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土重来”再战资本市场,铜企华瑞国际上市痛点在哪?

近日,原本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如Soul、零氪科技和亚朵酒店等,都被传出暂停上市消息。在这样一个“暂缓IPO”的风口下,铜配件企业华瑞国际却选择了“迎风而上”。

近日,原本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如Soul、零氪科技和亚朵酒店等,都被传出暂停上市消息。在这样一个“暂缓IPO”的风口下,铜配件企业华瑞国际却选择了“迎风而上”。

据悉华瑞国际新材料于7月2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F-1/A文件,更新招股书,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HRDG”。

根据招股书信息,华瑞国际将发行价定为5美元每股,拟公开发行24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1200万美元。金额主要用于公司运营、新建厂房、购置生产基地、研究开发和招聘培训人才等项目。

华瑞国际成立于2014年,主要从事定制化铜母线的生产,以用于高电导率电力应用以及其他与阴极铜有关的导体,产品广泛用于太阳能、高铁、化学工程和机械行业。

“卷土重来”再战资本市场,铜企华瑞国际上市痛点在哪?

这家成立7年的公司在2018年3月5日时曾在新三板挂牌,后来2019年6月25日在新三板摘牌。

时隔两年,华瑞国际“卷土重来”再战资本市场,它是否有备而来?公司基本面情况如何?

营收逐年下滑,业务转型成效不大

从招股书来看,2018年至2020年,华瑞国际营收分别为4939.12万美元、3349.44万美元和2903.37万美元,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营收的下降与华瑞国际的新决策——业务转型有很大关联。

华瑞国际覆盖有三个业务,分别是“定制化铜母线生产”、“精加工配件”和“电解铜及其他”,前两者为主要收入来源,占据总营收大比重。

铜母线的毛利率低于精加工铜配件,但却是占据华瑞国际总营收最大的业务,2018年至2019年,定制化铜母线的占收入比分别为62.4%、59%,精加工配件则分别为29.2%、40.7%。为了提高毛利率以及改善现金流,华瑞国际决定在2019年展开业务转型:减少铜母线产量,将重点转移至精加工配件。

踏上业务转型之路,华瑞国际似乎走得有些“踉跄”。2019年,来自铜母线的收入同比下降35.9%,为1975万美元;“主力军”之一的铜母线产量销量均有减少,但来自市场的压力并不会减少。为了保证业绩较好地发展,华瑞国际不得不降低精加工配件的售价,因此精加工配件的收入出现小幅下滑5.6%。

随着两个主营业务收入均为同比下滑形势,这就不难解释华瑞国际2019年时总营收的下降了。

进入2020年,全球遭遇“疫情”黑天鹅。

新冠病毒疫情给各行各业带来了不小影响。铜价承压,原料库存备货需“补粮”,工厂开工率下降,供需双弱的局面下,华瑞国际肩上承压不小。业务转型仍在继续,双重压力下公司2020年总营收下降13.3%,铜母线录得收入1272万美元,同比下降35.6。

“业务转型”虽然给公司带来了不小压力,但2020年似乎开始逐见成效,加上疫情后市场需求的强烈反弹,华瑞国际“精加工配件”2020年录得1626万美元收入,同比增长19.3%。转型的效果除了在业务上有所反馈,在公司的毛利率上也能窥见一二。

2018年至2020年,华瑞国际的毛利率分别为7.2%、10.1%和11.2%,呈现逐年上升趋势。毛利率的上升能够给予公司业务转型一些肯定,但放眼同行竞争对手:据东方财富网站获悉,2018年至2020年,电工合金的毛利率分别为11%、14.4%和13.8;金田铜业的毛利率分别为3.6%、4.1%和4.1%。可以看出,华瑞国际的毛利率目前处于不高不低的状态,未来还有许多突破空间。

除了上游产品原材料过度依赖主要供应商,下游产品销售也过度依赖主要客户。

华瑞国际的主要供应商的采购量分别占公司总采购量的10%以上,2019年,一家供应商占公司采购总额约76%;2020年,一家供应商占公司总采购量约77%。一旦出现意外供应商无法供应材料,则对公司整体影响很大,产量不足,也会导致销量不足,影响整体营收。

在客户方面,2019年,三家客户分别占华瑞国际总营收约20%、20%及20%,超过六成。2020年,两家客户分别占公司总营收约24%和14%,超过四成。过度依赖某些客户对华瑞国际来说并不好,一旦与客户关系发生变化,或是重要客户被竞争对手抢夺,便会直接造成收入来源损失,影响整体营收。

窥探一个公司的财报数据,营收是重要一方面,净利润也是不可忽视的数据。华瑞国际实施业务转型对公司净利润影响几何?

净利润波动不止,老牌劲敌带来竞争压力

从招股书来看,2018年,华瑞国际净利润为134万美元;2019年为165万美元,同比增长23%;2020年,净利润120.94万美元,同比下滑26%。可以看出净利润“起伏不定”,处于波动状态。

2018年到2019年,华瑞国际营收虽然有所下降,但净利润却实现了增长,增长的原因在于公司的营业费用有所降低。到了2020年,为什么华瑞国际的净利润从同比增长变为了下降?

据招股书显示,华瑞国际2020年营业费用有所增加,行政开支录得81.85万美元,比2019年的46.74万美元增长42.9%。原因在于2020年公司计划上市,上市流程相关的审计、咨询和法律费用的增加导致行政开支大幅增长。至于这一方面的支出,在华瑞公司上市后或许就会减少此方面的相关费用。

“卷土重来”再战资本市场,铜企华瑞国际上市痛点在哪?

营业费用增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净利润的下降与华瑞国际所处的铜行业有关。

华瑞国际属于铜管件行业,铜管制造、铜母线与其他铜部件在市场中应用非常广泛,如水暖基础设施离不开铜部件,空调和制冷系统等项目也需要铜管和线圈。未来,在住房建设和公共设施项目也需要用到铜部件,铜管市场未来前景光明。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铜母线和型材市场价值 163.2亿美元,预计到 2026 年将达到 241.2 亿美元,2019 年至 2026 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 5.11%。

垂涎这片市场的公司不止华瑞国际,它需要面对来自同行业竞争敌手的“虎视眈眈”。中国铜零件制品加工业有着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特点。企业众多,如已在A股上市的电工合金和金田铜业,以下是二者在2018年至2020年的营收、净利润财务数据:

· 电工合金总营收分别为14.12亿元、18.78亿元和16.0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1.27亿元和1.16亿元。

· 金田铜业总营收分别为406.46亿元、409.84亿元和468.2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22亿元、4.94亿元和5.12亿元。

从数据来看,这两家公司的营收跟净利润均在华瑞国际之上。

竞争激烈的行业格局给华瑞国际带来不小压力,使其能够赚取的利润空间缩至更小。此外,2020年全球经济回暖,铜供应紧张导致铜价居于高位。对于华瑞国际来说,虽然业务上缩减铜母线产量,但若想提高核心竞争力,在精加工配件方面还需要加大对高端铜零件的研发。

上游原材料成本增加,表明公司需要投入更多资金来支持材料购买,但华瑞国际资金流动性较差,2020年应收账款同比增加26.8%,应付账款同比增加19.6%。账款难回收,负债资金进一步提升,对于原材料的购入有一定的压力。

“卷土重来”再战资本市场,铜企华瑞国际上市痛点在哪?

结语

从招股书来看,营收逐年下降,净利润波动不止,华瑞国际的基本面表现还是不太稳。虽说选择再次上市是一种勇气,但横亘在前方阻碍也是华瑞国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上游部分,过度依赖主要供应商,材料成本价格上涨;下游部分,过度依赖主要客户,行业格局竞争激烈,想在规模庞大的市场分取净利润比较困难,核心竞争力有待提升。这些因素对华瑞国际来说是痛点,也是以后亟待攻破的难题。未来赴美上市之路如何,关键还看华瑞国际如何打开市场。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09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