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研发公司”的平衡术

“中国第一研发公司”的平衡术

网易昨天公布了2021年Q1的财报。

第一季度整体营收为205亿元,同比增长20%,创历史新高。其中在线游戏净收入150亿元,同样创历史新高。

尽管业绩持续上涨,网易仍然游离在大众凝视之外,成了“最低调的大公司”。

有人把这种“低调”归结为缺乏爆款——在现象级游戏《阴阳师》之后,网易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打磨出同等话题量级的作品。那么,增长从何而来,又如何解释呢?

有些凑巧的是,前阵子巨人网络CEO吴萌在一封内部信里,高度评价网易是游戏领域“过去十年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研发公司”。这位在游戏圈浸泡了20年的同行认为,网易“平衡的很好”,既做到了规模,又做到了保守和创新之中的平衡。

这种巧妙的平衡,似乎能为网易的“低调发育”做出解释。

“中国第一研发公司”的平衡术

巨人网络85后CEO 吴萌

01 两个“西游”打天下?

游戏行业有一个朴实但确切的观点:游戏和电影一样,生死看爆款。

这样的逻辑适用于许多公司。

比如腾讯。吴萌在评价腾讯时,将其在移动时代的市场话语权归结为两款游戏,一是《王者荣耀》,二是“吃鸡”系列。目前游戏业务在腾讯的营收中占比约30%,其中大部分是这两款游戏贡献的。即便是不缺少流量的腾讯,也没有改变“爆款依赖”的铁律。

网易类似。只需稍微细究下网易的营收分布,就能得知占据收入大头的是《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这两款推出近20年的作品。不同的是,网易的“爆款”尽管贡献了大量营收,但在舆论场上的存在感远不如同类产品。

知乎有众多类似“都9012年了为什么还有人在玩《梦幻西游》”的问题。内容更新多、装备不会贬值都是答案,但更多人提到的是“世外桃源”般沉浸感体验——游戏日新月异的今天,还能让玩家在“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之中找到足够的的快乐,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中国第一研发公司”的平衡术

当年关于《梦幻西游》的回忆

《巴伦周刊》曾专门撰文比较腾讯和网易优势,给出的结论是:腾讯最大的优势在于MOBA类(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以一己之力占据了中国MOBA端游、手游市场超过90%的份额;网易最擅长的恰恰是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两款“西游”都可归为此类。

有别于MOBA对日活的深度依赖,MMORPG的特征是日活规模相对较少,但用户的ARPU值更高,这是因为MMORPG对游戏的沉浸感、玩法的丰富度、迭代节奏和游戏内经济系统的可持续性有着极高的要求。深谙这一特点,腾讯也曾重磅推出《天涯明月刀》,试图借此钳制网易在这一领域的优势。但两款产品行至今日,《梦幻西游》的地位仍然难以撼动。

丁磊在本季度财报电话会中被问及对爆款新作的看法。他认为,年轻的公司开发一个成功的IP固然值得惊喜,但是持续经营更重要。创造一个IP很容易,但是持续的经营一个IP是比较有挑战的事情。

不赌爆款、在擅长的领域做渐进式的微创新,这是网易在规模和精品两端的平衡之道。

02 《阴阳师》后无爆款?

吴萌还在文章中试图解开这样一个问题:

假如公司营收结构中80%的收入来自两款游戏,作为CEO第一焦虑的是什么?肯定是先把基本盘稳住,可光守这么大的盘子就能耗尽CEO的时间,整个组织可能慢慢丧失向前的能力和动力。

反观网易,最近几年虽然没有像《阴阳师》这样大爆的作品,却也不缺少表现出色的新品。

数据分析机构Sensor Tower每个月都会根据中国游戏厂商在App Store 和Google Play 的收入进行排名。在2021年1-4月中,网易几乎每月都有5款左右的游戏进入TOP20。除了前面提到的《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率土之滨》、《天谕》、《明日之后》、《倩女幽魂》、《第五人格》、《光·遇》都是熟面孔。

“中国第一研发公司”的平衡术

数据来源:SensorTower

正如吴萌所说,不是这些产品不行,而是对于网易这个级别的公司来说,这种产品的长期来讲意义还是有限的。可以看到的是,网易近几年更倾向于尝试不同类型的游戏,产品的丰富度有了很大的提升。对于以自研为壁垒的网易来说,多样化尝试的目的并不局限在营收上,更多的是研发经验的积累

中国企业联合会和中国企业家协会在“2020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中,将网易列为国内研发强度前三的企业,仅次于百度和华为。网易官方也在上个季度的财报中对外透露,2020年网易的研发投入超过100亿元。

和百度、华为等技术导向的研发不同,网易的研发有着清晰的应用导向。比如在游戏方面,网易过去几年中不断强化机器学习、AI对话、智能捏脸、智能蒙皮等技术的研究,用以提升游戏的工业化效率。同时,网易还在加拿大和日本组建了2个3A游戏工作室。

在创新和保守之间,网易似乎从不“All in”,靠着稳定的研发投入,巧妙地维护着平衡。

03 “中概股茅台”的平衡术

2020年网易上市20周年的时候,有媒体扒出了这样一组数字:

上市20年中,网易股价增长了100倍以上,平均投资回报率超过25%,远超市场平均水平。即便是在中概股普遍暴跌的2021年,网易仍然有超过10%的涨幅。“中概股茅台”的称谓,越拿越稳。

中国大多数的互联网企业都离不开一个快字,增长路径和建造摩天大楼的过程很像,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拔地而起甚至刷新高度,但在结顶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被超越的命运。

网易的经营策略则像是欧洲的教堂,建设周期往往有一两百年的跨度,有着典型的长期主义色彩。期间需要不断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适当调整自己的生存姿态。长期目标不变,短期的策略又相对灵活,二者之间的平衡十分关键。

在吴萌眼中,聚焦的核心是敢于放弃,敢于放弃掉不属于自己的机会。有所不为,才能聚焦。

不止游戏业务,网易对互联网产品的取舍也是如此。2019年,网易战略性剥离了考拉等重资产业务,将优势资源进一步集中给游戏,以及有道和网易云音乐为代表的创新业务。当时,外界几乎一面倒唱衰网易。但两年后,网易印证了自己的先见之明。

直到今天,关于网易过于佛系、缺少爆款、创新业务难以盈利的声音依然层出不穷。但如果读懂了网易的平衡之术,读懂了网易的长期目标,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理解。毕竟长期主义不是教条主义,不是遵循刻板的计划,而是在不确定的环境中能够游刃有余,找到能够被时间检验的长久价值。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5126.html

(0)
上一篇 2021年5月19日 下午4:16
下一篇 2021年5月19日 下午4:1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