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咨询的数字身影:君智“数智化”价值拆解

咨询行业的数字化,多年的厉兵秣马终于要沙场点兵了?

文 | 曾响铃

来源 | 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数字化”几乎蔓延到了所有行业,但是,以脑力劳动为主、强调“智力生产”的律所、咨询等行业在数字化方面的进展仍然十分缓慢。

大牛咨询老师带领一个团队,在对企业一番了解后,出谋划策、指点江山……这是大众对咨询公司的通常印象。浓厚的个人表现和知识输出色彩,不太强调各种技术的协同,往往很难让咨询公司同数字化联系起来。

数字化似乎天然不属于强调智力输出的咨询行业,然而,正因为如此,当咨询公司开始拥抱数字化,那便成为数字化浪潮中具有代表性、值得深度关注的事。最近,业内知名战略咨询公司君智宣布要联合深圳飞算科技“拥抱数字化”,便是如此。

咨询行业的数字化,多年的厉兵秣马终于要沙场点兵了?

从现代企业发展历程来看,咨询应该算一个比较“古老”的行业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几乎陪伴着产业发展一同前行。

“智力生产”使得咨询业虽然关注模式创新、技术变革等,但其本身的大体模式却没有发生很大变化——通过理论、经验和洞察帮助企业优化管理、提升效率甚至实现蜕变。

基本上,只要智力生产能力过硬,咨询业便能活得滋润。但是,随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咨询业本身也开始面临诸多问题,较为明显的包括:

日常经营层面,缺乏系统而精准的运营体系,例如,无法精准寻找和跟踪到市场线索,大牛咨询师上了一堂课后,如何进一步跟踪意向,完全依赖“手工”处理,低效而易遗漏;

客户需求方面,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客户企业面临更复杂的市场情形,外部数据收集、企业情形多方面分析需要更精细和效率,咨询公司必须更敏捷、更高效地输出智力成果;

人才培养方面,正因为智力生产的特点,使得咨询公司的发展过分依赖人的能力,普遍存在“智力资产”损失的风险,咨询师的离开也伴随着部分知识的流失。

数字化浪潮下,这些问题或许可以通过“数字化”来解决。

近年来,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都在进行数字化变革,但只能说动作不明显或者成效一般。

德勤在2010年左右最早创建独立数字部门德勤数字(Deloitte digital)的公司,埃森哲数字(Accenture digital,2013)波士顿数字风险投资(BCG digital Ventures,2014)紧随其后,而麦肯锡分析(McKinsey Analytics)就曾与Spark Beyond建立合作,利用后者的AI能力进行数据分析、提升对客户企业状况的分析能力。

可以看出,这些巨头的动作,都偏重咨询项目的解决方案数字化能力,而没有去考虑咨询公司内部如何拥抱数字化。此外,目前很多咨询公司们的数字化成果并不显眼,很难评价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转型升级效果。

在中国,君智战略咨询与飞算科技的合作,与上述做法有所不同,飞算科技将会从两个方面的能力建设助力君智战略咨询实现数智化,一是数字能力,通过运用创新技术提升业务要素,使数智技术与业务场景实现深度创新融合;二是预见并助力君智战略咨询以系统化的方式推动组织变革,实现决策智能化、智能决策体系应用和智能平台构建。

在君智和飞算科技的具体规划中,双方将要完成以下几件事:

决策实时化:通过数据分析总结和预测趋势,代替一些人工经验分析,提升决策的准确性;

运营精细化:内部管理流程的精细化,典型如市场营销相关活动的成果转化追踪;

应用智能化:通过一些数据工具和应用代替咨询过程中大量基础工作,以智能化的方式去取代部分人力工作,使咨询师可以专注于核心智力工作。

总体而言,这些数字化的举措,再加上君智本身的智力能力,会催生出一个咨询行业从未有过的新物种——“数智外脑”。

3.png

君智战略咨询三位创始人:

谢伟山(中)、徐廉政(左)、姚荣君(右)

君智再次发现了行业的空隙,并再次率先做出了动作。这家战略咨询行业的领军者,到底看到了什么样的未来?

正因为如此,君智之所以选择飞算科技,看中的就是飞算科技一直以来通过技术去帮助企业、改变和提升企业效率的能力。现在,经过十余年的实践经验沉淀,飞算科技已经打造了全球新一代的零代码后端微服务开发平台——飞算Soflu全自动软件工程平台,能够快速而深入地定制化帮助企业以较低的门槛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当然,君智与飞算科技长达多年的合作及相互信任,也是重要基础。

推动战略咨询行业以科技和大数据的方式来赢得未来,更好地服务企业,君智的“数智化”改革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打破了行业天花板,未来,咨询行业的参与者都必须跨过这道门槛。

咨询“数智化”:能给智力生产带来什么?

“数智化”做下来,究竟会改变咨询企业、咨询行业什么?或者,打造一个更好的基础环境,能给智力生产带来什么价值?

这里认为,至少包括三个方面:

1、数字重塑,架起一个“不断档”的成长体系

君智战略咨询董事长谢伟山在谈到君智的“数智化”建设时称,“要在可见可行的经营基础上构建一个虚拟的君智,一个数字化的君智。”

这其实类似工程学中“数字孪生”的概念,现实业务的所有元素在数字世界中得到对应,使得数字世界能够最大可能支撑现实业务的发展,放到君智这里,即“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

这样做,使得君智作为一个战略咨询公司,在企业整体层面能够更好地沉淀自我,通过数字化平台和工具,企业长期实践的数据和技能(以知识管理等方式)得以留存,解决过分依赖咨询师个人能力的状况。

企业拥有数字化能力后,可以更好地积淀与成长,与此同时,也获得了敏锐洞察外部需求、及时将内部能力进行匹配和对接的“能力”。一旦咨询公司完成这样的转变,智力生产在基础方面的能力被快速输入到更多咨询师身上,再通过鼓励咨询师积极思考和创新,企业反过来又可以快速培养出优质人才。

2、智力复用,快速扩展赛道、培育和创造中国品牌

过去5年间,君智战略咨询成功助力包含飞鹤乳业、波司登羽绒服、雅迪控股、良品铺子、竹叶青峨眉高山绿茶等行业龙头在内的数十家企业实现增长。

而君智的成果越是显著,一个“遗憾”就越是突出:

既然咨询公司可以通过自己深研多年的咨询方法论帮助企业实现突破和发展,那么为什么这种优质的“智力产品”只利用到了少数行业、企业?如此多的企业渴望走出困境,或者更进一步,在中国本土诞生的智力成果理应以恰当的方式帮助更多中国品牌完成蜕变。

虽然每个企业的情形千差万别,战略咨询方案的实现需要极强的个性化,但是,数字化的介入,能最大程度上让属于“智力生产”之外的所有业务和工作环节效率大大提升:一方面,咨询项目不再需要纠结于那些通过机械或体力劳动能够实现的动作,另一方面,数字化也让这些动作的准确性大大提升,加上咨询师等人才的快速培养,最终,智力成果的“复用”会变得更快捷,优质“智力产品”能在“保质”甚至“提质”的情况下应用到更多企业。

4.jpg

3、量级升维,科技赋能、催生和服务更大体量的中国品牌

在君智所服务的案例中,飞鹤、波司登、雅迪等已经耳熟能详,“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畅销全球72国”、“更高端的电动车”等背后带有一系列系统战略打法的品牌语言深入人心。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君智已助力飞鹤、波司登、雅迪等5家企业实现营收破百亿。不过,对一个被实践反复检验过的咨询体系而言,帮助5家客户企业破百亿,这应该只是一个开始。

当“数智化”介入,咨询公司在核心方法论基础上,无论是分析企业自身经营现实还是帮助企业洞察更复杂的外部情形,都有了深度契合更大量级企业发展需求的能力,这既包括帮助既有客户实现量级升维,在百亿上更进一步,还包括去服务那些原本就超越百亿、千亿甚至万亿的大品牌。

这与数量上的横向拓展并行不悖——练内功、拓数量、提量级,“数智化”给一个咨询公司带来的价值是立体化的。

走向数智化,君智战略理念的“自我应用”?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君智选择飞算科技,主动进行“数智化”,与中国咨询的发展历程有紧密的关系。

正如君智咨询董事长谢伟山所言,西方架构的现代文明有其局限性,“今天的现代文明,要往前走,走出真正的现代化非常需要中国元素”。中国企业越来越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表现出很强的生命力,这背后,除了根源上的文化、制度优势,咨询这种外部辅助力量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们看到,对垒麦肯锡、波士顿等国际咨询巨头的本土咨询公司君智,独创出了属于中国市场、中国企业的咨询模式与内容。4月18日,君智在北京举行发布会,正式发布荣获“第二十七届全国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该创新成果由中国企业联合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共同组织审定,是我国企业管理创新领域的国家级成果。

随着“数智化”转型的开启,相信君智这一家领先的中国战略咨询公司,能更好地帮助本土企业和品牌走出自己的路、不断发展壮大睥睨全球。

回过头来看,君智联合飞算科技进行“数智化”变革,就是一种主动走出舒适区的行动,没有躺在功劳簿上,而是谋求自我进步。

更确切地说,从君智一系列动作来看,颇有点“医者自医”的味道——在一个客户选择咨询伙伴变得越来越挑剔的时代,君智的“数智化”其实也让其自身践行总结提炼出来的理论体系,获得更高的站位、更明确的差异化以及更具深度的不可替代性,以独特的认知在咨询业竞争中获得优势。

当这种优势逐步放大,中国咨询甚至有了走出本土、到国际上与咨询巨头一掰手腕的可能,而那又将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24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