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被禁了,自虐式测评呢?

其实,去年被禁的大胃王吃播也算得上自虐式内容,只是遗憾的是,禁了吃播,却没有直接点名带有自虐倾向的视频。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张元

1.png

就着死神辣条,一口气干一杯高度白酒,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前段时间,我看到了这样一条稿件——《挑战吃20根死神辣条》。出于人类猎奇的本能,我点了进去,一进去,就看见一个五官扭曲的小伙被辣得满头大汗,嘴巴又肿又红。虽然(他)为了生活“献身”我瑞思拜,但是,就像评论区的小伙伴说的那样,用作死来取宠属实duck不必。

去年,那条“公司罚员工吃死神辣条进医院”的新闻我还记得,江湖传言,“死神辣条一下肚,屁股交给肛肠科大夫”。而且,除了“菊”势动荡,吃多了辣,真的可以迎“死神”。知道吗?辣椒里的辣味来源——辣椒素,是一种神经毒素,实用过量会引发癫痫和心脏病。在20世纪80年代,有一项研究显示,一个150磅(约68kg)的人吃3磅(约1.36kg)辣椒粉,就会立刻与黑白无常手牵手找阎王。2016年,还有人因为挑战魔鬼辣椒导致食管出现2.5厘米撕裂。说了这么多,回过头来看这吃20根死神辣条的挑战,不是作死取宠是什么?

然而,喜欢看这类作死视频的人还就真不少,诸如此类的视频你肯定也看过:什么挑战生蚝里的生蚝海水、挑战魔鬼地狱椒还算比较正常的,直播喝油、直播跳河、生吃蜈蚣,还有什么体验电击手环等等,没有你想不到,只有妖魔鬼怪做不到,好哇塞。

其实,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看 测评式、体验式内容的,我知道,你们肯定也一样。不用急着否认,今天我们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这种体验式内容能让你无法自拔。

首先,三个字:好奇心,也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窥视心理。马斯洛认为,人和动物都具有积极探求环境的需要,他们对周围的环境充满好奇心,对神秘的、未知的、不可测的事物心驰神往。女朋友为什么总是生气?男人为什么比女人好色?你为什么还没有关注“琥珀消研社”?只要是能给你解锁一个新知识的内容,你都会感兴趣。而体验式内容,往往是你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你自然而然会好奇。这些看起来很哇塞的新奇内容,却是颗毒瘤,从会我们脑子里扩散、蔓延,最后感染到全身。

另外,代偿性满足。代偿性满足指的是当你想完成某件事却能力不足时,会退而求其次,选择你能够做到的另一件事,从另一件中获得满足感。简单来说,就是你想吃帝王蟹却吃不起帝王蟹,只能在B站看大祥哥吃帝王蟹来获得吃帝王蟹的满足感,太nice了。而体验式、测评式的内容,例如“花巨款租一个日租男友”、“探访成人体验店”等,就是正好踩在了这个点上,完美击中人类心理的“弱点”。

所以,为了刺激观众的好奇心、给予观众代偿性满足,普通的探店、普通的体验,在内容内卷的情况下,已经满足不了内容生产者了。于是,出现了一批活吃青蛙 不怕寄生虫在颅内建窝筑巢之类的“自残式”或“自虐式”的表演。那么,今天的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是“自虐”式表演?猎奇就一定要“自虐”吗?

当然不是。但关键是,“自虐”是最简单且门槛最低的博眼球手段。它能够大规模复制,就算是文化资本匮乏的新生代农民工也能得心应手。想想,直播跳河需要成本吗?有台手机,有网络就成,“扑通”一声,一场网络怪异表演秀就完成了,就是挺废人的。2019年2月,“社会与你四川耗子哥”因为老铁说他拍的段子不刺激,所以要给大家伙整点刺激的。毫无疑问,失败了。当时,他然后纵身一跳,谁知道河水只有膝盖深,结果头着底一命呜呼,留下9岁的独生女没了爸爸。另外,挑战死神辣条需要成本吗?有嘴、有10块钱就能实现,那些同样是“卖菊求荣”但选择一把一把往嘴里塞沾满红油金针菇的,或许成本还高一点,但怎么也比体验“一千万一辆的兰博基尼”、“7万5一夜的总统套房”、“2688块一碗的龙虾面”来得简单又实惠。

其实,去年被禁的大胃王吃播也算得上自虐式内容,只是遗憾的是,禁了吃播,却没有直接点名带有自虐倾向的视频。

就拿吃播来说,吃饭本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吃一口吐一口靠剪辑的主播,把快乐变成了折磨;而事后催吐的,则把一件快乐的事,变成了扼杀健康甚至是生命的刽子手。知道吗?那些做吃播的主播,不仅要吃生鸡蛋润滑肠道,还要喝大量碳酸饮料促进呕吐,然后再用手抠吐,有些人抠嗓子把嗓子扣坏了还要用变声器。有人吃进了医院还要继续吃,有人直接把自己的年纪吃停在了30岁。这难道还不算自虐吗?

不过,好在大胃王式的畸形吃播已经被禁了。然而, 一些自虐型的吃播、喝播还披着“挑战”、“试吃”的皮藏在了另一个角落,比如一口气喝一大杯白酒的喝播博主。他们口口声声“我能喝下最烈的酒”,每当被怀疑喝的不是真白酒,他们就会在酒上放一张纸巾点一把火。后来,只要不点火的就会被观众质疑拿汽水糊弄。也有人关心博主“身体受得了吗”,还有人心疼博主牺牲太大了。要知道,过量饮酒会引发酒精性心肌炎、急性酒精性胰腺炎,甚至影响女性生育,导致酒精胎儿综合征。可那动辄几十万的点赞,却暴露了用户最真实又丑陋的趣味。有多少用户一边说恶心,一边看的?甚至内心可能非常享受这种视频带来的快感。

是的,观众非常爱看猎奇视频,这也的的确确是视频时代的流量密码。关键是,通过这些“自虐”行为博来的关注,变来的现,博主们还有健康、有命去开心,去享受吗?难道博主们没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斗兽场里那些不要命去表演、去取悦“主人”的野兽吗?在这种情况下,观众是手持皮鞭的驯兽师,一边抽打、一边消费创作者,消费的还不是正儿八经的内容,是创作者的苦与痛,是创作者作为人的人格,而这一切只让畸形的创作氛围越来越畸形。然而,躲在“挑战视频”背后的资本与商家,在观众围观了看似糟糕的体验感之后,反而赚得盆满钵满,因为用户永远是叛逆的,反向营销也是一种手段。

当然,观众们放任自己的“恶趣味”,在算法的推荐下不断围观浮夸的“自虐”表演,浪费了流量、电量、时间,甚至麻痹了精神,最终也会使愚人更愚,智人更智。为什么别人比你有内涵、有品格、有知识?那都是你自己选择了做一个粗鄙之人。甚至很多小朋友不满足于只是围观,他们还会动手模仿。试问,模仿办公室小野导致烧伤的小朋友还有多少人记得?其实,我们保护小朋友的方式,是不让危险的行为以娱乐的方式呈现,导致严肃感与教育意义被娱乐化消解。当然,我并非提倡一刀的“堵”,的确要“疏”,儿童性教育就是被“堵”坏的典型。“琥珀消研社”只是认为,“疏”要选择正确的方式,保留事物该有的严肃感不被娱乐腐蚀。

说了这么多,最后,我只说一句:不希望我们每个娱乐的参与者合力把生命也变成一场秀。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琥珀消研社

ID:hupoxys,新消费新媒体

扎根新消费,探索新商业,研究消费者、观察产业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2999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7月6日 下午3:01
下一篇 2021年7月7日 上午8:3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