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被爆炒市值依旧不高,宝盛集团和同行们还要迈过两座大山

依赖“抖快”挖金矿,短视频概念股们如何走出“围城”?

淘金热里,赚钱有两种方式,宝盛集团属于“卖铲子”那种。

在搜索引擎时代,它专注SEM服务,短视频时代,它很快完成了向整合营销服务商的转型,成立于2014年,五年时间实现了挣一个亿的“小目标”。

自今年2月它上市以来,除了行业的特性之外,饱受关注的是被WSB等“炒作集团”盯上的股价,数次大涨大跌也是赚足了市场热度。

尽管如此,在这条火热的大赛道上,要想持续占领高地并不容易,宝盛与其他同概念企业一样,面临着较大的竞争压力,也在积极谋求新的布局。

被“炒作集团”盯上,宝盛的股价坐上过山车

在上市之后,宝盛拥有一个股价上的“高光”开局。

2021年2月8日,宝盛集团以“BAOS”代码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为5美元,发行600万股。上市当日股价大涨77.2%,盘中一度触发上涨熔断,最终报收于8.86美元。

不过,上市没多久,以WSB论坛用户为主的抱团投资者就盯上了这支低价股,同时引来空头的注意,导致从三月份至今,宝盛集团的股价一直处于先大涨一个时期,再整体回落,而后循环往复坐上“过山车”的多空大战态势。

7月13日,宝盛集团股票又一次进入大幅波动,盘前最高涨幅突破100%,但最终以12.1%跌幅收盘,交易换手率高达46.1%,与平常的交易态势相比,体现出强烈的操作性。

股价被爆炒市值依旧不高,宝盛集团和同行们还要迈过两座大山

中小额标的被炒作专业户盯上的情况也不只有宝盛在经历,最近只看中概股也有上为集团也处在炒作大潮和多空大战中,而上为的股价反应还要更为剧烈和持久。

7月9日,上为集团股价一个交易日暴涨279.46%引发广泛关注,“妖股”之声不绝于耳,经过周末两天的休市,7月12日,它的股价再次暴涨104.29%,从一开始的2.55美元一路狂飙到20美元,中间换手率持续超过100%。经过一轮获利离场后,股价在7月13日收跌52.05%,报于9.59美元,仍大幅高于暴涨行情前的价格。

除中概股以外,联合医疗保健产品(AHPI)、Marin Software(MRIN)都是被资金翻来覆去“爆炒”的标的,主要原因除了本身盘子较小、容易操作之外,也有一些信息上的原因。

比如Whotrades网站总结的,诸如宝盛集团这样的股票在短视频、流媒体等偏娱乐行业在疫情后实现二次发展的大背景下,已经成为了最新趋势的一员。

所以,作为一个业务踩在风口上的公司,宝盛集团理应在除了庄家和散户的博弈之外,值得被看到更多可能性。

掘金短视频,宝盛的基本盘够稳吗?

以中国短视频营销解决方案第一股赴美上市之后,这个金字招牌可能会让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家乘着短视频东风声名鹊起的时代弄潮儿,但它的发家史还要更早一些。

2014年,宝盛集团诞生,它的主营业务自始至终都围绕“广告”开展,包括广告制作、投放、优化和整合营销策略等,在信息爆炸的年代,营销是绝大多数企业必须占领的生命线。

最初,它的核心在搜索引擎广告,即SEM,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指出,2018年,按通过搜索引擎广告产生收入的独立在线广告服务商计算,宝盛排名第四,对一家年轻的公司来讲,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在搜索引擎时代,宝盛与三大主流搜索引擎百度、搜狗、神马都合作紧密,其中搜狗当初更是核心伙伴,宝盛是其最大的授权代理之一。

到了短视频时代,宝盛也成功抓住了抖音、快手等核心客户的红利,抓住转型的风口。

根据招股书,2019年,宝盛集团的SEM搜索引擎营销收入达到843万美元,非SEM服务收入941万美元,实现了初步反超。

而宝盛还有一个亮点就是业务模式带来的高利润情况。

2018年、2019年、2020年,宝盛分别实现营收1616万美元、1785万美元、1191万美元,同期的毛利润分别为1467万美元、1599万美元、1065万美元,同期毛利率分别高达91%、90%、89%,同期净利率则分别为57%、63%、58%。

股价被爆炒市值依旧不高,宝盛集团和同行们还要迈过两座大山

如果说在搜索引擎时代,宝盛利用模式的优化实现了高收益,短视频时代,它则找到了将营销全流程规范化以保证产出和控制成本的方法,这才让净利润也能持续保持在高水平。

另外,2020年的疫情导致整体广告市场较为低迷,宝盛虽然在总体营收上受到影响,却在移动应用广告上收之桑榆,该项收入净增了70万美元,非SEM服务带来的净收入从190万增加到250万美元。

要说短视频营销这条赛道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掘金的人实在太多,金矿都不够用了。

依赖“抖快”挖金矿,短视频概念股们如何走出“围城”?

短视频营销是门好生意,但并不是门新生意。

短视频概念股的成分构成复杂,在A股、港股、美股都有相应的标的,除了宝盛集团,云想科技(港股)、耀世星辉(美股)、4月递交招股书的优距互动(港股)等等都各有奇招,但在美股研究社看来,这些玩家代表都必须面对行业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

当这个行业开天辟地之后,一家一家的公司就跟从石头里蹦出来一样,瞬间点燃了一片红海。饱和化竞争是宝盛集团和同行面临的第一个核心问题。

市场到底有多饱和呢?艾瑞咨询统计的截至2020年6月的线上营销解决方案商数量超过4万家,即使他们都和宝盛集团一样是复合业务,这样的量级也堪称“恐怖”,毕竟国内主流流量渠道只有数十个,短视频上抖音和快手就足够笑傲江湖了。

股价被爆炒市值依旧不高,宝盛集团和同行们还要迈过两座大山

当然,作为能登陆资本市场的龙头企业,宝盛们短期内或许不用太过担心竞争的压力,因为这也是一个有经验和信任壁垒的行业。尤其是各自注重的领域并不一样,比如宝盛依然是搜索引擎+短视频两条腿走路,优距互动有一半的营收来自电商领域,最大客户是收入占比42.3%的京东商城。

但这最终解决不了蛋糕不够大的问题,抖音进入6亿日活时代后,虽然用户人均使用时长还在增长,但总体规模不再能突飞猛进,其他平台也陷入了相同的境地。

另一个问题来自这条赛道本身,短视频营销的业务模式往往比较单一,像宝盛集团一样能双管齐下的企业是少数。

以优距互动为例,艾瑞咨询的统计表明,按于2020年线上短视频广告产生的总账单计,优距互动为第二大线上营销服务提供商。按2020年综合电商平台广告主的线上短视频投入计算,优距互动是中国最大的线上营销服务提供商。

2018年、2019年、2020年,优矩互动的营收分别分别为11.56亿元、34.51亿元和63.61亿元,来自电商直接广告主收入分别占总营收约41.3% 、48.0%及53.4%,而最大的客户京东商城在2020年的收入贡献26.91亿元,占比为42.3%。

类似的还有云想科技,云想科技于2017年与字节跳动建立联系,而后乘上抖音爆发期的东风,最终进入头条系视频平台营销体系,2018年,其营收同比增长4倍。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云想科技从字节跳动采购的流量总额分别占公司用户流量总采购额的40.5%、86.4%、88.3%及87.1%

但字节跳动有超过两百名合作的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实大概只会更残酷,合作商到底能有多大的议价空间呢?

截至发稿,宝盛集团市值1.04亿美元,耀世星辉市值1.53亿美元,云想科技市值41.44亿港元(约5.3亿美元)。

从市值规模来看,头部玩家都难以取悦资本市场。难么,短视频营销,怎么扭转赛道竞争带来的焦虑?

A股有一支百亿级的短视频概念股——蓝色光标,目前其市值149.46亿人民币(约23亿美元),相当于23个宝盛集团、耀世星辉,4个云想科技,这家国内营销品牌公关服务龙头做对了什么?

股价被爆炒市值依旧不高,宝盛集团和同行们还要迈过两座大山

答案是出海。

它也是字节跳动旗下产品的“得力干将”,不同的是,它在2018年敏锐地看到了海外市场的潜力,成为TikTok最早的代理商之一,同时,它还是Facebook、Google、快手等平台国内直接授权代理商。

股价被爆炒市值依旧不高,宝盛集团和同行们还要迈过两座大山

海外市场或许称不上蓝海,但对于各种营销战略轻车熟路、信手拈来的国内企业来讲,最大的问题或许只有一个文化本地化,之后的打法以复制为主,这一点在跨境电商的爆火上已经得到充分验证。

从水源有限的池塘里搏杀出位的“泥鳅”们,到了更大的水域会更灵活。

结语

国内短视频营销的市场价值正在面临重新构建,主要原因是短视频行业涌现出微信视频号、直播电商等变数,B站等中视频也在改写视频营销与广告行业的结构。

国外,包括Facebook、Twitter、Snap在内的社交巨头们还在对短视频进行不同形式的加码,商业化依然是个未完成的占位符,始终存在提升空间。

无论如何,能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走到资本的聚光灯下,所有玩家都应该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庄家与散户的博弈是一时的,企业的成长却像业务形式随互联网发展而变革,永不停息。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0888.html

(0)
上一篇 2021年7月15日 下午5:26
下一篇 2021年7月16日 上午8:3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