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牌”手机割韭菜,出彩的不止一个朵唯

雷军用了七年的时间消灭了中国的山寨手机,但是拼多多与快手只用三年就让山寨死灰复燃。

“贴牌”手机割韭菜,出彩的不止一个朵唯

风云数载,然后转瞬而逝的例子在商业故事里见怪不怪,但有意思的是,很多东西我们以为它死了,但其实它还活着,甚至有的还活得不错。

5月23日,直播界再次上演打假风波,头部快手主播二驴和平荣在直播间售卖的一款朵唯手机被科技测评博主质疑造假。据悉,这款在直播间号称从4999元降至599元的手机实则“漏洞百出”:

比如产品没有进网许可证;3个摄像头只有1个是真的;号称“8+128”的配置,实际只有“4+64”;同等配置的手机在拼多多售价只有599元……等等。

或许是直播间的“罗生门”事件层出不穷,舆论的话题疲劳也就此凸显,这件在短时间内引起快手官方关注的事在各大社交网络激起的水花远远不如曾经的假燕窝。相反的,品牌“朵唯”成了这场闹剧的舆论主角。

提到朵唯,大多数人应该都不陌生。即使没有用过这款手机,对于舒淇在电梯间里的那则广告也会记忆犹新。网上有这么一句话:“小时候经常想着长大之后一定要买一部朵唯手机,后来我长大了,它却倒闭了。”

在二驴的直播间,朵唯手机五天的销量共计有7.5万台,这个成绩虽然平淡,但对于这个早已销声匿迹的品牌来说却是意外出彩。俯瞰各大直播间,出彩的不止一个朵唯。

直播间成了“山寨机”重生温床?

眼看朵唯的讨论热度越来越高,5月28日,朵唯官网终于发布道歉声明。从这份姗姗来迟的声明中不难归纳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朵唯已将品牌授权给了另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进行贴牌生产手机,也就是所谓的贴牌“山寨机”。

在二驴之前,朵唯手机在直播间就混得风生水起。根据飞瓜数据显示,此前直播中,朵唯X7预估销量高达1.2万台,预估销售金额约1700万元。在2021年四月,朵唯X7整月直播8个场次,合计预估销售金额超9500万元。

除了朵唯,诸如小辣椒、天语、酷派、中兴等多个早期的低端手机品牌也屡屡现身各大直播间。壁虎看看显示,从5月11日开始,二驴直播间就开始为接下来的手机带货大力造势,朵唯、酷比、糖果皆在其列。

“贴牌”手机割韭菜,出彩的不止一个朵唯

据不完全统计,驴嫂平荣连续30内带货包括天语、糖果、酷派、索爱、中兴在内的超20款机型,单机售价在679元至1499不等,累计预售额超4.7亿元。

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vivo、OPPO、华为等主流手机累积占据了89%市场份额,“其他”品牌分食仅剩的11%,第一季度出货量为980万台,数量远比我们想象得高。

在智能手机普遍开始围攻高端市场时,淡出时代视线的千元机只能苟活在“五环外”的直播间或电商平台,这并不是偶然个例。

京东平台数据显示,999元以下的超低端价位手机尽管不见经传,但依旧能在群雄环绕的市场上寻得一方蜗居之地。而拼多多俨然成了山寨机的“大本营”,与VIVO傻傻分不清楚的IVVI爆款拼单价535元,有些店铺的总销量高达1.7万件;名字与外形都拷贝小米的“小辣椒”688元,拼多多官方旗舰店显示拼1.1万件。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不愁销量的手机绝大部分都是贴牌“山寨机”。据悉,在工信部网电信设备进网管理网站上,朵唯等品牌部分机型尚有进网许可证,IVIV甚至绝大多数手机都显示进网许可证过期。

但这并不妨碍其割韭菜的速度,IVVI直播间数据显示,ivvi X12手机已拼单了600多件,397元的ivvi X11已拼了近6000件。国产手机四方割据已数年有余,一面是年轻人对新机更新换代的消费激情与无条件信任,而另一方面,直播带货也将山寨机的江湖,彻底暴露在我们眼前。

下沉市场需要“山寨机”?

至少在十年之前,世面上的山寨机还现猖獗之势。

iSuppli报告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的山寨机销量高达1.45亿台,比2008年上涨43.6%,相当于2005年的4倍,在全球占比20%。2009年是国内山寨机的黄金时代,以“便宜、多功能”称霸市场。

当年的山寨机有多受欢迎,据悉有网站曾经做过一项调查,有30%的消费者表示支持山寨手机,更有50%的消费者对山寨手机持中立态度。换句话说,只有20%的反对山寨手机。尤其是深圳华北强,据说在硅谷需要两个月搞定的400个元器件,在华强北一天便能凑齐,正因如此,深圳华强北逐渐被称为“中国硅谷”。

直到后来,小米横空出世,雷军曾经有句名言:要消灭中国所有山寨手机。不管这番豪言壮语究竟有没有实现,根据安兔兔大数据统计,山寨机在随后几年里的总量的确有所下降。

但值得注意的是,小米的出现也为山寨机提供了强有力的模仿对象。有一组数据显示,2016年Q1总验机数量为194 9653,其中山寨机数量为78635 ,山寨机的比例为4.31%,红米Note3被山寨的占比达到了43.94%。

从十年前过渡到十年后,在山寨整个行业争议越来越大的背景下,市场与舆论给予它们的包容性也不断缩紧。但山寨机真的没有容身之地了吗?眼见华米OV纷纷忙着相互降维打击,个个盯紧年轻人的钱包。

殊不知,很多人是“渴望”且“需要”山寨机的。

正如黄峥曾在某次采访中直言:雷军是改造了中国的山寨机产品,但改造得太慢,因为市场上需要更多的“红米”。如今,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达到98%,华米OV在一二线城市落地生根,但在整体收入水平不高的下沉地区,或许山寨机的流通程度不可小觑。

爱立信消费者研究室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农村地区,固定电话的普及率已经降至46%,手机的普及率则上升至90%,家用电脑的普及率也达到了31%。但相对比的是,爱立信的此项研究涵盖中国东南西北18个省的农村地区,被访者年龄在15岁到55岁之间,家庭年均收入只有30168元,其中83%的家庭年收入低于60000元。

此外,根据QuestMobile对三线及以下城市的90后人群调查显示,小镇青年学生和企业普通职员占比约6成,收入普遍在6000元以下,月平均收入约3938元。其中2000元以下占比为36.6%。

然而,自2017年品牌智能手机的价格就连续暴涨30%。2020年第三季度发布的新机中,2000元到3000元的机型占比30%;4000到5000元的机型占比23%,而这两款加起来就超过了50%。

“贴牌”手机割韭菜,出彩的不止一个朵唯

当然,小镇青年的消费能力一度被刻意神化,但事实上却是,雷军用了七年的时间消灭了中国的山寨手机,但是拼多多与快手只用三年就让山寨死灰复燃。

以朵唯为例,快手统计数据显示,朵唯手机最近成为手机品牌周榜的冠军,单周销售额超过9000万,将苹果、华为、小米等品牌甩在身后。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朵唯品牌的各款手机的200多场带货直播中,累计销售额逼近3亿。

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山寨或许会沉默,但永远不会消亡。

追逐高端?但中低端“真香”

消费主义盛行之下,年轻一代似乎更加注重消费过程的象征意义,实际价值反而趋于弱化。资本最擅长在消费欲望中大做文章,从品牌定位、价格区间到市场分布,品牌追逐高端化的脚步从未停歇,尤其是近年来的国产机。

手机市场的商业习惯明显向消费链上层倾斜。然而,如果要问当下消费圈层真的需要这么多高端机吗?答案或许仍然很悲观。《2020腾讯手机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1500元以下的低端机占据29%的存量市场份额。

相关调研机构发布的手机行业白皮书显示,去年一整年1500元以下的低端手机出货量占比高达29%,在细分价位中排名第一,有27.4%的用户在更换手机时,选择的仍然是1500元以下的低端手机。

华为等手机新势力快速占山为王,但这也并不妨碍低端机依靠价格硬生生地从巨头的夹缝中成功突围,例如连续三年亏损危机的酷派,在2019年就曾凭借低端市场实现盈利。

彼时,酷派集团表示,2019年取得营业额18.58亿港元,较2018年的12.77亿港元增长了45.50%,整体毛利率为23.25%,较2018年毛利率-5.63%增长了28.88%。在格局基本稳定的大环境下,虽做不到以小搏大,但默默生存似乎不成问题。

无独有偶,2019年金立新推出一款售价799元的手机,截止目前为止,在京东评价超过2.6万条,好评率高达89%。在这个价格普遍上升的后手机时代,高端机暴露出更多的焦虑,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手机巨头也逃脱不了“真香定律”。

以OPPO为例,2021年2月市场的占有率为27.2%,同比增长率为136.6%;累计占有率25.8%,累计同比增长率71.9%。但是,增长主要来源于中低端,其中2K~3K的增长占总增长的26.5%,1K~2K的增长占总增长的58.3%。

VIVO与小米何尝不是如此。VIVO持续占据销量次席,增长略逊于OPPO,其中2K~3K的增长占总增长的26.6%,1K~2K的增长一度占总增长的65.3%。小米的定位本来就偏向平民化,从数据上来看,小米11的热销持续时间并不长。

这导致小米在4K~5K档位的占有率,从1月份的28.8%快速滑落到2月的12.7%。相反地,

低端和超低端成了增长引擎,其中1K~2K的增长占总增长的63.6%,小于1K的增长占总增长的24.7%。

如今,攀比消费与消费升级无论在哪个领域都顽固存在,这或许是一种资本的刺激因素,无可厚非,但这不代表人人都在追求欲望膨胀,品牌认识到前者,固然也该明白后者。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66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