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这样一来,机器人的职场也必然会复制人类职场的性别偏见吗?

每次写女性议题,后台就会收到类似的留言:这么敏感的话题怎么都敢写……

只是单纯探讨女性在科技领域做了什么、能做什么,但人类男女在性别方面的新仇旧恨,都难免翻涌。本狐很心累,有时候会想,世界上有从一开始就平等的乌托邦吗?比如,机器人?

作为人类创造的一张“白纸”,机器人身上起初是没有性别痕迹的——它们由金属、塑料和硅组成。但随着人形机器人开始走入社会,又被人类赋予了性别,其中自然也包含了现实社会中的性别陈规。

比如Siri这类语音助手默认是女性的声音,以使其更“亲切”;送快递或安防机器人有着更接近男性的硬朗外形,显得更加“威武”。

这样一来,机器人的职场也必然会复制人类职场的性别偏见吗?研究显示,确实如此。

不过别急,未来,女性色彩也会更多地出现在机器人领域。原因是,人类需要“关系技术”。

机器与人的关系进阶

和互联网、云计算这类基础设施不同,机器人天然具有亲人属性,有声音动作语言,有的还有眼神交流和关节移动,新一代的机器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他领域,承担着日益多样化的任务,尤其是社会服务。

这使其更像是一个有用的伙伴,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智能工具。因此,它也能够被用来与用户建立长期的社会情感关系。

举个例子,语音助手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助理,只回答你的问题、被命令讲笑话或播放音乐,还可以收集有关用户数据来完成个性化的行为和反应——发现你看起来很伤心,会主动想办法让你振作起来,跟你谈心——这对于教育、医疗等需要积极关系的领域很有用。

整体来说,目前机器人与人类的“关系”(除性之外)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向:

1.情感健康

保持社会联系是维持情绪健康的关键,但对于部分老年人、自闭症儿童甚至一些年轻人来说,在社区中沟通对话交流的频率和机会都在减少。

比如预计到2050年,大多数国家65岁及以上人口将超过15岁以下人口,一些老年人不得不进入养老机构生活,去适应各种各样的人,这时候社交机器人能够帮助其更快地融入社区。麻省理工学院的MIT Media Lab,也为儿童研制了陪伴型机器人。

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ifoo公司研制的人形机器人,防止独居老人患痴呆症)

一些针对成年人的心理治疗中,社交机器人教练也可以与用户建立融洽关系,从而能够为在校大学生提供积极的心理干预。

波士顿儿童医院和美国一所大学合作,研发了可供拥抱的机器人伴侣Huggable,可以为住院患者和家属提供情感支持,通过俏皮的互动来缓解他们的压力感和疼痛。在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现机器人因拥有情感上的联系,在抚慰效果上比毛绒泰迪熊效果更好。

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机器人也打破了人体的限制,能够在护理、安防等作业中发挥出更稳定的表现,大大缓解人类的压力。比如日本的护理机器人,就可以将老年人轻松从床上抬起来,以减轻护工的工作负担。

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在儿童教育中,人们也发现,孩子们会受到机器人同伴的影响。

比如,与热情的机器人玩耍,能够让幼儿更投入更努力。尤其是女孩,更喜欢并愿意接近社会机器人,并向研究人员表示跟机器人相处很舒服。而融洽的关系,也让孩子们可以从与机器人的对话中学习到更多词汇知识。

这也是机器人未来的重要工作之一:为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

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麻省理工学院研发的Tega教育机器人)

作为一门“关系技术”,社会机器人越来越多地与人类发生深入的交流与合作。人类也越来越倾向于将多学科技术,尤其是心理学、美学、教育学等人文领域相结合,以创造出更自然、更好地支持协作的“机器化身”。

人类既是设计者,也是使用者,那么,在一个充满了性别规范的世界里,机器人是否也应该性别化呢?如果是,它应该是男性还是女性抑或中性呢?

男or女,是一个问题

机器人应该被设计成男性还是女性,看起来似乎无需讨论,干什么活儿就设计成什么样不就行了吗?安防机器人就该像高达一样,而商场里的迎宾机器人当然应该像女接待员一样温柔可亲……

这有一定的道理。因为社会机器人要与人类互动,自然就会受到性别的影响。

比如同样是在医院工作,为了增强患者的信心,让机器人看起来足够强大到稳稳地将人抱起来,建造者有机会在外观上加强机器的男性特征。但如果是照顾型的工作,手臂太大或肩膀太大,可能会让病人害怕机器人的力量太大。

可以说,性别特征,是机器人设计中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之一。

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机器人 “Paro”,在疗养院为老年人提供心理健康服务)

机器人有性别并不一定不好。但也正如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学教授冈村爱丽生所说,问题是这种性别是如何使用的。

为了让机器人更有效、用户更愿意互动,设计者们往往会利用性别陈规观念。机器人的性别化,进一步强化了对现实人类的偏见,比如认为女性化应该善良、温柔和顺从,而男性化就必须强壮勇敢。

妇与术(三):机器人可以没有性别,但关系技术离不开女性

(日本大阪大学研发的女性机器人)

事实上,歧视已经在机器人世界里发生了,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机器人被设计的在能力上并无差别,但一旦人们识别到机器人的性别,就会带入以往的经历和偏好,认为一个女性机器人在某些工作中可能不如一个男性机器人。

联合国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也认为,虚拟助理(如Siri和Alexa)的默认女性声音,反映出科技行业缺乏多样性。随着这些助手越来越普遍,人类与它们互动的方式会影响我们与真正的人类交谈方式,这种现象会鼓励一些人将女性视为助手。报告建议,科技公司在未来创建助手时默认更多中性的声音。

另外,加上性别标签之后,机器人有了更加严格的行为范围约束以及成见,用这种逻辑制造社会机器人,如服务于儿童教育,就会陷入陈规,无法接触到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个性,从而难以走出舒适区、促进成长。

机器人分配的性别不应该强化当前的陈规观念,那么,不将性别强行加给机器人,只能靠开发人员遵守技术伦理来实现吗?

机器人无分男女,但创造者需要

社会机器人的本质,是一种能够与用户建立长期社会情感关系的技术,因此它被默认设计为中性,或者是一只狗、一种奇形怪状的毛绒玩具,比如前文中提到的许多机器人都是动物形态。

关键在于,如何与用户建立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来,女性开发者在社会机器人中的能量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一方面,社会机器人的创新需要深入的情感、认知、社交方面的能力,才能帮助人类(尤其是儿童)更健康快乐,更好地学习。

而当多的心理学研究已经证明,女性和男性对待社会关系的方式并不相同。《勇士与流浪者:性别的生存》一书中就提到,女孩往往更注重个人关系,有更亲密的朋友,试图避免冲突,更有能力解决社会问题。而男孩更关心了解自己的技能,友谊中不那么排他性,不太关心交换个人信息或明确谈论他们的关系。

当然,这些是关于女孩与男孩的广泛概括,未必适用于所有儿童。但总体上,女孩的行为模式与关系机器人的更契合。已经问世的关系机器人会使用很多典型的女性行为,比如明确分享关于自己的信息,谈论它与孩子的关系……

让机器人更具社交性和关系性,能够在社会服务中发挥更大的效益。

从另一方面,目前消费市场上的服务机器人、社交机器人都偏于低端同质化,外形和功能颇为类似,人机交互能力上无法拉开明显差距。

要支撑这一市场的长远发展,针对某一细分市场的需求增强情感互动与依恋,像虚拟偶像那样与用户建立社交关系,未尝不是一条破局之路。

据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学教授冈村透露,在最大的机器人研究机构之一,女性仅占成员的11.4%。随着越来越多的关系机器人走入家庭、校园、商场、医院,机器人产业确实也需要更多女性设计师与开发者参与其中。

在关系技术的设计上,人类需要了解人们如何进行社交互动,如何发展与其他人的关系。

但了解并不是为了延续不合时宜的性别陈规与文化规范,而是为了一个更快乐更健康的美丽新世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02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