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版权这点红利,掌阅科技还能享受多久呢?

对战阅文集团,网络版权能成为掌阅科技的独门秘籍吗?

1.png

文/熔财经

作者/星影

2019年4月,掌阅科技股价出现63.79%的下跌,价格从66.25元跌至23.99元,十八个月之内,市值曾蒸发超过100亿。

2021年的4月,掌阅高调公布了财报,2020年净利润已经提高到了20.61亿元,大涨64.07%,股价在今年二月一度还站上了40元大关。其中,掌阅的主营业务数字阅读平台收入为15.34亿元,同比微降3.17%。2020年,掌阅科技版权产品收入为5.04亿元,同比增长92.66%。这一增一减可见2020年掌阅产品布局的变化。

遭受网络文学结构变革的冲击,掌阅一度被认为已经被整个市场所抛弃,而今天在几家头部大厂的加持下,掌阅好像找到了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网络版权。但版权这点红利掌阅还能继续运作多久呢?

现在的掌阅手里有多少版权资源?

“熔财经”不得不说,在互联网阅读还在行销付费阅读概念的时代,掌阅科技就是国内第一家开启正版付费阅读,同时第一批开展版权储备的企业。手握国内外近1000家出版社的优质版权方,拥有50余万册正版图书资源,累计签约作者数万名。

内容产品门类不仅包括图书,还包括有声读物、漫画、杂志等多种品类。渠道和产品门类上来说,掌阅手握的传统出版资源可以说是丰厚的。网络版权收入一般都会成为一家网文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但掌阅却在这个问题上走了一条弯路。

2.png

2017年,已经建立了数字阅读平台为主的掌阅,却把核心业务转向硬件发展,不仅开发了一堆掌阅系列的阅读APP,更是重点研发了iReader电纸书,目标更是直指亚马逊的kindle,野心勃勃想要打造属于自己的付费阅读产业链。近十年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已经证明,任何想要跳开智能手机另创端口的发展产品创意基本都是在痴人说梦。

2019年3月5日,掌阅科技发布公告,被迫舍弃销量近亿但亏损的负责掌阅阅读器销售的深圳市掌阅科技有限公司70%股权。公告显示2017年深圳掌阅营收5855.97万元,净利润仅为14.49万元;2018年营收9181.6万元,亏损达到309.22万元。

也是在2019年的掌阅回归网文主赛道,开始布局互联网文学版权市场,当年先后创建收购了掌阅文化、书山中文网、红薯网、趣阅小说网等多个互联网文学品牌,网文的版权储备也开始初具规模。2019年,掌阅科技版权产品收入2.61亿元,同比增长91.7%,2020年,掌阅科技版权产品带来收入5.04亿元,同比增长92.66%。在版权收入这个领域,掌阅已经连续两年增长90%以上。到了今年的一季度,掌阅的营业收入5.5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还有12.77%,财务数据可以说是转危为安。

网络版权会是掌阅收入未来稳定的增量?

一样被网络文学的免费阅读模式打个措手不及,有网友戏称掌阅和阅文相比,缺的就是一个腾讯这样一个有钱干爹。

2020年,掌阅开始与百度、头条、B站这几家头部大厂开始了合作。渠道的拓展,无疑是掌阅网络版权盈利最重要基础。百度、头条提供的强大流量入口,掌阅旗下版权资源和百度小说和头条旗下番茄小说的资源互补,可以发挥出叠加效果。更值得一提的是掌阅旗下书山中文网的玄幻小说《元龙》经哔哩哔哩合作开发,已经完成了从网络小说到漫画、动画、电视剧全内容产品形态的商业化变现,已成为今年漫画改编题材关注的重点。

3.png

掌阅科技曾向媒体表示。“2020年,版权产品收入增长,主要是源于公司积极拓展分发渠道,向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影视公司、游戏公司输出的版权内容增加所致。”2020年掌阅的财报显示实现版权产品业务收入5.04亿元,同比增长92.66%。更值得一提的是网络版权的收益已连续两年增速达到90%以上。

但“熔财经”想问的是,从布局到财务报表,2019年至今的掌阅几乎可以说是完成了起死回生,但网络版权这点红利能让掌阅保持多久呢?

先来看看整个网文赛道的格局,从财报上看,2020年一年腾讯系的阅文集团以85亿营收稳居网文赛道的冠军,而掌阅科技和中文在线分别以20.6亿和9.76亿元的收入位列二三名。如果再具体聚焦到版权收入会发现这三家头部间存在微妙的差距:2020年,阅文集团的网络版权收入为34.51亿,在整个集团业务收入中占比为4成。再看掌阅全年的版权收入为5.04亿元,涨幅虽然超过了92.66%,但在整个企业收入的占比中仅为24%,占比甚至远远低于中文在线。整个收入也就基本相当于中文在线2020年在海外获得的5.03亿版权收入。“熔财经”可以这么说,尽管然后劲十足,但掌阅的版权收入如果放到在整个市场并不算特别突出,转型和增收还只是现在进行时。

漫改和出海,掌阅的版权落后了市场多少?

还有就是开辟市场问题。作为一家老牌的网文企业,对于网络版权运营,掌阅其实是一个入局三年不到的新手。近年来,网文市场的最大两块增量,漫改和海外市场掌阅的布局及产品衍生度和同行的差距还不小。

4.png

首先看漫画改编,阅文集团从2019年一口气投资5.54亿元来制作动画。而这一整年电视剧、网络剧、动画及电影的制作成本为11.12亿元。2020年,除了影视剧项目之外,阅文集团联合制作的IP改编动画,包括《星辰变》、《武动乾坤》、《全职高手》、《择天记》、《全职法师》等也推出了新番,持续推高了IP热度。得益于和腾讯关系,2020年阅文还和腾讯合作发行9部动画。电视剧、动画、网络电影,据媒体披露,每部动画预计将为阅文带来人民币2000万-1.55亿元之间的授权许可费收入;电视剧每部预计将为阅文带来2.5亿-4亿元的授权许可费。至于网络电影,腾讯将按照50%-70%的比例与阅文进行收入/利润分成,从IP孵化到最后的剧集阅文都有了腾讯的加持。

对比B站和掌阅的合作模式,2020年《元龙》在B站上的点播超过2.7亿次,让两家都看到网文跨平台合作的未来,进而B站继续加码5000万投资了掌阅的股权。但有证券分析师指出,“B站无疑是看上了掌阅的版权,不过5000万投入也不算大额,说白了就是买了一个剧本。”而对于B站的生态而言,去除UP主的爆款,B站自身平台产出的内容爆款并不多,在B站的平台运营模式中,本身还需要使用激励措施去鼓励UP主产生内容,而作为B站自制产品的《元龙》的成功多少具有一定的偶然性。由于B站本身由于广告收入、直播收入有限,目前为止也没有找到一个更好的商业变现模式,不可能像腾讯视频和阅文那样依靠IP变现来大把赚取流量和广告收入盈利。并且掌阅目前的网文资源尚没有和B站最重要的业务游戏发行和联运深度融合,现在就说掌阅能靠着B站这棵大树实在为时太早。

网络文学出海,是近年来被网文公司最多提到的一个发展方向,其变现模式也无外乎网文的版权收入和其他IP改编。阅文依旧是赛道的引领者。仅在2019年阅文海外上线超1700部英文翻译作品,阅文集团旗下起点国际和世界各地译者合作,平台上线的中国网络文学英文翻译作品数量也已超1700部。纸质出版方面,《鬼吹灯》系列的英文版图书已由企鹅兰登书屋出版;斗破苍穹》等授权韩文版等等。IP改编方向《择天记》、《扶摇》等人气IP改编剧集已经开始登陆国外视频网站。除了传统的网络版权收入之外,网络游戏版权变现也是国内网文公司出海的一种套路,这其中中文在线海外发行的互动式视觉阅读平台《Chapters》无疑为一个最为成功的案例。在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4亿元,净利润1064万元,注册用户数已超过1500万。同时该公司发行的手机游戏也为中文在线带来了每月400万美元的收入。而对比掌阅,其实早在2017年,掌阅联手墨瞳漫画打造的漫画《指染成婚》登陆日本、韩国市场,但当年掌阅的版权收入仅为3670万元,后续也没有跟进海外市场的开拓。近几年,掌阅出海的业务主要还集中于iReader阅读器的海外推广营销为主,总体产品还落后于其他同行业对手。

最后还不得不提的是出版、影视行业有着诸多不确定因素。由于2020年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电影、电视剧及网络剧的制作和发行日期延期以及实体书店销售收入减少都对网文公司产生了意外的影响。以2020年的阅文集团为例,由于疫情的波及,一整年,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减少22.0%,收入为34.51亿元。

版权收入别成为昙花一现的噱头

网络文学赛道的竞争,已经进入了下半场。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将达416.0亿元。对于这个相当庞大的市场,各家网文巨头阵营各自扩军。

然而不管是阅文拉拢中文在线,还是掌阅合作B站,都可以很明显看到网文行业拉帮结派,抱团发展的格局。

中国互联网文学的盈利模式从传统的订阅付费转向流量和IP变现其实也不过近五年的事情,未来网文还会出现什么新的盈利模式犹未可知。长远来看,掌阅的传统数字阅读业务占比还很高,目前的合作方和手中的平台其实尚无较为完整的IP变现渠道,仅仅通过一年财报中的版权收入上升,其实很难说已经真正度过了难关。

未来的网文行业必将是寡头与寡头之间的较量,掌阅的角色更可能是头条、百度网络小说产品上的一环,进一步沦为大厂之间网文赛道上竞争的筹码,而就掌阅的自身而言版权红利或许能救一时,但很难救一世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琥珀消研社

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39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