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在风云涌动的国际环境面前,中国互联网企业需要重新思索前行方向与路径。

海洋,曾经是人类之间无法逾越的屏障。彼时,在它的阻隔下,世界各地文明不相往来,各自封闭。直到1519年,一支船队从西班牙南部起航,开启了寻找新大陆的全球航行,人类社会也由此进入了贸易往来、繁荣共生的全新关系。

提起这段往事,是因为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征旅,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启航:中国互联网的出海“沉疴”与“暗礁”

在风云涌动的国际环境面前,中国互联网企业需要重新思索前行方向与路径。

既然海外市场不确定性很高,出海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那不出去行不行?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首先,全球移动市场和消费者期盼规则的创新,给互联网企业带来更多变数。出海,就成了获取增量的重要选择之一。

另外,国际地缘政治的进一步分化,硅谷企业在欧洲面临政策监管、隐私法案等风波,东南亚文化同源的友好性,次大陆新兴需求的增长等等,都给了中国企业扎根海外市场的窗口期。

此外,不能忽略的是,第一批出海者已经在海外积累起了良好的支付、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无需后来者重复建设,可以帮助国内的后来者更容易地启动新项目,这样的先天条件对创业者来说具备不小的吸引力。

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当然,怀抱希望并不意味着对风险视而不见。出海企业目前必须要审时度势、审慎而行。其中,就有几处暗礁:

1.政策形象。不同市场对中国企业的信息接触程度不同,比如新兴市场就倾向于认为中国企业是独立的商业运作,信任度很高,有些发达国家则倾向于将中国企业行为与政府挂钩;

2.本地化。与在国际市场打拼多年的外国跨国公司相比,中国企业作为后来者大多缺乏信息、资源、渠道等支持。有数据显示,我国对外投资事件中有1/3是因为不遵守东道国法律,以不正当手段获取项目所致,1/3是不熟悉东道国的劳工法所致。

3.商业生态。海外移动生态过去一直卡在谷歌和苹果手里,广告变现渠道极度依赖二者的产品体系。一旦政商环境矛盾升级,就会面临不小的变数。

造船:坚实的船体与顺风的船帆

归根结底,出海企业要按照东道国的游戏规则来满足本地消费者的需求,搭建自己的供应链、产品和服务体系。

同时,在本土化和抗风险这件事上,寻找顺风的伙伴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

伙伴,可以是时间红利。

长久以来,相关技术产品先在发达国家开始,逐步扩散到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如今,中国的时间线开始与美国齐平,那就去其他时间轴上的市场来打开版图。

在“智汇•共赢”互联网国际产业发展交流会上,扬帆出海公司CEO刘武华先生就提到了一个企业出海的共识——赚钱在欧美日韩中东,吆喝在两印、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目前来看,这些新的区域市场依然有比较高的增速,将国内互联网领域锤炼出的竞争力释放到新兴市场,可以很好地攫取时间红利。

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也可以是技术加持。比如借助5G、AI、IoT等新技术来进行快速迭代的业务创新,建构独特的产品优势与竞争力。

比如成本收益比是出海企业关注的重点之一,而长期购买固定带宽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显然是不合理的,初期规模小用户少,就会出现闲置浪费,而一旦出现爆发式增长,又容易因为扩容的不及时而损失新用户。所以在服务出海企业时,华为云就用AI智能调控的方式将综合成本降下来,比如将一些游戏产品的带宽在白天闲置时共享出来,让线上会议、在线教育等业务能够帮忙分摊,让大家在资源得到保障的同时降低CDN成本,实现良性的商业循环。

在产品创新上,新技术也带来了区隔优势。比如网易游戏推出的《天谕》手游,就基于华为云与计算云游戏解决方案,为用户带来“云捏脸”新玩法,做到千人千面,在海外取得了快速增长。

扮演“出海伙伴”角色的,还可以是生态平台。在服务当地的过程中,寻找能够提供产品、营销、运维等本地化团队,做到因地制宜。

华为作为中国全球化企业当中的佼佼者,在ICT领域有着30余年的积累,走出国门发展海外市场也已有24年,业务遍布海外170个国家;华为对海外各国政企市场有深厚的了解,有着丰富的本地化实践、业务合规方面的经验和本地专业的团队。

华为将自己对本地化市场的深刻洞察通过“智汇·共赢”计划打造的出海交流圈释放给生态伙伴们。

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智汇•共赢”出海计划启动)

会上,一位内容产品创始人提到了一个故事:通过免费开放阅读的方式吸引流量,再将广告收益给作者分成,这一在国内无往不利的商业模式,在日本却受到版权问题的困扰,一旦侵害了内容方的权益,不仅会面临法律风险,媒体层面也会对负面报道,进而产生巨大的舆论压力。所以他们在出海时就跟华为云进行了许多合规层面的沟通,尤其是隐私内容保护、海外红线等逐一实现,从而避免了在发达国家市场触碰雷区。

由此不难发现,扬帆出海这一恢弘使命,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讲,不是一个理想化的虚幻名词,而是需要解决各种具体和未知问题的现实挑战,只有达成一系列能力、机遇、产业链的配合,才能衍生出竞争力。

猛进:日行千里的海外远征

当我们将目光落到全球化大潮中的华为角色身上,可能会发现一个疑问,为什么是华为云与计算?

一方面,华为云与计算整合了华为在ICT领域30余年的积累,亚太,拉美,非洲等区域均已陆续开服;在欧洲、中东、俄罗斯等区域与重点伙伴有合作,在全球23个地理区域运营45个可用区,这些部署能够满足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的出海需求。

同时,服务上云趋势能够保障新技术落地与服务稳定性,华为云与计算数量庞大的本地数据中心和CDN节点能保证企业出海时拥有和国内体验一致的公有云服务,运维也更加友好。

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当然,这些都是必要前提。或许我们应该更加自信一点,将重点放在超越上。那么,华为云与计算在出海层面能够给互联网企业带来哪些全新的想象空间?

我想,可能扮演了三重角色:

一是摆渡人。华为在过去的20多年间在很多国家变成了一个本土公司,具备了真正扎根海外市场的能力。所获得的经验甚至踩过的坑,都可以将中国互联网企业更快地摆渡上岸。

二是安全员。今日中国互联网企业想要出海,可能首要考虑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政策问题。平时风平浪静,一旦出现不良气候,比如政治博弈、专利管辖等等,就被迫需要进行迁移或利益交换。而在这一环节中,华为云的“底线思维”,将所有技术和知识产权都做到自主可控,这就能让云上的企业在海外无需担心法律管辖、数据安全或失去业务承载通道的可能性。用可靠可信的安全底座,为远大航程护航。

三是启蒙者。新市场的开启,不能用旧世界的规则。举个例子,云游戏技术的出现让终端用户可以用一般配置的手机玩到3A游戏,对游戏厂商、发行商、服务商来说意味着新的金矿。但要保证用户体验,就需要在网络侧、终端产品等层面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比如根据用户网络情况进行自适应,保证持续、低延迟、高品质的画面表现。

正如华为云与计算国际业务部总裁、华为云与计算Marketing部总裁石冀琳在“智汇•共赢”互联网国际产业发展交流会上分享的三大观点:华为希望通过自身经验,为中资出海企业搭建一个高效的交流平台;出海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了解本地市场,实现业务本土化;华为云是成长最快、最具创新能力的云,助力出海企业稳健发展。

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华为云与计算国际业务部总裁、华为云与计算Marketing部总裁石冀琳)

幸好,5G、云计算、AI等技术都在华为的布局范畴之内,成为互联网企业在应用创新时的灵感缪斯,让曾经骇人的脑洞得以变成现实。

从这个角度看,未知的海域其实是勇敢者的乐园,也永远都会用新大陆与新财富回馈给勇气与执着。

行到瀚海阑干处,坐看华为云起时:中国互联网航海家的远大征程

1750年起,现代科学的昌明,以及诸多航海家在历次远征中所绘制和校正的大量地图,让人们对海洋的探险突飞猛进,迈入新的纪元。

如今,“云+AI+5G”所代表的新技术潮流,全球移动生态和市场的大变局,也将推动一次新的航海革命。自然的天堑无法阻挡人类互通有无的脚步,人为制造的地域隔离更无法阻挡全球化的潮流。

驾驶着“冲锋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不再是万顷碧波中的一叶孤舟,而是手握羊皮卷的千里舳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43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