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子日赚208万,残害的是普通打工人

戏子凭什么是顶级行业?

1.png

破防了,破防了,我特么直接被整破防了!

疯爽瞪个眼一天208万,我朝六晚九、不敢迟到、不敢早退一天208块,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

我就想知道,这两天有多少青年才俊被疯爽的片酬给整破防了?

破防归破防,瓜还是要吃。

但“琥珀消研社”要说的是,不要误以为我们只是吃瓜,其实你我才是这片瓜田的最大和最终受害者。

此话怎讲?来,我一步一步说。

根据疯爽的前夫张恒爆料,爽子老师拍《倩女幽魂》77天进账1.6亿片酬,算下来日薪208万。

这么一比,社会精英们引以为豪的百万年薪,放之爽子老师不过半日光景。

更讽刺的是,1.6亿,是一整座城市努力3个季度、270天的全部财政收入,而爽子老师撅个嘴发个疯,只需要短短77天。

而且,你知道吗?疯爽曾经在节目里描述过自己的职业态度,不想拍的时候就会潇洒走掉,导演让她必须拍,她就哭。

对,没错,就是哭,我记得她在上综艺时也是这么干的。

不是,我就疑惑了,就这样一个毫无操守职业的人,她凭啥拿这么多钱?戏子又凭什么成为顶级行业?

答案很简单:资本导向。

资本导向的文娱,就是一种病态的文娱。

而这种病态的文娱,正在侵蚀、挤压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你看,有流量的,就能赚钱;能赚钱的,就能掌握主导权。

资本只需要考虑的是自己挑选的这个工具有没有流量、能不能赚到钱,只要你能替我赚到钱,就算你无德无艺,给你吃口肉又何妨?

肖战割割死不了是这个道理,疯爽拿天价片酬、甚至在代孕风波后差点冒头复出也是这个道理,即便他们演戏只会瞪眼。

你们以为为什么现在各大平台都热衷于选秀节目?

不就是因为培养出一个流量就能快速变现吗?

舞跳不好的,歌没唱明白的,全都能送去选秀。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被糖果超甜辣了眼睛的原因,也是为什么这一届创造营国内选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原因。

以前都说做练习生有多苦、有多难,什么业务不达标就会被淘汰,996练习业务是常见的事儿,但现在你还敢妄想让练习生去认真练习吗?

还可能有Super Junior和少女时代吗?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国内选秀出来的人一代比一代垃圾吗?

捧前一代吃到肉了,后一代愈发急功近利。

更关键的是,资本不会甘心让这些流量只做个偶像。

偶像还没当好呢,就送去拍电视剧演电影了。

什么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那演的都是些啥玩意儿啊?别侮辱演员这两个字了好吗。

看看,这就是病态的文娱产业侵蚀我们的第一步,用垃圾审美、垃圾文化腐蚀我们的精神世界。

第二步就是挤压我们的生活空间了。

因为这些所谓的流量明星,夺走的是属于我们所有普通人的公平。

想想,粉丝们呕心沥血庇护的爱豆,就因为有了粉丝的“庇护”,日入208万。

粉丝自己呢?跟大多数人一样拿着平均3万的年收入,得干一辈子才能赚到偶像一天的钱,还得承受高昂的房价和996。

这么大的差距,当个穷人还会有斗志吗?

多年前,我们还有点斗志,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大家抱着财富自由的梦想努力干活,试图突破阶级的禁锢。

多年以前,人与人的收入差距也没有这么悬殊,而且至少高收入人群普遍都有扎实的本领。

现在呢?

当第一批被70后成功父母打着鸡血鸡出来的鸡娃长大了,发现上学时上过的补习班、特长班,熬夜写过的试题卷、练习册,拼了半条命熬出来的硕士、博士学位,仍然要在就业时面临激烈的竞争,年薪甚至还远远不如疯爽那几分幸运与颜值带来的日薪。

前几天,热搜上那个中科院博士的论文致谢部分如此写道:我走了很远的路,吃了很多苦,才将这份博士论文送到你的面前。二十二栽求学路,一路风雨泥泞,许多不容易…

这一对比,你觉得公平吗?

鸡娃20年,不如嘟嘴瞪眼。

这公平吗?

货车司机因为2000块罚款就能被击溃心理防线。

这公平吗?

意外工伤死亡的赔偿,也不过才一百万出头。

合着明星一天的酬劳,就是打工人的一条命。

更何况,明星的高酬劳,吸的本就是你我的血。

此前,电影发行公司就要求提高与院线的分账比例,想由原来的43%,上涨到45%。

理由是,演员片酬太高,导致制作成本上涨了。

这些年,演员的片酬上涨得又多夸张?

2000年左右,演员片酬只占成本的20%到35%,现在甚至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

举个例子,《如懿传》成本3亿,光霍建华与周迅两个人就薪酬上亿。

那么我为什么说演员的高收入,吸的是你我的血呢?

看看影视作品的“灵魂工程师”——编剧的收入吧。

一线编剧的稿费在10万到100万左右,小编剧甚至只能拿到区区几万块,这也就意味着,连爽子老师日薪的零头都可能不够。

而其他的剧组工作人员过得有多惨呢?

《倩女幽魂》剧组的基层工作人员爆料:他们日工作时长18小时,每天睡三四个钟头,多一分钟都不行,每天熬夜猛干,场务换了七八批。

为了省钱租场地天天往深山野林里跑,40多度给工作人员喝热水,还没有冰箱,要多抠门就有多抠门。

而对于演员却有求必应,山顶要中央空调也给搬上去。

讲真,爽子老师拿出一天的片酬,工作人员的日子都会滋润一些吧。

肯定有人说了:只要我不从事影视行业,明星就吸不了我的血。

拜托,如果你追星,你的每一次打投都是给明星增加天价片酬的筹码。

如果你不追星,你每一次经意或者不经意间的关注,也都会被卖给资本和广告商。

说白了,在这个病态市场形式之下,没人能躲得掉。

更可况,这种变态的社会分工与资源分配,正在由娱乐圈向其他行业蔓延。

某些所谓的关键岗位拿走了绝大部分利益,而我们普通的众人都成了被剥削的牺牲品。

在这样的工作分工下,不是你越聪明、劳动越多就得到的越多,走不出去的小镇做题家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点具体的,

你所在的公司,你同一个部门的同事,或者你同一个项目的成员,真的就是按劳分配收入吗?项目奖金,年终奖你拿了多少?你的大BOSS拿了多少?你的贡献和你同事、你BOSS的贡献差别真的有这么大吗?

有过这样经历的,可以大胆扣个1,大胆评论出来,就是要让他们看到,这TM根本不公平!

运气、容貌、资本、人脉…都成了比实力更重要的、左右资源分配的因素,多劳多得,加班了就有回报,这些安慰话很多时候就是个P啊。

我们骂爽子,不是担心贫富悬殊再拉大,而是担心这些戏子给全社会全行业树立了一个极其恶心的榜样,让我们所在的行业,所在的团体去仿效,最后个别人得益,我们这样的绝大多数更无生存空间。

但话又说回来,走捷径的也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收了天价片酬,这回,爽子老师可能还会因为阴阳合同把自己送进橘子,要不怎么说做人不要太贪呢?

最后,我想偏点题,聊点轻松的。

张恒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希望郑张原地复合的请扣1,希望他两就地复婚的请扣2。

看看张恒的行为,你就知道什么叫细思极恐。

他在处对象的时候和郑爽你侬我侬,还帮郑爽一家人处理逃税的事儿,称得上同流合污了吧。

分开了,就鱼死网破落井下石,把自己留的心眼全放出来了,明显就是要致对方于死地。

这种人,不说处对象了,就是做朋友,他也不行。

说回郑爽,她也就是一个工具人罢了。

了解郑爽的应该知道,当明星是她妈的梦想,她的所有轨迹都是她妈在操作,郑爽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提线木偶、赚钱工具。

一开始她为了她妈而活,后来为了金主(资本)而活,可能从始至终都没有找到真正的自我。

“琥珀消研社”倒是希望,我们都不要只为了钱而活,至少不要那么多钱,也要活出自我,活得自在。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白露. 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3613.html

(0)
上一篇 2021年5月1日 下午8:43
下一篇 2021年5月1日 下午8:5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