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仔癀居然和“瞒豹”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这层关系?

4月19日,三只金钱豹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逃跑。

片仔癀居然和“瞒豹”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这层关系?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白露

4月19日,三只金钱豹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逃跑。

为了不影响五一假期开门接客,杭野“瞒豹”了20天,20天后才被网友曝光,到现在第三只豹子仍然没有找到。

我就好奇了,究竟多少钱,能让动物园为了钱连人命都不顾。

这么算吧,今年五一,杭野一共接待了9.77万游客,成人票220,儿童票140,5月8号紧急闭园之前,还有小学生在春游,估计收入有1300万到2100万。

好家伙,就这?就为了0.1爽把特警、直升机都调用了,把全网搅得翻天地覆?

负责人自个儿还被“查水表”了,也不知道后不后悔当初想出了“瞒豹”这种“睿智”点子。

其实,这不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第一次出事。

今天我们全部抖出来,

17年,杭野被爆虐待白虎;

18年,放老虎,老虎撞上了电网;

附近的居民说,这家动物园还经常有孔雀、猴子逃出来,更是摊上过“人脸识别第一案”,可谓劣迹斑斑。

但自2002年开园以来,民营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可比公营的杭州动物园风光多了。

凭什么?这要从杭野背后的人说起。

打开某某查,我们可以看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背后的主体公司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而这次被立案调查的杭野总经理张德全只占8%的股份。

实际上,杭州野生是由雄鹰集团通过龙晖集团间接实控的公司,最大的boss直接指向雄鹰集团张举彦。

记住这个张举彦,他,可不简单。

接下来的剧情太哇塞,大家坐好了。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的专利信息里显示,这家动物园在2005年曾经申请过“一种刮制活犀牛角装置及其加工方法”的专利,而发明人那一栏,写的就是,张举彦。

一家动物园,放着怎么饲养动物不研究,跑去研究什么“活刮犀牛角”,我是真的不明白。

但是,看到张举彦的商业版图,一切就清晰了。

张举彦的手里,有猎枪公司、有猎弹公司、有动物繁育公司、有动物园公司,还有一家名为“龙晖药业有限公司”的药企,这家药企的大股东之一是前面提到的龙晖集团。

这个龙晖药业的存在,好像有点突兀。

但是,它的简介是这样写的:公司产品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生产、销售中成药。

扒到这里,我只想说4个字:(真TM)绝。

您可真是个商业天才,猎动物、养动物、开动物园、用动物制药一条龙服务,怪不得要研究如何活刮犀牛角。

其实,张举彦还用龙晖集团的名义,申请了“自吸式活体犀牛刮角工具”。

对资本家来说,专利可不是摆着看的。

龙晖在三亚建立了占地2000多亩的犀牛养殖和观赏基地,提取犀牛角是核心业务之一。

2012年,龙晖的活犀牛刮角就曾经被媒体曝光过。

但其实,早在1993年,我国卫生部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就删除了犀牛角的药用标准,并禁止再用犀牛角制药。

井柏然、李冰冰、陈坤等明星还联合拍摄过#啃指甲救犀牛#的系列公益海报,因为现代科学研究显示:犀牛角没有任何药用价值,犀牛角的成分等同于你的指甲。

时至今日,三亚的犀牛养殖基地还在经营,至于为什么龙晖可以“本事通天”,我不得而知,看完这个视频,有想法的朋友可以在评论区交流。

此外,你知道吗?龙晖集团跟“药中茅台”片仔癀,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然龙晖集团是龙晖药业的大股东,占股33.3%,但龙晖药业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是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国企),持股50.1%。

片仔癀是什么?知道的人奉为神药,不知道的一脸茫然。

据说它来自于明朝末期,有人带着明朝宫廷的绝密配方逃到了闽南,后来闽南人把片仔癀当做镇宅之宝。

话说回来,如果要说片仔癀跟龙晖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都依托于珍稀动物资源了。

片仔癀由3%麝香、5%牛黄、85%三七加7%蛇胆制成,麝香和牛黄,都是珍稀动物资源。

2003年,我国就把麝列入了一类野生保护动物,麝香的使用要由国家统一审批和分配。

到了2015年,配额供应甚至都被叫停了,可见麝香是多么珍稀的资源。

但是,片仔癀却得到使用天然麝香的国家批准,而且它跟云南白药并列国家保密配方名单,获得了等级最高的“国家绝密级别”,保密期为永久。

资本加持之下,加上片仔癀绝无仅有的垄断议价权和定价权,于是,从2005年开始,片仔癀价格上涨了十几次,最早只要130块一颗,现在590块一粒,一粒只有3克。

按照这个趋势,再过几年,370块1克的黄金都是弟弟。

可关键是,片仔癀并没有那么神奇,它的主要作用是清热解毒和凉血化瘀,用来治肝炎的。

难怪有人叫它为骗子癀。

多的咱也不好说了,还是回过头来讲讲张举彦和他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吧。

其实,2014年,张举彦还担任过杭野董事长,这倒没什么,但是!

在2020年9月公布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名单里,张举彦的大名,出现在了“副会长”那一栏。

讽刺,实在是太讽刺了。

杭野的实际控制公司雄鹰集团,前身是齐齐哈尔猎枪厂,以生产“中国最好的猎枪”为目标,现在,在官网的介绍中,却提到“以保护珍稀动物为己任”。

不知道是立地成佛,还是皆为利往。

张举彦站在他的商业版图上,一边生产猎枪猎弹,一边给犀牛活体刮角,一边又喊着“保护珍稀动物”,把资本的伪善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资本戴上伪善的面具,他们就能站在阳光下包揽钱、权以及一切赞美,而将一切黑暗、肮脏的牢笼扣在手下的身上。

就像这次的“瞒豹”,被立案调查的永远也轮不到对杭野间接控股的公司,网络上又有多少“临时工”成了公司的背锅侠?

甚至我们可以夸张一点,就你只是想去看个孔雀开屏,都要面临被逃跑猛兽攻击的危险,如果真的发生了,这就是花钱送命。

于此同时,对伪善的资本来说,瞒报也成了一种敛财手段,我们的生命安全,在资本要敛的钱面前,一文不值。

什么时候,我们一介草民才能站起来,站起来、有说话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个字。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琥珀消研社

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48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