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滴滴下架被查,柳传志一门三代人,被骂上了热搜。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捎带着,已经解散了大半年的泰山会,也再一次被挖出来反复“鞭尸”。

很多人对此都很不理解,毕竟就算真的因为涉及国家安全问题被全网下架,承担责任的也是滴滴总裁柳青,关柳传志和他的侄女什么事?

而且,滴滴自己出了的问题,为什么会牵扯到风马牛不相及的泰山会?

这一切,都要从2012年说起了。

因为柳传志和泰山会,才有了如今的滴滴

那一年,共享出行兴起,滴滴出行开门营业。

而那时候的柳青,走出校门后,经历过12年的风雨磨炼,已经成为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以34岁的年龄,坐上大型集团企业的总经理职位,不管再怎么说,都有些过于年轻了。

但是没有办法,她毕竟有一个好父亲。

对于企业的高层而言,个人能力的高低,远不如人脉的广泛。

2012年的柳传志,在经历过两次重新出山拯救联想集团后,个人声望达到了顶峰,人脉交际也遍及全世界。把他的女儿送上高层去当总经理,几乎等同于把柳传志请来坐镇了。

四舍五入,差不多就是把联想收购了。

然而,打着如意算盘的高盛集团,怎么都没有想到,柳青在两年后会做出一个无比惊人的决定。

那就是从高盛辞职,加盟滴滴出行,担任首席运营官。

其离谱程度,完全不亚于马云忽然宣布,自己退出阿里巴巴,去路口刚开的理发店里担任首席美容师。

以总经理的身份从大企业跑到创业小公司打工,人们惊叹于柳青的勇敢,更耻笑她的愚蠢。

然而也有人在怀疑,这是不是柳传志在背后,下的一手棋?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暂且不论柳青柳传志父女有什么计划,在2014年柳青加盟滴滴的时候,正是滴滴和快的“烧钱补贴”打得最疯狂的阶段。

那段时间,这两家公司硬生生把网约车的价格,压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白菜价。甚至当时还有个笑话,说是大爷大妈出门买个菜,十几步路的距离,都恨不得打个车代步。

再加上当时还有Uber在一旁虎视眈眈,三家公司在网约车领域,可以说得上是拼尽了口袋里最后一分钱,也都处在即将耗死对方的关键时刻。

然后,柳青进场,带着柳传志,和他背后“泰山会”一众大佬们的资源,对快的和Uber来了一场降维打击。

加入滴滴不到半年,柳青完成了当时中国移动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整整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5亿元。这还没完,再之后的两年间,她又多次出手,为滴滴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海量投资。

快的打车率先落败,烧掉账上最后一分钱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公众的视线。至此,滴滴的对手就只剩下Uber,谁赢了,谁就能执掌中国网约车的半壁江山。

所谓的半壁江山,其实只是个好听的说法,真实的情况其实是,赢者将全盘占领中国市场,除了神州租车等老牌租车企业,放眼望去再无敌手。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就在人们期待着一场新的世纪大战之时,深居幕后的柳传志,笑呵呵地在棋盘上落下最后一子。

当时担任Uber中国区战略负责人的高管身份揭晓,她名叫柳甄,是柳传志的侄女!

而柳传志本人,早在2010年,就已经砸了12个亿,成为神州租车的大股东。

原本人们都觉得Uber长时间作壁上观是在驱虎吞狼,结果谜底揭晓,这三家的主人,原来都是亲戚啊!

至此,柳传志一门三代人,几乎统治了整个国内网约车市场。

如果单纯从商业逻辑来看,这一手老谋深算,不可不谓之精彩。但之所以如今滴滴出事,柳传志家里三代人都被拿出来骂,原因却是出在了泰山会上。

涉嫌商业垄断和“组团卖国”,泰山会毁誉参半

事实证明,所有和资本挂钩的东西,都不简单。

不管泰山会最开始成立的初衷是什么,在1993年段永基发出倡议,想要建立一个资产过亿的企业家交流团体时,就注定了这是个毁誉参半的事物。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泰山会的首批成员只有15人,多年发展后,也始终保持在20人左右的数量。直到今年1月份由于不知名原因忽然解散,参会成员共有16个,分别是: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万通冯仑、泛海卢志强、复星郭广昌、远大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步步高段永平、科海陈庆振、科瑞郑跃文、思达汪远思、横店集团徐文荣、和光商务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

是不是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其实最早期的时候,马云也是在里面的,但是因为马云不是特别合群,而且经常请假,最后被半请半送地“辞退”了。

当然,实际原因,或许是马云自己觉得泰山会规矩太多,而且请假还要扣很多钱,自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毕竟,这是个进入门槛极高的商会,每个成员都要缴纳25万元的活动资金,同时每年上交3万元会员费,并轮流承担每年的经营费用。

最关键的是,第一次请假交1万元,第二次以及之后每次都要交20万元罚款。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讲道理,在九十年代就敢几万几十万地玩,这还真不是一般企业家能承担得了的。

这么一想,也难怪马云要退出了,毕竟当时的他,还做不到随便掏出来几十万请大佬们喝茶。

然而有意思的是,离开泰山会后,没过几年,马云就在柳传志的支持下,又建立了一个类似的商会。也就是已经被改名“湖畔创研中心”的湖畔大学。

扯得有些远,让我们说回泰山会。

参会的成员们在经济和社会资源上,都会有所共享,也就是所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各个阶段,参会成员都能收获别人不少的帮助。

这期间,也产生了许多大佬们互相拉一把的传奇故事,因为篇幅原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

但是时间长了,随着成员们手中的财富不断增长,最初的大佬交流会,逐渐成为2万亿财富的聚集地。因此,泰山会也成了国内4大顶级富豪圈之一。

顶级富豪扎堆后,会出现什么?

学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朋友,一定会脱口而出,“资本垄断”这四个字。

柳传志三代人被骂“卖国贼”,除了滴滴,神秘组织泰山会难辞其咎

试想一下,柳传志的女儿柳青,凭什么能够拿到当时整个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这笔巨款,还有后续的那些资金,又是从哪里找来的?

柳传志买下神州租车后,侄女成了美国Uber公司在中国的负责人,女儿又“自毁前途”去加盟一家网约车创业公司,真的都是凑巧吗?

思细极恐啊朋友们!

再加上柳传志在2016年,代表联想集团在5G投票上,把选票投给了美国高通,导致华为丢掉了5G移动宽带数据市场的全部份额。如此背刺国企的行为,当场被扣上了“卖国贼”的帽子。

还有把联想从国有企业转为民营私企、拒绝在中国投资建设芯片产业,无一不让人向一些非常不好的方向去联想。

如果这时候,再告诉你,泰山会的富豪们,其中有很多要么移民国外,要么早已把资产移送海外,你又会怎么想?

说到底,无论是滴滴出事柳传志挨骂,还是泰山会无缘无故解散,都离不开“民族气节”这四个字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08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