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视频版权赛道上:阜博集团的自我博弈

恰好阜博集团就是其中之一。从2005年成立至今,已经过去了16年,其它赛道拼的如火如荼,阜博却一直在市场里默默无闻,成为了市场上少有的致力于视频版权保护的上市公司。

如果说有一个市场至今少人问津,未被资本关注,那么视频版权算是一个了。

恰好阜博集团就是其中之一。从2005年成立至今,已经过去了16年,其它赛道拼的如火如荼,阜博却一直在市场里默默无闻,成为了市场上少有的致力于视频版权保护的上市公司。

但是在去年下半年,发生了一些变化。

线上视频版权赛道上:阜博集团的自我博弈

阜博集团从2018年在港上市到2020上半年,股价就一直在2.58港元的发行价徘徊,到了2020年下半年,忽然一路飙涨,逼近50港元,全年股价翻了近7倍,实现了股价的华丽转身。

近日,一则《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的现世,也引起了国内视频领域各玩家的关注。事实上,对阜博集团这样一家为短视频平台提供版权保护的SaaS服务供应商,这确实是一个利好条件。

那阜博集团能否抓住这波红利来突破自己多年来默默无闻的窘境?

“版权保护SaaS第一股”头衔的背后

早在成立之初,阜博就借助视频版权保护业务,跟全球知名的公司建立了客户关系,包括影视公司迪士尼、华纳兄弟、索尼影业等,电视行业的巨头Discovery、HBO、NBC等。

如今,视频行业的格局早已改变,短视频挤占长视频市场,成为最为主流的新媒体传播形式,从而也诞生了像YouTube这样PUGC视频平台,而且这样的平台正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

同样,去年,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短视频之风席卷全球,Tik Tok等UGC短视频应用多次占领APP下载量榜首,深获用户喜爱。

与此同时,短视频平台的侵权问题也引起了阜博的关注,它也从天花板明显的传统视频版权保护业务扩展到了短视频上面来,建立了交易性SaaS服务业务。

早在2019年,阜博集团就收购了ZEFR公司旗下的rightsID和channelID两个产品,并接入了YouTube的API接口。凭借着这些在YouTube平台上的产品,在交易型SaaS服务领域获得了快速增长。

2020年财报显示,期内,交易型SaaS业务录得营收3014.6万美元,同比增长378.6%。交易型SaaS服务占比达到68.7%,可以说,交易型SaaS业务已经成为了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

线上视频版权赛道上:阜博集团的自我博弈

基于此,阜博也在开始扩张自己在亚洲的市场。比如今年2月,阜博发布公告,已与NexTone株式会社、AVEX 集团 等签署RIGHTS ID业务合作协议,为客户提供音视频内容网络版权服务。只不过,对于阜博来讲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版权保护SaaS是“噱头 ”还是“真风口”?

“版权保护SaaS第一股”,这么好的投资点,为何阜博一直等了16年才开始崭露头角?

首先,要考虑短视频的兴起和全球疫情的推波助澜。阜博从2018年上市港股,股价一直“波澜不惊”,而在2020年下半年忽然来一次过山车,之后就吸引了蚂蚁12月的投资和中国各方视频平台的合作,之后股价也一直飙升,基本是从发行价直奔50港元,就好像去年才刚刚上市一样。

线上视频版权赛道上:阜博集团的自我博弈

这波飙升,不得不让人归因于疫情催发的短视频的兴盛。但是,这样归因的漏洞在于,短视频兴盛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与阜博同年成立的YouTube也已经16岁了,而YouTube成立多少年,就有多少年的侵权故事可讲。此外,阜博的交易型SaaS服务从雏形到形成现在的营收估计也酝酿很久了,除了技术的原因外(后面也会说到,技术也像个幌子),为什么一直没有被市场看好?让人不得不联想会不会是人们高估了版权服务在短视频的市场。

其次,从市场空间来看,版权保护SaaS服务的市场空间虽说不小,但为什么这个行业目前只能看到阜博,而没有其它的竞争对手跳出来?从阜博公布的财报可以看到,公司2018年收入1522万美元,2019年实现收入1878万美元, 2020年实现收入约4387.4万美元。

要知道,在版权服务SaaS市场,阜博可以说是站在第一的位置,而且服务多年。但营收的体量却依然是以千万美元来计算,这与国内近万亿的网络版权市场形成巨大的反差。这就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这个市场的体量要么有限,要么还有待开发;二是市场太过分散,目前并未形成规模化的需求。

而站在市场竞争的层面来看,阜博在2020年的中报业绩会上说,MCN机构就是其竞争对手,而在美国有上千个这样的机构,但是问题在于他们的盈利成问题,业务无法支撑。同样,在中国市场也有大量的MCN机构,阜博是否也面临市场瓜分的问题。

再者,视频版权政策的红利到来期存疑。版权问题可以说一个疑难杂症,视频的版权问题也是如此。此次影视协会和爱奇艺等一些影视公司针对UGC视频平台发布的联合声明对阜博等版权保护服务商来说是一个好的信息,说明行业对抗视频侵权的决心,这对阜博来说是很好的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但是效果有多大尚未可知。

我们对比YouTube,它基本上是所有UGC视频的鼻祖,可以说B站也在向它靠齐。为了解决侵权的问题,YouTube也做了自己Content ID。但YouTube侵权已经成为常态,早在2007年,YouTube就受到了美国全国音乐出版商协会的集体诉讼,如今侵权的问题依旧层出不穷。这说明UGC市场的痛点,用户生产内容必然牵涉到侵权问题,在强有力、可执行的法律条款下来之前,行业的声讨只是一种口头警告,并没有强制作用。那么,这些平台大概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版权保护的时代没有真正到来。

即便是站在技术层面,也依然有很多的难点。虽然2019年,阜博收购了ZEFR下面的两个产品,并与阜博的VDNA整合,形成了现在的right ID,这项技术在平台的视频内容识别上可以说进了一步。这大概可以解释在2020年为什么阜博的交易型SaaS服务取得公司近七成的营收份额。

但问题在于,YouTube上的content ID与阜博的right ID同属于指纹识别技术,而且Content ID是在2013年底发布的,但它并没有阻止YouTube上的视频侵权行为。这说明了,解决视频侵权问题技术虽然很重要,但根本却不在技术。

总而言之,视频版权保护受外界关注,对于阜博而言确实是一种机会,但多年来的沉寂,视频版权技术的难点和市场规模、政策的不可预测性也让人担忧其发展之路的局限性。阜博能否摆脱“默默无闻”的标签,或许还要看投资者能否有耐心等得到版权保护红利时代的到来。

文章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23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