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招聘市场强手如林,携AI入局的灵鸽会飞向何方?

灵鸽何以如此自信踏足在线招聘?它又如何取得自己的想要的结果?

近日,灵鸽App上线新版本入局在线招聘领域的消息不胫而走。而这样一个消息能得到市场关注,很大程度上在于灵鸽背后的创始人王欣。

在线招聘市场强手如林,携AI入局的灵鸽会飞向何方?

2019年,王欣上线灵鸽APP,定位C2C,是一个灵活用工技能共享和协作平台,专注于零工市场。而在此次更新之后,相比之前不同的是,在求职者、企业、平台三者间,加入了猎头的角色,通过“猎头找工作”的模式切入在线招聘市场。

然而,在线招聘赛道早已人满为患,前有老玩家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屹立不倒,后有主打社交分羹市场的BOSS直聘,还有像灵鸽一样做猎头起来的猎聘,再加上58同城、赶集网等一些综合性网站,可以说细分赛道被挖掘的淋漓尽致。

那么,灵鸽何以如此自信踏足在线招聘?它又如何取得自己的想要的结果?本文试着从行业和灵鸽本身入手,试谈灵鸽做在线招聘的逻辑在哪。

在线招聘市场庞大,行业痛点依存

在线招聘平台是一个中介服务机构,它服务的对象是企业和劳动力人口。众所周知的是,虽然近来我国老龄化的趋势加剧,但劳动力市场依然庞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正式公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8亿人,具有庞大的劳动力基数。此外,这些年来,高校毕业数量也在不断创下新高,从从2015年的699万到今年的909万。这意味着,高端招聘领域也大有可为。

在线招聘市场强手如林,携AI入局的灵鸽会飞向何方?

同时,从企业端来看,根据3月1日中国社科院与企查查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企业发展数据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2月,目前我国共有在业/存续的市场主体1.44亿家。仅2020年,我国新增注册市场主体2735.4万家。

庞大的需求造就了庞大的市场,2020年,中国网络招聘市场规模达到108亿(艾瑞咨询)。这也是为什么人社部组织建设的“就业在线”,自2020年7月上线不到一年,就吸引了1000余万求职者注册使用,有100余家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入驻。

然而,回顾在线招聘市场发展史,却是一条坎坷的道路。众多投资机构在这条赛道上洒下黄金白银,没有换来真正主导行业的巨头,却换来的不断的私有化。

2017年,国内头部招聘网站之一的智联招聘,美股上市三年之际,就选择退市。今年5月上旬,也传出由德弘资本、鸥翎投资及公司CEO甄荣辉组成的财团对前程无忧发起的私有化邀约。接连的退市潮也侧面反映了在线招聘的存在“钱多坑深”的特点。

首先是在线招聘平台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以智联招聘为例,主要针对B端开展广告、会员等服务,根据网络公开数据,智联的广告售卖分为季度、半年、全年,会员费为2500左右,按周计算的广告费用在500到10万不等。

而收入的限制,直接导致了一系列衍生的问题。在央视“315”晚会上,智联招聘、猎聘、前程无忧被曝贩卖用户简历,暴露用户信息,给行业造成了恶劣影响。

其次,在于简历匹配问题。目前,国内信息不对称导致的匹配效率问题并没有在科技的发展下得到惠普,不管是智联还是BOSS直聘,很大程度都是通过搜索寻找职位。对比日本的Recruit,其在职位投递记录、职业发展轨迹、在线教育记录上做的要完善一些,加速了求职者和企业两者互接。

由于这些核心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个行业并没有出现独霸一方的在线招聘巨头,但是却催发了不断出去和进来的选手。如今,灵鸽的入局也就理所当然,但是灵鸽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呢?

“AI+猎头”赋能,构建在线招聘护城河

值得注意的是,一开始的灵鸽App上有三个角色,包括合伙人-经理-员工,用户可以是服务者,也可以提出需求。但是在此次更新后,新版本直接加入猎头这一决定性元素属性,其他三个角色也变成了求职者-平台-企业,这也明确表示了灵鸽的进阶,正式加入在线招聘的洪流之中。那么灵鸽为什么要从猎头这个点去切入呢?它的特点又在哪?

在线招聘市场强手如林,携AI入局的灵鸽会飞向何方?

首先,猎头是一个提高在线招聘平台竞争门槛的重要要素。相比其他类综合性平台打用户的流量站,猎头类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是猎头。

拿猎聘来说,自2018年港股上市以后,目前市值已经达到123.51亿港元,基本上建立了自己的在猎头平台的独特地位。也就是说,如果灵鸽能够突破猎头的壁垒,就会拿到更好的入场券,在在线招聘行业立足。

同时,针对当前在线招聘类网站严重依赖广告收入、竞价排名、企业会员等业务创收的局限,猎头类网站也可以切向C端,扩大营收范围。

此外,针对行业的人才匹配效率的问题,灵鸽也在引入AI算法、大数据等技术,解决需求匹配的问题。目前,灵鸽平台可以实现系统自动将猎头人才库中的人员按匹配度进行排列,帮助猎头从刷简历的过程中解放出来,更加高效的为企业筛选人才,解决以往的行业痛点。

可以说,在切入在线招聘的准备动作上,灵鸽做足了准备,但是,现实远比构想要难得多。

回顾灵鸽历史就会发现,灵鸽的在线招聘行业的底蕴不足。首先,其在2019年8月成立,如今不到两岁;其次,灵鸽一开始其定位的是C2C,专注零工,比如代驾、换灯泡,甚至去年疫情提出了“云唠嗑”的服务,有点像58同城这些综合类招聘网站。典型的新手和半路出家,对于能否做好更加专业和狭窄的在线招聘要留一个问号。

再者,从猎头切入是一个好招,一旦成功,平台的特性和竞争力也更加明显。但从猎头入局首先要考虑其已经上市的对手猎聘,根据其财报,根据2020年财报,猎聘的验证用户数量由2019年的15.8万名增长至16.8万名。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灵鸽如何打出差异化,是需要考虑的。其次,灵鸽之前做的是零工经济,忽然转向猎头,对于原先的用户来说无形提高了用户门槛,如何做到用户转化,会不会导致用户流失是个紧迫的问题。

可以判断的是,在AI,大数据时代下,在线招聘已经进入了算法时代,而灵鸽借着AI算法,从猎头切入的方式,可以说已经为自己建立了护城河的基底。只是目前在线招聘前有头部玩家把守,后有新起之秀新操作,灵鸽能否把握的住?

行业玩家林立,算法时代能否推出行业领袖?

纵观在线招聘赛道,玩家林立,人社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力资源服务机构数量达到3.96万家。而目前,老牌在线招聘平台智联招聘(1994成立)和前程无忧(1999成立)占据主导地位。

TaklingData发布的《2020年在线招聘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两大平台的企业版APP的市占率加起来接近8-9成。此外,艾瑞咨询发布的网络招聘报告显示,2020年前程无忧的营收占比为34.2%排在首位,超过行业三分之一。

头部在线招聘企业凭借自己的品牌效应,积淀了深厚的用户基础,已成累计效应,短时间内其地位无法撼动,灵鸽要破垒需要捏一把汗。

再者,一些细分赛道也早已被挖掘。大概在2014年左右,在线招聘行业迎来一次热潮,那一年领英进入中国,也正是这个时候,BOSS直聘从移动端切入,主打社交,2019 年营收达到 10 亿左右,如今成为一颗闪亮的新星,多次传出准备赴港上市。

在社交网络的发展下,在线招聘的玩法也开始千变万化,朋友圈、公众号、微博、抖音快手等都成为了招聘的渠道,泛平台招聘的趋势越来越强。

对于灵鸽来说,目前依然是一只“独角兽”,一来要瓜分这些已经在行业里深沉的巨无霸困难重重,另一方面,又要时刻提防在线招聘行业的新玩法对自己的颠覆,如履薄冰。

在线招聘市场强手如林,携AI入局的灵鸽会飞向何方?

华为应用市场APP下载量

同时,针对目前行业盈利模式的问题,各大在线招聘平台也在积极探索。前程无忧并购社交商务领域的脉可寻,智联招聘参与了51社保、脉脉的投资;拉勾发展出来了拉勾教育。作为刚刚入局的灵鸽来说,盈利模式也是它需要未雨绸缪的地方之一。

从90年代到现在,过去了20多年,在线招聘行业因为国内庞大的市场需求和规模不断引来加入者,在国内形成新老交替的局势,同时社交、视频等细分赛道也不断增多。打着“AI+猎头”的灵鸽本质上依托的是算法,通过算法赋能猎头的方式建立自己的护城河。但是,“AI+猎头”能否成功帮助灵鸽成为后起新星,诞生在线招聘行业的领袖,最终还是要看能不能解决人才匹配效率的问题。

本文源自: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551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午2:26
下一篇 2021年5月24日 上午12:1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