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Iceberg Research宣布做空AMC,但散户们却不买账

7月2日,做空机构Iceberg Research的一条推特,让知名散户抱团股之一的AMC院线以4%的跌幅收盘,其盘中最大跌幅则接近12%。自去年年底收于2.12美元以来,虽然AMC 股价已经远低于6月2日72.62美元的峰值,但今年总涨幅依然高达2500%。

醉翁之意不在酒?Iceberg Research宣布做空AMC,但散户们却不买账

更让场内外观众关心的是神秘的Iceberg,在公开资料中,它最出名的一战只有2015年与著名做空机构浑水一起出手做空来宝集团,致使后者几近破产。

从年初散户暴打机构的大戏开始,AMC等“妖股”持续受到追捧,大量空头已经因为与多方的竞争损失惨重,目前,抱团股虽然依旧有很高的空头比例,但在这种形式下,Iceberg毫不避讳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打的什么算盘?

藏在水面下的“冰山”,Iceberg Research如何一战成名

虽然有过共同出手的经历,但Iceberg并不像浑水一样广为人知,它此前最出名的一战是对全球最大大宗商品交易商之一的来宝集团(Noble Group)的做空,2015年年初的一次指控让来宝集团走入了一场长达数年的下跌风暴,公司一度濒临破产。

醉翁之意不在酒?Iceberg Research宣布做空AMC,但散户们却不买账

来宝集团总部位于香港,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是亚洲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主要经营能源、金属、硬商品、农业产品等大宗业务,很长一段时间内,它它的衰败正是来自Iceberg和浑水的联合做空。

2015年2月,Iceberg开始针对来宝发布做空报告,第一份报告中称,来宝集团是欺诈性能源交易商安然(Enron)的“重演”,随后,它持续发布了一系列指控,包括来宝通过财务造假低报债务,夸大长期大宗商品合同的价值,谋取非法利润。

随后,来宝遭遇了史无前例的信任危机,股票也被持续抛售和做空,对来宝流通股的空头押注在最疯狂的时候一度高达创纪录的15.1%。

2015年3月,来宝宣布对Iceberg唯一一名公开身份的主理人阿诺德 · 瓦格纳(Arnaud Vagner)提起诉讼,公司对外宣称瓦格纳是来宝集团前雇员,曾担任信贷分析师,因对公司不满制造了一系列指控行为。

然而,这没能阻止来宝走向低谷。

2015年8月,来宝公开了一份来自普华永道的长篇报告,称其会计符合国际标准。不过普华永道确实建议来宝改善其对某些合同的估值方式,同时,Iceberg时隔半年再次发布报告称来宝虚构了数十亿美元利润,这引发了市场的担忧,来宝被穆迪和标普将评级下调为“垃圾”级,新加坡主要股票指数也将其剔除。

来宝最终也没能逆风翻盘,经过两年的经营危机,2017年6月,集团市值自2010年100亿美元的高峰萎缩至至3亿美元,并在债务压力下开始卖掉子公司、卖船寻求偿债。

2018年11月,来宝市值降为一亿美元,被迫从交易所摘牌并寻求重组,但重组完成后被新加坡监管机构禁止在当地交易所重新上市,年初就将总部迁往伦敦的来宝进入破产保护程序,试图谋求其他募资方式,这个靠大宗商品十年牛市突飞猛进的巨头最终告别了往日的荣光。

纵观来宝由盛转衰的全过程,虽然大宗商品牛市结束、市场走向动荡是它转向危机的背景,Iceberg的做空却是推动稻草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手。

时隔数年,Iceberg盯上AMC并在推特广而告之,让人回想起上一次延续三年的战斗。由于Iceberg曾经表明,在来宝之后,它将在操作时持仓相应的公司,包括做多和做空,很多人认为,这一次它的真正目的就像名字一样,是浮在海面的冰山,水下尚未可知。

“逆风”做空AMC,Iceberg醉翁之意不在酒?

自抱团股风潮开始,或许持续有机构混在散户队伍中借机谋利,然而自最开始的一批对立机构认输离场后,像Iceberg一样大张旗鼓地“逆风”行事的角色还是第一次出现,因为就已经获得确切统计的数据而言,在此时做空meme股票风险惊人。

数据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对冲基金仅做空 GameStop、 AMC 和Bed Bath & Beyond就亏损超过120亿美元。

更危险的信号是,今年做空 AMC 的51亿美元亏损中,超过一半发生在6月份,很难想象有机构在这种背景下公开宣布做空AMC是为了谋利,要知道,亏损的做空角色中,大部分都是知名机构,比如老虎基金的“门徒”Glen Kacher 经营的Light Street Capital,目前依然下跌了20%左右。

在六月初刚创出新高的情况下,试图做空AMC并不是有吸引力的选择,对旁观者而言,这更像是一出空城计——明知散户在这些抱团股上逼空,空头平仓后故意发布做空消息,背后操作却是做多拉升,同时吸引其他逼空股的散户的注意力。

既然Iceberg曾经宣布后续的行动会以持仓为前提,并且做多做空皆有可能,这一次的公开发言或许不是对做空来宝集团的复刻,毕竟在上一次大战中,它曾经明确当时不持有任何来宝的股份,只是“为了让世界知道Iceberg的存在”。

它只有一个简单的博客官网,除了创始人瓦格纳,没有任何关于公司详细信息的披露,以至于许多新关注到这家机构的投资者认为,这不过和之前一家名为冰川研究的空壳公司一样是个骗局——后者号称做空GME,但陆续被人发现相应的信息都是假信息。

冲不散的抱团股,AMC会被打倒吗?

AMC股价这一轮的上涨得益于股票期权的大量交易,与之前的散户逼空大战有所区别。

股票期权是一种金融衍生产品,买家可以根据股价的走势,在未来以固定价格买卖股票。随着股价飙升,出售 AMC 期权的做市商被迫购买该公司的股票,以抵消他们的风险敞口,这种现象被称为伽马挤压,将推动股价上涨。

华尔街分析师表示,目前AMC 的交易价格是其2022年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预期的45倍——正常水平下,影院类股票的这一数字一般只有10倍左右,AMC毫无疑问存在巨大的泡沫,但这又拥有合理的背景。

VandaTrack和摩根大通的数据指出,美国今年上半年有超过1000万个新的经纪账户开立,甚至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总和,而6月份,散户们净买入近280亿美元的股票和基金,刷新了2014年以来的高点,这意味着市场整体的投资热情正处在一段时期内的最高点。

这一轮热潮由散户推动的特征非常明显,华尔街日报披露有超过70%的散户投资者认为未来三个月上涨将是持续趋势,同期的专业交易员乐观情绪占比只有44%左右。对于AMC这样的抱团股而言,散户反而相当于一种保险,押注的人越多,它就越不容易被空头打败。

可以确定的是,做空机构的一般手法很难对股票产生持续的实质性影响,Iceberg声称AMC的基本面存在价值问题,是由期权和情绪推动的上涨,不可持续,然而如果投资者的出发点本身就与基本面无关,它怎么会被这样的指控打倒呢?至于后者,即使是WSB论坛的追随者也不会感到奇怪,因为这正是他们推动的。

尽管如此,AMC表现出的一些迹象表明其涨势可能接近尾声,比如价格和股票交易量加速,波动性增加,以及看涨与看跌交易量比率转低。这并不奇怪,潮流推动的股票,最终会在潮落时重归平静,情绪能推动2000%的上涨幅度,但要延续却不是投资者愿意就能做到的。

根据美国银行的数据,AMC仍有21%的流通股被卖空,而一般的股票只有5%的空头比例。或许当股票交易回到接近重置成本的水平,或许才是真正的做空时机,对AMC这样的股票来说,这种价值回归还不太容易。

醉翁之意不在酒?Iceberg Research宣布做空AMC,但散户们却不买账

结语

在WSB概念的追随者中,更多人认为Iceberg假如真心实意做空AMC,那它应该更理解现在的市场情况是什么样,从而放弃这种想法,连真实地址都难觅踪影的这家机构,缺乏对情绪推动的meme股票的控制力,它们只属于市场。

Iceberg或许真是一家冰山型机构,不过,对抗狂热情绪只会让冰山融化,如果它的最终目标是盈利,这或许只是一场声东击西的戏而已,毕竟那条做空的动态,Iceberg连评论都没开。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996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7月6日 下午2:47
下一篇 2021年7月7日 上午8:3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