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都吃不起了,这能怪我吗?

如果外卖都吃不起了,这能怪我们吗?

11.png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王婷

先说个悲剧,外卖我快吃不起了,一碗粥+一点酸萝卜都要15块8了。随便一份煲仔饭就要28块5了。

如果外卖都吃不起了,这能怪我们吗?

听到白岩松的话,“琥珀消研社”气得脑溢血都要出来了。

成功人士总喜欢随便给年轻人发灵魂拷问,买不起房不能怪房价贵,只能怪自己不努力?

您房子很多了,还把孩子都送去国外了,子孙后代都不用内卷了。

但是,我就是一天打两份工了,还是买不起房,还不能怪房价贵了吗?

“琥珀消研社”刚刚拿起外卖的手都要颤抖了,我一年轻人TM连外卖都要吃不起了,你还和我说这个?

按白老师的理论,那不能怪外卖贵,只能怪年轻人贪便宜,不愿意抬腿去店铺吃饭。

难道我们现在指望的是外卖很便宜?然后一点压力没有?不会吧?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不要用这种诡辩来恶心我们,谢谢。

没有人像我们中国年轻人一样努力了,我们一点没变,可是生活成本就是越来越高了呀。

“琥珀消研社”说不了房子这么大的事,就说外卖,它就是变贵了。

现在外卖的价格越来越贵,贵到离谱了,但付的钱也根本没到骑手和商家手里,不信,可以去看看外卖平台的营收和利润表。难道这还只能怪我们不够努力,不多赚点钱,不愿意付更贵的外卖费吗?

在公司上班,如果工作标准努力努力可以完成,大家就会拼一把争取突破自己。但是,当公司给你一个怎么拼死也完成不了的业绩任务,大家甚至连最基础的都懒得做了。还想问一下,这个公司是不是要黄了。

同样拿外卖来说,当买家、骑手和消费者都在这个系统里感觉到吃力的时候,我们难道不该问问是不是这个系统有问题?

先说消费者,明明付了更多钱了,但是吃的东西却大不如从前了。

亿欧线上调研的数据,都说有68%的消费者都觉得“M团外卖变得更贵”。铜鞋们和我一起打开自己的外卖记录看看,是不是订单列表里躺的都是20到30块一单的外卖。你也可以把你买外卖的平均价格打在公屏上,看看是不是这样。

打完之后,“琥珀消研社”告诉你一个更确切的数据,2019年,某平台餐饮外卖的单笔交易金额已经达到45元人民币。

22.png

再说说骑手和商家,

布雷弗曼说,资本在购买劳动力以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将劳动力百分之百地转移到产品或服务中去。外卖平台已经成功用系统规则,把外卖小哥和店铺的劳动控制权转移到自己手里,看似自由,却被算计得密不透风。

北京人社局副局长,在今年4月做了一天某平台众包的兄弟,跟着师父跑了一天单,结果赚了41块钱。他发现如果不能同时跑10单以上,骑手真的很难赚到钱。

新商家一旦入驻这个平台,就要承担20个点的佣金,平台业务员还要求商家必须做一个满20减10,满35减15的活动,除去补贴,卖20块钱的东西大致只能赚到8块钱,基本上就是卖多赔多的节奏。

白式逻辑又要来了,

亏钱的那是商家不会做,月销量上千的网红外卖多得是,你不赚钱,有人赚钱。

难道我们现在指望的是钱很容易赚到?然后一点压力没有?不会吧?

脱离现实谈努力是毫无意义的。的确,也有人会赚钱。那些卫生状况极差,苍蝇满天飞,没有门店只有厨房的网红外卖,就是能无限制的挤压成本。但是,结果就是把各种可能都放了一年的冷冻速食,直接加热,换个包装就送到了消费者的嘴里。全靠同行衬托,那些缩减食材质量,降低份量,把肉换成临期肉的商家,都算是良心商家了。

我们有良心的普通人做不了黑心事,最后要么吃垃圾外卖,要么变成赚不到钱的外卖员。很多外卖员拼了命,也不一定赚到钱。这样的结果不可怕吗?可以说,这个系统里每个普通人都承担了风险,除了平台方。

就好比蚂蚁2017年开始疯狂做资产证券化,利用监管漏洞把30亿资本金,做出千亿的借款,全部放到市场上。培养大家都用花呗、借呗,还把所有的理财产品全部集中到余额宝上,然后一直裹挟民意,直到让蚂蚁金服带病上市。如果不是监管叫停,最后的结果就是,让泡沫破裂的风险分摊给了所有人。

可怕的是,还有人想要堵住我们的嘴巴,不准质疑。根本不是我们自己不努力。这背后有一个逃不掉的话题是垄断。

按白式逻辑,腾讯的微信也无敌,谷歌的搜索也垄断,抖音的短视频也霸道。这不是人家企业做得好吗?你凭什么就说外卖行业的垄断就不行?人家为了今天的优势,在之前付出了多少成本。我们现在难道都见不得人家付出就有回报了?不是吧?

曾经“琥珀消研社”听到一句话,我都穷到只能吃外卖了,还管它安不安全、健不健康、好不好吃吗?我们早就已经在各种引导下,用便利出卖了自己对健康的要求。但是,当我们已经麻木了的时候,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在击穿我们的底线。他们正在想方设法告诉我们,我们吃的还不够好,他们还在教育我们外卖不干净,而目的就是告诉你我,还要支付更多的钱。这不只是垄断,是在作恶。

更可怕的是,普通人本来不想被这套说辞捆绑,但互联网巨头们却争着要去复制它。于是这个循环又在社区团购里面重演。PDD、TB、DD、M团都去做社区团购了,他们的目标就是要用去中心化的系统,不断架空里面的人,实际上就是把你卖了,还要培养你们替自己数钱。

社区团购的团长现在做100块钱已经赚不到5块钱了,这些本来可以靠小超市养活一家人的店长,不仅仅要承担用户转移到社区团购的风险,现在还要自己提供袋子、场地、冰箱,人工分货还要负责协商售后,实实在在变成了廉价劳工。

33.png

平台甚至还正在向上垄断蔬菜、水果,继续用这些没有感情的系统和规则压榨成千上万无文凭、无技术的菜农、果农。这样的恶性循环的结果无疑都将指向消费者,最终高昂的价格,会压到一大批普通用户的一日三餐上。

建设现代社会的目的不是所有人都有饭吃所有人都有房子住吗?但是我们现在似乎都在被什么裹挟着,在互联网平台或者各种资本的分配里按部就班的生活。但是让人气不过的是,我们就是生活越来越累,抱怨几句还不行?为什么,还总有人要出来教育我们!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琥珀消研社

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62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