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同比下降55.6%,牧粮靠一袋“化肥”能否撑起一个IPO?

当地时间7月26日美股盘后,特斯拉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本季度特斯拉实现营收119.6亿美元,连续八个季度实现正盈利。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

牧粮,这是一家关于有机化肥和农产品生产的企业,目前它已提交了美股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MULG,Boustead证券为独家承销商。

此前的7月20日,牧粮递交了FWP(Free WritingProspectus Statement)文件,计划以每股4美元的价格发行1000万股,募资4000万美元,按该发行价格计算, 牧粮完全摊薄市值为1.94亿美元。

据悉,此前牧粮已在OTCQB资本市场上市,在2019年6月时曾递交IPO申请,后续未果。此次牧粮转战纳斯达克,它的基本面如何?美股研究社通过解读关键信息,或许能够让外界对其有更多的认知。

净利润同比下降55.6%,牧粮靠一袋“化肥”能否撑起一个IPO?

靠“化肥”发家致富,“不务正业”做物流

牧粮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主要从事高蛋白牧草种植、加工及销售,有机肥料开发、生产及销售,农业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为一体的相关多元化农业企业。

2020年6月,牧粮收购了Viagoo(新加坡公司),以此切入跨境物流行业。Viagoo主要业务是为物流配送公司建立智能文件、运营和配送平台。

2021年1月11日,Viagoo 与物流公司 Big Foot成立合资企业——Runnerzzz。Big Foot 持有51% 的股份,Viagoo持有49%的股份。 Viagoo想借此次战略合资企业为其在物流领域创造更多的商机道路。

回归牧粮本身,其主营业务分为三部分,分别是肥料收入、物流收入和农产品收入。

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3个月里,牧粮营收为83.9万美元,其中来自肥料的收入为75.4万美元,来自农产品的收入为8.5万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3个月里,牧粮营收为156.9万美元,其中来自肥料的收入为138.5万美元,来自物流的收入为18.4万美元,来自农产品的收入为119美元。

牧粮的肥料产品主要以”宗宝”,”富康”和”木良”商标出售。从2020年一季度到2021年一季度情况来看,业务的收入出现较大差异,肥料收入同比增加83.7%,主要因为受到2020年新冠状肺炎疫情影响,人们居家隔离导致2020年一季度销量降低。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好转,经济开始复苏,牧粮的肥料收入也得到提升。

净利润同比下降55.6%,牧粮靠一袋“化肥”能否撑起一个IPO?

从收入结构来看,牧粮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肥料收入。2020年一季度与2021年一季度,肥料分别占据总营收90%与88%。某一项业务占总收入大比重容易带来风险,一旦业务收入下滑,则会影响总体营收。

此外,牧粮的收入主要来自大客户。截至2019年12月 31日,两位大客户收入总共占据41%的营收;截至2020年12月 31日,两位大客户收入总共占据78%的营收。业务过于依赖主要客户,对牧粮来说对存在影响整体营收风险,因为客户可能会流失。

净利润同比下降55.6%,牧粮靠一袋“化肥”能否撑起一个IPO?

净利润同比下降55.6%,发展仍处“培育期”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与2020年,牧粮的肥料销售成本分别为674.2万美元、599.4万美元,同比下降11.6%;同期毛利率分别为41.42%、43.24%,处于较稳定状态。

同期,运营费用分别为225.6万美元、314.2万美元,同比增长39.27%。运营费用的增加主要体现在一般及行政开支方面,2019年,牧粮一般及行政开支费用为155.8万美元;2020为267.7万美元,同比增加71.8%。

此外,2019年与2020年,牧粮的净利润分别为220.5万美元、98万美元,同比下降55.6%。净利润大幅减少,主要在于2020年总营收减少,而营业费用增加所致。

净利润同比下降55.6%,牧粮靠一袋“化肥”能否撑起一个IPO?

化肥里“掘金”,但机遇与挑战并存

l 竞争风险。牧粮处于有机肥市场,2019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有机肥全国销售量为13342万吨。按照目前鼓励少用化肥、提高农产品质量、恢复土地的政策,预计到2020年有机肥的需求量将增加到1.8亿吨。提倡将有机肥比例提高到化肥使用总量的50%,到2030年我国有机肥需求量将达到5亿吨以上。

牧粮面临巨大的市场竞争,竞争对手采用不同的商业模式、不同的成本结构或有选择地参与不同的细分市场。牧粮需要不断提高技术发展,涵盖产品的专利降低竞争对手的进入壁垒。

l 供应商与主要客户风险影响。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和 2019 年止年度,牧粮 45% 和 90% 的供应分别来自两个和三个主要供应商。在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三个月中, 87% 的供应来自两个主要供应商。更换供应商可能对牧粮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导致价格上涨,供应链变慢。

此外,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和 2019 年止年度,牧粮的两个主要客户分别占收入的 78% 和 41%。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止三个月,两个主要客户占收入的 79%。由于大部分收入来自有机肥料的个人订单,因此无法保证牧粮能能否维持与未签订长期合同的客户的关系。

l 产品风险。牧粮的产品开发周期漫长且不确定,作物生产力和农业生物技术产业的研发成本高昂、复杂。牧粮可能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和其他资源来开发产品。其技术开发和商业化过程涉及多个阶段,从产品的发现到商业化可能需要数年时间。开发新的农产品涉及基于创新和复杂技术的产品开发所固有的失败风险。

l 市场经营风险。牧粮在市场上的经营历史有限,业务过度依赖肥料收入,如果业务模式发生变化,可能对牧粮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此外,关于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平台上提供和使用的信息的机密性等等因素都会对牧粮营收产生风险。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21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