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你3倒奶,蒙牛装小白花?

无辜受累赞助商,清清白白蒙牛伤?

青你3倒奶,蒙牛装小白花?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白露

桃厂、蒙牛道歉了,事儿就这么结束了?

“倒牛奶”事件时隔百年再次上演,5月4日,桃厂《青春有你》因此被停播;

5月6日晚上,桃厂正式发文道歉,称即刻起关闭《青你3》所有助力通道。

5月7日上午,桃厂被网友的口水淹了2天后,蒙牛真果粒姗姗来迟,发微博道歉说了句:“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食品浪费。”

昨天晚上,真果粒发布退货方案:没拆封的能退,没消耗助力值的能补。

好家伙,拿着厚黑学搁这装小白花,刀架上脖子才想起亡羊补牢;

如果几句轻飘飘的道歉,就想掩盖最大的罪魁祸首,那么我们 也太好糊弄了。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从这个事儿的底层逻辑看起,估计还有人没看懂。

就拿我自己来说,其实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饭圈疯魔了”、“饭圈有毒”、“饭圈脑残”诸如此类的感受,毕竟网民苦饭圈久矣,随便评价某流量明星一句不好的都要被骂到明年。

不过,这次这个倒牛奶,看似是饭圈畸形应援的锅,但其实秀粉才是最可怜的背锅侠。

谁都知道,脑残粉是最好控制的群体,年纪小、极度缺乏认同感与参与感。

他们一旦入了局,做起事来就是疯批。

那么,请注意,这个局是谁做的?

第一,很明显,桃厂制定游戏规则:你不氪金,你心爱的哥哥就要离开舞台,你忍心吗?

其次,没有你冠名商蒙牛绞尽脑汁的全力“辅助”,揣着明白装糊涂,也没这事儿。

你知道吗?今年《青你》最初的赞助产品是蒙牛真果粒“缤纷果粒”系列,投票卡设置在牛乳饮料的箱子上,一箱一个,取出来既不用立马喝掉,也不影响二次售卖,但是中后期却出现了“花果轻乳”系列的打投。

这很难让人不联想是一箱一个的奶卡卖不动,才让蒙牛想出了把投票二维码印在花果轻乳盖子里的歪点子,因为开盖了的产品流不回市场,不就能卖更多了?

更何况,去年花果轻乳冠名《青你2》时,粉丝就开始倒牛奶了,蒙牛作为冠名商不可能不知道吧?

所以,将打投码从奶箱子上换到瓶盖里,蒙牛也不可能预料不到后果吧?

等到东窗事发,才出来说一句反对食品浪费,这波明摆着就是缩头乌龟想吃天鹅肉。

哦对了,忘记说了,蒙牛真果粒还找了肖战割割做代言人。

第三,其实偶像所在的经纪公司也对粉丝进行了道德绑架。

有经纪人说他们也有几万块钱的预算是用来买奶的,然后在微博上晒出应援“奶墙”,目的是“证明自己买了,催粉丝买”。

于是就有了“一杯奶茶钱都舍不得出,你真的爱他吗?”之类的饭圈PUA言论。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从桃厂到蒙牛,再到经纪公司,这一系列流程的本质,就是奴役。

大小资本联合,把权力的强力美化成粉丝的权利,把粉丝的受迫变成粉丝的义务,用PUA粉丝、虐粉之类的“惩罚”规训着粉丝的行为,以完成资本的强取豪夺。

明白了这一层的逻辑,我们再来看第二层:桃厂和蒙牛靠“奴役”粉丝,到底圈了多少钱?

有报道说,头部选秀综艺的总冠名费在2亿左右。

虽然才1.25爽,但仍然是你我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但与蒙牛一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至于蒙牛,在这个局里真就是猛牛。

其实,冠名选秀这个营销路子,是蒙牛的传统艺能。

不仅连续3年冠名了《青你》,自家亲儿子纯甄还包揽隔壁鹅厂的3年《创造营》的赞助,也是买奶打投的玩法。

还有,早在2005年,蒙牛酸酸乳就冠名过超级女声,当时的冠名费是2800万,结合从超女衍生出来的各种推广活动,酸酸乳卖了25到30亿左右的销售额。

同理,放之现在的纯甄、花果轻乳,就是接连在电商平台卖断货。

不得不说,蒙牛做生意是真的牛,把二维码印在瓶盖里,有钱的买一箱,没钱的买一瓶,贫富皆宜,岂不妙哉。

还有啊,这年头乳饮料是越来越不好卖了,一,它不是纯奶,不适合早餐,二,兑多了添加剂,性价比又低,还不像AD钙没有童年记忆加成,当零食也不是个好选择。

所以要想打入低年龄段市场,就只能投其所好、抱紧选秀节目这条大腿,割割心智不成熟人傻钱多的小姑娘,这不,卖断货轻轻松松。

唉,就是吃相太难看了。

所以,当蒙牛道歉说“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食品浪费”就很搞笑,我寻思倒奶这事不是您设计的、求之不得的局面吗?这些两年用不当的方式赚了这么多钱,说一句P话就能全身而退?那是不是说明过两天改个说法就能卷土重来、继续奴役粉丝了?

好家伙,‘琥珀消研社’我直呼好家伙。

当然了,粉丝也不是啥问题没有。

就算粉丝是被资本当枪使的可怜蛋,可被人当枪使,也要这把枪拎得动啊。

饭圈应援动辄就是集资十几二十万,正常点的粉丝上交自己的生活费,不正常的家里只有2万存款还要花三四千打投,甚至是直接去裸贷,上赶着给割割当爹当妈,还养活了一批寄生在这种畸形文化上的寄生虫。

那些微博、豆瓣上所谓的粉头,大都是职业粉丝,追割割只为了卖周边、卖行程、卖账号,就拿周边来说,定制一个成本20块的爱豆玩偶,可以卖到大几百的价格。

还有些职业大粉,甚至直接受雇于经纪公司,月收入过万,用以向其他小粉丝透露爱豆的代言、拍摄花絮之类的信息,维系小粉丝的热情。

一句话,粉丝要在饭圈混,就不可能全身而退,大概率从头被玩到尾,被耍得团团转。

讲真,我是真不希望这件事以桃厂和蒙牛的道歉结束,因为道歉并没有改变任何东西。

不仅没有改变资本奴役用户的底层逻辑,而且如果在资本毫发无伤的情况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我们被资本奴役的手段只会愈发高明,更可怕的是饭圈里的孩子们的付出极限正在被不断的撑开,从一开始买CD海报,到倾家荡产打投,最后觉得被pua也是合理的。

福柯说:“正如死亡是人类生命在时间领域内的界限,疯癫是人类生命在兽性领域的界限。”

那么我们被资本奴役的极限又在哪里呢?

就拿最简单的被困在算法里的骑手来说,平台会不断的测试如何让骑手跑得更快。举个例子,比如外卖小哥发现了一条小路,比平台规划的路线更近,原本可以省下时间送其他单子,但平台随时都在监控数据,一旦发现,就会压缩留给外卖小哥的预计时间、堵上这个漏洞。这个逻辑,是平台推着骑手去找捷径,让骑手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但几乎没有外卖小哥发现,平台这是一步一步在撑开小哥的劳动极限。

说白了,我们吃的每一口饭、买的每一件衣服,都暗含着资本表面上光明正大而实际上居心叵测的安排。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活得简单一点,自由一点啊;我们不要成为别人手里的提线木偶,任其摆布,也更加不应该成为别人牟利的工具!面对那些妄图利用我们的王八羔子,我们除了说NO之外,还要时刻保持清醒,保持理性,保持独立思考!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琥珀消研社,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41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