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涉嫌不正当竞争,“垄断铡刀”会不会落在OPPO头上?

从OPPO的所作所为来看,给人的感觉似乎并没有那么“本分”。

再次涉嫌不正当竞争,“垄断铡刀”会不会落在OPPO头上?

近日,OPPO因不正当竞争被送上法庭,甚至被冻结股权。

据天眼查专业版APP显示,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等涉与TapTap关联公司易玩(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为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冻结股权标的企业为北京欧珀通信有限公司,冻结股权数额500万元人民币,冻结期限自2021年6月11日至2024年6月10日。

再次涉嫌不正当竞争,“垄断铡刀”会不会落在OPPO头上?

OPPO曾是步步高系的手机企业,创始人陈明永也被称为步步高集团创始人段永平的“三弟子”之一。因此,段永平著名的“本分文化”也是OPPO经常宣扬的,但是从OPPO的所作所为来看,给人的感觉似乎并没有那么“本分”。

“弃卒保帅”的戏码能否再次上演?

作为反渠道先锋,相信圈内人对于心动网络旗下的TapTap还是比较熟悉的。

华为、OPPO、VIVO、魅族等手机厂商共同成立“硬核联盟”,虽统一了市场渠道端的问题,但是其高分成也引来了口诛笔伐。

TapTap作为一个集手游分发和内容社区为一体的服务平台,提供原版和官服游戏下载购买,对外更加强调自己的发行方属性。但是相比传统渠道,TapTap并不从游戏收入中抽成,相当于动摇了硬核联盟的基石。

硬核联盟的成员自然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很可能采取措施对TapTap进行限制。

因此,有媒体猜测,OPPO涉嫌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有可能是OPPO 安卓手机近一段时期反复采取、并加大力度以弹窗警告、拦截安装等方式,限制TapTap及其上架的游戏所导致。

OPPO为什么会主动站出来当出头鸟呢?或许是习惯使然,因为这已经不是OPPO第一次因不正当竞争被送上法庭了。

早在2017年,腾讯以不正当竞争将OPPO告上法庭,并要求索赔8000万。腾讯方面称,OPPO手机用户一旦下载“腾讯手机管家”便会强制注册OPPO账号,腾讯公司认为,OPPO手机生产商用技术手段实施了干扰软件正常运行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经核查,OPPO手机用户在通过腾讯官网下载的“腾讯手机管家”以及安装程序的过程中,确实遇到了实施强制用户注册OPPO账号、输入密码验证身份反复弹窗等阻碍已下载软件正常安装等情况。

据当时的《长江日报》称:审判的法官左右为难,腾讯和“OPPO”都是全国知名的科技企业,法院一旦批准腾讯的申请,当地OPPO手机销售会受到影响;如果不批准申请,手机软件市场的无序竞争将愈演愈烈,危害更大。

当时的法官还是给人一种“怀柔”的感觉。虽然叫停了OPPO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但对OPPO的处罚也只是裁定武汉当地一家手机经销商“禁售”OPPO手机。一次成功的“弃卒保帅”并没有让OPPO受到太大的打击。

腾讯没有接受这个结果,此后又将OPPO起诉至法庭,要求OPPO赔付损失8000万。但经法院调整最终双方握手言和,同时签订深度合作协议,腾讯也只好咽了这口气。

尝到了一次“甜头”之后,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面对困境,OPPO似乎又走上了四年前的老路。

毕竟连腾讯都正面面对过,一个小小的Tap Tap似乎更好对付。但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都难以找到OPPO“本分文化”的影子。

而最严重的还不是“忘本”,而是对大环境变化的感官迟钝。

2020年11月推出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吸引了无数媒体和投资者的关注,已经于今年2月正式公布。在此期间,多家互联网科技公司遭到审查。欧美等国对互联网巨头的监管甚至分拆的提议,得到了国内主管部门的注意,并被各类官方媒体大量援引。

不论国外还是国内,反垄断的声势越演越烈,特别是互联网与科技公司,已经成为了反垄断的焦点,而垄断与不正当竞争本就是一对双胞胎。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可以同时出现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两者在很多情况下是交叉存在的。因此,反对垄断和反对不正当竞争是同等重要的任务。

如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2条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不得违背购买者的意愿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条件。”这些行为之所以被视为不正当竞争,这是因为它们具有不合理性,即对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来说显得不公平。

但另一方面,这些行为如果真正达到损害市场竞争的程度,行为人一般都占有市场支配地位。这些行为从而也可被视为限制竞争的行为或者垄断行为,受反垄断法的制约。

OPPO如果是为了霸占渠道之便利,选择对TapTap及其平台游戏采取弹窗警告、拦截安装等措施,似乎也给人一种想要垄断的感觉。

那么这次的结局会不会重演?答案是很难。

一方面,相对于四年前,如今的法律更加完善,违法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另一方面,OPPO和TapTap之间竞争的态势大过于合作,双方合作的可能性很小。因此,双方和解的可能性也很小。

OPPO手机“小米化”,更难讲出好故事

这么敏感的环境下,OPPO为什么还要选择铤而走险?这背后似乎透露出了OPPO的盈利隐忧。

时至今日,TapTap已经成长为国内手游玩家的重要线上社群之一,而米哈游的《原神》、阿里的《三国志战略版》、莉莉丝的《万国觉醒》《剑与远征》纷纷放弃传统应用商店转投TapTap,也均获得了成功。

OPPO等手机厂商正丧失对渠道的控制力,在这背后,OPPO减少的是实实在在的游戏分成收益。

但目前OPPO对于盈利似乎更加渴望,因为从OPPO近期表现来看,OPPO似乎正在走向“小米化”。

一方面,OPPO在手机高端战场失利,高毛利硬件路径难以走通。

只有占据了手机的高端市场,在硬件方面才能带来更高的利润率。

正如Canalys移动市场研究业务副总裁Nicole Peng所言:“对于华为在中国的竞争对手来说,入门级5G市场只是‘低垂的果实’。而真正的战场是在高端(500美元及以上)领域。”

在美国制裁下,华为因为芯片业务受阻,市场份额不断下滑,让出了部分高端手机市场空间。加之5G换机窗口期的出现,手机市场正在经历一轮重新洗牌,高端手机市场正在成为最核心的战场,但OPPO似乎并不太成功。

根据IDC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600美元以上价位段中,OPPO仅占有2.6%的市场份额,与苹果华为的市场份额存在巨大差距。

这也可以从手机领域的关键人物得到佐证。

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朋友圈表示,“华为手机的高端市场让给了苹果,中档及低端让给了OPPO、vivo和小米等。”

再次涉嫌不正当竞争,“垄断铡刀”会不会落在OPPO头上?

近日,OPPO副总裁刘波在《财找你》访谈节目中表示,我觉得现在国内的高端市场,目前来讲只有苹果跟华为,希望OPPO成为第三个玩家。

另一方面,OPPO早期“高价低配”的策略已经逐渐失效。

提到OPPO,很多人在印象里都会给他们打上“会营销”的标签,很多消费者还戏称它为“厂妹机”。

因为OPPO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中低端市场盘旋,在早期的野蛮生长中,OPPO给市场留下了“天上打广告、地上铺渠道”和“高价低配”的负面印象,与vivo一起被人称为“蓝绿厂”,与高端形象相去甚远。

在所有玩家拼硬件、拼性价比的时候,高价低配让当时OPPO享受到了高毛利,但是这一策略的“副作用”如今才显现出来。

首先,在策略失效前并没有准备B计划,后知后觉,OPPO或许会进入低谷期;其次,早期大部分资金投入营销,短期效果显著,却无法有效提升长期竞争力;最后,就是给消费者带来了手机性价比低、配置低的低端负面形象,进军高端手机市场难度倍增。

小米主营手机,后来逐渐扩展生态链到大小家电,但公司常给自己贴 “互联网” 标签,为什么?因为小米手机硬件并不怎么挣钱,只会发烧。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相比于PC时代OEM厂商的利润率,手机厂商想从硬件上挣钱越来越难,甚至硬件综合利润率低于5%都已经成为了常态。

OPPO从没给自己贴 “互联网” 标签,但如今“小米化”的OPPO已经“发烧”到:想要直接在互联网服务领域“抢”蛋糕。毕竟,OPPO已经到了亟需用钱的时刻。

在IOT领域,OPPO已经开始了“大跃进”。

早期OPPO的IOT生态发展较为缓慢,但是如今的投入也更加激进。虽然OPPO在去年已经推出了大屏的电视产品,但毕竟还是慢了太多步,新品推出必然缓慢,如今想赶上去也比较艰难。

《科创板日报》从知情人士获悉,OPPO布局IoT生态产品节奏加快,如呼声较高的平板类产品目前也处于规划中,正在与供应商接洽。

如果太急切的希望补上这个重要缺口,意味着亏损的大幅加剧。据36氪报道,OPPO的IoT业务2020年的亏损达到数亿。

另外在今年4月,36氪从多位接触到OPPO公司高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OPPO集团也已经在筹备造车事项。与小米一样,OPPO造车计划的推动者也是创始人陈明永。

造车是绝对的一把手工程,投入量大,又很难看到未来,失败的概率很高,容易产生焦虑和迷茫,只有一把手才能推动,也能下定决心投入,这意味着OPPO又多了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坦言,“如果从0到1大概需要200亿人民币,从1到100在全球化、科技创新、组织等方面,所需的钱肯定超过300亿元,所有人都要多备粮草。”

如今还处在从0到1阶段的OPPO,除了烧钱猛追之外,在造车赛道也已经表现出了落后的态势。

写在最后:

提到小米,人们首先会想到小米的生态链;提到华为,人们第一感觉就是高端、自主;就连vivo都把广告打到了欧洲杯上,志在海外市场;如果给OPPO打标签的话,或许是缺乏护城河,似乎只会搞“小动作”。

比如在手机的制高点SOC芯片上,华为有自家的海思麒麟,vivo选择与三星联合研发的芯片也已面世,小米自研芯片越挫越勇,唯独OPPO看不到SOC芯片的消息与身影。

但如今的环境下,政府已把反垄断的铡刀举起,OPPO似乎已经慌了阵脚。虽然背靠硬核联盟,却可能变得空有硬件带来流量,但是缺乏优质内容而无法通过游戏变现的困境。

如果无法持续提供弹药,未来OPPO将更加艰难,能做的或许只有抛弃继承来的“本分文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069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7月13日 下午6:05
下一篇 2021年7月14日 上午8:4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