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数科的2.0时代:从最佳实践到模式扩张

不忘初心 打造金融科技领域最佳实践

60数科的2.0时代:从最佳实践到模式扩张"

1980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为公司提出了一个明确的使命:“让每个家庭的桌上都有一台电脑。” 于是,我们迎来了PC时代;2006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认为,每家企业都需要拥有自己的存储和计算能力,亚马逊为此推出了AWS,于是,我们迎来了云计算时代。

2020年,硅谷顶尖投资机构A16z合伙人Angela Strange则撰文称,未来每家公司都将成为金融科技公司。他认为,在不远的将来,几乎每家公司的收入都会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金融服务;甚至是那些与金融服务无关的公司,都将有机会第一次从金融科技中获益。

对此,360数科CEO吴海生深表赞同,就在不久前的360数科技术开放日上,吴海生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2020年是新金融业态变革和转折的机遇之年,金融科技已深刻嵌入金融服务体系并成为反哺经济的独特路径。”不仅如此,吴海生也认为,金融科技也是形成国内大循环的有生力量。

未来,每家公司都将需要金融科技服务。在这一趋势下,360数科作为一家行业领先的数字科技平台,也在通过连接终端用户与金融合作伙伴触达并服务于更广泛的用户群体。由此,360数科正在基于自身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最佳实践,逐渐蜕变成一家数字科技能力输出的平台企业;而最新的数据显示,360数科二季度综合科技服务收入占比已接近50%,这也预示着360数科已经打开新的增长通道,即将实现从“裂变”到“聚变”。

不忘初心 打造金融科技领域最佳实践

纵观金融科技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在最初的几年,许多以“科技普惠金融”为出发点的金融科技企业,慢慢丢掉了科技的核心,变得越来越像金融企业。一度,金融科技企业将颠覆传统金融成了行业的主论调。

事实上,出于金融安全等的考虑,金融一直是一个高门槛、严监管的行业;严格来说,金融与科技的融合所颠覆的也并非是传统金融机构,而是现有金融机构的运行模式。因此,近几年金融科技企业纷纷加速拥抱技术,向金融科技能力的输出者转型。

但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要做金融科技能力的输出者,必须要先做好金融科技能力的构建者:任何一家企业,都很难接受与一家并不那么懂行的服务商进行合作。从这个意义上说,360数科从4年多以前成立至今,都是在进行行业实践和自身能力的积累。

作为一家数据驱动、AI赋能的平台型企业,360数科孵化于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安全公司360集团,在成立之初,360数科就专注于金融科技领域,并致力于用技术为金融行业赋能,而不是成为一家金融机构。为了做到这一点,360数科先把自己打造成金融科技领域的最佳实践。

通过金融与科技的不断融合,360数科打造了智能金融全链路,实现了全生命周期的精细化风险管理,实现了从用户到金融产品的全链接,并通过与数百家金融机构的合作,将自身的技术优势进行开放赋能,转化为推动金融科技变革的新动能。

基于自身在金融科技上的实践,360数科注册用户已经突破1.5亿人,累计促成超过4000亿的交易;同时,公司聚集了大量核心技术人才,发明专利数566项,通过技术实现了行业领先的人员效率。如今,360数科正在从最佳实践进入技术输出的2.0时代。

在吴海生看来,科技企业为金融机构提供的助力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科技企业的科技能力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实现目标用户精准触达与高效转化,包括前端投放获客、客群圈定、建模和前置筛选等;二是科技企业通过大数据和精准建模,可以帮助金融机构精准识别用户,提高风控准确度,降低服务门槛,渗透下沉市场;三是科技企业在系统架构、产品运营、场景运营等业务环节,可以推动金融机构实现数字化、自动化,提升系统性能,降本增效。

苦练内功 构建全方位金融科技能力矩阵

60数科的2.0时代:从最佳实践到模式扩张"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在金融科技这一领域,要实现从最佳实践向技术输出者的转变并非易事。为此,360数科必须要将金融科技“产品化”,并构建起完善的技术服务体系,而不是只能让技术创新停留在“内循环”层面。

凭借自有技术人员的研发,以及与合作伙伴的联合创新,360数科已经在风控层面打造出拥有独特优势的产品和技术,并在大数据、风控、安全和反欺诈等核心板块形成了一系列产品组件,同时,这些产品还能像乐高积木一样可以自由组合使用,从而为机构用户提供了从获客到贷后的咨询服务、风控赋能、运营赋能与IT实施。

在风控层面,秉承360集团安全基因的360数科,在创立之初就非常重视在风控上的建设。目前,360数科自主研发的智能风控引擎Argus,已累计拦截潜在新型风险人数超100万,保护资产逾100亿,日挽回损失千万。

与此同时,在金融业务的运营上,360数科还基于自身的最佳实践,提出数据AI融合中台解决方案,完成了统一数据平台的构建,并打造了“鲲龙智能广告系统”、“天河智能运营系统”、“天问智能电销系统”以及“鸿雁智能催收系统”四大系统,实现从用户到金融产品的链接;同时自主研发了“北斗机器人平台”与“巨浪智能语音平台”两大平台,为各个业务提供全方位支持。

其中,鲲龙智能广告系统可发挥360数科与投放渠道双方的数据、模型能力,达到实时的广告优选,实现“人群筛选个性化”;天河智能运营系统可以使得整个运营流程更加自动化、数据化,将过去几周的工作量降为几天,策略部署时间缩短至半小时,大大提升运营的效率和精准度。

而天问智能电销系统与鸿雁智能催收系统,则通过实时感知并发调度,可以解决电话拨打时由于接通率、待接通等大量待机时间所带来的效率浪费。不仅能够快速适应支撑各类业务场景,还可以提供灵活的外呼流程和策略管理,支持每天百万乃至千万级的的机器人与人工外呼。

借助北斗机器人平台与巨浪智能语音平台,360数科语音机器人能够完成83%的资产清收工作、90%的电话营销工作、91%的客户服务工作以及100%的质检工作,使得针对大规模用户群体的触达和服务成为可能。

这些成果的取得,一方面得益于360数科在人才引进、技术研发上的持续投入,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与合作伙伴的深度合作。其中,360数科与上海交通大学共同设立的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为底层技术研发和人才培养奠定了基础;而360数科与近百家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的合作,则实现了众多自主研发产品的验证和应用,为实现产品的全行业推广提供了保障。

迈进2.0时代用能力输出打开新的增长通道

来自波士顿大学和杜兰大学的几位学者曾将公司分为线型公司(pipelines)和平台型公司(platforms),前者参与最终用户核心价值的创造,后者不参与核心价值的创造,但链接核心价值的创造者和用户两端。

从360数科的发展历程来看,公司已经走过了线型公司的1.0时代,正在向平台型公司的2.0时代迈进。过去,360数科在把自己打造成最佳实践过程中,是通过“裂变”,不断扩充金融科技能力,来提升自身的金融服务;如今,360数科则是通过数字科技平台的搭建,实现金融科技能力的输出,赋能整个金融行业,通过“聚变”助力整个金融行业的转型。

从自身“裂变”到推动行业“聚变”,360数科正在打开新的增长空间。在今年第二季度,360数科不仅实现综合科技服务收入占比接近50%,其科技收入也从2019年年初的0.8%上升至26.9%,预计年底该比例将达到35%~40%;而且,其科技服务促成交易金额逾146亿,同比增长282.3%。

由此可见,在360数科,“飞轮效应”已经显现:科技已经成为公司新的业务“增长极”,以及传统业务持续快速增长的“发动机”。这在金融科技企业全面去金融化、加速拥抱科技的今天,也更具行业示范作用。

正如360数科首席科学家张家兴所说,360数科把自己做成了一个样板,经验适用于和360数科类似的金融机构或对金融服务有需求的公司,而这些公司和其所面临的某些场景或者资源秉性也比较类似。

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印发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再次强调,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要秉持“守正创新、安全可控、普惠民生、开放共赢”的原则,充分发挥金融科技赋能作用,推动我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在这一背景下,不管是作为供给端的银行,还是来自各大场景的需求端,都需要金融科技服务。而360数科将自身成功的实践经验通过与全行业一同共享,不仅将打开公司新的增长通道,还将通过开放的技术优势,与生态伙伴共同推动金融科技行业的进步。这既是360数科的初心,更是公司的机遇所在。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3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