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综合MAU再下滑,欢聚全球化阻力大

越是立足于全球化,欢聚在变现探索上的步伐可能也越难利索起来

Q1综合MAU再下滑,欢聚全球化阻力大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去年11月,欢聚集团将YY国内直播业务以36亿美元的价格打包卖给了百度,到今年2月,这项买卖基本完成交割,YY直播正式和欢聚分了家,转而去承担百度在直播时代的变现野心。

在28号发布的最新Q1财报中,欢聚也没有再披露YY直播包括营收、付费用户等在内的任何财务数据信息,而BIGO成为其唯一的支柱业务。

从腾讯拿走虎牙的控股权,到把YY直播卖给百度,欢聚集团的业务越来越精简,在战略上也更加侧重“全球化”和“本土化”。在Q1财报中,欢聚还首次调整了货币单位,将原来的人民币改成美元,理由是符合主要的业务结算收入,这更进一步证明欢聚的战略核心已经转向海外市场。

剥离两大支柱业务后,今年可以说是欢聚全速发力海外市场的开始,从这份再被精简的Q1财报中,我们可以读出欢聚现存业务的变现和增长能力,而这关乎欢聚之后的全球化之路能否走的顺畅。

BIGO板块变现压力不小

和虎牙、YY直播相比,欢聚自己留下来的BIGO业务之前赚钱能力一直不太行。直到去年Q3才开始实现扭亏,而且是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

今年Q1,财报显示BIGO板块总营收为5.81亿美元,毛利为1.91亿美元,营业亏损是0.28亿美元。不过和此前一样,BIGO板块依然保持了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盈利,但是欢聚未在财报中披露,可以想象是处于微盈利的状态下。

但是BIGO板块盈利的背后,却是Bigo Live盈利,Likee和imo变现慢的事实。换言之,BIGO板块的盈利贡献,其实主要来自于Bigo Live业务,短视频和视频社交业务还没赚到什么钱。

原因主要包括三点。第一,战略和基因上,欢聚更擅长直播业务的变现。在剥离YY直播和虎牙之后,Bigo Live业务自然就成为欢聚直播变现的重点。第二,对于短视频和视频社交业务,欢聚此前的策略一直是以烧钱增长为主,变现比较迟缓;第三,目前来看短视频业务的变现比直播业务的变现可能更难。

在Q1财报电话会议中,创始人李学凌就明确表示正在积极探索其他的收入渠道,比如广告,但是存在一定难度,特别是要将其做成主要收入来源,会存在比较大的挑战性。

这可以理解为直播变现仍然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欢聚的侧重点,在这样的情况下,Bigo Live的盈利能力就和BIGO板块基本绑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虽然第一季度BIGO板块整体的付费用户规模和ARPU都有增长,但长期来看,在Likee和imo需要持续投入的情况下,欢聚要想快速拉大BIGO板块整体盈利规模,还是存在不小的压力。

“黑天鹅”效应未尽

为何欢聚要将变现压力都推到Bigo Live上,除了直播业务的变现对欢聚而言更容易外,另外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印度政府下达对中国APP的封杀令后,只有Bigo Live勉强扛住了压力,在用户规模上实现了净增长,而Likee、Hago、imo的用户规模都出现了净下滑。

根据财报,2021Q1,欢聚全球平均移动MAU同比下滑15.1%,为3.4亿。其中Bigo Live平均移动MAU为2910万,比2020Q4的2870万环比增长了1.4%;Likee平均移动MAU为1.15亿,比2020Q4的1.2亿,下滑了4.2%;Hago平均移动MAU为1310万,比2020Q4的1650万,下滑了20.6%;imo平均移动MAU约为1.827亿,比2020Q4的约2.284亿,下滑了20.1%。

在Q1财报中,对于Likee、Hago平均移动MAU的同比下滑,欢聚给出的解释是“印度政府的封杀”,有所不同的是,Hago用户规模的下滑除了被此因素影响外,还有欢聚主动的获客费用缩减。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政府的封杀在去年Q2末期就开始了,而且根据电话会议的披露,自“黑天鹅”出现后,欢聚就加大了对印度以外地区的获客投入并取得了不错的增长。尽管如此,曾将东南亚作为业务主场的欢聚,还是全线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目前来看,欢聚有意在控制Bigo Live以外的其他业务的投入,可能是意识到最能扛和变现能力最强的Bigo Live可以帮助欢聚加速消化这次暴雷,但是多个业务要普遍恢复到“黑天鹅”之前的用户水平,恐怕需要较长一段时间了,毕竟“黑天鹅”让欢聚此前的部分投入泡汤了,现在再想高速向前冲,必须要同时考虑现金流和地域政策风险了。

毛利率持续优化有阻力

事实上“黑天鹅”的出现也给欢聚带来一些好处,比如印度地区带宽和营销成本的归零,缓解了其成本和费用压力,从而帮助其优化了运营效率。

根据财报,2021Q1欢聚综合毛利率为31.1%,而2020Q4综合毛利率是29.8%,去年同期综合毛利率是26.6%。而按照业务分类来看,直播业务Q1毛利率达到32.9%,而2020Q4毛利率为31.02%,提高了接近2个百分点。

虽然整体业务的毛利率得到了优化,但是长期来看,有两个阻力会影响欢聚综合毛利率的持续优化节奏。

第一,BIGO板块为在其他市场获得增长而激发的带宽、分成成本扩大。目前来看,虽然欢聚本季度缩减了对于Hago的获客支出,但直播业务的营销和销售费用同比也在增长,且收入成本大幅同比增长了76.5%。这意味着,欢聚对Bigo Live的发展策略定调,就是未来要持续性、递增式投入。

第二,其他业务过低的毛利率。根据财报,2021Q1其他业务综合毛利率为14.4%。而其他业务以广告为主。随着欢聚在其他业务变现上的加速探索,其他业务营收占比的提高,必然会拖累到整体业务的毛利率表现。

不过对欢聚来说,未来的重点必然还是毛利率更高的直播业务,但是要边扩张的情况下边优化,还是有不小难度。

全球化不简单

综合来看,欢聚Q1的表现比较一般,BIGO板块虽然盈利了,但用户量过亿的Likee、imo代表的视频业务,却没有带来什么惊喜,反而用户还出现了负增长。

当然,这也和欢聚的变现策略有关,Bigo Live所在的直播赛道,是欢聚擅长的,而已经盈利的Bigo Live某种程度上也延续了YY直播和虎牙上的变现和竞争策略。

但是和YY直播相比,Bigo Live的表现没想象中那么优秀,比如去年第三季度YY直播的毛利率达到了43.8%,而BIGO板块的毛利率是31.1%。

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可能还是在于全球化战略所带来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个是地缘政治的不可预测风险,甚至TikTok这样的巨头都难以避免,一个是不同地域竞争格局的复杂性。

对于想要把Bigo Live收入做到YY直播四五倍的欢聚来说,海外市场盘子固然比国内大,但是更保险的做法还是在每个篮子里都均衡地放上一些鸡蛋。

更重要的一点是,光靠Bigo Live赚用户直播打赏的钱还是太单一了,Likee、Hago、imo这些视频和游戏类平台,其实也有很大的变现潜力。但越是立足于全球化,欢聚在变现探索上的步伐可能也越难利索起来。

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64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