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二创”,电影解说号再次完成了避险动作?

没有版权的创作行为,终究是无根之水,无米之炊。

1
 
四月初,腾讯、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联合七十余家影视机构抵制短视频“二次创作”,随后五百多位艺人联署发声,反对短视频的侵权举动。四月底,版权管理局局长也表示,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

所谓短视频“二创”,是指创作者将影视剧精彩的画面、桥段、故事主旨进行二次汇编、剪辑在加上配乐(或解说),制作成时长三、五分钟的短视频。近年来大量“五分钟追完一部剧”“三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的“二创”内容充斥网络,并在抖音、快手、好看视频等平台上,掀起了一股“短视频追剧”的热潮。

目前,距离艺人发声反对侵权,长视频平台拿起法律武器抵制短视频“二创”已经一月有余,众多影视剧剪辑、解说的“二创”内容变化如何?

显然,并没有大的变化。可以看到主流短视频平台上仍存在大量“二创”短视频内容。一部分影视解说内容,甚至是最近几天才刚刚创作、上传的新鲜出炉作品,短视频“二创”并没有偃旗息鼓。

“剪刀手”不碰热门的流量网剧

对于忙碌的现代都市人而言,日常已经很少能腾出一、两小时的时间,煲煲剧集、看看电影,买张票上电影院看最新上映的大片更是奢望。因此影视剧“二创”出现,也满足了一部分观众用碎片化的时间“完整”看完一部电视剧、电影的需求。

抵制“二创”,电影解说号再次完成了避险动作?

抵制短视频“二创”侵权的行动开始之后,网络上也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有部分网友认为,大量“剪刀手”未经版权方授权便对影视剧内容进行“二创”剪辑,无疑是侵犯了版权方的合法权益。

但也有网友认为,短视频“二创”精简了影视剧拖沓的情节,只介绍剧集、电影主旨内容,挑选最为精彩的桥段和内容,使用户利用碎片化的时间煲剧、看电影成为了可能。

“如果不让做影视剧剪辑、解说,以后要完整看完整部剧才知道是不是烂剧了。”今年四月中下旬开始,二创达人“浩子”所在的内容工作室便正式要求:旗下创作者和 UP 主必须调整影视解说的对象,避免在禁剪令之下顶风作案。

“以前是流行什么网剧、电影,就剪辑、解说什么内容,但现在肯定不敢了。”浩子告诉懂懂笔记,热门的网剧大部分出自主流长视频平台,在选择剪辑影视剧集时,只需避开抵制“二创”的平台,即可减少、规避很多侵权的风险。

在他们看来,热门网剧、由“鲜肉”担纲的流量剧能不碰就不碰,因为“鲜肉”坐镇,即便剧情一般,没有任何“二创”账号推广,长视频平台同样能借剧中流量明星赚得盆满钵满。

“反而是我们提前剧透了内容,用户发现一些剧集不值得看之后,很可能会放弃充值会员,这才是平台最担心的吧。现在只要不剪大平台出品的流量剧,问题应该不是很大。”浩子坦言,目前短视频平台上绝大部分的“二创”账号,似乎都打成了共识 —— 这一段时间发布的影视解说、剪辑,均不触碰长视频平台出品的网剧、网络电影以及综艺节目。

他们转而剪辑版权形式相对模糊、时间久远的港片、港剧,以及国外的一些冷门大片、电影,以规避“二创”侵权的风险。一些早期发布的热门网剧、网大解说,如今也被创作者或 UP 主全部删除,“我最近在剪星爷早期的作品,还有同事专门做了冷门美剧解说的专题。”

在动手剪辑、制作“二创”解说类短视频之前,浩子也会对影视剧进行“背调”,确定影视剧在国内没有正式的版权代理方、引进机构,甚至是从未在国内上映的作品,“我觉得国外的电影即便侵权也不怕,人家版权方也不一定较真,先剪了再说吧。”

或许,因为影视剧解说“二创”内容的需求热度依旧旺盛,他们只是换了一下“搬运”的对象,继续去获取巨大的流量。唯一不同的是,大量“剪刀手”创作、剪辑二创内容时,都在挑选版权较模糊的港剧、港片、冷门欧美剧集及电影下手,并以此规避侵权的风险。

但是,这种避险动作能长久吗?

禁剪令下影视“二创”也内卷

当问及禁剪令是否会影响“二创”账号内容的流量、播放量时,浩子摇了摇笑道,非但没有影响“二创”内容的播放量,工作室旗下近二十个影视剧“二创”解说账号,关注量还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三月底,我负责的三个号关注量只有七、八万,但目前都涨到了将近二十万。”涨幅最大的,是一位同事所负责的“二创”欧美电视剧账号,短短一个月时间涨粉三十万,平均每则内容播放量也均在三万左右,比起禁剪令前增长了将近四成。

至于原因,浩子猜测有可能是因为长视频平台、艺人联合抵制“二创”侵权后,让原本不关注影视解说“二创”内容,或者没有刷短视频习惯的用户,纷纷开始搜索、关注相关账号了。有同事甚至发现,新关注的用户当中很多没有头像。

抵制“二创”,电影解说号再次完成了避险动作?

或许是这道禁剪令,让更多用户发现“二创”影视解说的“魅力”,从而搜寻起相关的内容,试图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去煲剧、看电影。而对于“剪刀手”以及背后的创作团队而言,有的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

然而,眼看着所负责的账号关注量、播放量飞涨,浩子和同事却都高兴不起来。其原因是,为了规避侵权风险,浩子与同事在剪辑“二创”内容前,可选的影视剧集、电影素材也都变得越来越窄。

“能剪的只有早年的港剧、港片,日韩美剧、电影,可选择少,大家(创作者)也都在剪。”他告诉懂懂笔记,由于目前几乎所有的“剪刀手”都停剪国产网剧、热门电影,因此,有很多的“二创”账号都在剪辑、解说相同的剧集以及电影,同质化现象严重。

以浩子最近剪辑的周星驰经典电影《整蛊专家》为例,懂懂笔记发现,在抖音上,剪辑了相同内容的“二创”账号就有几百个之多,为了制作该片的剪辑、解说内容,浩子只好翻看了几十个已经发布的短视频,只求剪辑时角度、桥段避免雷同。

“但你想想可能吗?每部经典电影,精彩的桥段就那么几个,怎么可能不剪相同的呢?”浩子叹气道,自禁剪令之后,大量“二创”账号都发布相同影视剧的剪辑内容,以往创作者拼更新速度,现在只能拼解说技巧和剪辑手法,就差在剪辑时加大量特效,博取平台用户的眼球了。

显然,因祸得福在短时间内获得更高播放量的“剪刀手”,为了避免侵权的风险,陷入了新的创作“内卷”当中。

未来,随着更多的“二创”账号通过剪辑经典电影规避风险,“剪刀手”间的内卷或将加剧。如此看来,影视剧集“二创”的玩法还有未来吗?

创作者不愿放弃搬运工角色

曾有媒体报道,不少短视频“二创”作者通过搬运、剪辑当红影视剧集、热门电影,轻轻松松就可月入上万。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浩子坦言,这种说法一点儿并不夸张,据他透露,短视频“二创”号变现方式可谓相当丰富。

“用户需求大、播放量大,解说号很简单便能找到企业合作,广告和卖货均可。”浩子告诉懂懂笔记,他目前负责的三个解说号,每天分别更新三则影视剧解说短视频,日播放量高达十万,让很多普通内容号都望尘莫及。

抵制“二创”,电影解说号再次完成了避险动作?

通过接短视频平台的广告任务、植入企业合作的营销内容,关联橱窗做一些卖货、售课动作,三个解说号加在一起每月收入将近有两万元。除去工作室分成以及必要的管理费用和推广费用,作为创作者的他月收入在大概在一万元以上。

“正因为如此,尽管影视解说有侵权风险,但创作者都不甘轻易放弃这个阵地。”浩子表示,目前工作室已经召集了几场讨论会,商讨创作者、解说号日后的转型方向,毕竟剪辑经典港剧、港片,欧美电影风险较低,但并不是完全没有风险。

只不过在保障创作者、团队收入与规避侵权风险之间,他们想暂时取得一个过渡的平衡。浩子表示,未来一年时间自己负责的三个影视剧解说号,会逐渐转型国内外影视剧集推荐号,剪辑的画面素材也尽量以官方公开的预告片为主。

有的同事所负责的解说号,目前已经开展原创情景剧的创作,试水以真人演绎的方式,致敬影视剧集精彩、经典的桥段,至于内容播放量,浩子明白无法和解说号相比,“但也只能这样转型了,毕竟无论工作室还是创作者,都不想收告票。”显然,没有版权资格的创作者,也知道自己终究无法站在情理和法理的天平之上。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短视频平台上,影视解说“二创”剪辑内容占比约一成。懂懂笔记发现,在长视频平台联合明星艺人共同发声抵制短视频“二创”侵权之后,已经有部分影视解说号转型其它类型的内容,诸如搞笑汇编、动画片方言配音等。

在“二创”禁剪令的背后,影视剧版权侵权只是导火索,主流长短视频平台之争,或许才是背后潜藏的关键矛盾。

抵制“二创”,电影解说号再次完成了避险动作?

据 Questmobile 统计,快手、抖音等中短视频平台崛起,用户规模逐渐超过长视频平台,用户增量超过了 25%。短视频占据了用户大量的碎片化时间,同时也极大地制约了长视频的增长空间。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去年 9 月,在线视频全行业月活已经从前年的 9.26 亿下降到 8.45 亿。渗透率同比下滑了 8.4%。

短视频压制长视频,也让在出品影视剧集以及签约影视作品版权上投入重金的平台感受到了危机。

对此有行业人士分析,短视频“二创”内容原本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影视剧集的宣传以及推广。但随着长视频平台的出品、质量参差不齐,加之“二创”有剧透的成分,所起到的宣传效应其实也越来越弱,甚至产生了负面影响。

因此,“力拼”短视频的长视频选择挥刀斩向“二创”内容,挽回流失的用户,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不过,长视频有投入,短视频“二创”目前也有大量的用户需求,长视频平台与艺人联合抵制“二创”内容,首先是有法律依据和情理凭籍的,不过换一个角度去想,如果能利用好用户的需求,是否也可以为自己的长短视频创新融合打开一个新的通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54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