。去年浙江1818黄金眼节目也曾曝光一则新闻,当事人买了一套二手房,他说在贝壳找房上看到这套房子是1996年的,中介说是1997年的,实际交付后发现竟然是1988年的。当时被曝光的中介机构便是德佑。

这件事还暴露了一个问题,不管是“直系”德佑还是“旁系”合作商家,一旦服务出现问题,背锅的还是链家,很多用户会直观觉得链家的服务质量“大不如前”。

其实链家本就是责任主体之一。2019年,钱江晚报旗下新媒体平台曾连发三篇文章,指明万德违规聘用黑名单中介蔡骋,导致链家被“暂停从业”一事。当时,雇佣黑名单中介的是万德,负责监督的是德佑,发出处罚通知的却是贝壳,但是最后被“有关部门”处罚的直接变成了链家。

责任主体不明晰带来的最直接问题就是相互推诿。如1818黄金眼曝光的事件,记者找到这家德佑中介,负责人表示,“我们就是按照平台上来的,这个事情不应该来找我啊,楼盘字典自动生成的”。当要求赔偿时,他们坚持认为自己在居间服务过程中没有问题,拒绝了当事人。

对贝壳找房来讲,平台吸引的经纪人越多,所带来的商业价值越大,所以,非链家系已然成了平台交易额增长的主要动力。可是作为一个“管理者”,它真的能约束越来越庞大的经纪人群体吗?这点很值得怀疑。

鱼龙混杂,队伍不好带?

财报显示,截止2020年年末,贝壳找房连接的经纪人总数超过49万人,同比增长37.9%;连接的门店总数将近4.7万间,同比增长25.1%。

面对如此庞大的经纪人群体,贝壳应该做的不只是共享房源,为其服务,也包括将标准化服务输出给入驻品牌。如西安一家头部中介品牌负责人选择入驻时所说,他最看重的是贝壳拥有的统一规则和管理方法,可以标准化复制人才。

贝壳找房“配不上”链家

事实上,贝壳也试图构建一整套房产交易品质管理体系,希望把从业者的职业素养提升上去,比如开启薪火计划,成立新经纪品质雇主联盟等等。疫情期间,一位湖北籍的21世纪不动产店主表示,疫情的时候一直在家,被要求包括参加贝壳的博学考试,并观看贝壳经济学院视频,“这都是此前并没有系统学习过的内容”。

但是,链家是左晖一手带起来的,其他则不是,这似乎注定了这种方法见效太慢,当然根源在于他们没有链家的“高材生”队伍。

根据链家此前数据,截至2020年11月,全国链家经纪人统招本科生占比从25.4%提升至44.4%,上海、北京、成都、重庆、深圳五大城市中,名校毕业卖房子的经纪人人数最多。其中,上海链家统招本科生占比已经达到了64.2%,为全国最高。

而这一数字与美国职业化的房地产经纪人数据相近,据悉,在美国,房产经纪人超过60%是本科及以上学历。在国内中介行业长期鱼龙混杂,且假房源、黑中介等乱象盛行的背景下,链家是国内唯一一个提前把经纪人朝着职业化方向培养的公司,不得不说,这种远见成就了现在的链家。

但链家不能代表整个经纪人群体。

《2018中国房地产经纪人报告》显示,接近84%的经纪人学历在专科及以下,高中学历的经纪人占比约32%,从业人员学历整体偏低。尽管最近几年,各大中介品牌都在提升门槛、吸引大学生,可新鲜血液替换掉原来参差不齐的队伍毕竟需要时间。

更何况,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无论是链家、德佑还是其他入驻的中介公司或门店,归根结底是对手。当他们对本科及以上人才的需求越大,人才缺口就越大。

对贝壳找房来讲,制定标准并不难,难的是落地,尤其面对数十个城市、数十万的经纪人。尽管平台有着自己的“系统方法论”,但落地情况如何,每个门店、每位经纪人才是至关重要的。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贝壳找房想要成为一个渗透到全国的互联网大居住平台,自然不能只享受扩张过程中带来的亮眼业绩和资本青睐,对非链家系经纪人的管理同等重要。

这也是关乎整个中介行业能否最终走向规范化的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13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