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成交提升16倍,“短播”是蘑菇街主播“逃生窗”吗?

但当今的直播电商赛道早已是“淘快斗”的三分天下,蘑菇街打造“短播”新业务又能掀起怎样的浪花呢?这项新业务能帮蘑菇街重新崛起吗?

成立十年的蘑菇街,仍在“追风口”——找生存机会。

以导购网站起家的蘑菇街,曾做过导购电商、直播电商、特卖等诸多风口业务,但如今1.7亿美元市值却远不及的5951亿美元的阿里、1113亿美元的京东以及177亿美元的唯品会。蘑菇街一直在创新追风口,但似乎总是“摸着风口的尾巴跑”。

如今,蘑菇街再次将野心瞄准在直播电商赛道上。日前,蘑菇街召开2021主播大会发布了全新业务形态“短播”。创始人陈琪表示,“短播是短视频与直播的结合体,对于蘑菇街而言,短播作为创新业务形态,标志着蘑菇街‘切片’业务迈入2.0时代。”

周成交提升16倍,“短播”是蘑菇街主播“逃生窗”吗?

但当今的直播电商赛道早已是“淘快斗”的三分天下,蘑菇街打造“短播”新业务又能掀起怎样的浪花呢?这项新业务能帮蘑菇街重新崛起吗?

再加码直播电商,打造“短播”新业务

据多方媒体报道,日前蘑菇街召开2021主播大会,除了发布全新业务形态“短播”外,蘑菇街同样对主播赋能计划再加码,组建了全新经纪人团队专门服务新人主播,实现经纪人一对一对接。与此同时,在供应链侧,蘑菇街也有100余家供应链基地支持新人主播走播。

可见,蘑菇街做直播电商的野心进一步扩大。

实际上,蘑菇街做直播业务很早,甚至比淘宝直播正式上线还早两个月。2016年3月蘑菇街就上线了直播功能,但因为不够重视并未在后续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直至2019年蘑菇街才将直播定位为核心业务,次年宣布进一步聚焦直播业务。

而这次蘑菇街打造的新业务“短播”又是什么呢?

根据蘑菇街创始人陈琪介绍,“短播源于蘑菇街2020年10月推出的切片业务,而之前的切片业务是将主播的商品讲解视频放到首页,如今,短播业务则是将商品讲解视频与电商系统中的搜索引擎打通,在平台公域流量池通过个性化算法推荐,让优质的商品讲解视频脱颖而出。”

据《松果财经》观测,蘑菇街是在每项商品展示页的右上角加入了此功能,点开后的短播时长大致在2分钟之内,算是起到为主播直播的前中后过程预热、引流、营销的效用。而这类提前预热或回顾直播的功能,为主播们的直播业绩提升有一定的正面帮助。

周成交提升16倍,“短播”是蘑菇街主播“逃生窗”吗?
周成交提升16倍,“短播”是蘑菇街主播“逃生窗”吗?

截图来自:蘑菇街

据其披露数据,蘑菇街主播“冉冉Rran”借助视觉效果突出的“短播”内容,日均增粉千余名;主播“程轩zz”利用“短播”功能后,录制率由40%提升至94%,周成交提升了16倍。

可见,这项新功能算为平台主播们带来了福音,但这项新业务能助力蘑菇街拿下直播电商市场吗?

“淘抖快”三足鼎立,要想分食直播电商市场还很难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到961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21.5%,预计2021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继续保持较高速增长,规模将接近12012亿元。

就是这样一条潜力巨大的赛道,吸引不少头部互联网企业下场,包括阿里、京东、拼多多等主流电商平台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但在如今的直播电商赛道下,以淘宝、抖音及快手三家GMV遥遥领先于其他对手,呈现出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

那么,蘑菇街与之竞争又有何优劣势呢?

周成交提升16倍,“短播”是蘑菇街主播“逃生窗”吗?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蘑菇街已不再是一家纯粹的电商平台,而是一家直播平台。财报数据显示,20201财年Q3,蘑菇街佣金收入为9918万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达67.7%。可见,近七成的营收均来自于直播带来的佣金收入。

而蘑菇街从导购网站起家,后定位于为年轻女性提供衣服、鞋子及美妆等平价商品的时尚电商平台,再到将业务重心转移到直播电商上后其GMV也有很大幅度的提升。

财报显示,2021财年Q3,蘑菇街GMV为50.46亿元,直播GMV在平台总GMV中的占比已稳步提升至80.28%,达40.51亿元;2021财年Q1—Q2,蘑菇街GMV分别为31.2亿元、31.12亿元;直播GMV分别为22.66亿元,23.16亿元。

可见,2021财年前三季度蘑菇街的直播GMV总和大致为100亿元,但这规模与“淘抖快”相比还是有很大悬殊。根据财报及公开报道数据等显示,淘宝直播2020年全年GMV超4000亿元;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电商GMV达2041亿元。

况且,在优质主播数量方面,蘑菇街也占不到什么优势。无论是李佳琦、戚薇还是罗永浩、辛巴这类主播大咖,蘑菇街似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与之对抗的筹码;再到供应链品牌资源上,相较于淘宝这类头部电商平台,蘑菇街似乎也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另一方面,对于蘑菇街而言,其还需面临的是常年亏损及用户下滑的问题。财报显示,2017—2019年,蘑菇街净亏损分别为4.761亿元、4.202亿元及2.397亿元;2021财年Q3,净亏损达16.346亿元。

用户数方面,2019年全年,蘑菇街活跃买家数量为2660万人,同比下降22.9%;对比巅峰时期的6000万,腰斩一半以上。

那么这样来看,不论是自身业绩也好还是对比劲敌处于劣势地位也罢,蘑菇街要想做好直播电商还是很艰难。那么,新打造的“短播”业务能不能为蘑菇街带来生机呢?

“短播”能为蘑菇街带来新希望吗?

随着各大平台都在布局直播电商的当下,打破了直播行业原本的游戏直播及秀场直播两分天下的传统格局。在这之下,主播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全民直播的年代已然到来。

而根据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曾表示,“尽管头部主播格局已定,但接下来主播或将出现去中心化、圈层化趋势,主播的定位也将更加清晰。其中,平台、MCN机构的布局也开始致力于去中心化,但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仍占据绝对的市场优势。”

在这可见,全民都可直播的年代下,主播又将进一步去中心化,这也意味着更多群众将走向直播的平台。

周成交提升16倍,“短播”是蘑菇街主播“逃生窗”吗?

而蘑菇街不论是做切片也好,还是打造新业务“短播”也罢,都是一个目的“为平台不断地孵化主播”,算是迎合了日益增长的主播市场。

而“短播”为的是服务好主播,为主播们提供展示商品显示的橱窗,起到即引流、推销等作用。在主播去中心化的当下,服务好主播即意味着迎合上了这一发展趋势,且同样可帮助平台提升主播的数量及粘性,帮助蘑菇街解决用户数量下降及优质主播数量不佳的问题。

再者,在抖音、快手大力发展直播的当下,“短视频+直播”已成为直播行业内的一个重要趋势,“短播”在符合这一趋势下,又将商品讲解视频的功能属性充分挖掘、缩短“带货路径”下,帮助了尤其是新人主播的引流曝光及销量促成,可算为“短视频+直播”再填一把新火。

也侧面透露出,这一新业务不乏为未来直播电商发展的重要方向。

为此,蘑菇街创始人陈琪还预言到,“2022年底,绝大多数主播来自于‘短播’的收入和来自直播的收入将五五开。”可见,创始人陈琪对于“短播”能为主播带来收益是十分自信的。

然而,这项新功究竟能在直播电商行业内掀起怎样的浪花?还待市场的进一步验证。无置可否的是,全民都可直播的年代下,主播去中心化意味着新主播的地位得以提升,而有一个好的扶持新主播的平台,供应链能力又不算太差之下,大家为何不青睐呢?

总的来讲,蘑菇街已成为名副其实的直播电商平台,面对竞争激烈的直播电商市场,其推出有助于主播带货转化率提升的功能,并在不断积累商家供应链的资源下,未必不能走出一条可行之路。但它面临的困境还有很多,常年亏损、用户数量下滑以及新业务无法与“淘抖快”抗衡等等,可见,未来蘑菇街找风口的路还是很艰辛。

本文作者:叶小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44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