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65亿独角兽的轰然倒下,连带着“砸伤”了不少身后的供应商。与此同时,同程艺龙也陷入了同程生活的舆论风暴。不禁让人疑惑,同程生活之死,会对同程艺龙带来怎样的影响?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文:互联网江湖

曾经的“老三团”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出局者。

近日,同程生活发布公告称,“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现拟提出破产申请。”

值得一提的是,在破产之前同程生活还启用了新的品牌名:蜜橙生活。但在人们印象中,同程生活的印象似乎已经根深蒂固,破产之后大部分媒体报道时仍然没有改变对它的称谓。

65亿独角兽的轰然倒下,连带着“砸伤”了不少身后的供应商。与此同时,同程艺龙也陷入了同程生活的舆论风暴。不禁让人疑惑,同程生活之死,会对同程艺龙带来怎样的影响?

同程艺龙能撇清与同程生活的关系吗?

实际上,同程生活的危机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初显端倪。有供应商表示,账款结算周期实则从今年初就被严重拖欠,而且签署合同的公司主体也悄悄变为了注册资金仅100万的“苏州觅橙电子商务公司”。

由于供应商对同程生活的信任,并没有把这些迹象与破产联系到一起。结果7月初,危机彻底爆发,苏州、广州等多地发生供应商维权催讨事件。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在7月4日,愤怒的供应商把同程生活广州总部牌匾摘;5日,一百多位供应商前往同程生活苏州部催讨维权,根据曝光的视频,现场甚至爆发了冲突,有群众因此受伤。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据不完全统计,同程生活背负着供应商预估超过2亿的欠款。作为一家“轻资产公司”,同程生活即便破产清算也可能没钱还供应商。因此,有部分供应商将讨债的矛头瞄准了同程艺龙,跑到了同程艺龙大厦维权。

实际上,两家公司都在竭力撇清与对方的关系。

同程生活的CEO何鹏宇曾明确:同程艺龙和同程生活是两家没有关系的公司。而且在同程生活破产前一天的6日,还做出一个蹊跷的举动:宣布战略调整并启用新的品牌名,把从前的同程生活更换为蜜橙生活,但却只字不提还钱的事。

CEO的任何举动必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破产或许是早已考虑好的,为何还要做徒劳的战略调整同时启用新的品牌名?难道是为了更好的和同程艺龙划清界限?

同样在7月6日,同程艺龙也发布声明,称“同程艺龙与同程生活(鲜橙科技)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同程生活的经营、管理皆与同程艺龙无关。”

但这些措施或许很难阻挡供应商维权的脚步。

在连线Insight采访的多位同程生活供应商中有人表示,“去年十月,同程生活主动上门寻求合作时,我们认为同程生活背后是同程集团,不会存在货款拖欠问题和破产风险,所以开始了合作。”

据天眼查专业版APP数据显示,何鹏宇曾任同程旅游高级副总裁,同程旅游创始人兼CEO吴志祥也是同程生活占股7.17%的大股东,并曾在公司担任高管,曾经同为高管的还有同程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龙筱昕。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此前据36氪报道,同程生活最初是由同程旅游内部孵化的社区团购项目,一开始还只是在苏州同程大厦内部进行小范围测试。

在获得内部员工广泛使用且模式得到初步验证后,同程生活开始组建独立的团队,于同年8月投向社区。在同程生活发展历程中,种子轮、天使轮的融资,都是由同程资本提供,也难怪供应商会去同程艺龙大厦维权。

而且这样的套路似乎还屡试不爽,比如今年对供应商更换签署合同的公司主体。

有连线Insight采访的供应商表示,“同程生活和我们签署合同的公司主体是‘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但到四月份续约合同时,与我们合作的公司更换为‘苏州觅橙电子商务公司’,所有四月份之后的发票抬头,也是‘苏州觅橙电子商务公司’,这家新公司注册资金仅100万,是‘苏州觅橙电子商务公司’100%持股的小微企业。 ”

“鲜橙”与“觅橙”仅一字之差,但供应商拿到货款的希望却更加渺茫。

其实同程艺龙也打得一手好算盘。

在“2020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上,同程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吴志祥曾表示:同程在下一阶段同程还将重点探索“旅游+电商+扶贫”的方向,通过旅游扶贫与生活电商的有机结合深入四至六线下沉市场,尤其是广阔的中西部地区。

划重点:旅游扶贫与生活电商。如今旅游本就在囊中,扶贫也可以与旅游相结合。而生活电商或许道出了同程艺龙未来的下一步谋划,同程生活可能也在局中。

可以做个假设,如果同程生活发展的如火如荼,能在本地生活领域闯出一片市场,同程艺龙收购同程生活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也符合吴志祥的期待。只可惜同程生活走向了破产,那么就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跟同程生活斩断联系,避免65亿独角兽倒下时砸到自己。

“OTA赛马”浮出水面,同程艺龙该如何应对?

同时,同程艺龙对于自己旅游大本营所存在的隐患却不能分心丝毫。因为,如今的同程艺龙似乎正处于腾讯阵营激烈的“OTA赛马”之中。

根据新财富全球发售报告书整理的股权数据,腾讯持有同程艺龙股份约占23%,是同程艺龙名副其实的大股东。

作为大金主,腾讯对于同程艺龙的“溺爱”众所周知,尤其是流量方面。不止微信钱包里的九宫格,同程艺龙在搜一搜、下拉框、朋友圈广告、小程序位置等几乎全面布局,在2018年来自腾讯旗下平台的MAU占总用户比例就已增长至80%。

如今的腾讯似乎在OTA领域展现出了更大的野心。除了同程艺龙之外,另一个“干儿子”美团通过“T”字战略在OTA越走越深,腾讯自身的出行服务自从测试上线后也逐渐成熟,产品功能越来越丰富完善。

也就是说,三者赛马的形势已经明了。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从同程艺龙的营收来看,主要来源于酒店业务以及差旅业务,尽管同程艺龙正在竭力从其他业务上寻求新的增长,但效果并不明显。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首先,同程艺龙的酒店业务VS美团的酒店业务。

美团的酒店事业部成立之初,将自己定位于下沉的中低端市场,而同程艺龙同样布局下沉市场多年。双方的理由或许相同:为了避免在高端市场与携程硬碰硬。但这两号选手却狭路相逢,正面交锋,如今的战况似乎并不利于同程艺龙。

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2020年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 早在2019年下半年,美团酒店订单占比最高达51.7%,累计间夜量近4亿,首次超过携程系(指携程+同程艺龙)总和,成为国内在线酒店预订领域第一名。

其次,腾讯出行服务VS同程艺龙的差旅业务。

两者对于腾讯来说目的或许同样是为了智慧出行生态建设,但一个是腾讯亲自孵化的“亲儿子”,一个是占有一定股份的“干儿子”,腾讯倾向于谁似乎一眼明了。

根据同程艺龙和腾讯的合作协议,微信及移动QQ的移动支付界面“火车票机票”及“酒店”的独家窗口只限于2021年7月31日前。如今正是面临到期的关键时刻,如果同程艺龙没有做好最坏的打算,或许会陷入流量危机。

在商业领域,企业的作用大致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创造价值,一部分是传递价值。如果说创造价值是价值河流的源头,那么传递价值就意味着让价值河流流到所需要它的地方。

而在传递价值环节,讲究一个出口效应,反过来讲,也就是说:流量的入口=价值的出口。

即传递价值的重心在于勾连用户完成闭环的最后一公里上,完成闭环的玩家能享有传递价值过程中大部分果实,而中间环节存在的意义则是不断被压缩和走向消亡。

前几年的旅游行业之所以被人诟病,是因为旅游产品从资源商到用户的手中,经历了太多中间环节。但这些环节没有创造价值,只是单纯加价,而互联网的出现消除了很多无用的中间环节。

遗憾的是,同程艺龙也是作为传递价值的中间工具存在,而价值出口始终掌握在腾讯手里,这或许并不利于同程艺龙未来发展。

如何成为价值出口也一直是同程艺龙所思考的问题,同程艺龙给出的答案是会员。据2021年同程艺龙Q1财报显示,一季度同程艺龙MPU(平均月付费用户)为2730万人次,同比增长84.5%。

确实,在互联网红利消失的今天,新增难上加难,做好留存成为最优先的策略。其中会员是实现留存的有效手段,做好留存意味着带来更多的复购,复购意味着同程成为了真正的价值出口。

除非是工作经常出差的人员,酒店与差旅在生活中一般属于低频需求,那么同程艺龙是如何做到付费用户迅猛增长的?笔者在黑猫投诉上发现了一些端倪。

深陷同程生活舆论风暴,同程艺龙的否认回应有用吗?

在黑猫投诉中有大量用户投诉表示,在使用同程旅行的提钱游贷款服务时,同时还会强制购买会员。此事真实性有待考证,但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在线旅游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经进入了相对稳定的成熟期,对同程艺龙来讲,如何适应未来,如何获得成长,如何讲好“旅游+电商+扶贫”的故事,仍需要深思,谋而后动,也期待同程艺龙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10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