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感料理包的真正原因,正在被“恶心”掩盖

1年前做好的僵尸肉30秒出锅,谁还敢随便点外卖!

2.png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张元

1年前做好的僵尸肉30秒出锅,谁还敢随便点外卖!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外卖比堂食还便宜?

为什么有些商家,从下单到送达,只要10分钟?

为什么有的店,不需要厨师、厨房,甚至不需要开火,就能做成月售几千单的爆款外卖店?

刚刚说的这一切,都要从这朵工业奇葩——料理包说起。

加热、剪开、打包,它出餐只需要三步,90秒内就能搞定。

更加恐怖的是,你点的外卖很有可能是1年前就已经做好的。

你以为我今天要讲的是这个吗?不,不是的。

料理包这个事情是老生常谈了,上面这套煽动性话术说不定你都会背了。

所以,咱们讨论点新的东西:如何理性看待料理包?我们反感料理包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的确,现在使用料理包的外卖很多,有统计说,它们的数量高达70%。

这也就意味着,每一个外卖用户,很可能都点到过料理包。

当然,不是所有的料理包都是黑心料理包,螳客们千万不要被带节奏了。

不过呢,我们吃到的外卖,对,有些料理包外卖确实是这样的:

售价2、30一份的盖饭、煲仔饭,用料理包成本只要3、5块。

就算你使出浑身解数用10块钱买到一份饭,商家也能含泪挣你一半。

台湾卤肉饭、鱼香肉丝盖饭、肉末茄子、小炒黄牛肉、黑椒鸡柳…

甚至是包子、饺子、油条、粥、炒饭,你能想到的品类都可能是料理包。

有网友说,点个炒饭,想让老板加点葱,没有!那加点蒜吧,也没有。

一个做餐饮的葱蒜都没有,用料理包的商家就是这么离谱。

用脚趾头思考一下,超市买一份猪肉的成本都10来块,3块钱的荤菜料理包它合理吗?

不合理,真的不合理。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厂家为了压缩成本会干出什么事。

发臭的排骨粒、过期的冷冻肉,首先往水里一扔漂去气味,再搁亿点酱料掩盖食材的臭味。

要么搅成颜色不太美好的糊糊,就看不出食材本身的形状了,很像“猪食”。

料理包厂家工作人员亲口说,储存肉食的冷库夏天进来跟桑拿房一样;

又因为图便宜,进肉用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一次性进十几吨,排骨粒就放了一年了。

有商家自己都看不下去这些料理包的操作方式,直接自己举报了自己加盟的店,太nice了。

然而呢,这一份份令人作呕的“猪食”,光一个厂就能日产40万份,每一份都被黑心老板装在了劣质料理包内,配以水煮青菜的“掩护”,最后钻进了你我的肠胃。

尤其是那些只做外卖、不做堂食的黑店,他们甚至连正规的门面都没有,挤在巴掌大的作坊里,地面、灶台满是污垢,砧板像一年没洗的样子,蟑螂、老鼠四处乱窜…

老板捞出泡在浮着油花的热水里的料理包,撕开,把内容物铺在”垃圾堆”里的打包盒中,垫上唯一手作的水煮菜叶,一份标价20元的盖饭就完成了…

当然了,其实用劣质料理包的商家也没那么难分辨。

首先,“琥珀消研社”在此建议大家,点外卖一定、一定要养成看商家照片和营业资质的好习惯!

看看它的店面环境,以及看看它是不是这样藏在居民楼里、连门面都没有的破烂黑作坊。

另外,料理包一般都是肉块、土豆块之类的菜,不会有绿叶菜,因为叶绿素不稳定。

靠劣质料理包赚钱的商家一般只具备煮水煮青菜的能力,所以,大家点外卖,一定要避开除了水煮菜叶没有绿叶菜的餐食。

然而,这就是料理包的全部吗?不,那只是你以为的。

前面说了,在某些自媒体极其煽动的描述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直接将料理包跟脏乱差划上了等号。

但你知道吗?料理包,真的太常见了。

各种小龙虾调料、火锅底料,自热火锅、自热米饭、便利店里的便当、泡面…只不过料理包换了个皮大家就反应不过来而已。

甚至是你我耳熟能详的中餐连锁,比如乡村基、真功夫,外婆家、老娘舅等等,也都是用的料理包。

这还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洋快餐的冲击下,中国本土餐饮人学到的先进运营模式,它们管这叫“中央厨房”,凭此改变无标准的粗放的手作模式。

说白了,料理包就是食品工业向餐饮业渗透的一个缩影,这是必然的。

然而,非常有意思的是,以前工业化的麦当劳令中国人向往,现在工业化的料理包却人人喊打。

这其中还少不了某些自媒体以偏概全,哗众取宠的呼嚎。

什么资本有罪、工业有罪等等,多么美好的故事啊!好哇塞,正义使者们可太爱听了!

什么“你吃的外卖是一年前就做好的”,废话,料理包不放防腐剂的保存一年是非常正常的能力,军工产品的保质期还上10年呢。

换句话说,料理包本没有大罪,但是用于外卖才颠覆了大家的认知。

所以,“琥珀消研社”不赞同那些把料理包完全污名化的搞法,当然,我也不是为劣质料理包说话,生产劣质料理包以及故意用劣质料理包牟利的外卖商家仍然是餐饮业的老鼠屎。

有错的不是工业形式,而是操作工业的人。

所以,大众对料理包反感的情绪真正的来源是哪里?这是因为料理包将成为阶级特色。

工业化的浪潮抵挡不住,那么未来的餐饮业很有可能两级分化。

一种就是这样廉价且大批量生产的料理包,而另一种就是高端手作餐饮。

这样一来,写字楼里享受福报的打工人,和工地蹲在马路牙子上吃盒饭的人被划在了一起,而另一拨就是吃得起厨师亲手做的“奢侈品”的中产。

它本来是工业化的蜜糖,现在却成了我们打工人的砒霜。

在某些揭露料理包脏乱差的稿子下面,我总是看到有人说“为啥要贪便宜?贪便宜才会买的料理包啊!”

我只想说,那不是废话吗。

我们这种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打工人,要想吃得健康、优质,就得花比速食便当几倍的价钱。

拿我自己来说,我每次点外卖,都要选择很久。

一份盖浇饭只要10来块,但单独买的话一个小炒就要近20了,哪儿有钱啊!?

抉择再三,比较各种优惠,我还是会选择便宜的盖浇饭,虽然我并不爱吃,也知道它不一定健康。

还有,经常加班加到晚上8、9点,下班只想瘫着,谁还有精力自己做饭啊?于是,省钱的最后一个渠道都被掐断了。

这会,十块钱出头、有荤有素的外卖,就是我们打工人最好的选择。

不然为什么某宝上的料理包除了卖给了外卖商家,剩下还有不少顾客是打工人呢?

美国人类学家Laren Berlant曾发表过一篇名叫《慢死亡》的论文,讲的是社会结构与肥胖的关系。

比如,在美国,底层劳动阶级的肥胖率普遍比中产阶级高。

你是不是也以为他们不爱运动、爱吃垃圾食品、没有“身材管理”的意识等等。

然而,真相是:底层劳动阶级只能用炸鸡之类的工业速食填饱肚子、也没有休闲时间去健身房挥汗如雨。

现在,廉价的料理包外卖占据市场,也是一样的逻辑。

高盐、高糖且不新鲜的料理包,正在让 打工人 “慢死亡”。

虽然好的料理包本没有食品安全问题,但商家并不会告诉你他使用的料理包是否正规,是不是来自连生产员工都看着都说恶心的料理包黑工厂。

你也不知道你刚刚吃的那块肉,是不是工人徒手从潮湿地面上捡起来的没洗的肉片,是不是放了1年的排骨粒,又或是已经在冷库里发臭了的僵尸肉。

在巨大的食品工业浪潮中,料理包让打工人节省了时间、精力、金钱,却也拿走了我们的健康。

讲真,这波不是料理包的出现让年轻人不能好好吃饭了,是我们年轻的打工人根本没有能力吃点好的。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琥珀消研社

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999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7月7日 上午8:38
下一篇 2021年7月7日 上午8: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