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涨股价跌,豪情壮志的英特尔靠“芯”计划能否救场?

当然,如果它依然不能在具体业务上取得明显突破,并抵挡住来自AMD和英伟达的竞争压力的话,营收超过预期的次数再多也难赢得资本市场的信任。

无需预测,半导体行业热潮里,大多数公司都会成为赢家,比如英特尔。

当然,如果它依然不能在具体业务上取得明显突破,并抵挡住来自AMD和英伟达的竞争压力的话,营收超过预期的次数再多也难赢得资本市场的信任。

在Q2季度,英特尔以调整后185亿美元连续第十个季度超过分析师一致预期,但由于对后一季度指引和年度指引效果不佳,以及数据中心业务的不确定性,财报发布后股价仍下跌2.59%。

营收涨股价跌,豪情壮志的英特尔靠“芯”计划能否救场?

自一季度财报以来,英特尔股价累计跌幅超14%,由于数据中心、最新制程、代工业务落地多方面的不确定性,分析师们已经纷纷把目光放到2022年,短期内这家老牌巨头还面临许多困难。

随着牵手台积电和自动驾驶等业务加速落地,英特尔多管齐下的弯道超车战略,能为陷入泥沼的它带来脱困希望吗?

营收净利再度超预期,股价却持续反向下跌

二季度,英特尔实现调整前197亿美元、调整后总营收18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还超过了上季度末给出的指引7亿美元。净利润为57亿美元,同比下降6%。

营收涨股价跌,豪情壮志的英特尔靠“芯”计划能否救场?

在财报发布后,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帕特·盖尔辛格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销售低迷的最糟糕时期已经过去。

但这对它而言已经不新鲜,这已经是英特尔连续十个季度营收超预期增长,此前分析师给出的预期是178亿美元。

而且,回顾过去一年的成绩,英特尔本季度的增长并不算明显,再考虑到具体的营收业务来源构成,更能看出整体的发展情况。

英特尔的营收来自于客户端计算事业部(CCG)、数据中心事业部(DCG)、物联网业务、自动驾驶业务、存储解决方案业务、可编程解决方案业务等。推动本季度增长的主力是客户端计算业务、物联网业务。

Q2英特尔个人电脑业务实现了创纪录增长,CCG业务营收101亿美元同比大涨6%,首次迈过百亿营收大关,英特尔官方也表示该季度个人电脑芯片出货量大涨了33%,可以说是吃上了一波消费者红利。

营收涨股价跌,豪情壮志的英特尔靠“芯”计划能否救场?

实际上,按照数据研究机构IDC公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全球PC市场表现报告,全球传统PC(包括台式机、笔记本电脑和工作站)Q2出货量为8360万台,同比增长13.2%。英特尔正是其中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另一个则是AMD。

不过,相对于第一季度55.9%的增长率来说,PC市场的增长展示出不可持续性,需要关注其他业务。

自动驾驶业务Mobileye和物联网IOTG业务也增长明显,其余业务则不同程度下跌,尤其是市场最关注的数据中心业务同比下跌6%,加上第三季度的预期亮点不足,这是其盘后股价下行的主要原因。

算上这次盘后2.59%的跌幅,英特尔已经在过去四个季度的财报发布中获得了三次股价下跌,这不是一个好预兆,投资者正在对公司的业务表现产生越来越多的失望情绪,哪怕营收和净利都在健康的增长水平。

一季度被AMD在数据中心业务上“重拳打击”导致股价下跌9%之后,至今英特尔已经下跌了14%有余,目前市盈率为12.11。相比之下,行业的平均市盈率为26.51,整体估值处在低区间。

爱德华·琼斯(Edward Jones)分析师洛根·珀克(Logan Purk)表示,在半导体需求普遍强劲、行业缺货状态严重的背景下,本季度看上去优势的数据不足以重振人们对英特尔的乐观情绪。

“个人电脑的销售情况可能很快会被逆转”,他说,“企业应该有更大的目标。”

所以,在数据中心业务出现真正的拐点前,投资者们恐怕很难做出支持。

数据中心业务腹背受敌,AMD成英特尔最大敌人

AMD是英特尔最大的敌人。

从“AMD YES”的个人电脑芯片,到竞争焦点数据中心(由服务器芯片等部分组成),英特尔必须正视这个对手,现在英伟达已经宣布进军数据中心领域,腹背受敌的状况可能真的来了。

第二季度,英特尔数据中心业务的营收65亿美元,同比下降9%,但这个数据已经足够让部分人欣慰,因为在第一季度DCG的成绩是暴跌20%,也是在那时旁观者才意识到AMD带来的竞争居然大到了这种程度。

营收涨股价跌,豪情壮志的英特尔靠“芯”计划能否救场?

毕竟当时AMD的数据中心销量增长了一倍还要多。英伟达也不遑多让,它已经在市值上超过英特尔,其中一个利好因素就是发力数据中心业务。

但英特尔也并非全无机会,毕竟家大业大,还有许多手段可以使用。

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分析师拉凯什(Vijay Rakesh)周日重申,AMD最新的服务器芯片性能确实再度提升,但供应很紧张,可能会减缓市场份额的增长。英特尔有机会捍卫自己的市场份额。

公司也是这样认为,CEO盖尔辛格表示下半年会让数据中心业务恢复强劲增长,但不排除利用更低的价格吸引客户的关注,换而言之,英特尔可能要打价格战。

这或许不会让部分投资者满意,毕竟在本次财报电话会议上,高管表示消费者业务方面的产品价格已经有所调整,导致整体平均售价(ASP)偏低,如果数据中心销售延续这个势头,公司整体的利润率可能会不得不走低。

CFRA研究公司(CFRA Research)分析师安杰洛•齐诺(angelozino)对这种降价势头表示“对竞争格局感到担忧”。英特尔预计第三季度的调整后毛利率为55%,全年毛利率也只有56.5%,但传统上应该保持在60%左右,相对应的,本季度的调整后毛利率是57.1%。

用利润换增长或许是无奈之举,盖尔辛格对降价的解释是:“有些是竞争因素,也有混合因素,但竞争更强。”

“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继续赢得市场”,他说。

总结下来,美股研究社认为,英特尔的数据中心如果能在第三季度恢复良性增长,一个明确的拐点就将到来。

除了数据中心业务,英特尔也在其他方面积极突破,比如台积电的合作、寄予厚望的自动驾驶。

3nm外包台积电,自动驾驶落地,英特尔求变能否弯道超车?

英特尔最近一年做了两件事,一是作为IDM2.0战略的延伸,和台积电达成3nm外包协议,二是自动驾驶加速落地。

Intel一边和台积电谈起了外包合作,把天量产能送到它面前;一边发力建厂,对外雄心勃勃地宣扬要重拾往日荣光。看起来是不是很矛盾?实际并不矛盾。

自建工厂和重回代工让它获得了来自美国政府的补贴,和台积电的“友好”合作既为自己的IDM2.0争取了时间,又挤掉了竞争对手AMD的一些位置。

AMD的芯片一直处于短缺中,现在大单花落英特尔,相当于一次侧翼打击。

7月2号,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英特尔和苹果正在与测试台积电3nm技术,并计划明年量产,而在此之前,英特尔还和台积电达成了另外一项3nm代工协议。更有深意的是,英特尔本次获得的芯片总量甚至要高于苹果,导致苹果不得不推迟原定明年在手机升级上应用的3nm技术,转而将3nm先用于iPad。

英特尔迫切希望利用3nm这个关键节点,重新夺回个人电脑和数据中心的市场份额。至于自动驾驶业务,或许是英特尔给予未来的一种保障。

7月20日,英特尔自动驾驶业务Mobileye宣布获得许可并落地纽约进行测试,CEO阿姆农·沙舒亚宣布将在2022年扩大测试范围并投入实际使用,正在和“非常非常有趣的汽车制造商”签订2024年和2025年的L4级自动驾驶汽车量产合同。

此前通用汽车曾经在2017年获得类似的许可,但很快被撤销,本次测试证明英特尔的自动驾驶业务在其余地区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作为当红概念,自动驾驶或将给英特尔注入新的增长动力,并支撑起相应的预期。本季度Mobileye区间营收暴涨124%到3.27亿美元,是二季度记录最高水平。

尽管低于分析师预期的3.6亿美元,但成长性已经充分显现。随着落地的加快,Mobileye和特斯拉等领先玩家在自动驾驶上的差距将进一步缩小,假设量产与大范围应用的计划能按时落地,诞生一个新的巨头也是值得畅想的。

当然,在市场竞争、保险等配套服务方面,英特尔的自动驾驶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但对于一个注定要成熟的赛道和一家实力储备充足的企业而言,先跑起来,就会先到达终点。

总而言之,英特尔未来会有数个拐点,能否弯道超车,就看它如何掌控方向盘了。

结语

考虑到英特尔为整体转型预留了很长的时间,或许对它的观察也应该更加长远,IDM2.0战略和盖尔辛格能给英特尔带来多少改变,并不是几个季度能判断的事情。

毕竟全球半导体行业面临的芯片问题还没有完全过去,盖尔辛格坦承这个问题可能还会短期恶化,真正复苏是一两年之后的事。但是,半导体行业的光辉不会褪去,正如他所说:“我们只是处于整个行业黄金十年的初期阶段。”

英特尔也有可能会胜利,就像此前的AMD一样。2014年,苏姿丰出任AMD公司CEO时,没有多少人相信这家公司还能从绝境中东山再起。

但现在,已经到了英特尔证明自己的关键时刻。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1683.html

(0)
上一篇 2021年7月23日 下午2:34
下一篇 2021年7月23日 下午5:1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