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业变天,宝宝巴士的上市之路还“巴适”吗?

教培行业变天,宝宝巴士的上市之路还“巴适”吗?

教培行业变天,宝宝巴士的上市之路还“巴适”吗?

夏季正值炎热,教育培训行业却迎来了凛冬。

近日,一则《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并明确指出: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

由此,引得K12赛道众多玩家股票全线崩盘。据猎云网不完全统计,教育股市值蒸发总额超191亿美元,折合为1240亿人民币。

然而就在上个月,早教企业宝宝巴士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并拟公开发行股数不超过41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18.48亿元。

随着教育培训行业的“一塌糊涂”,但是也随着三胎政策的利好,宝宝巴士的未来之路还是充满着机遇和挑战的。

宝宝巴士“巴适”吗?

在中国早教市场,潜在市场是巨大的。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20年中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达3038亿元,同比增长13.6%,伴随着新一代父母对子女教育重视程度的提升,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3276亿元,并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持续快速发展。

在早教这个赛道上,宝宝巴士可以说是入局比较早的企业了。天眼查数据显示,宝宝巴士于2009年成立,成立十几年,也才进行过两次融资,但也正是这样一家低调的企业,一年净利润达2.6亿元,可以说在早教这个赛道上,宝宝巴士绝对是领头羊的存在,那么它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呢?

首先,先来讲一下,教育培训行业的变天,对宝宝巴士上市有影响吗?

答案是,有影响,但同时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为什么这么说呢?监管的到来肯定会影响资本市场对宝宝巴士股价,市值的变动。新东方,好未来就是很好的例子。但是,宝宝巴士的长期价值是值得肯定的。

其次,如果单纯的从宝宝巴士的业务模式来分析的话,它本质上并不像是一个早教培训机构,更像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因为它所有的营收都是靠的广告变现。

也就是说,宝宝巴士的内容对用户来说都是免费的。对于在线教育来讲,变现主要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内容付费,一个是广告变现。而宝宝巴士选择的却是“免费+广告”这种变现模式,通过内容来获取流量,然后再给百度,谷歌等互联网公司做广告,来进行分成,或者将原创音频通过授权给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视频平台获取相应的收入,这也正是宝宝巴士的发展之道。

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新的教育政策对宝宝巴士产生的影响是相对较小的。

话说回来,作为一家全球领先儿童启蒙数字提供商,宝宝巴士主要以0-8岁儿童为主要目标客户,如今已经创造了“奇奇”、“妙妙”、“超级宝贝JOJO”、“猴子警长”、“蜜蜜一家”等众多IP形象。

同时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宝宝巴士共发布200+款益智类APP,包括动画、儿歌、故事、互动游戏等多个品类,面向160多个国家与地区研发出12种不同语言的启蒙类音视频;拥有9902.28万APP全球月活数,Youtube订阅用户数达到1.36亿。

如此之多的用户数,也就造就了虽然宝宝巴士在内容上是免费的,但应然抵挡不住它的赚钱速度。

数据显示,2018—2020年,宝宝巴士共计盈利6.4亿元。其中,2019年净利润为2.7亿元,较2018年的1.1亿元同比增长142%。2020年,虽然同比2019年下滑了三个百分点,但仍然实现正向盈利2.6亿元。

不仅如此,宝宝巴士背后的毛利率也非常的高。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宝宝巴士的毛利率分别高达94.76%、96.55%及95.24%,而白酒板块中毛利率最高的贵州茅台在2020年也只有91.41%的毛利率。

究其原因在于,宝宝巴士的运营成本相对来说是较轻的。因为它主要提供数字产品,所以不像其它教育培训,线下需要大量的教师和教室。数据显示,2020年,宝宝巴士营业成本仅为3090.29万元,占总营收比重低至4.8%。

同年,高途,好未来,新东方等这些企业的运营成本高达17.63亿元、14.69亿美元及5.8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24.7%、44.9%及54.4%。

从数据来看,宝宝巴士的发展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但是背后存在的隐患也是非常致命的。

一方面是来自百度,谷歌方面的单一业务。数据显示,2020年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达到50.74%;其次是谷歌,2020年占比约25%;腾讯、万裕久鑫、字节跳动收入各占公司主营收入3%-5%之间。所以问题就来了,一旦百度, 谷歌这些主要客户的广告需求有所减少,将会对宝宝巴士的业绩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同时,前文提到过宝宝巴士孵化的IP形象也有不少,但问题是真正能够实现变现的IP却没有几个。数据显示,其音视频授权分成营收由2018年的6655万元增加至2020年的1.3亿元,增长95%;看似是在增长,但是占总营收的比重却在连年下降,由2018年的26%减少至2020年的20%。

宝宝巴士的下一步该迈向哪里?

如今,互联网流量所带来的红利正逐渐消退,单纯只依靠流量来变现的宝宝巴士或许可以赚取一时的红利,如果想要保持现有的江湖地位,深耕内容IP和数字化内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宝宝巴士的定位是全球化的,据数据显示,宝宝巴士2019-2020年的海外收入占比分别为25.34%、28.92%和28.56%,2020年,宝宝巴士海外收入达1.85亿元,同比增数为21.71%。但是国外的竞争也是异常激烈的。像日本的倍乐生,韩国的Smart Study,美国的迪士尼等等,这些企业对宝宝巴士来说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中国的早教启蒙行业已经发展了20年,早已进入到了泛品牌的时代,同质化问题也非常的严重,因此差异化优势微弱,难以在家长心中形成差异化认知。

作为启蒙教育,可以说直接贯穿孩子的童年,所以优质的内容直接决定着企业的发展,因为有内容才有流量。

对于内容来说,因为孩子每个年龄段所要接受的事物是不一样的,这对内容的产生就有相对严格的要求。并且,在内容上可以形成一个不同年龄段的链条,也就是说,把孩子从出生到记事再到能够独立思考这段时间所需要的内容拉成一根线,让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所接受的启蒙教育都能够在平台中找到,这样在很大程度上能够留下用户。

其实,从本质来讲,启蒙教育生意并不好做,不仅要针对儿童推出优质内容,还要满足家长们的核心诉求。

对宝宝巴士来说,孩子只是使用者,而决策还在家长手中。孩子看早教视频是感性的,在孩子眼里,你的画面好看,动作喜感,可能哭着闹着就看了,但是对家长来说,他们是既感性又理性的,理性的是,他们在为孩子选择的时候,会从多方面的角度来考虑。就像家长为孩子买零食,从品牌到原料、成分、营养物质等各个方面事无巨细,目的就是想为孩子挑选健康、营养的零食。要想最终进入孩子口中,首先要过家长这一关。

在启蒙教育上,也同样如此,如果没有优质的内容很难去吸引这两类用户。这也是对宝宝巴士,对整个行业其他平台在内容输出上的一个考验。

从宝宝巴士的招股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其上市计划融资18.48亿元,其中4.64亿用于动画产品,4.49亿元用于App产品研发,9245.9万元用于儿童故事研发,1.7亿用于衍生品(包括玩具、绘本等)。

可以看出,在未来宝宝巴士对流量已经开始不再过度依赖,转而开始打造IP。

如今,随着三胎政策的开放,早教启蒙市场持续升温,线上和线下双管齐下也称为了主流。2017年,宝宝巴士在南京开出第一家线下店“宝宝巴士早教乐园”,但是在奥飞,迪士尼等老品牌的冲击下,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成绩。

并且在宝宝巴士的其他收入项中,主要包括了IP衍生品以及用户付费下载和订阅等收入。数据显示,2020年,其他收入达2075.6万元,同比飙升5.6倍,但是其只占总营收的3.2%,

对宝宝巴士来说,线下之路不得不走,因为它的营收来源太过单一。但是如果开始转入重资产模式,宝宝巴士的营收或许是跟不上的。可以说,宝宝巴士如今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儿童数字内容虽然给宝宝巴士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但同时从某种角度来讲,也滞碍了宝宝巴士在其他业务方面的发展。在未来,宝宝巴士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披荆斩棘的走下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20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